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怎麼敢開大師的玩笑!」

趙庸說完,心念一起,眉心一抹綠光閃過,一個巴掌大的綠色小人就歡快的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這是什麼?」

七位長老和季無風看著這個綠色小人驚奇的問道,他們也沒見過如此奇怪的東西,先前七位長老也只是見過這個的眉心裡閃現過綠光,並沒有見到這小人。

「不瞞各位長老和大師,這是我從普通的火焰里分離出來的一種綠色火炎,然後吸取大地綠色生靈之氣培養出來的炎火精靈,或許它能讓你恢復。」

他們聞言也是愕然,從來還沒有聽說過這火焰還能夠分離,還能被培養成炎火精靈的,不知道這個叫趙廣的年輕人還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東西是他們所不知道的,但現在他們都確信在不久的將來,聯盟在他的帶領下將會以一個全新姿態出現在西陸之上! 聯盟會議如期舉行,可是西蓬帝國的皮修依然沒有出現,靠,不會是出了什麼事了吧?聯盟的心盟主上任通告已經下發三天了,怎麼他們還沒有人來?還是他們認為自己玩完了?

還有就是南蒼和出雲帝國也是沒有人參加,看來他們對自己這個盟主是不感冒,作為西陸上最富有和最強大的帝國,估計他們也是對自己這個籍籍無名的小子能坐上盟主的位子心有不滿,既然奪不到盟主之位,乾脆就來個默默對抗。

這些情況也是趙庸預料到的,要不是聯盟抓住了一些帝國的小辮子,還不知道有多少帝國和他們穿一條褲子,估計都能來個集體罷會,把自己的這個盟主架空,讓自己成為一個光桿司令了!

看看人也來的差不多了,再等那南蒼和出雲帝國也是來不了了,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卻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哈哈,那個小子都成了盟主,都把我們兩個老傢伙都忘了,他在哪裡? 宦海無涯 !」

趙庸聞言也是心裡一喜,他沒有想到武極和司空圖能來,也是趕緊走出大殿去迎接。

「哎呀,哎呀呀呀,不知道兩位老人家到來,趙廣我想死你們了!」

趙庸出門趕忙上前,一把摟住武極和司空圖自報名號,免得到時候說漏了嘴。

武極和司空圖看著眼前有點陌生的傢伙,也被給弄糊塗了,不是趙庸嗎?怎麼弄出來個趙廣?也不禁疑惑的扭頭看了看他們身後的皮修。

「怎麼,你們老人家不認識我了?我就是趙廣啊,趙廣!」

都市之最強天尊

「啊——哈哈,我們知道是你小子,」武極和司空圖似乎明白了,趕緊打哈哈掩飾,「當初收到消息,說你小子進入落魄谷沒出來,我們就知道你小子沒那麼短命,現在有出息了,都當上盟主了,好!」

那些在大殿里的帝國代表見這個新盟主和兩個老頭親熱的模樣,都疑惑哪裡來的兩個老頭,讓這個新盟主都那麼的客氣?

「皮修院長,還有二老,我們就別站在外面說話了,正好要開聯盟會議呢,你們都進來吧!」

趙庸領著武極等三人進入大殿,給他們引見了七位長老和各個帝國的負責人,武極和司空圖也是裝模作樣的失禮見過,就大大咧咧的自己找了了座位坐下了。

「好了,現在十一個帝國已經到齊了九個,南蒼和出雲既然不願意來,我們就不勉強了,今天我召集大家來有幾件事要說,我就先說第一件,」這武極和司空圖以及皮修來的還真是時候,最起碼自己的提議不會冷場了,「第一件就是莫天行做出的關於落魄谷里那些不幸遇難的學員的賠償的事情。」

各個帝國飛代表一聽,心裡也都暗暗嘀咕,莫天行勾結邪惡勢力被誅,估計他定下的那些賠償也不作數了,他們想提出組建的意見,可是他們誰也不願第一個開口。

「莫天行雖然伏誅,但他定下的賠償依然不變,各個帝國回去以後,具體的明確下你們死亡學員的人數,然後上報聯盟,聯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支付賠償。」

「好,我們回去就儘快清查人數!也多謝盟主了!」

在座的帝國代表也沒有想到這個小盟主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頓時紛紛回應,臉上的表情也都舒緩了一些。

「這第二件事呢,就是我在落魄谷里找到了一個寶藏,在裡面發現了很多的書籍捲軸之類的東西,那些東西現在都是些無主之物,也有可能是一些前輩們留下的,我也就帶了回來,等會議以後各個帝國前來認領屬於你們帝國的東西。」

趙庸的這個爆炸性的消息一出,下面的人頓時像炸開了鍋,有的不敢相信,有的驚喜無比,頓時都議論紛紛,這樣的好事他們做夢也是沒有想到,數萬年來,都有人嘗試進入落魄谷去尋找,結果一去無返,現在這個新盟主突然說他找到了,還要把這些東西歸還給他們,這讓他們感覺這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而且還砸到了他們的頭上!

