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不凡坐在化妝台前,也不說話,還支使著小王給他這裏抓一抓弄弄劉海。

朱文卿跟在白雲飛後面,心裏也氣,但看着周圍看熱鬧的人,又瞧了瞧那邊有恃無恐的秦不凡。

想了想,還是不要得罪人了,正要拉白雲飛回去,沒想到,白雲飛卻動了。

只見白雲飛一把推開經紀人孫姐,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走到秦不凡身後,伸手摁在秦不凡頭頂,打麻將似的在秦不凡頭頂揉了起來。

緊接着白雲飛又拿起旁邊的髮膠,對着還沒回過神來的秦不凡的頭髮就是一頓狠噴。

懵!

朱文卿驚呆了。

張魯下巴都要掉地上。

所有人都傻眼了!

在娛樂圈都是陰刀子下黑手,這麼粗暴的行為,還是第一次見。

這個新人瘋了嗎?他不要形象了嗎?

「啊啊啊啊啊。」秦不凡叫了起來,剛才白雲飛的動作着實把他嚇住了。

秦不凡的經紀人孫姐也回過神來,跑過來一把推開白雲飛,看着秦不凡雞窩一般的髮型,欲哭無淚。

孫姐氣急,看向白雲飛,「你瘋了吧?你幹嘛呢?」

白雲飛不客氣的回道:「我幹嘛你們心裏有數。」

「你就是個瘋子。」

「我就是瘋子怎麼着吧。」

「你不要臉。」

「我就不要臉了怎麼着吧。」

白雲飛和孫姐你來我往。

秦不凡瞪着白雲飛,氣的渾身哆嗦,他出道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

但剛才白雲飛的粗魯行為,也給他留下了陰影,他根本不敢上前動手跟白雲飛理論。

朱文卿以前帶過不少藝人,但就算有衝突,也都是請水軍或者爆對方黑料,還真沒有這種近距離「交戰」的經驗。

其他人有的沒回過神來,有的就要看熱鬧,只有幾個離得老遠喊着什麼「各退一步」的話。

突然,正吵著呢,一群人擠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

「怎麼了?這是?」

「馬上慶典就開始了,出什麼事了?」

看到這個中年,孫姐立刻不罵了,走過去指著白雲飛道:「趙總監,我們家不凡正化著妝呢,他突然跑過來給我們弄成了那個樣,你看看,等會兒還怎麼上台啊?」

趙總監看了看白雲飛,又看了看頂着一個雞窩的秦不凡,皺眉道:「怎麼回事?」

朱文卿也過去解釋。

很快,趙總監弄清楚了,無語的看了一眼白雲飛,搖頭道:「真是頭一次見這種事。」

說完,趙總監緊急調來了一個化妝師給秦不凡,兩邊都安撫了一下,才讓眾人散去。

白雲飛和朱文卿走回自己的化妝台。

「老朱,這個趙總監是誰?」

「就是這次慶典的負責人,斗音公司的高管。」

「哦。」

「雲飛?」

「嗯?」

「剛才你怎麼想的?我這兒嚇出了一身冷汗,太刺激了。」

「我以前干過更刺激的。」

朱文卿又對自己這個藝人多了一分了解,看向白雲飛,有些擔憂道:「這次是真的得罪秦不凡了。」

白雲飛倒是不怎麼在乎,一個四線藝人而已。

呃,好像自己還在五線藝人尾巴上吊著。

……….

另一邊,

前台和後台通道口處。

趙總監搖了搖頭,「這個白雲飛以後有苦頭吃了。」

下屬也點頭道:「是啊,其實這件事還真不怨白雲飛,是秦不凡那邊太欺負人了,但道理是這個道理,可實力差的太多了。」

趙總監道:「這愣頭青的性格,在娛樂圈不好混啊。」

兩人這邊說着話,就有工作人員來叫趙總監去前台了。

………..

