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 C〇

反觀先天擂臺,雖然守擂人恐怖,實力同樣強大得讓人膽顫。但出手似乎有所限制,他們反而有一絲希望闖關通過!

金將退回,土將起身走出“先天二重巔峯,能支撐五十息即通過,可得化天丹一枚,支撐百息可得再得洗髓丹。”

“來吧!”挑戰者沒有異議,已經擺好架勢放手。

土將點頭,揮手化出一座三丈石塔,同樣是由天地靈力凝聚,隨他一指,直接鎮壓而下,猶如一座山峯,沉重無比。

“又是靈力匯聚成兵?!這羣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如此恐怖。”

圍觀之人譁然,完美掌控靈力的人出現一位就極爲不易了,如今一連出現兩位,更有可能是五人全都如此,這讓臺下觀戰之人如何能夠平靜? 第一百四十八章這天地間的規律

望著滿天的星辰,所有人都犯了難。細數之下,諸天之中有著一顆中子星,三顆白矮星,十顆恆星,三十顆行星,一百顆衛星。

上位就可以嘗試著推動衛星,王者可以推動行星,但是恆星和中子星,卻是怎麼也無法推動的。

沒有人說話,每個人都在細細打量著這一切,思忖著對策。北辰宇望著這些星體,只見那些衛星在環繞著行星旋轉著,行星則是圍繞著恆星旋轉。

做到這一切的是引力。北辰宇繼續觀察,那顆中子星,即使是聖域強者也不可能搬動,那聖域強者是如何將這些星體擺弄成現在的模樣的?

腦海中瘋狂的運轉著,北辰宇的腦海中靈光乍現!

「我有辦法了!」寂靜之中,北辰宇突然開口。

看到其他人將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北辰宇緩緩開口,「當年的鬼聖,是如何擺弄那顆中子星的?」

在場的那個不是聰明之人,聽到北辰宇的問話,馬上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只是片刻,這些人都反應了過來,「引力!星體間的引力!」

北辰宇點點頭,「這些星體都是按照某種規律在運轉著,牽引著他們的力,就是引力!而引力的發揮作用,也一定是遵循著某些規律的。」

幽蓮公主介面了,「也就是說,只要我們找到這個規律,就能夠通過合理的算計,最終將這些星體都送入中子星?」

「是的。」北辰宇開口,「引力是由星體彎曲空間產生的,我們可以通過星體間的相互引力,使得它們的軌道改變。甚至於,我們可以釋放出自己能量,將空間壓迫的彎曲!」

一名七色神海提出了疑問,「這樣可以嗎?星體間的引力,有規律嗎?」

幽蓮公主臻首微點,聲音清冷道:「北辰宇的說法,應該是正確的!祖父給我留下的話中,曾經定下一個規則。」

聽到這話,其他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幽蓮公主。幽蓮公主開口道:「祖父說,若我能夠一次出手,就將所有的星辰沒入中子星,那就會賜予我全部的化神果。如果有兩次,就要減少一些,三次的話就會更少。」

「化神果有著十枚,也就是說,我們有著十次機會。」幽蓮公主開口道。

北辰宇疑惑道:「不知道這多少次,是按照什麼計算的?」

幽蓮公主開口解釋,「每當有星辰沒入中子星,便算作一次。在此期間不得出手。星辰有一百多顆,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在十次內將這些星辰全部投入中子星。」

北辰宇點點頭,他仍舊有些不明白,不過等到一會兒搬運星辰的時候,就會明白了。

接下來,眾人開始了參悟星辰運轉規則。隨著修為的增強,運算速度也會飛速增加,不然的話根本適應不了身體。


北辰宇發現,距離星體越遠,引力越弱,反之越強。第一步要推算的,便是距離與引力的關係。

其他人也在進行著這項任務,很快的,北辰宇便起身,向著一顆行星靠了過去。

這顆行星的直徑有著兩萬里左右,北辰宇來到行星之外百萬里,在這個距離上,可以把行星看做一個點。漂浮在這裡,他細細感受著行星對自己的拉扯力。

細細的感受著,良久之後,北辰宇身形再動,來到了行星二百萬里處。由於這裡的星體太過密集,北辰宇必須摒棄其他星辰的引力,只感受著那顆行星。

等到得到了這裡的信息,北辰宇又身形暴退,來到千萬里之外。到了這個距離,其他星體的干擾已經相當嚴重了,但是依仗著靈敏的神念,北辰宇依舊能夠感受到。

又過了很久,北辰宇得出了這裡的撕扯力大小。回到了眾人匯聚的地方,北辰宇開始推演結論。

「假設撕扯力的大小單位為『單位』,如果把一百萬里處的撕扯力看作是一萬『單位』,那麼二百萬里處的撕扯力就是兩千五百『單位』,一千萬里處的撕扯力更是降到了一百『單位』。」

