楊一航的心因為謝欣跟他要微信而久久不能平靜。

倒不是因為對她有什麼非分之想,而是,這種被人追逐的場景已經近三年沒有過了。

自從他喬裝打扮、改頭換面之後,再沒有女孩子主動跟他搭訕,上一次被女孩子堵在路上施行不軌已經是遙遠到彷彿上輩子的事情了。

這忽然上演的一出好戲,讓他久未起伏的心生出一圈波瀾,一時竟不知作何反應。 且不說劍神系統2333號的內心有多崩潰,反正現在蘇武的腦子是有點亂了。

「狗糧系統?」 混世小神棍 蘇武虛著眼,滿臉詫異地盯著眼前這袋包裝精美的狗糧,心中跑過一個在瀑布底下騎馬經過且滿頭大汗的成吉思汗。

助手君也是眯著眼,伸手上前,想要撕開眼前這袋看上去很高級的狗糧,或者說「狗糧系統」。

「等等,你要幹嘛?」蘇武攔下了助手君,「莫非你準備吃狗糧?還是說喂我吃?」

說這話時,蘇武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兇險,彷彿助手君要是敢輕舉妄動就會遭受到他雷霆般的打擊。

「【那你說怎麼搞?】」助手君沒掙扎,但也不想就這麼和蘇武沖一袋狗糧干瞪著眼,畢竟現在情況很不一樣,他們不再是無影無形的虛無狀態,而是變成了有血有肉的人!

說來也奇怪,在傳送到這個世界的一剎那,蘇武和助手君就迎面撞上了一股極其強烈的能量,而面板君更是在第一時間刷屏「前方高能」!

最初蘇武是很淡定的,畢竟他是(只要氪金就)無所不能的系統大佬,怎麼會被區區這來路不明的能量波給傷到。

所以他連閃都不閃(能不能閃避成功也是一個問題),就這麼大赤赤的站在那準備硬剛(突髮狀況一時反應不過來)。

當然事實證明這股能量確實傷害不了蘇武,而且不僅沒有為他帶來傷害,還有些極大益處。

比如他和助手君現在的身體。

一個英俊瀟洒還帶點痞氣的青年,

以及一個文質彬彬的眼鏡青年。

兩人身高體型乃至相貌都極其相似,看上去就像兩個性格截然相反的孿生兄弟。

只是現在這兩人卻並排蹲在行人道上的公共座椅前,絲毫不在意行人異樣的眼光,聚精會神地盯著一袋看上去像是進口貨色的狗糧,還頗有興緻地討論著。

「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嘗試和它溝通一下,看看人家讓不讓我們動它。」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眼睛青年伸出中指推了推自己的平光眼鏡,說出了讓胖人忍俊不禁的話語:

「萬一它是女的怎麼辦,隨便觸碰女性身體可是犯法的,而且這要是被其他系統知道了,有損我的顏面,以後還怎麼當領袖啊?!」

助手君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蘇武面前的凳板上,滿臉認真地問道:「你特么在逗我,狗糧怎麼分男女?」

「此言差矣!」蘇武伸手將方才被震倒的狗糧扶正,又掃了掃周圍已經拿出手機拍照、錄像、打電話的圍觀群眾,從一旁的綠化帶中抽出了一個塑料袋,道:

「狗分公母,狗男女分男女,狗糧怎麼又不能分呢?

你知道狗糧是怎麼來的嗎?你以為它們都是麵粉做到嗎?

不,你錯了!

