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比比銘看了床上的她,將自己的外衣也是脫下,將其疊好放到比比東外衣的一旁,隨後也是打開被子,鑽了進去。

而睡在床上的比比東突然感覺自己被誰從背後抱住,淡淡的酒香鑽入鼻中,讓人陶醉,頓了一下,轉過身來,發現比比銘那雙酒紅色的眼睛也看着自己,不由得淺笑了一下,也反手將比比銘輕輕的抱住,將鼻尖湊在他的銀色髮絲旁,緩緩的睡去。

……………………………………

第二天早上,訓練場。

當比比銘慢慢的來到了昨天的那片空地時,遠遠的看見胡列娜三人早早的便來到了場上等待着,便走向前去。

胡列娜好像看見了比比銘,向他揮着手,臉上帶着抹不去的興奮。

就在比比銘走到他們面前時,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當看清他的面貌時,都彎腰尊敬的道了一聲好。

「菊長老好!」

「嗯!」

向他們點了點頭,又看見了他們旁邊比比銘,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奇怪,淡淡的說道。

「本次由我負責帶領你們去獲取魂環,而目的地就是星斗大森林,小銘你也一起跟着嗎?」

聽見月關的疑問,比比銘停了一下喝酒的手,看着他點了點頭。

頓時更疑惑了。

這時,一旁的胡列娜沖了過來,抱住喝酒中的比比銘,有些興奮是說道。

「對呢,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求老師答應的呢。」

如此,月關的臉上才出現一絲瞭然之色。

『難怪教皇陛下又讓小銘出去了。「

隨後轉過身,向城門出發,還向他們說道。

「走吧。」

胡列娜連忙拉着比比銘跟了上去,而焱和邪月對視一眼,不禁都有些苦笑,然後將地上的大小包背起後跟在他們身後。

而比比東在遠處的教皇殿的門口,靜靜的看着他們離去的背景,也不知道是看他們還是在看某一個人。

而被胡列娜拉着的比比銘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喝酒時眼睛向後看了一眼,看見了靜靜站在那輝煌大殿上的人影,但不知道為什麼,酒紅色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無人察覺的悲傷,就像平靜的湖面,透徹的水中一閃而過的黑影。

比比東卻瞬間捕捉到了,那一刻一閃而過的悲傷,比比銘透徹眼睛中的情緒在他的眼中就如黑夜中的燈光一般明顯,但,她看不明白,此時的比比東有些敏感,這是比比東第一次從比比銘的眼中讀出這種情緒,一瞬間思緒萬千,有些迷茫。

月關帶着他們來到了一家租馬車的店前。

月關走向一旁的店長,與他講著要去的城市。

比比銘來到了一隻馬形魂獸的面前,其毛髮淡藍,光麗,眼神內斂精光。酒紅色的眼睛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它,而它將頭靠近比比銘的身上嗅了嗅,向他低下了頭,表示的十分溫順,見此,比比銘拍了拍它的頭。

一旁的月關見此,看向了老闆,淡淡的說道:「就這輛車和剛才那輛了。」

而老闆見此,瞬間笑道。

「這隻魂獸叫藍雲駒,可是我們這最好的魂獸之一了,所以價錢有點貴,您看……」

說着,還向月關搓了搓大拇指。

斜着眼睛看

了他一眼,丟了一袋金魂幣給他。

聽着其中叮噹作響的響聲,臉上的笑容也是更盛了一分。

連忙去安排人將兩輛車牽出。

最終月關決定,胡列娜,比比銘,他坐一輛馬車,焱和邪月還有一些物品做另一輛馬車上。

對此,焱和邪月對視苦笑了一下,也沒說什麼,將東西扔上了車后也坐了上去,前面的車旁,比比銘在上車時又拍了拍藍雲駒的頭,而它也溫順的在比比銘的手上蹭了蹭,輕輕的鳴叫了一聲,顯得十分享受。

胡列娜見狀也走向前去好奇的摸了摸它的毛髮,但是藍雲駒。雖然沒有抗拒她,但對她也沒有什麼示好之以,只是單純的對比比銘示好著。

對此胡列娜不但沒有不開心反而還有些驕傲的向比比銘說道

「還是我家小銘比較受歡迎。」

對此,月關在一旁笑了笑,向還在玩的兩人催促道。

「小銘,趕緊上車把,還有娜娜,你也是。」

聽見月關的催促,比比銘也放下右手,喝了一口酒,便走上了馬車,胡列娜也感覺跟着上去,坐在了比比銘的邊上,比比銘默默的喝着酒,對此,月關也沒說什麼,上了車。

緩緩的,兩輛馬車走出了武魂城的大門,向星斗大森林出發!

比比東靜靜的站在武魂殿的門口,看着天際,腦海在比比銘眼中的那一抹哀傷久久回蕩著,她有些不明白。

………………………………………….

