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金色長矛瞬間爆射而出,化作一道燦然的金光,直接洞穿了銀色機甲的頭顱,與其一同毀滅的,還有雄鹿的智能核心。

「結束了。」

姜瀾鬆了口氣,看向身旁兩個一臉警惕的士兵,笑了笑,然後一頭栽倒了下去。

……

此時,巨峽市外海,巨峽號海上攻擊集群,巨峽號航空母艦指揮中心。

巨峽市沿海商業街遭到不明襲擊的消息早已經傳了過來,做為巨峽市最近的海上防衛力量,巨峽號海上攻擊群立即進入作戰狀態。

指揮中心裏面一片忙碌,參謀人員們盯着著一個個屏幕調動整個艦隊向戰鬥狀態轉變,雷達全功率的開放搜索可能襲擊過來的敵人。

「杜卡奧將軍進入指揮室。」

隨着衛兵高聲的報告,一位身材壯碩魁梧、面目黝黑的國字臉將軍,從門外快步走了進來。他的眼神堅定,身上散著從容不迫的氣質。

杜卡奧邊走邊下令道:「讓第一飛行中隊執行戰備巡航,艦隊進入三級警戒狀態。不要太過緊張,先把敵人弄清楚再說。」

將軍的穩重沖淡了指揮室的緊張氣氛,一條條的命令有條不絮的被傳達出去。

杜卡奧一路走到一處單獨的指揮中樞台,並問道「憐風,德諾三號有什麼發現?」

負責操作德諾三號指揮平台的憐風,是一位非常漂亮女性軍官。她穿着有別其他軍人的紅色軍裝,金色長發梳成馬尾,英姿颯爽。

憐風面對杜卡奧的詢問回答道:「大約十二分鐘前,我們接到巨峽市海濱機場路遭遇不明武裝攻擊的消息。幸好附近有一處軍營,當地的駐軍已經同襲擊者展開了交戰,並成功阻止對方深入破壞城市。不過根據前線戰況反饋,我方損失很大。

敵方疑似是一個銀色的戰鬥機械人,普通的槍炮和導彈攻擊對它無效。

至於這個機械人的來歷我們還不知道,目前沒有任何一方出聲明對此次襲擊負責。

如果太陽之光蕾娜的情報可靠的話,不排除這是一次來自外星入侵勢力的試探性進攻。

目前,德諾三號沒有在巨峽市周邊現有其他的入侵人員。」

杜卡奧點點頭,如果對手僅僅只有一個,還是比價容易對付的「支援派過去了嗎?」

憐風說道:「薔薇和阿傑此刻正在巨峽市執行任務,我已經通知他們趕過去支援,預計8分鐘內就可以到達戰場。

將軍,我已經接上了作戰人員戰術頭盔上的視頻線路,前方戰鬥畫面馬上就可以傳過來

嗯這是什麼東西不是說只有一個敵人嗎怎麼又出來一個他們好像在相互攻擊」

前線的視頻影像傳了過來。

雖然安置在士兵頭盔上的視頻採集器,反饋來的視頻信號不是非常連貫,抖動的也很厲害,但還能讓杜卡奧將軍看清前方的戰況。

此刻,呈現在大屏幕上的一幕,正是姜瀾投出弒神級長矛,將銀色機甲洞穿后,暈過去的一幕。

杜卡奧蓬的一聲從座椅上站起來,指著大屏幕上的姜瀾,對一旁的憐風道:「這個孩子是不是太空校長留下來的實驗基因的傳承人?」

當年的德諾文明在毀滅后,繼承了神河文明兩大超神工程,神河之力以及諾星戰神。

同時一併繼承來的還有眾多造神工程,一、二代超級戰士基因工程。

其中有一個實驗工程,太空校長僅僅是提了一嘴,讓杜卡奧將其帶走,並未多說什麼。

相對於兩大超神工程而言,這一個還在實驗階段的沒有任何信息情報的基因工程並未得到太多的重視,僅僅是留下了一個備案。

「姜小白,曾用名姜瀾,特殊實驗基因工程繼承人,根據太陽之光傳來的信息,在七分鐘前主動接受恆星能量並激活。」

憐風很快便將姜瀾的信息告知杜卡奧。

杜卡奧聞言,深吸了口氣,然後看向大屏幕,破有深意道:「或許,太空校長給我們又留下了一位神。」

……

黑暗空洞的意識空間內。

「這麼說,我以後是不是不會死了?」

「您是偉大的信息之衍繼承人,在您的基因激活的那一刻,如果你不主動自我毀滅,重塑身體對你來說只是能量和時間的問題。」

姜瀾明白過來,然後在問道:「那如果我的意識攻擊了呢?」

「當您的信息之衍基因段激活之後,已知宇宙沒有任何手段能夠對您的意識進行攻擊或者壓制。」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我現在怎麼浪都不會死?」

