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弄完了這一切,鄒小北整個人都已經是滿頭大汗。

看着面前還在一旁發愣的衆人,鄒小北不由撇了撇嘴道。

“說讓你們平時多讀點書不聽,現在知道學習化學和生物的重要性了嗎?

知道我爲什麼要倒酸奶進去嗎?其實就是將酸奶當成酵母放進去充當發酵劑用!

當然,買酵母的話其實更划算,但是我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就暫時拿酸奶過來頂替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這種發酵過後的酸奶雖然不是特別的粘稠,但是味道應該還算不錯。

喝起來的話……有點像哇哈哈的味道!剛剛那麼多東西你們算算成本,絕對沒有超過20,大概能做55杯的樣子。

平均下來,一杯酸奶連帶杯子的成本大概在五毛錢,你們說,我的酸奶賺還是不賺?!”

“嘶……北哥你實在是太牛批了!”

“這個……我們真的是同一個老師教的嗎?”

“霧草!原來酸奶這麼簡單就能做成的嗎?”

“漲知識了啊!可以可以!回去我也試試!”

“一杯五毛我們賣三元,這……雖然比奶茶貴點但是也不錯哦!”

“果然,知識改變命運,今天總算是深刻了解到了!北哥牛批!”

聽着面前鄒小北講的知識,雖然大家都不是十分的明白。

但是大家卻知道,鄒小北又讓奶粉變成酸奶的能力!

看着恆溫機裏的水桶,此刻所有人都不由變得溫柔了起來。

這可是他們的搖錢樹!現在,大家就在祈禱,面前的恆溫機裏,真的能夠出現酸奶了!

這東西可不想奶茶,可是需要技術含量的!想必,憑劉強的那小腦呆瓜,估計是想破了頭都模仿不來吧?

而且這還只是酸奶!鄒小北還買了雙皮奶粉沒有用呢! 龍浩宇回到h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了。吳衛親自接的機。

回到戰龍健身館,這裏清冷無比,已經關門歇業了,龍浩宇一路來到辦公室,影殺的所有高層都在。

“老大——。”

衆人異口同聲叫道。

龍浩宇面無表情道:“坐。”

衆人聽罷不敢廢話,相互看看,全都臉色沉重的坐了下來。


龍浩宇坐下後看眼衆人,點點頭,最後落在血影身上,道:“看來你成功了。”

“唰——。”

血影聽罷身體一動,瞬間出現在龍浩宇面前,恭敬道:“幸不辱命。”

“嗯,不錯。”龍浩宇滿意的點點頭,道:“早該如此了。說吧。”

聽到龍浩宇問起,血影臉色沉重道:“老大,龍噬特戰隊,全軍覆沒了。”說完,血影低下了腦袋。

龍浩宇聽罷眼睛瞬間虛眯起來,眼中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不過一閃而過,後問:“聖堂呢?”

血影知道他問的什麼,道:“聖堂也是元氣大傷,聖手全軍覆沒,正因爲如此,顧雄才不惜一切代價的滅了龍噬,而且聖桀也打殘了,聖姬未見。”

“唉!兩敗俱傷啊!”龍浩宇嘆息道。

“龍哥……。”血影看着龍浩宇有些欲言又止。

龍浩宇奇怪的看眼血影,道:“什麼時候你也變得吞吞吐吐了,說。”

血影猶豫了一下,一狠心道:“我見到了顧小穎。”

“砰,你說什麼?”

龍浩宇聽罷拍案而起,難以置信的看向血影。

“她現在在聖堂總部。”血影道:“這是龍噬最後傳回的消息,義父讓你伺機而動。”

“唉!”龍浩宇嘆息一聲,轉頭看向窗外,心中五味雜陳,說不清是個什麼感覺。衆人見狀紛紛識趣的退了出去。

翌日,龍浩宇還在熟睡中,便被一陣短信鈴聲吵醒了,他昨晚因爲顧小穎的事,一宿都沒有睡好,直到早上才睡着。

眉頭微皺的拿過手機,心裏暗罵要是不是重要的事,自己非拍死他不可。想着,龍浩宇打開短信看了一眼。

“嗯?——”

看了一眼短信,龍浩宇眼睛瞬間睜大,接着騰的坐了起來,頓時睡意全無,接着胡亂的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短信是歐陽華髮來的,只有短短一句話。“家裏出事了,速來。”

歐陽家確實出事了。清晨歐陽靜雷要去上班的時候,家裏突然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狼狽的柳巖鬆,還有童仁杰,霍克三人。

他們進門後快速的挾持了歐陽華與慕容白,然後讓歐陽靜雷快去準備十億現金,幫助他們跑路,並且威脅他要敢報警,就殺了他的兒子和老婆。

歐陽靜雷無奈只能聽他的,可是十個億那能一時籌集,所以歐陽靜雷讓他們寬限三天,柳巖鬆擔心遲則生變,所以只給他一天時間。

而歐陽靜雷去籌集錢的時候,柳巖鬆三人輪流替換着去洗了個澡,歐陽華趁他們不注意纔給龍浩宇發l個短信。洗完澡柳巖鬆在冰箱翻了起來,他們都餓壞了,逮住什麼都吃,很是狼狽不堪,一點都沒有上位者的模樣。