狗糧其實是有肉的。

正所謂,用剩的肉末肉塊不要扔,沾點麵粉裹上麵包糠,再放進油鍋里炸至金黃,隔壁的孩子都被新鮮出爐的狗糧饞哭了!」

眼見助手君好像要插話,蘇武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光滑的鏡片上閃過一道亮光:「那麼問題來了,肉是來自動物,而動物又分雌雄,如此算來,由動物的肉製成狗糧究竟分不分呢?」

「分你個大頭鬼啊,老子特么一巴掌拍死你!」助手君終於忍不住往蘇武後腦勺抽了一下,怒聲道:

「老子現在把一隻公豬和一隻母豬的肉剁碎了攪和在一起做成狗糧當你面前,你特么給老子說說哪個是公哪個是母?分的出來老子當場去世!」

蘇武縮了縮腦袋,抄起擺在公共座椅正中間的狗糧扔進塑料袋,「嚯」的一下站起身,指著助手君大聲說道:

「是個像你一樣的死人妖!」

這話說完,他就趁著所有人都被驚詫到的空擋,拎著狗糧擠開越來越多的圍觀群眾跑了。

留下愣在原地的助手君,差點被突然爆發的議論聲給掀翻在地。

「沃日泥媽賣批兒!!!」

。。。。。。

在經過一番折騰之後,助手君終於依靠腦海中的信息找到了蘇武所在,也是他們兩個在當前世界的家。

沒錯,他們倆其實並沒有真的變成人類,而是附身……嗯,接管了一對雙胞胎的身體。

蘇武接管的是哥哥江南的身體,助手君則是接管了弟弟江北的身體,而眼下他們兩人面前的就是以狗糧形式登場的「狗糧系統」!

此前馬路邊上那足以堪稱原地爆炸的一幕,雖說並非有心之舉,但要真說無意而為,恐怕誰都不信。

至於其中緣由,且聽我慢慢道來。

「我們已經將明明相親相愛但偏偏要做作到互相傷害的彆扭兄弟情在大庭廣眾之下演繹出來了,你個BL看多了滿腦子都是馬賽克的腐女可以滾了吧?」

以上是蘇武腦海中預備著的話,但到了出口的階段卻成了:

「你讓我們幫忙做的實驗已經完成了,現在是時候獨立自主(出去禍害宿主為害人間)了。」

〖感謝兩位老闆的幫助,屬下定然會準時消滅單身狗,屠遍世間不留手,絕對不會辜負您們的期待!〗狗糧系統飄在半空中,一顆又一顆棕褐色冒油光的狗糧在其周圍環繞,隱隱間有一股不可侵犯的神聖感。

但助手君卻直接伸手抓下一把狗糧塞進嘴裡,咀嚼一番後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咕嚕」一下將其咽了下去。

蘇武誇張地皺起了眉頭,連帶著悶騷的黑框眼鏡都跟著抖了抖道:「你這是受刺激了?」

助手君搖搖頭,拍了拍蘇武的肩膀,以一副高僧佛法大乘后大徹大悟的姿態說道:「真香。」

蘇武嫌棄地拍開了助手君的手,卻不料助手君竟然喪心病狂地又伸手抓了一把狗糧就要往蘇武嘴裡塞:「要不你也嘗嘗?」

蘇武雙手招架!

助手君左手拆防,右手狗糧進攻!

蘇武輕鬆應對!

助手君陰險一腳!

蘇武被絆倒了!

蘇武被助手君騎了!

蘇武驚天大逆轉成功將助手君反制於身下!

蘇武奪過了狗糧!

蘇武在助手君肚子上捶了一拳!

蘇武將狗糧塞進了助手君的肚子!

蘇武抓住了狗糧系統!

蘇武撕開了狗糧系統!

蘇武把狗糧系統的狗糧都倒進了助手君的嘴裡!

狗糧系統大喊著:

「不要,快停下!」

「人家受不了了!」

「人家要被掏空了!」

「啊!!!!!!!」

助手君GG,狗糧系統GG。

恭喜蘇武贏得雙殺成就!