武極和司空圖也是奇怪的看著趙庸,這個小子難道轉性了?到手的寶貝也能拿出來?

「咳咳……」趙庸咳嗽了幾下,頓時下面安靜了下來,靠,自己拋出來的東西果然管用啊,「下面我來說第三件事情,我和聯盟的長老經過商議,一致決定成立一個聯盟兵團,兵團由聯盟直接掌控,獨立於帝國之外,不論誰都可以報名參加!」

趙庸的這話一出,各個帝國的人就更加的吃驚了,這個新盟主看來在聯盟內有大動作了,其實他們心裡也是明白,聯盟開始組建直接的力量了,他是想要一改以往依賴帝國的局面,還真不能小看了這個年輕人了!

「不過,」趙庸話鋒一轉,「要成立聯盟的兵團,還要維持聯盟的正常的運轉,開支是非常大的,我想聽聽各位有什麼意見。」

武極和司空圖這個時候算是明白了,那小子不是慷慨無私的把那些東西送出去的,而是先拋出一個誘餌,然後又提出組建聯盟兵團的事讓他們發表意見,這哪裡是要他們發表意見啊,其實就是**裸的要挾,意思就是該你們出血了,不然那些寶貝你們就別想了!

洛思等幾位長老也是暗暗佩服啊,本來這各個帝國每年都有上交費用的,現在趙廣也不明確的給你要,而是以組建聯盟兵團的名義拐彎抹角的要錢,而且事先拋出了那些寶藏,反正給不給你們就看著辦吧!

那些帝國的代表也是明白了,為什麼他先說寶藏然後說組建聯盟兵團的事了,本來聯盟的費用就是新的盟主提出來,而且在洛思長老他們面前他們也不能不答應,但總可以能少交就盡量的少交,畢竟誰也不嫌錢多花不出去而扔給聯盟,這樣一來他們可不敢再存在那樣的心思了,除了他們對那些書籍捲軸不敢興趣,可是誰又能做得到呢?那可是都是先輩的一些強者留下的東西! 「盟主放心,聯盟有什麼需要支持的,我西蓬帝國第一個站出來支持,應交的聯盟的費用五百萬金幣我們一分也不會少,而且今年我們多追加一倍!」

皮修站起來率先表態,怎麼說趙廣也是從西蓬帝國出來的,那也是西蓬帝國的榮耀,他們沒有理由不出來第一個表態,他們不支持他還有誰去支持他!

「好,皮修院長果然深明大義,我在這裡代表聯盟表示感謝!」


這皮修也真是太給力了,率先做了一個表率,有人開頭接下來就好辦了。

「我們天才學院沒什麼錢,如果聯盟要組建兵團,我們學院可以提供人!」

武極也是隨著皮修的話來表態。

「嘿嘿,那我就多謝您老人家了!」

看著西蓬帝國和這個新上任的盟主一唱一和的,那些帝國恨得牙直痒痒,可是也毫無辦法,如果他們不表示表示,也就沒有臉去要什麼書籍捲軸了,看來也只能忍疼割肉了。

其他的帝國的也不得不起來紛紛表態,答應把應交給聯盟的錢追加一倍,看得洛思等七位長老是心中樂開了花,也就是趙廣拋出了一個寶藏的信息以後,那些帝國都紛紛「慷慨解囊」,這在之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他們給聯盟的費用也是能少就少,能拖就拖,像這樣的情況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趙廣就在這裡多謝大家的支持了,我也為了表示我謝意,我這裡有五數的納氣丹和魔力丹,數量不多,每個帝國我免費送十個,另外,還有六數破修丹,八數的破階丹,今天來到會的帝國,我還可以以低於市場的價格賣給你們每個帝國十個,也算是我多你們支持的答謝!今後你們還有需要的話,我會大量的供應!」

趙庸這番話出來更是震撼,五數的丹藥基本上是很難得了,五數以上的更是少見,特別是八數破階丹,就是有錢也是難買,不是沒有製藥師,而是煉製破階丹不容易,而且能煉製此丹的製藥師也不多,所以市場上很難見到。

可是現在在這個新盟主的嘴裡說出來,就好像那不是丹藥,而是像飯館里的大廚說,客官,你要點什麼菜,馬上就來那樣的簡單。

一個帝國十個不算多,可是在座的也有九個帝國代表,加起來數目就很可觀了,而且六數以上的就能拿出來上百,今後還能大量供應,他們還真懷疑是不是聽錯了。

他們知道聯盟的製藥師丹墨已經是在聯盟內實力和階別最高的了,也就是十數製藥師,就是他也不敢說大量的供應八數的破階丹,他一年之內也頂多煉出二十個而已!

