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豎、倒、斜、跪、站、臥、坐、躺……

每一種姿勢,秦楓都嘗試了無數遍。

拔刀!

刀入刀鞘

再拔刀!

……

秦楓不厭其煩,試了無數次。

“爲何不結合逍遙步,做到快上加快!”

秦楓踩出逍遙步法,腳下猶如游龍戲鳳,雙腳踏出颶風漩渦。

篝火燃燃晃動,秦楓的身影,在滿是刀痕的石壁上閃轉騰挪。

“鴻蒙霸天決!”秦楓黑刀出鞘,對面洞穴的石壁,出現深淺不一,被秦楓拔刀刀影所傷的刀痕!

運轉鴻蒙霸天決,秦楓的領悟力驟然提升,自身的肉身強度大大增加。

不多時,拔刀斬,逍遙步,都修煉到了小成境界。

霸天金龍武魂白色鯉魚,跟秦楓心靈相通一般,蹦蹦跳跳的跟在秦楓身後,模仿者秦楓的各種動作,既滑稽又可愛。

“乾坤九劍!”秦楓試着召喚劍武魂。

轟隆!

一陣磅礴之氣,似乎地動山搖,山川開裂。

九把飛劍虛影倒立在秦楓身後,其中那把金劍彷彿是一把真劍。

“影虛化形!九劍中的金色金劍,越來越清晰!如果我修到靈武境,九劍中的木劍,一定會影虛化形!”秦楓暗道。

秦楓滿意的一笑:“看來,想要召喚劍武魂,需要提前運轉鴻蒙霸天決!先把霸天金龍釋放出來才行!”

秦楓徹夜未眠,苦練拔刀斬,逍遙步。

直到臨近午時,秦楓走出洞穴,向着靈鷲峯生死臺方向走去。

…… 午時將近。

靈鷲峯生死臺上,兩道身影相對而立。

“這兩個人是誰啊?其中有一個好像是,外門弟子排行榜上的羅恆吧?”

“對面的那個,是刀武魂覺醒武修吧?叫秦飛!上次我跟他外出歷練,他一人一刀,獨斬一頭烈焰犀牛!”

“羅恆覺醒的可是異獸靈蛇武魂,是這次門外大比,被看好的弟子,聽說,有可能成爲內門弟子!”

靈鷲峯生死臺下,早已經人山人海,人滿爲患。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如果是在靈鷲宮,那個地方最爲耀眼,當屬生死臺了!

黑色隕石搭建的生死臺,已有百年曆史,早已經被武者的鮮血染透。

在這裏,葬送了無數武修的性命。

難逃總裁魔掌 ,不論生死,可廢可殺!

不受靈鷲宮,門規戒律的約束。

“秦飛,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人羣中,執法弟子趙洪奸惡一笑。

趙洪並不擔心,秦飛對戰秦楓輸贏的問題。


秦楓的那把黑色佩刀,趙洪認爲,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因爲那顆破靈丹,被趙洪動了手腳,破靈丹內,趙洪加入了另外一位猛毒的丹藥,七絕散。

七絕散能瞬間提升武者,最少三個小武道境界的的修爲,提高戰力。

服用了七絕散,後果也是非常慘的,七絕散會反噬武者的經脈,造成全身經脈斷裂,從此再也不能吸納天地靈氣修煉,成爲徹徹底底的廢人。

趙洪如此險惡歹毒的用心,秦飛全然不知。

羅恆掃視生死臺下衆多武修,鄙視秦飛,叫囂道:“秦飛,滾下去!午時我約了人決戰,識相的,趕緊滾蛋!”

秦飛並不懼怕羅恆。

他跟羅恆一樣,同樣都是凡武境九重巔峯修爲,他手裏有趙洪給他的一顆破靈丹,只要吞服下去,瞬間邁入靈武境,區區羅恆根本不足爲懼。

“我也約了人,午時三刻在生死臺決戰!羅師兄!總應該有個先來後到吧!”秦飛傲然道。

羅恆冷笑一聲,“秦飛,立刻,給我滾下去!”

“滾下去的是你吧?!我覺醒的橙色刀武魂,你呢?”