焦急的等待中,一上午的時間悄然流逝。中午的時候,歐陽靜雷火急火燎的回來了,他擔心家人出事,所以只是籌集了一半便趕了回來,剩下的交給自己的祕書去籌集了。

“怎麼樣?錢帶來了嗎?”柳巖鬆見歐陽靜雷回來,着急的問道。

歐陽靜雷看眼沙發上畏懼着抱成一團的歐陽華和慕容白,沒什麼事,這才放心下來,道: “只是籌了一半,剩下的我交給祕書了,明天一定籌夠。”說着將手中的箱子交給柳巖鬆,快速跑到沙發去安慰妻子了。

“啪——。”

柳巖鬆打開箱子,看眼裏面擺放的整整齊齊,花花綠綠人的民幣,眼睛頓時一亮,然後快速合上箱子。來到歐陽靜雷對面坐下,看向歐陽靜雷道:“歐陽兄,你別怪我,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歐陽靜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悅道:“只要你以後別再來打擾我們,我就燒高香了。”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幫我度過難關,以後我不會再來打擾你們,這錢就當是你報答東閣多年對你的照顧。” 柳巖鬆信誓旦旦道。

“希望你能說話算話。”歐陽靜雷道,說完不在理他。

“砰——。”

正說着,突然房門砰的一聲被人從門外推開了,一臉焦急的龍浩宇衝了進來。


“浩宇——。”

全息網遊之女將 龍浩宇——。”

看到龍浩宇,房裏的衆人全是一驚,柳巖鬆三人更是嚇得嗖得就站了起來,同時拿出手槍指向他。

看到龍浩宇慕容白轉頭看向歐陽靜雷,滿臉的焦急之色。歐陽靜雷也着急,他沒想到在這危急時刻,龍浩宇竟然會突然回來。不過他畢竟是有城府的人,很快反應了過來,安撫的拍拍慕容白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後奇怪的看向嚇得要死的柳巖鬆三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所以他決定靜觀其變。

“龍浩宇,想不到你竟然能追到這裏?真是厲害啊!”柳巖鬆恨的咬牙切齒道,說着還向外看看,有沒有人跟來。

霍克二人也是滿臉警惕的看着龍浩宇,童仁杰道:“龍浩宇,我們都這樣了,你幹嘛還要趕盡殺絕呢?我只求你能放了我,錢我不要了。”

這什麼意思?

歐陽家的三人都看呆了,這怎麼回事,看柳巖鬆三人的架勢,好像很怕龍浩宇的樣子。慕容白見狀也非常識趣的沒有說話。


一胎二寶:億萬首席愛妻入骨 ,那就是歐陽華,他可是見過龍浩宇的身手,當晚那麼多人,半分鐘就給解決了,這三人自然也不例外,當下激動的吼道:“龍大哥,快殺了他們。”

“唰——。”

他這一開口,所有人全都看向他,龍浩宇和歐陽靜雷暗罵他糊塗,全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大哥?——”

柳巖鬆疑惑的看眼歐陽華,他反應更快,聽罷當即把槍指向歐陽華。

歐陽靜雷見狀焦急道:“柳兄,別傷我兒。”

他不說話柳巖鬆還不氣,他一開口,柳巖鬆頓時怒火中燒,轉頭看向他,怒道:“好啊,歐陽靜雷,虧我把你當成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早就私下串通楚門害我,現在還想我手下留情。”

Www ●Tтká n ●c○

“楚門?我沒有啊?”歐陽靜雷極力辯解?

這時童仁杰大步來到歐陽靜雷身邊,擡槍指着他的腦袋,憤怒道:“你還狡辯,要不是你通風報信,楚門門主怎麼知道我們在這?我就說嘛,我們一路小心翼翼,他龍浩宇怎麼可能這麼快找到我們,原來是你。”

“楚門門主?你是說他?”慕容白指着龍浩宇驚訝問。 “叮”!

伴隨着恆溫機的聲音響起。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等了足足六個小時的時間,酸奶可算是發酵完了。

若是真的成功了的話,那麼大家可就又找了一條發財的門路!

而且鄒小北買的恆溫機很大,一次至少可以做四桶酸奶。

若是真的成功的話,那麼以後每天早中晚就能夠有720杯酸奶可賣!

這麼“划算”的酸奶,想必是個很都會知道該如何選擇!

最最最重要的是,鄒小北沒有選擇降價!

若是此次競爭結束,劉強那邊冒然降價的話,勢必會引起其他學生的不滿。


就算西餐廳最後輸給了東餐廳,鄒小北依然能夠保證自家這邊的利潤不會降低。

畢竟。

兩家靠的近就是門對門的關係。

大不了……學生們買完他家的奶茶再去東食堂吃飯唄。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了!

“啪”的一聲!

鄒小北直接打開了面前的恆溫機。

頓時,一股不算濃郁地奶味飄進了衆人的鼻息之中。

牛奶味中,還帶着淡淡的酸味以及果香。

清爽的問道頓時讓大家眼前一亮!

拿起勺子微微攪拌了一下後。

頓時,最頂上的那層酸奶皮就被鄒小北個扯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