北辰宇默默推演著,他感到,憑藉自己推演出來的這些自然規律,或許是另外一條永生路!只不過,現在的北辰宇卻是無瑕去思考這些,而是繼續尋找著規律。

虛空之中很是寂靜,每一名生靈都在拚命的推演著,尋找著引力的規律。

遠處的星辰旋轉著,蘊含著壯闊的美感,等待著這些鬼族的動作。

不知道過了多久,北辰宇的腦海中終於靈光乍現。

「是了!就是這樣!把行星看做一個點,一百萬里處和一千萬里處,距離相差著十倍,而引力相差著百倍!一百萬里和二百萬里,距離相差兩倍,引力相差四倍!」

「一百萬里和一千萬里相差的距離為十倍,十倍乘以它的本身,也就是引力的百倍相差。一百萬里和二百萬里相差兩倍,兩倍與它本身相乘,就是引力的四倍相差!」

「哈哈哈……」北辰宇終於笑了出來,真空無法傳遞聲音,但是北辰宇的聲音是藉助能量傳遞的,以能量為介質。

「出來結論了?」幽蓮公主聽懂北辰宇的笑聲,將腦袋轉了過來。

北辰宇點點頭,「『引力』與『距離乘以距離』呈現出相反比例的關係!你們可以去試試。」

這些生靈們都是心中一動,然後各自尋找著星辰試驗去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他們都回到了這裡,臉上都帶著喜色。鬼王甚至很高興的開口了,「如果這樣能夠推導出萬物之間的規律,未嘗不是一條永生之路!」

聽到這話,幽蓮公主神色一動,「我想起來了!我在一本古籍上看過,萬古之前,有生靈走過這條路!」

北辰宇心中泛起好奇,將目光投向了幽蓮公主。不僅僅是北辰宇,其他鬼族也很有興趣的看向了她。

幽蓮公主清冷的聲音響起,「這一條路有一個很奇怪的名字『科技之路』,開闢這條路的生靈赫赫有名,便是創立靈界的那位存在。我也是在祖父的珍藏中看到的,零零星星罷了。」

隨著幽蓮公主的漸漸講解,北辰宇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千萬年之前,那位女聖提出了一條永生路『科技之路』。

這條路,便是尋找天地間最本質的規律,以此為理論基礎,可以製造出很多強大的武器;改善生靈的體質;可以製造橫渡虛空的戰船……


在這條路的發展中,女聖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奠基作用。事實上,這條路並沒有在生靈之中推廣開來,只是在聖域以上的強者中做過試驗。

剛開始,這條路創造出來的物品很弱,但是隨著發展,便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強大物品。發展的初期,女聖提出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名詞,還給出了許許多多的基本公式。

可惜的是,這條路終究是失敗了。當這條路發展到極致的時候,生靈們甚至操控著質量龐大的黑洞作為武器,威能絕對不弱於那些主宰、至尊乃至聖位。

從最開始的『槍』、『炮』這種奇怪而又弱小的武器,發展到後來的『中子戰星』、『黑洞武器』,用去了將近一億年的時間。但是,這條路還是失敗了,沒有能夠成就永恆真聖。

現在的科技文明,也只有少量存在於唯一真界,為抵抗魔物貢獻者自己的力量。

幽蓮公主還講述了許許多多那些奇怪的名詞,那些名詞用來形容眼前的這些規律,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可惜的是,幽蓮公主當時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就沒有記下什麼具體的名為『公式』的東西。

只不過,根據幽蓮公主提供的一些零星記得的資料,北辰宇們還是很快的推導出了許許多多的名為『物理規律』的東西。

據說還有著其他的諸如『化學』『生物』的大類,但是對現在的情況作用不大,也就沒有多涉及,只是稍稍做了了解。

畢竟是上位的強者和王者,計算力比之普通人強出了太多。眾人合力推演之下,到了最後,什麼名字奇怪的猶如『力學三定律』,『相對論』之類的東西,都被找了出來。

其實推演這些很費力,北辰宇等人都是每個人都有成就。到了最後,大家每個人都掌握著一部分知識。

將這些知識錄入玉簡,北辰宇等人把所有的知識綜合了起來,然後分發給每一個人。隨後,大家便開始了學習裡面的東西,爭取早日掌握熟練。

不得不說,這些東西很神奇。北辰宇對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將玉簡中的東西學習完后,看到還有實力弱些的人沒學完,北辰宇便開始了尋找神海粒子間的規律。

漸漸地,北辰宇根據幽蓮公主所記下的小部分資料,竟然發現了一些神海粒子的規律。不僅如此,他還知道了構成身體的小生靈叫做『細胞』,又把這些細胞細細觀看了許多。

做完這一切,北辰宇睜開了眼,雙目中滿是震撼。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世界換一個角度看,竟然有著這麼奇妙的事情發生!

