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兒,我們不能自亂陣腳,要好好的想一想,到底是哪裏出了錯。”

姬煜咬牙切齒的說着,從出聲到現在,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暗虧,這是第一個第一次。

事情已經發生了,姬芮就算是再不能接受,也得把一切往肚子裏咽,她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報復,狠狠的報復。

明月山莊裏,蘇馨雙眸緊閉,長長密密的睫毛輕輕抖動着,十分的惹人憐愛,好看的鼻翼輕輕翕動着,嬌嫩的脣瓣弧線優美,脣色微微發白,讓人憐惜。

蘇櫟忙完事情,便帶着嶽桐梓一起過來看看馨兒。

輕輕推開房門,兩人便看到這樣迷人的場景。

嶽桐梓清澈的眼眸裏,不斷的深沉,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那迷人又粉雕玉琢的小臉。

“噓!”蘇櫟回頭,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嶽桐梓點了點頭,他們都看得出來,馨兒要晉升了。

正在兩人頗爲緊張的時候,只見蘇馨的頭頂上開始氤氳着金色的光芒。

蘇櫟和嶽桐梓面色驚喜交加,震驚的看着蘇馨。

金色的光芒慢慢的散去,蘇馨眨了眨長長的睫毛,睜開水光瀲灩的美眸。

脣角泛着會心的笑意,她成功了,成功的晉升初玄期三階。

靈兒也一起和她晉升,主僕兩人瞬間高興的相視一笑。

“馨兒。”蘇櫟急急的走了過來。

蹲下和蘇馨平視,看到她臉色紅潤,這才放下心來。

“哥哥,馨兒晉升初玄期三階了。”含笑的水眸裏瀲灩生波,幻映出奇異的光彩。

“馨兒,哥哥看到了,身體可有不適?”

相比於蘇馨的晉升,蘇櫟更擔心蘇馨的身體。

“沒有,哥哥,馨兒最近一直吃哥哥和黎爺爺煉製的丹藥,感覺好了很多,咳嗽也不是經常發生。”

蘇馨內心激動不已,她好期望能像正常人一樣跑跑跳跳的,開開心心的出去玩,她不想做一個整天讓孃親擔心得吃不安睡不安的女兒。

蘇櫟眉頭輕攏,輕輕一笑,那溫馨的笑容彷彿能照射到人的心底,讓溫意一直蔓延全身。

“只要馨兒的身體能好起來,什麼都好!”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蘇櫟輕輕扶起蘇馨。

靈兒歡快的跳進蘇馨的懷裏。

蘇櫟一看,笑了笑,眉宇間那桀驁不馴隱去,“這小傢伙也跟着一起晉升了。”

“嗯!哥哥,那馨兒可以和幻羽契約了嗎?”

蘇馨迫不及待的問道,泛着迷人色彩的大眼,滿是期待的看着蘇櫟。

“可以,大哥去讓齊兒過來,看看馨兒的身體,如果沒有問題,哥哥就幫馨兒契約幻羽。”

“太好了,哥哥。”蘇馨激動得水眸泛着水霧,不管再痛,在艱難,她一定要挺過去。

“桐梓,去把齊兒叫過來。”

“是,少莊主。”

桐梓欣喜的看了蘇馨一眼,轉身離去,個子欣長的他,依然已經是一個白衣翩翩少年。

同一時間,遠在不歸山裏的蘇齊剛剛晉升了金玄期六階。

興奮的他,瞬間從水中躍起。

光溜溜的身子直衝沐雲軒的懷裏。

“爹爹,齊兒晉升好了。”

蘇齊快速的接過沐雲軒手中的乾衣服穿上。

“嗯!爹爹看到了,齊兒很棒,煉丹師和玄氣師並肩,而且還能修煉得這麼神速,天下間,應該沒有幾人能有我兒子這樣的天賦異稟。”

沐雲軒毫不吝嗇的誇獎,心裏充滿了感激,感激蘇紫陌能回來,讓他能感受到這樣前所未有的快樂。

“爹爹,天色不早了,孃親快醒過來了,看來,今天不能找幻心草了,只能明天在來了。”

強寵,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蘇齊看着太陽快下山了,要是不回去,被孃親發現她沒有在面壁思過,他就慘了。

“那好,我們先回去,爹爹明天在帶你來。”

明月山莊裏,嶽桐梓急步走了進來。

“少莊主,二公子不在房間裏。”

“不在房間裏?”