「是的,即便是死亡對您而言,只不過是休眠一段時間,等到積攢夠足夠的能量之後,仍舊會恢復成設定好的狀態。」

在這片漆黑的空間之中,姜瀾和自己的基因引擎智能輔助進行一定的交流。

他最關心的問題是這個智能輔助是否會對自己形成危險。

智能輔助並未迴避這個問題:它只是信息之衍基因工程中一個極其普通的程序,能夠隨時刪除或者重置。

接下來的交流,就是一些細節性的問題,讓姜瀾對於信息之衍工程有了初步的了解。

來自未知宇宙的神秘造物的未知信息,搭載了神河最高反虛空演演算法所形成的基因程序,已知宇宙不存在任何能夠摧毀他的手段。

最重要的是姜瀾對於基因工程有了統籌兼顧的了解。

已知基因工程分為四代,一代、二代為超級戰士,升級成第三代超級戰士后,可以繼續升級神體,即為三代神體,擁有永恆的生命。

至於第四代神體,又稱主神,只有已知宇宙三大超神文明擁有主神的存在。

還有,他還有一件虛空級兵器,保存在天使文明梅洛天庭之中,隨時等待姜瀾的取用和激活。

……

當姜瀾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出現在醫院的病床上。

此刻姜瀾身上裝置著各種測量生命體征的東西。

房間里一共就四個人,姜瀾,小護士,一位穿着黑色夾克的男子,還有一位金髮女軍官。

小護士看着各種儀器監測結果,微微皺眉:「會不會是儀器壞了,這個數據都超越人類極限了。」

金髮女軍官輕咳了一聲,道:「這些就不用管了,數據也不必記錄,只要他人沒事就行。」

「好、好吧。」小護士有些嚇到了,抱着記錄本小心翼翼的走出病房。

「毫無疑問,這個孩子擁有成為神的潛力。」黑色夾克男道。

金髮女軍官饒有興趣的盯着姜瀾:「根據太陽之光蕾娜傳來的信息,她所提供的能量最多能夠強化到一代超級戰士的強度,但這個孩子的身體數據已經接近二代超級戰士了。」

「這很不符合常理,不是嗎?」

姜瀾對於能量的利用效率,已經是他們德諾文明技術的數倍,非常不可思議。

「我很好奇,太空校長究竟留下來一個怎樣的基因工程。」黑色夾克男道。

「你們是軍人?」

姜瀾忽然睜開雙眼,看向一旁的兩人。

雖然看似是在詢問,但是這兩人的簡易信息已經浮現在在姜瀾的視野里。

就類似遊戲里npc腦袋上頂着的信息條。

這種能力是洞察之眼演演算法,是基因工程里搭載的基礎演演算法之一。

「你醒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憐風,巨峽號聯絡官憐風,是叫姜瀾對吧?」

姜瀾做起來,一邊將身上的各種探頭拆下來,一邊道:「是的,我知道你們有很多東西想問我,但我現在也什麼都不知道,還想問你們。」

憐風笑了笑,然後給了一旁的黑色夾克男一個眼神。

黑色夾克男點了點頭,然後離開房間。

「首先,我需要跟你普及一下超級基因工程……」

憐風坐在姜瀾的床邊,開始給他講述了一番基礎知識,包括什麼是超級基因,什麼是神,什麼是神河文明,什麼吃超神學院。有說明了一下之前姜瀾所接觸的銀色機甲,那是來自於冥河星系的侵略者,饕餮。

當然,這些信息姜瀾也都知道,但他仍舊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眼前的這個叫憐風的女軍官,並不是地球人,他們是德諾星系的遺民。