秦飛歪着腦袋,根本不把羅恆放在眼裏,“你覺醒的是一條爛蛇,陰溝裏的爬蟲,低等妖獸,真是可笑。”

轟……


羅恆目光冰寒,轟然釋放身後的靈蛇武魂。

一條碗口粗細,高一丈有餘的蟒蛇盤旋着身軀,蟒蛇冰冷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秦飛。

秦飛忍不住後退了一步,這蟒蛇好像開了靈智,要把秦飛,生吞活剝了一般。

羅恆的眼眸與身後武魂蟒蛇的眼睛全然一樣,冷血無情。

“秦飛,有種,你再把剛纔說的話,再重複一遍!” 霸道女神愛上我 ,手中的丈八長矛,寒光乍現,殺氣瀰漫。

羅恆覺醒的也是橙色蟒蛇武魂,而且還是雙頭蟒蛇。

“好啊!那我也用武魂吧,我就一刀把你蟒蛇的腦袋割下來,泡藥酒!”

秦飛大喝一聲,一步跨出。

一把戰刀虛影,揹負在秦飛身後。

“羅師兄,你我同是外門弟子,在排行榜上,你排行六十八,我排上七十九!殺了你,我的排名正好可以提前!”

秦飛有破靈丹在手,自信心爆棚,先殺了這個羅恆,等秦楓來了,再殺那個廢物也不遲。


“羅恆,別縮着頭了,你的異獸武魂,不是雙頭蟒蛇嗎?”

“秦飛,你自己找死,別怪我!”羅恆一咬牙。

砰!

蟒蛇的頸部,破骨而出,又鑽出一個蛇頭來。

兩隻蟒蛇頭,嘴裏吐着信子,嘶嘶作響,十分恐怖駭人。

羅恆還在納悶,平時這個秦飛見了自己,非常恭敬,頭也不敢擡,今天怎麼看起來底氣十足,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來……來來!下注了!我十顆下品靈石,賭羅恆贏!”

“我五顆中品靈石,賭秦飛贏。”

“我十顆上品靈石,賭羅恆贏!”

“我賭秦飛!”

“我賭羅恆,我押上二十顆下品靈石!”

外門弟子決鬥,本來就求吸引眼球,秦飛和羅恆還是外門弟子排行榜上的人,讓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幾乎瘋狂。

“我賭他們兩個人都死!”一個突兀的聲音,瞬間讓人聲鼎沸的演武臺,變得安靜下來。

這個聲音,趙洪聽了很耳熟,是秦楓。

秦楓從懷裏掏出全部家當,五顆下品靈石,仍在兩大堆翠綠靈石的旁邊,“五顆下品靈石,賭秦飛和羅恆都死!我一賠一百!”

靈石分上、中、下三品。

靈石中,因爲蘊含天地靈氣,呈現淡淡的綠色,顏色越綠,靈石的品級越高。

地上的兩大堆靈石,一大堆賭秦飛贏,另外一大堆是賭羅恆贏。

秦楓的五顆靈石,孤零零的在兩大堆靈石旁,顯得非常尷尬。

“你是誰?!”武者中,一個大嘴**上身的漢子問道。

“我!”

秦飛縱身,高高躍起,“我是將要殺死秦飛和羅恆的人!”

執法弟子趙洪,特意看了一那把黑刀,對秦飛腰間的黑刀垂涎三尺,要是能得到它,自己豈不是如虎添翼。

秦飛拔出長刀,指着秦楓,“秦楓,你終於來了!你個貪生怕死的廢物!不過,我先不殺你,等我先殺了羅恆,再輪到你死!”

秦楓嘴角上揚,漏出一抹微笑,“昨天的鼠輩秦飛,今天看起來鬥志滿滿啊!”

秦飛眼神很堅定,與昨天判若兩人,秦楓不知道這中間,有什麼玄機。

“廢物秦楓,快來受死!”羅恆手中丈八長矛一抖,靈力外漏。

“我說過,今天用你的血肉祭奠我的靈蛇武魂,讓你助我踏入靈武境!”

“蛇矛破空!”

羅恆氣勢如虹,戰意滔天,蛇矛直取秦楓首級。

雙頭蟒蛇武魂,發出陣陣刺骨蛇鳴,直接撲向秦楓。

秦飛眼神惶恐,向後猛地一跳,穩穩落在生死臺邊沿,“不好!不用破靈丹,我真不一定是羅恆的對手!”

先讓羅恆和與秦楓廝殺,待他二人爭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之際,我坐收漁翁之利。

這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生死臺下,趙洪對着秦飛豎起了大拇指。

趙洪不敢眨眼,他想知道,秦楓一個凡武境七重巔峯的雜役弟子,究竟怎麼對付羅恆。

羅恆的雙頭蟒蛇武魂,在外門弟子中不能說是佼佼者,也不容小覷。

趙洪想知道,秦楓昨天那強橫的一刀,是怎麼做到的?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