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老者點了點頭,隨後反手拉住了姜亢。

就在這時候,兩道熟悉的身影從宮門之中走了出來。

姜亢定睛一看,竟然是唐僧和達摩!

是啊,這兩禿子不是就在長安嗎!

姜亢一看就急了,這兩人可以直接帶自己進去,不用跟著這神秘老頭走了。

畢竟這老頭究竟是什麼身份誰也不知道,跟著他的話風險太大了,姜亢不打算冒這個險!

急忙一扯手,嘴裡喊道:「兩位大師!」

「嗯?」

老者唰的回頭,而後皺了皺眉。

「走!」

腳面一點,帶著姜亢就飛了起來。

姜亢正要掙扎,卻發現自己壓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這老頭子的修為竟然這麼高深!

「是誰!」

達摩和唐僧猛地一抬頭,接著發現了被劫走了的姜亢。

「是項兄弟,我去追!」

達摩喊了一聲,登天而起,沖著空中的兩道人影追了上去。 「前輩,我發現了朋友,他能夠帶我進去,就不勞煩你了。」

姜亢急忙說道。

一是事情急迫,二這老頭太過神秘了。

自己現在這麼多的敵人,這老頭把不準就是故意裝好人騙自己去個沒人的地方,隨後殺人奪寶的!

想到這,姜亢要是能跟他走就有鬼了!

「不要急少年,稍後我會送你去的。」

老者笑了起來。

姜亢一聽更不對勁了,再次重複道:「不用麻煩您了,我自己可以。」

「不不不,不麻煩。」

老者搖了搖頭。

姜亢那個急啊,又掙脫不開,只能吼道:「你是什麼人,到底要幹嘛?」

那老者沉默了,隨後反問道:「魯班七號在你身上吧?」

姜亢心裡咯噔一下,這老梆子,果然是要來搶東西的!

「完了完了,這下完蛋了。」

姜亢真的是欲哭無淚,連忙開始呼叫女神。

「女神,救命啊,現在該咋辦?」

「別緊張,說不定人家是為你好呢?」

女神似笑非笑,差點把姜亢給逼瘋了。

這女神啥時候這口氣說話了?

「前面的人,速速停下!」

後方達摩帶著一身的佛光追了過來,發出了大喝之聲。

嬌妻撩人,狼性總裁太霸道 「達摩!」

姜亢一看樂了,連忙吼道:「大師救我,這人要殺了我奪寶!」

「你這少年郎,怎麼胡亂說話呢。」

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了,回頭看著追來的達摩一揮手道:「你且回去吧。」

「停下,否則休怪貧僧不客氣了!」

達摩怒喝道。

老者無動於衷,始終搖頭。

達摩見此不再留手,雙手捏出佛門獅子印,沖著前方一按!

「天龍吼!」

掌印之中飛出一道金龍光芒,搖擺著沖著老者殺了過來。

「出家之人,如何這般暴躁呢?」

老者搖了搖頭,手中出現了一個木柄,那木柄一甩就成了一把傘,接著落下一道透明的光幕,竟然將金色的龍光給擋了下來。

「大師,用力啊!」

姜亢急的亂喊了起來,自己也要掏出兵器來,卻發現自己的手被隔絕開來!

帶著戒指的那隻手被老者一手扯著,一團光芒籠罩在上面,自己根本就什麼也抽不出來!

達摩皺著眉頭,手中金光不斷,一道道攻擊砸了過來,卻愣是沒法打破老者的防禦。

頭頂之上金光不斷,將整個長安都驚動了。

「出事了!?」

狄仁傑光著膀子就跳了出來。

「真是執著的和尚,也罷。」

那老者搖了搖頭。

姜亢一聽高興的不行,他是要放了自己嗎?

想多了。

只見老者手中出現了一個鑿子似得東西,沖著前方一頂,頓時就出現了一道空間之門!

「卧槽!」

姜亢大驚失色。

這他嗎是個什麼鑿子?