此時的北辰宇,對於神海的認識更為深刻,心境也有著隱隱的觸動。這一切,都會在今後轉化為突破時候的積累。 “啊!…”挑戰者大吼,全身力量噴涌,居然真的被他抵住了。

雙手揮動靈力上託,生生將石塔抵住,大有力舉萬斤之勢。但他心中卻震驚,石塔一壓,至少有三萬斤力道,尋常先天武者根本無法承受,會被震得吐血,壓得骨碎。

“第二息!”土將傾吐,食指一點,石塔下降三寸。


挑戰者神色一變,石塔下降三寸,但其上蘊含的力道卻是增加了足足三千斤,一寸千斤,這讓他驚駭!

三萬三千斤之重,挑戰者抵住,銅眼瞪圓,手臂青筋鼓起,承受了極大壓力。

“第三息!”土將又是一指,石塔再次下降三寸,又是三千斤力道加身,壓得挑戰者喘息不止。

土將平緩有節奏的開口,石塔寸寸下降,壓力層層攀升,直至挑戰者雙掌抵住石塔塔底。

此時的他已經達到極限,面紅耳赤,氣喘如鬥牛,全身肌肉隆鼓,條條青筋如扎龍。不過他還在堅持,在低吼,嘴角已經流下血跡!

看着汗流浹背、極力反抗的挑戰者,土將只是平靜吐出“第二十七息。”

這次只下降一寸,力道加持千斤,但挑戰者卻難以抵擋,雙膝直接彎曲,強硬支撐不讓自己跪下!

第三十四息…

挑戰者被壓塌,兩條手臂艱難抵住石塔,雙膝已經跪下,皮膚被擠裂,有鮮血流淌,雙眼露出瘋狂,如同迷失自我一般。

第三十九息…

土將改指爲掌,掌心向下一壓!

“啊…”石塔直接鎮壓,挑戰者被完全鎮壓,全身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絲毫,鮮血留下,讓人膽寒。

“可放棄?”土將開口,這已是他第三次詢問。

那人狀若瘋狂,神色痛苦,但同樣不甘嘶吼“繼續!”

這樣的場面讓人沉默,這人的膽氣讓人佩服,就算土將也是如此,但他不會放水,若是一直下去,石塔會將此人碾碎。

“灰袍人太強了,先天二重天巔峯精英武者,他只凝聚一座石塔就足以碾壓!”

衆人搖頭感嘆,挑戰者是誰,大部分人都不認識,但這份堅韌之心,讓他們不得不豎起拇指,心中佩服。換做是他們,絕對不可能達到這一步!

第四十息…喀喀喀!

土將手掌下壓,石塔下降一寸,衆人可以清晰聽到骨頭被碾壓的聲音,塔底流出的鮮血更多,這讓許多人臉色變得難看,心中有所不適。

他們雖是精英,但說到底也都是一些沒經歷過殺戮的家族公子,如此血腥的場面沒有見過,心中不適很正常。再加上心中佩服挑戰者,這個不適也就更加明顯!

“放棄吧,再繼續下去你會死的!”

超過四十五息時有人開口勸解,心中又不忍,他們看着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的土將,知道若是繼續強撐,此人多半隕落。

第四十八息…

土將靜靜開口,挑戰者痛苦嘶吼出最後一聲,隨後一切都變得平靜,只有石塔碾壓身體的聲音。

此人未死,土將還能感受到其微弱生機,但已經昏迷,所以…挑戰繼續!

“啊!”第四十九息時那人又被痛苦刺激甦醒,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半廢,就算最終熬過也不知能否恢復。

這不經讓人思索,做到這一步值嗎?就算最終得到丹藥,但自己已經成了廢物,還有什麼用處!

“還有一息!再來吧…”那人仰頭嘶吼,目中露出瘋狂。

第五十息…

土將揮手散去石塔,挑戰者此時已經變成一個血人,躺在地上如同屍體一動不動。

“土將,你最後兩息留情了呀!”葉銘開口,挑戰者未死,但也只有一口氣了,意識多半已經昏黑了。

但這已經是幸運了,葉銘能看出最後兩息土將留手了,一息只加了一絲力道。若不是如此,此時躺在地上的就不是血人了…多半已經變成了一灘肉泥!

“請少爺責罰!”土將抱拳慚愧請罪,最後的確是他手軟了,這是身體的本能,他無法狠下心去滅殺挑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