新人作家,求推薦,求收藏,月票不敢奢求

嘛,昨天出現了一點點小小的意外。 葉天嚇得連忙一把捂住徐昭盈的嘴,生怕她一激動說出不該說的,對徐大海無奈的道:「看來我有必要解釋一下,你女兒不知道抽什麼風,非要和我滴血認親,結果兩滴血融合在一起,就認定我們是兄妹。」

說到這葉天滿頭黑線的對徐昭盈道:「你難倒不知道已經改革開放了嗎?不知道我大華夏已經能夠探月球背面了嗎?滴血認親只要血型一樣,你和誰能是兄妹……」

說着,鬆開捂住徐昭盈的手:「你是什麼血型?」

「AB型血。」

「醫學常識有嗎?你是萬能受型血,你出去隨便找個學生試試,百分之百你們兩人的血也能融合。」

「這……這好像也對……」

「好像個屁,要不然咱們去醫院做個DNA?醫院隨便你選,我同父異母的妹妹,認清現實吧,咱大清亡了!」

徐大海聽到兩人的談話,也知道是徐昭盈誤會了,不禁搖頭苦笑。

「小盈你就別胡鬧了,葉天只是我們家的遠房親戚,並不是我的私生子,記得今後你想要出去,必須要有小天跟着。」

「不行,我不讓他跟着!」

「這件事沒得商量!」

徐大海表情堅決的說完,轉身離開辦公室。

徐昭盈把目光看向葉天,葉天連忙無奈的攤手:「沒招,你爸讓我跟着你的。」

「我…我…我要去洗手間你也跟着?還不快出去上班,小心我扣光你的工資。」

葉天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湊近徐昭盈:「你給我解釋解釋,德骨什麼意思唄。」

「滾!滾!滾!」

聽到這話徐昭盈氣就不打一處來,抓起桌上的教育雜誌狠狠砸了過去。

葉天一低頭,雜誌飛過頭頂,朝向門口砸去。

「誒呀我去!」

正好門開,一名三十左右歲,衣衫華麗,面黃肌瘦,一看便是酒色過度的男子,手裏捧著一大束玫瑰走進來,雜誌正好砸中男子的腦袋。

「怎麼不想看到的人今天都齊聚,真是倒霉透了。」

徐昭盈嘟囔一聲,強擠出一絲微笑道:「王世兄真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沒關係,打是親罵是愛,小盈妹妹打的越狠,松哥哥我越高興。」

男子將手裏的玫瑰遞給徐昭盈:「市中心那家『竹林雅齋』你不是一直想去嗎?我已經預約好了位置,今晚一起去吃好不好。」

「不用了,我最近減肥,另外王世兄,請你稱呼我世妹,或者全名徐昭盈,徐校長都可以,別叫我小盈妹妹,我們並不是很熟。」

怒意在男子眼中一閃而過,不能對徐昭盈發作,只能看向坐在辦公桌上的葉天,指桑罵槐,發泄的怒斥道。

「你是個什麼東西,還有沒有點規矩,一個小小保安竟然坐在辦公桌上,馬上滾下來然後捲鋪蓋走人,你被開除了。」

「你誰?就要開除我?」

「我是誰你都不知道,新來的沒培訓嗎?老子是董事會王雲海的獨子,王鶴松。」

「雲鶴九霄?你全家德雲社的嗎?」

葉天跳下辦公桌,連忙對王鶴松拱手:「原來是犢子大駕光臨,失禮失禮,不知道您是滾犢子,還是癟犢子,或者是王八犢子?」

「你個小保安敢罵我,看我不把你腿打斷!」

王鶴松激動的剛要動手,便被徐昭盈攔下。

「夠了,王鶴松你是王叔叔的兒子不假,但你在學校沒有一點職務,你來學校我雙手歡迎,但請你收起在外面的那套紈絝大少摸樣,這裏是學校不要給學生帶來惡劣的影響,而且,你也沒有任何權利開除學校的員工,請你出去,否則我就叫保安了。」

「保安來了。」

葉天上前一把摟住徐昭盈的腰身,對王鶴松得意的道:「聽見沒有,我老婆讓你出去呢,難倒你逼我把你丟出去?」

王鶴淞目瞪口呆的指著葉天的手:「你…你說什麼?老婆?不可能,她…她怎麼會與你這種小保安交往。」

「保安怎麼了?我在歐洲有大片江山,為了我老婆不要了,甘願隱居都市做一個小保安,這叫王者霸氣,你懂個鳥蛋。」

葉天說完,毫不客氣的扭頭親在徐昭盈那白皙粉嫩,吹彈可破的俏臉上。

「這回信了?」

「你…你到底是誰,不可能,徐昭盈什麼時候交往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你的理解能力可真不行,不是告訴你她是我老婆,我是她男人,古時候叫丈夫、相公,先生戲劇中叫官人,文雅一點叫達令,通俗點孩他爹……」

徐昭盈此時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葉天,一副冰山樣子,對王鶴松道:「他是新來的保安,並不是我男朋友。」

「這咋提上秋褲就不認賬了,昨晚你可是老公,親愛的,達令類似這些稱呼叫的可歡快了。」

啪嗒~

王鶴鬆手中玫瑰花掉落在地上:「昨晚?你…你們幹了什麼……」

徐昭盈瞪了葉天一眼,對王鶴松解釋道:「那個我和他什麼事都沒有,他是開玩笑的,你別出去亂傳影響不好。」

「啥就開玩笑?我不怕告訴你,昨晚我可錄像了!」

說着葉天拿出手機,在徐昭盈眼前晃了晃。

「葉天,你無恥。」

原本還裝腔作勢,沉着冷靜的徐昭盈,頓時就像受到驚嚇的貓,手腳齊用,慌不擇路的去搶奪葉天的手機。

「嗯~你是誰?我老公呢……」

葉天點開播放,響起一陣女子的聲音,但也只有一句,便馬上被他按下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