空間之門,自己也就見大長老用過,這老頭的破木鑿子竟然能夠鑿出來,是有多麼的逆天。

「不好!」

達摩臉色一變,急忙追了過去。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老者拉著姜亢一步走進了空間之門當中,眨眼的功夫就離開了。

「完了完了,這下徹底涼涼了。」

姜亢面如死灰,這一次自己真的是要完蛋了。

這傢伙猛地都能使出大長老的手段了,自己想要逃出生天怕是沒可能了。

「你別擔心,我不覬覦你的寶貝。」老者說道。

姜亢聽了一愣。

不覬覦我的寶貝,那你要什麼?

想了想,他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答案。

菊花一緊,嘴唇一陣哆嗦,姜亢帶著哭腔問道:「那……你是覬覦我的美色嗎?」

老者腳一抖,差點跌入了空間亂流之中。

滿頭大汗的看了姜亢一眼,頓時無語。

就在姜亢度日如年,心疼自己的貞操和菊花的時候,終於到了。

空間之門大開,前方是一個山洞,老者帶著姜亢直接來到了山洞之中。

山洞裡四處都是木頭,整體也是用木頭裝修好的一個空間,四周方方正正的,和姜亢所想的陰暗場地差距非常之大。

老者手不知道在哪裡推了一下,耳邊響起了卡拉拉的聲音,木頭轉動之間,木頭的山洞裡就亮起了燈。

接著老者又打了個響指,在左面就拉開了一個高高的天窗,外面的光也射了一些進來,讓屋子裡變得更加的光亮了。

姜亢驚的合不攏嘴。

更讓他驚訝的還在後面,到了這裡老者便鬆開了他,走到了前方,用拐杖沖著地面上輕輕一點。

咔擦幾聲,地面裂開了一個口子,一張桌子連帶著幾張椅子就吐了出來。

「倒茶來。」老者說道。

「這裡還有人?」姜亢有些疑惑,心裡沒有那麼怕了。

咚咚咚!

咚咚咚!

前方響起了木訥的腳步聲,在姜亢驚恐的目光當中,前方走出來了一個木頭人,他一手提著茶壺,一手端著托盤。

「機器人!」

姜亢差點給跪下了。

「機器人?我稱之為機關人。」

老者笑了起來,指了指桌子面前的椅子道:「少年郎,你過來,坐下吧。」

姜亢吞了吞口水,壯著膽子走了過去,隨後坐了下來。

那木頭人雖然動作不是十分自然,但是做事還是比較穩當的,倒茶竟然可以滴水不漏,相當犀利。

「好精妙的機關之術!」姜亢忍不住讚歎道。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老者自豪的撫須,笑道:「那是自然,不然如何能夠造出魯班號戰鬥者呢?」

姜亢才舉起茶杯,聞言手一抖。

啪嗒!

茶杯落在了地面上,滾燙的茶水潑在了他的褲襠上。

「嗷!」 姜亢捂著褲襠跳了起來,心中無比的震撼。

這個老頭,是魯班!

姜亢的內心只有兩個字能夠表達,那就是——卧槽!

這老頭還活著?

「你還好吧。」

魯班笑了起來。

姜亢連忙點了點頭,低頭要撿那茶杯。

「不用了,他會來的。」

魯班指了指那個木頭機關人,那機關人立馬彎腰下去,將東西給撿了起來,又取了抹布給擦了,讓姜亢驚為天人。

這技術,超過了地球上的科技!

不過這倒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王者大陸的歷史比起地球人類的歷史要長久了無數倍啊!

姜亢臉色古怪的坐了下來,手還在自己褲襠部位摸了摸。

艹,差點要吃烤腸了。

「真的沒事嗎?」

魯班笑眯眯的問道。

「沒事,沒事。」姜亢再次搖頭,這可是個大拿啊!

據說,這兄弟的地位幾乎要跟至尊肩並肩了,小太陽一樣的人物。

「如果有事的話,我可以幫你換一個木頭的,或者鐵的也行。」魯班說道。

姜亢打了一個激靈,連忙搖頭,而心中卻是閃過了一個發家致富討好女人的念頭。

「前輩,您找我是要把魯班七號收回去嗎?我這就給你。」

姜亢毫不遲疑的將魯班七號給放了出來。

原因無他,第一這東西就是別人的,第二他要搶自己無力反抗,還不如乖乖的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