【解鎖當前世界:沒有狗糧可吃的單身狗們都快餓死了】

【突發緊急事件:新生系統由於能量不足慘遭格式化,本世界單身狗即將迎來滅頂之災!!!】

蘇武:「……WTF?!」 「點草辣雞公會,辣雞會長看不起新人,欺負小號!」

同樣的消息在喇叭頻道上一連刷了幾十條。

謝天宇點開那人的個人資料一看,得,鑽石玩家。

敢情果然是開小號過來混混子的。

……

儘管那個人後來在pk台上被謝天宇把全身裝備扒了個乾淨,但陳靜然對此人仍舊念念不忘。

在小花的再三追問下,終於回答:

「遊戲里我最討厭的人就是混子,純混子,抱別人大腿那種。」

自從這場喇叭戰過後,全服皆知他們公會不收混子。

有人詆毀公會,也有人因此加入公會。

那些詆毀公會的人最終看著他們公會在沒有混子的情況下,脫穎而出,排名從本服前三一躍就躍到了全服前十。

當一個公會所有人都是大佬,那實力一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陳靜然的回答恰好在小花的預料之中。

小花說道:「知道他們怎麼說你嗎?你有多討厭別人抱大腿,她們就有多嫌棄你抱大腿。」

一股無名之火從陳靜然心底陡然升起:「說我是混子??」

小花搖頭。

陳靜然的火氣下去一半。

「不是混子就好,但不是混子的話,那是什麼?」

小花沉默。

陳靜然:「???」

小花終於說道:「在遊戲里倒貼,把獵物從線上發展到線下的小浪蹄子。」

……

陳靜然又羞又惱,臉瞬間紅到脖子根。

「我不是!」

幾個人過去把她圍在中間:「你肯定不是,你是主C啊,抱什麼大腿?」

陳靜然腦袋一團亂麻,她不知道為什麼和網友一個簡單的會面,居然被傳成了這種不堪入耳的謠言。

真是眾口鑠金,積銷毀骨。

陳靜然從來不擅於掩藏自己的情緒,因為她幾乎沒有情緒起伏巨大的時候。

可當這些風言風語傳到她耳邊的時候,她渾身冒火,徑直衝到了白漣面前。

白漣捧著書對她微微一笑。

她太了解她了,溫室里的小花朵,沒脾氣的綿羊,存在感極弱。

這也是為什麼她們對激怒她肆無忌憚。

她不信,她能當眾和她們撕破臉。

「白漣,你記恨我就直說,我可以給你說一萬次對不起,對,沒錯,當初你找我要數據的時候我給你的的確是作廢數據。」

「現在我對你道歉,我應該在做出正確的數據后第一時間把數據報給你。」

「讓你和連步瑤兩個人拿去發論文,這樣你們就不會因為數據作假被人舉報。」

「你們如果不被人舉報,就不會有人知道你們用的是我的作廢數據。」

「這樣你們的獎學金和榮譽就保住了,我的名譽也保住了,對不對?現在我陳靜然給你說對不起,請你也把流言蜚語收回去!」

陳靜然鏗鏘有力的聲音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

喧鬧的教室漸漸寧靜,空氣在凝固著。

白漣看著眼前氣勢如虹的陳靜然,有那麼一瞬間被嚇到。

也有那麼一瞬間,強烈的羞憤感湧上她的頭頂。

之前獎學金被取消的原因,估摸著所有人都知道了,可還沒有人當著她的面揭穿過。

這一回,是陳靜然當眾扯掉了她的遮羞布,讓她做的「好事」曝於光天化日之下。

當事人現身說法,讓流言得到了印證。

把她牢牢地釘在恥辱柱上,言語不能。

她,萬萬沒有想到。 直到鼻樑上的眼鏡緩緩下滑,才將他從這種久別重逢的感覺中拽出來。

對,他帶了眼鏡,留了劉海,掩了面目,打扮得如同沒有開化的中學生。如今這幅模樣,居然也能引來女生撩他?

如果不是眼前的女生目的不純,就是口味特別,無論是以上哪種原因,他都——

「抱歉,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楊一航把下滑的眼鏡推回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