蘇櫟一臉疑惑不解,齊兒不是在面壁思過嗎?

“不在房裏當然是又偷偷跑出去玩去了,這個臭小子,越來越不聽話了。”

“孃親。”

“孃親,你醒了。”

蘇櫟和蘇馨驚喜的喊道。

“莊主。”

嶽桐梓自動退開了一步。

“嗯!”蘇紫陌面具下的臉上閃過一抹紅霞。

她就那樣的華麗麗的暈倒了,邵峯的芙蓉糕這次又白做了。

蘇紫陌也許咬牙切齒的,這是什麼見鬼的噬心蠱,居然有後遺症。

“你們三個在這裏玩,孃親去等齊兒回來。”

蘇紫陌說完,轉身就走。

蘇馨本想告訴孃親自己的情況,可是孃親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爹爹,你快回去吧!被孃親發現就不得了了。”

一進房間裏,蘇齊就催促道。

“好!”沐雲軒轉身,伸手去拉門。

“想去哪裏?”

一聲壓抑着怒氣的聲音,讓父子兩人的身影怔了怔。

-本章完結- “娘,孃親。”

蘇齊見鬼似的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裏的孃親,眉心擰在一起,糟了,被抓到了。

“娘子。”沐雲軒轉回身子,那俊美至極的容顏恍若神袛,柔和的臉上討好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的心瞬間輕顫了一下,還是厲聲吼道:“沐雲軒,你給老孃滾回你們雲城去,要是在敢來這裏把我兒子帶壞,看我怎麼收拾你!”

蘇紫陌怒視着沐雲軒,他怎麼可以把正在受罰的齊兒給帶出去呢?

他要是一直這麼慣着齊兒,她以後還怎麼管教齊兒。

沐雲軒一臉委屈,眼中透着輕柔的亮光,漂浮蕩漾的看着滿臉怒氣的蘇紫陌。

他又一次華麗麗的被冤枉了。

“孃親,孃親,你想別生氣,不管爹爹的事情,是齊兒自己偷偷跑出去玩的,爹爹只是碰巧去救齊兒而已。”

蘇齊抱住蘇紫陌的裙襬,楚楚可憐又一副認錯的模樣。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去救你?”

這下輪到蘇紫陌疑惑了,疑惑過後,依然是一臉的不相信。

“你不是在房間裏面壁思過嗎?怎麼跑到外邊去了?”

“孃親,齊兒發現自己要晉升了,可是一直卡在瓶頸期,沒辦法,只好去不歸山殺魔獸找契機晉升,剛好被爹爹看到,爹爹尾隨而至,反而救了齊兒一名,要是爹爹在去晚一步,孃親你就見不到齊兒了。”

說着說着,蘇齊大大的眼眸裏泛起了水霧。

他不敢說是去不不歸山裏找幻心草來救馨兒的,要是說了,他拿不出幻心草,孃親是不會相信的。

他晉升是事實,孃親便不會在起疑,爹爹和孃親之間的關係剛剛有了起色,可不能在這個時候生出除隙縫來。

沐雲軒深邃的目光閃了閃,齊兒這撒謊的本事到是信手拈來。

他側目,瞟了一眼正在鑑定齊兒話真假的蘇紫陌。

蘇紫陌凌厲的看着了他一眼。

他快速的收回目光,臉上是被冤枉過的難過。

蘇紫陌不着痕跡的探測了一下蘇齊的修爲。

這一探測,蘇紫陌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驚訝的喊道:“齊兒,你晉升到金玄期六階了。”

“嗯!”蘇齊點了點頭,“齊兒殺了一隻火獅魔獸,剛剛晉升了金玄期六階。”

蘇齊快速的點了點頭,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不敢有絲毫的得意,他要是得意了,孃親準發火,他老孃的脾氣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的。

蘇紫陌瞬間蔫了,一臉鬱悶的看着蘇齊,完了,完了,她兩個兒子都比她厲害,她這段時間也很用心的修煉啊!可是依然停留在金玄期五階,那她也是不是該去不歸山或者是迷幻森林裏去鬥魔獸來晉升自己的實力呢?可是她沒時間啊!