就算是這趙廣是個製藥師,可是說出這樣的話他們感覺他是有點託大了,那丹墨自從莫天行的事發以後,就不知所蹤了,就憑現在的聯盟內的製藥師的水平估計也是做不到。

「盟主不、不是和我們說笑吧?」


凌影帝國的萬佳說道。

趙庸認得這萬佳,他還是在收服幽蒼和靈空的時候見過他一面,不過現在他認不得自己了。

「呵呵,萬大師,您看我能和大家開玩笑嗎?」

趙庸說完,把手一翻,手上就出現了十數個小玻璃瓶子,然後手一揮,那些小瓶子就輕巧的向各個帝國的代表的面前飛去。

那些帝國的代表抓過飛到面前的兩個小瓶子,沒錯,兩個瓶子里一個裝的是納氣丹,一個是魔力丹,一瓶十個,不多不少!

趙庸隨後又變戲法似的拿出了兩個大一點的瓶子,裡面所狀的赫然就是六數的破修丹和八數的破階丹,而且每樣有數百個之多!

「這下大家應該相信了吧!」

那些帝國的代表看得眼睛都紅了,這些丹藥他們都見過,但一下子能拿出那麼多的,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現在他們的心裡由先前的不情願的來,然後聽到那些書籍捲軸的驚喜,再到現在的慶幸,可以說這是他們的心情所經歷的變化最不可思議的一次了。

他們現在覺得自己拿出來的那一千萬的金幣是值得的了,他們不僅覺得他們沒有吃虧,相反而是佔了一個很大的便宜,因為這不是一鎚子買賣!

「呵呵,我們信,我們信!」

那些帝國的代表心情激動的連連說道,丹藥雖有價,但是和這些丹藥起到的作用來說就微不足道了,有了這些丹藥,就可以提高不知道多少人的修鍊速度,縮短多少的修鍊的時間,這些都不是金錢所能衡量的!

武極和司空圖兩雙老眼更是睜得溜圓,先前他說什麼有一個製藥師的朋友委託售葯什麼的,肯定是說了謊,可是就是這個傢伙是製藥師也不能這麼的變態啊,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的高數丹藥,他們一直認定這個傢伙肯定還有他們不知道秘密。

皮修更是心花怒放,這個傢伙可是西蓬出來的,況且自己表現那麼的好,怎麼自己也得比其他帝國更加的有優勢,說不定能從趙廣那裡得到更多的丹藥。

洛思等七位長老更是欣喜不已,他們沒想到這個趙廣還是一位煉丹師,應該說是煉丹大師,能在這樣的年齡就能拿出那麼的八數丹藥,可見他的煉丹實力應該在十數以上了,這次聯盟可是招到了一個寶貝,有了這樣的一個盟主,那些帝國估計今後巴結還來不及呢!

「好,另外聯盟大量的收購各種藥草,你們放心,你們的藥草聯盟會按市場價收購,你們提供的藥草越多,你們從聯盟里所能購買的丹藥的份額就越大!」

趙庸知道,要是靠自己去找藥草,自己是沒那個時間,這樣一來自己就省事多了。

「盟主放心,這個沒問題!」

那些帝國的代表紛紛表態。


「我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宣布,」趙庸示意眾人靜下來,「大家都知道季無風大師是被那莫天行所害,他是蒙受了不白之冤,現在事情已經真相大白,所以在徵得他本人的意見后,我決定任命季無風大師為聯盟的副盟主,我有事不在的情況下,聯盟的一切事務就由他負責處理,大家有什麼意見嗎?」

「呵呵,聯盟的事務安排盟主做主就行了,我們會鼎力支持!」

下面的那些帝國的代表現在哪裡還有什麼意見,現在討好面前的這個新盟主還來不及呢! 趙廣在落魄谷找到書籍和捲軸以及是製藥師而且更提供高數丹藥的消息很快就傳播了開來,除了絡繹不絕前來報名參加聯盟兵團的人之外,還有許多前來求購丹藥的人,一時間聯盟內熱鬧非常。