微博上。

斗音四周年慶典的話題上了熱搜前三。

按照往年的慣例,每一年網友們都會自發的選出一個最佳網紅。

原因就是平常在網上看到的短視頻或者直播,美顏開的太大了,誰也不知道真正長什麼樣。

許多視頻里的大美女,在今晚直播中,都將原形畢露,只有那些得到網友認可最多、投票最高的網紅,才能被選為斗音周年慶典的「最佳網紅」。

「最佳網紅」並不一定真的是網紅,只要在斗音慶典上表現的出彩,不管是藝人還是網紅主播,都可以被投票參選。

「直播開始了嗎?」

「還沒有,但也快了。」

「哈哈哈,不知道今年誰能拿下最佳網紅。」

「我覺得肯定是秦不凡了,他的人氣可是太高了。」

「馮默也不錯啊,我超喜歡她的。」

「張魯也很好,唱功很紮實。」

「不知道有多少網紅見光死,等會兒直播開始了,我得好好統計一下。」。 聽到林羽的話,陳學海臉上的茫然之色逐漸消失。

「我以為我已經夠聰明了,沒想到,你更聰明。」

陳學海滿臉無奈的苦笑。

他自以為完美的計劃,原來,早已被看穿。

到了這個地步,就算他再否認,也沒有意義了。

林羽輕笑,謙虛道:「若不是知道你那三足鼎是贗品,我也不會想到這些。」

「所以啊,人算不如天算。」

陳學海幽幽的長嘆一聲,這才兀自頷首道:「我確實是沖著陰陽玉來的。」

陰陽玉?

林羽微微詫異。

梁中原果然還是沒跟自己說實話!

半月扣這個名字,應該是他自己隨意編出來的。

林羽看向陳學海,「能給我看看你手裡的陰陽玉嗎?」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說不想給你看,行么?」陳學海自嘲的笑笑,拿出陰陽玉遞給林羽。

入手,一片冰涼。

還有種沉甸甸的感覺。

正反兩面,都是一片光滑。

林羽仔細的看了一陣,將陰陽玉還給陳學海。

陳學海驚訝的看了他,「你……你不沒收?」

林羽搖頭,好笑道:「這是你憑自己的本事弄到的東西,我沒收幹什麼?」

迷霧鬼市的東西,本來就不論真假,不問來路。

千金難買我喜歡。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陳學海能用贗品換到這陰陽玉,那是他的本事。

他雖對這陰陽玉有些好奇,但也不必將其沒收。

聽到林羽的話,陳學海稍稍放下心來,又狐疑道:「你不是說,梁中原要請你幫他把陰陽玉拿回去嗎?」

「我答應要幫他拿,又沒說一定能拿回去。」

林羽臉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聞言,陳學海和陳瑤同時愣住。

下一刻,陳學海撫掌,哈哈大笑。

林羽稍稍沉默,又道:「我剛才看了,陰陽玉的材質可不像是玉啊!」

陳學海點頭,「陰陽玉,名為玉,實際卻不是玉。」

「那是什麼?」林羽好奇詢問。

「這個……」

陳學海面露尷尬之色,「其實,我也不知道陰陽玉到底是什麼材質的,只知道它的材質很堅硬,遠勝金剛石。」

「遠勝金剛石?」

林羽和駱長風幾乎同時驚呼一聲。

比金剛石還堅硬的東西,他們不是沒見過。

林羽的無鋒戰刀便是如此。

不過,即便是無鋒戰刀,也只是比金剛石更加堅硬而已,還不敢說硬度遠超金剛石。

陳學海以為兩人不信,又將陰陽玉遞過來,認真道:「你們可以用任何方法,試試看能不能破壞它。」

「我們不是不信,只是有些驚訝而已。」

林羽擺擺手,表示不用試,又問道:「那這陰陽玉,到底有什麼用處呢?」

陳學海正要回道,陳瑤卻悄悄的拉了一下的他的衣角。

雖然她的動作很隱蔽,但還是沒能逃過林羽和駱長風的眼睛。

陳瑤腦袋往旁邊一偏,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陳學海面向孫女,露出一個釋然的笑容,「行了,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也沒必要再瞞著了。」

陳瑤微微一窒,嗔怪的看他一眼。

陳學海不以為意,繼續道:「其實,這陰陽玉有兩塊。」

「兩塊?」

林羽詫異,「一陰一陽么?」

「對!」

陳學海點頭,「黑色為陰,白色為陽!陰陽兩玉合在一起,便是一把鑰匙。」

鑰匙?

「寶藏鑰匙?」

林羽和駱長風不約而同的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