也就是,外星人。

對於外星人,姜瀾保持基礎的警惕。

絮絮叨叨了半天後,憐風站起身來,神色嚴肅了起來:「現在,我代表超神學院,向你發出招募。希望你能夠加入超神學院,作為對抗外星侵略者的生力軍。」

姜瀾沉吟了一下,道:「憐風長官,按照你的說法,超神學院應該是外星文明吧?雖然超神學院是一個友好的文明,但這是立場問題,我可以加入軍隊,但不會加入什麼超神學院。」

憐風怔了一瞬,沒想到姜瀾會如此回答,回過神來,她臉上浮現出笑容,看向姜瀾的眼神十分欣賞。

「有一點你誤會了,超神學院並不是文明,而是一種宇宙文化,講起來會很複雜,以後你會慢慢學。既然你不願意加入超神學院,那我重新以黑甲連隊指揮官的身份,招募你參軍入伍。」

「沒問題,不過手續問題……還有我爸媽那裏該怎麼交代?」

「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你答應就行,至於你父母那裏,巨峽市高官會親自到你家對你父母進行慰問,同時宣佈以國家最高人才對你進行徵召,以後你父母將由國家贍養。」

「好,我答應。」姜瀾也沒太廢話。

畢竟,國家是他所能依靠且信息的最大勢力。

只有得到國家的幫助,才能更多的開發他信息之衍的能力。

不過在這一個基礎上,他仍舊會對憐風等德諾遺民保持基礎的警惕。並非是不信任,而是立場不同。

不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一個活了上千年的人,怎麼可能輕易加入其它文明,並為其他文明奉獻終生。

或許姜瀾會誤會了他們,但保持警惕總是沒錯的。

「行,你先安心休養,目前黑甲連隊除了你之外,還有兩個人,明天她們會和你進行初步接觸,有什麼問題可以問她們。我公務在身,沒辦法為你解答更多的問題。」憐風對着姜瀾道。

姜瀾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道:「嗯,多謝憐風長官,長官慢走。」

7017k 庄塵從那被撞壞的牆壁中走出來,身上的灰塵更是層層的落下。

抬起眼眸閃過一瞬即逝的殺意,輕瞥著慌亂的周叔。

工業區上方響起的廣播聲音,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在心中暗暗的給他伸出了大拇指,這一個聲音出來,直接催動生出仇恨萌芽的人。

庄塵的手上立馬轉換著異能,凝聚出一條數十米長的雷電之鞭。

右手漫不經心的揮打著,電流在半空中閃爍,與空氣進行了摩擦。

力量的波動使他的衣服飄起,看起來就像是羅剎來收割周叔的性命。

「你不是只有火系異能?」

周叔看向他的眼眸出現了一絲貪婪,周身的氣流開始產生了劇烈的波動。

在打鬥中時,他一直有意識的想要將庄塵給引到頂層。

庄塵看出了他的意圖。

跟上了他的步伐,隨時充滿著警惕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你這個臭婆娘,難道是想要大難臨頭各自飛?」

處於高樓之上的周叔,看到了冬姐帶著一批人馬,大包小包的跑出了工業區。

他氣急敗壞的高聲怒喝著,大罵著冬姐的狼心狗肺。

冬姐在嘈雜的聲音裡面聽到周叔的聲音,她停下步子回過頭淡定的看了一眼他。

給了他一個譏諷的神色,又繼續加快了步子,匆匆的離開了這裡。

周叔憤怒的砸著自己的高牆,磚頭嘩嘩地落下去。

庄塵趁機拿鞭子打在了他的小腿上,痛的周叔惡語相向,蒼白的臉上汗水密密麻麻的滲出。

他徒手掰下了一塊磚,直直的往庄塵的頭頂上砸去,趁著他躲閃的功夫跑到了頂樓上。

庄塵再抬頭,卻只看到他的一個背影。

他只有順著高樓表面的城牆拉住欄杆,借力跳躍上去,來到頂樓的窗戶旁。

庄塵抬起自己的右腿搭在上面,就要翻身下去。

卻不料周叔突然出現,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他手中拿著大斧頭,直直的向他的肚子砸去。

庄塵的心中一慌,翻身躲過。

身子的失重感沒有讓他陷入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