趙庸現在可拿不出來那麼多的丹藥了,先來弄出來的一部分在天才學院出售,一部分在中陸交給南宮平出售了,自己在聯盟會議上拿出來的那些也是僅剩的來充充門面的,也是給那些帝國的傢伙一個誘餌,免得他們再搞什麼小動作。

現在趙庸也就是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給了季無風,他對聯盟的事情也很熟悉,做什麼事情也順手,自己也樂得清閑,自己也給洛思引見了龍泉等人,後續的事情也都交給他們了。

倒是武極和司空圖在聯盟里受到了空前的待遇,或許前來的人都聽說了他們和盟主的關係不一般,也都想通過他的途徑能從趙庸那裡弄些高數的丹藥。

在聯盟里最焦躁的就要數南蒼帝國和出雲帝國了,南蒼帝國的行院里,格西,葉知秋等人正垂頭喪氣的悶坐無語。

葉雲也是冷眼的看著他們,說不出的是什麼表情,當初在趙廣奪得盟主的時候,她就極力的勸阻葉知秋不要和聯盟鬧僵了,現在的聯盟在那趙廣的手裡,聯盟的狀況那是一個未知數,要他了解清楚趙廣的打算和聯盟的走向再做決定,可是他偏偏不聽。現在好了,什麼好事也輪不到他們了。

當時葉雲也要求自己去代表出雲帝國參加聯盟的會議,可是硬是被葉知秋拿出父親葉南城來阻止自己,現在好了,聽到外面傳來的消息,也成了悶葫蘆了,和格西大眼瞪小眼,也想不出什麼轍來了。

「格西兄弟,我們怎麼辦,你也拿個主意啊?」

葉知秋一臉的苦相,那趙廣帶會來的書籍捲軸什麼的,說不定其中就有他們帝國前輩留下來的,他們可不甘心白白的便宜了別人。

「哎,我還有什麼辦法,那些人也真不是東西,明明說好了的,讓這個新來的傢伙難看,誰知道事到臨頭他們都變卦了,都跑了過去,沒想到倒讓他們撿了便宜!」

格西嘆了一口氣道。

「可是那些書籍捲軸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他們,裡面可能也有我們帝國的前輩留下來的東西啊!」

葉知秋也是急了。

「那也沒辦法啊,人家事先已經通知我們去參加聯盟的會議了,是我們自己放棄的,也怪不得別人,現在看來人家也根本沒把我們當回事,聯盟兵團也開始招人了,其他的帝國和聯盟之間的交易也開始了,聽說季無風的修為也有恢復的跡象,也出來主持聯盟的事務了,相信過不了多久,這聯盟也不需要我們帝國的支持也能獨立運行了,是我們低估了那個小子!」

格西也是想不到事情的發展會演變到現在的這個樣子,本來以為那小子初入聯盟,聯盟的事情千頭萬緒,聯盟肯定會亂得一團糟,到時候那小子肯定會低聲下氣的來求助他們,誰知道這根本就是他們的臆想而已。

「那我們就毫無辦法了?」

葉知秋垂頭喪氣的說道。

成全你的碧海藍天 也不是沒有辦法,只不過……」

格西欲言又止。

「格西兄弟,都這個時候了,你就別賣關子了,如果再晚,就什麼都沒了!」

葉知秋看著格西著急的說道,要是他們再商量個幾天,估計人家把肉吃完,他們連湯也喝不上了。

「這個……」

格西疑遲了一下,轉眼看了看坐在一邊悶聲不語的葉雲,他們是實在拉不下老臉去找那個小子,格爾也是對他心有芥蒂,肯定也是不肯去的,不過葉雲從先前的種種跡象來看,她倒是對那個小子有點意思,讓她去是在合適不過了,可是自己也猜不透葉雲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他也不敢貿然的說明,不過相信葉知秋也明白自己的意思。

葉知秋也是明白了,格西的意思是讓葉雲去,可是自己先前是極力的反對她去,現在又要她去,心裡也是直打鼓,可是為了度過的利益,也不得不厚著臉皮去試試了,那也比自己去找那個小子要好些,最起碼自己的臉沒丟給外人。

「咳咳……」葉知秋假裝咳嗽了幾下,來到葉雲的面前,「殿下,你看……」

「我看沒辦法了,是你不讓我去的,你自己想辦法來收拾吧!」

葉雲沒等葉知秋說完,就直接的堵口了。

「咳咳……」葉知秋也被嗆了一下,「這個……確實是我不對,事已至此,我這不是在想法挽回嘛,你和趙廣那小子比我熟,你去或許還能挽回!」

「嗯,看在你認錯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我可以去試試,但是行不行我也不知道。」

「好,殿下肯去就有希望!」

葉知秋見葉雲答應也是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