蘇齊看着自己孃親瞬間像蔫了的茄子,心裏直想笑,他就知道孃親會是這樣的表情。

沐雲軒不動聲色的站在一邊不說話。

其實心裏也很想笑,他娘子那瞬間黯然失色的眼眸裏,鬱悶到不要不要的,那漂亮的水眸忽暗忽明。

“就相信你這一次,要是在有下次,我直接帶着兒子和女兒跑路,讓你永遠見不到兒子和女兒。”

蘇紫陌冷聲警告沐雲軒,原本鬱悶的眸子中掀起了怒氣。

沐雲軒輕斂着的深邃的眼眸瞬間結冰,這個女人,他要是敢跑路,看他怎麼收拾她,可是氣勢還是瞬間弱了下來。

那一抹冷意,蘇紫陌瞬間感應到。

只是她依然強勢的看着沐雲軒。

“娘子,爲夫以後再也不敢了。”

沐雲軒一臉討好!心裏直感覺這追妻之路遙遙無期。

“齊兒,你不是要參加大賽嗎?三天以後就是煉丹大賽,已經沒有幾天了,這幾天你就在房間裏修身養性,你那屁股上就像着了火似的,在一個地方坐不了半柱香的時間,聽到了嗎?”

蘇紫陌橫了蘇齊一樣,最讓她擔心的還是這個二兒子,調皮,鬼主意又多。

“遵命,孃親,齊兒保證絕對不會在亂跑了。”

蘇齊一臉保證的看着自己的孃親。

心裏想這今天這一關總算是過了。

“嗯!這還差不多。”

蘇紫陌走到沐雲軒面前,擡眸靜靜的看着沐雲軒,她該怎麼處理她和沐雲軒之間的關係呢?說句實在的,他們之間目前沒有感情。

在三清山說的那些話,她想和他相處試一試,她也想給孩子們一個完整的家。

沐雲軒被她這一看,平靜如水的心就像被人投了石子,蕩起了一bobo漣漪,久久平復不下來。

“娘子……。”

沐雲軒極爲不自然的叫出聲,俊美的臉上泛着不自然的紅暈,他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以這樣炙熱的又驚炫目光盯着看過。

可是對他而言,他每時每刻都在期待着她這樣略帶情愫又滿是好奇的目光。

難道是這幾天的相處讓她有感覺了。

沐雲軒眼底快速的劃過一抹興奮。

晚霞絢麗的光芒照射在她銀色的面具上,她那雙波光粼粼的水眸了,折射出他的影子,完完全全屬於他的影子。

對於這樣的感覺,沐雲軒的心裏莫名的興奮。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和你在三清山的約定,如果你的其中三家店鋪贏不了我,我們之間……。”

“娘子,你放心,爲夫絕對不會讓娘子失望的。”

蘇紫陌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蘇紫陌心裏沒有想太多,世界之大,並非每個人都能相遇,也並不是每顆心都能相依相愛相伴,如果她和沐雲軒之間的結合能讓親情和愛情媲美,她會嘗試着邁出第一步。

沐雲軒看着她在晚霞中的身影,風華絕代的笑了笑。

娘子,懂你,不需要千言萬語,而是簡簡單單的感動,你最需要的是一個能溫暖你的心的人,入心入肺,入骨入髓,只要我們的心彼此貼近,就是天涯地角,也阻止不了我們心靈的碰觸。

“爹爹,看夠了嗎?孃親已經走遠了。”

蘇齊好笑的看着一臉傻傻的爹爹。

“你還敢說,撒謊信手拈來,今天要不是爹爹和你在一起啊!也要被你騙了。”

沐雲軒蹲下,捏了捏他紛嫩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