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孫雨辰再三叮囑陳長壽的話。

南宮天見陳長壽婉言拒絕,也就沒再說些啥,只是靜靜的坐在座位上,眯着眼觀看着舞臺上的節目。

當節目結束之後,拍賣會正式開始,無數藏品被拿了出來。 其實這次的拍賣會屬於拍賣,南宮天在剛開始 登臺,拿這些藏品的百分之二十,全部捐獻給偏遠山區的貧困家庭。

他的這個舉動讓在場的人紛紛鼓掌。

開始不久之後,拍賣的價格便一路走高,大多數是一些貴重的物件。

至於這些東西,則都被那些土豪全部拿下。

時間進行了將近一個多小時,臺上的美女服務員忽然將一件神祕藏品推了出來,然後將上面蓋着的紅布輕輕拿下。

“這把古劍被當初的吳國越王使用過。”

服務員直接如此一開口,引的在場多數人產生興趣,他們都對這把青銅長劍蠢蠢欲動。

“這把青銅劍已經鑑定,已經確定就是兩千年以前的物品,至於起拍的價格爲兩億元整。”

陳長壽原本都迷糊的打起了瞌睡,但是將古劍的模樣,用投影儀放出來後,不由的也讓他產生了些許興趣。

只不過在看到價錢後,他立刻搖搖頭又斷了這個念頭,畢竟這個價格已經純屬虛高,況且自己口袋裏也沒那麼多錢。

三尺長的青銅劍看起來格外帥氣,場內有幾個人激動的搓了搓手,看樣子對拿下這個東西勢在必得。

“我出兩億五千萬!”

“我出兩億八千萬!”

“三億五千萬!”

這羣人越往後越瘋狂,一直到某人喊下價格後,拍賣師的錘子才終於落下。

“三億五千萬成交!”

如此激烈的場面陳長壽毫無興趣,這種青銅劍雖然喜歡,但這個價格就算賣掉濟世堂,也根本湊不齊這個價格。

拍賣會再次低迷起來,後面賣的都是一些玉器,也就定在了百萬到千萬之間。

“呼…”

陳長壽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陳先生是不是覺得無聊?”

南宮天笑呵呵的問道。

“有一點吧…”

陳長壽如實回答。

“陳先生等到了現在,我這就透露一下,”南宮天忽然嘴角上揚,“接下來的東西,你一定會非常喜歡!”

“是麼?”

陳長壽眨眨眼。


要知道現在早已經到了陳晨,大多數人都偷偷離開了拍賣大廳,整個大廳裏現在也就只剩下百十號人。

“這是是一件黑色鏤空衣服,”表情淡定的開口說道,“這件衣服是某位櫻國明星私人專屬,起拍價格爲五千元!”

“我去…”

陳長壽聽聞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至於在場的其他人,則連忙劇烈咳嗽了幾下,然後起身就離開了現場。

畢竟,沒多少人會花錢去買,當然是趕緊離開此地比較好。


“我說南宮兄弟,下面這件藏品,你的口味也…”

陳長壽的話還沒有說完,拍賣師那邊卻再次開口,並且將面前的藏品展示了出來。

“這個藏品是一件紅晶石,據說它的內部蘊含着無盡能量,起拍價格爲五億元整,五千萬加價起拍!”

什麼?

陳長壽一下子有點發懵。

他發現原本的拍賣師竟然已經下來,取而代之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藏品也從衣服變成了紅色的石頭。

“好奇怪…”

大廳裏剩下的幾個人看到這塊紅色石頭開始低下頭小聲議論,陳長壽則在一瞬間就察覺到了問題,這塊石頭散發出的能量,不簡單。

自己會突然涌現出這種感覺,陳長壽又一時間沒有辦法解釋清楚。

可旁邊的南宮天,卻看的一清二楚。

“陳先生似乎對這個玩意兒挺很中意,我讓他們拿過來吧!”

南宮天指了指臺上的紅晶石。

陳長壽聽聞趕緊搖頭。

“南宮大少你不必破費,這個紅了吧唧的玩意兒,能有啥特別之處呢?”

況且自己還不瞭解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背景,假如一不小心被騙,到時候可就真的是欲哭無淚啊!

可他們不買不代表其他人不買。

就在二人簡單交流之際,拍賣的價格早已飛漲,此時價格已經突破十個億。

“我出十一億!”

“既然這樣我就再加五千萬,”一個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猛地起身,“上官龍你就別和我爭了,我勢在必得!”


“勢在必得?”

上官龍冷哼了一聲。

他根本就沒有將對方放在眼中,要知道自己的背後靠山可是上官家族!

而他之所以會來參加這個拍賣會,目的就是拍賣師面前這個紅顏色的純種晶石。

“我還就不信了,我出十三億,”對方再次加價,“你和我搶沒有資格!”

“你這傢伙就收手吧,有必要沒了命似的和我搶這個?”上官龍繼續冷嘲熱諷,“白飛宇我勸你感覺放棄吧”

他冷笑着說完這句話後,直接將價格提到十五億。

要知道這個石頭內部蘊含着極爲強大的靈氣,誰擁有它就擁有了更大更好的資源,沒準還能夠將自己的家族再次振興。

白飛宇之所以想擁有它,目的同樣和上官龍別無二致,他的想法是重新回到白家,靠這塊晶石還有其他的勢力,將白家再次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上官家和白家在古武界都是數一數二的門派,周圍原本也想跟着插一手的其他家族成員,在得知這兩個年輕人的身份之後,都非常識趣的離開了現場。

畢竟他們都沒有資格和這兩個人爭搶晶石。

“十六億!”

“老子十六億五千萬!”

“十七億有本事你繼續來!”

眼看着兩個人都叫紅了臉,南宮天和陳長壽這邊,看起來卻格外的安靜。

南宮天此時的注意力在陳長壽身上,而他的心裏則涌現出很多疑問,那便是陳長壽這個人是如何出現的。

早在一個月前南宮天就仔細調查了陳長壽的背景,得知對方在學生時代就是個尖子生,並沒有其他特別的過人之處。

而在陳長壽步入社會開始工作後,事情就開始逐漸慢慢發生了轉機。

先是進來人民醫院,後來在和前女友分手後瞬間大放異彩,因此在江陽市結交了好多豪門子弟。

正因爲這樣的奇怪經歷,南宮天有了初步的瞭解,那便是陳長壽這個傢伙,是某個門派的歷練弟子!

然而南宮天也只能抱着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去懷疑陳長壽,至於今天這場由自己親自舉辦的大會,目的就是爲了讓陳長壽露一絲絲底,從而證實自己的猜疑沒有出錯,

可比較失望的是,陳長壽並沒有讓他如願以償,在石頭來的一瞬間雖然驚訝了下,但是在後面聽到價格就直接嚇到了。

“難不成這傢伙就是個普通人?”

南宮天心裏再次嘀咕了一句。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陳長壽這時候雖然在閉目養神,背地裏卻吸收着石頭內部的能量。 其 實陳長壽自己也並不知道能夠這樣去做,但就在上官龍和白飛宇兩個人對峙的時候,腦海中的系統卻忽然響起了提示音。

“叮!”

“宿主發現一枚低等級紅晶石,是否利用天眼吸收內部力量?”

陳長壽一聽當然立馬選擇答應。

果不其然在下一秒後,陳長壽的天眼便發動能力,展臺裏的紅晶石開始微微泛出紅色微光,裏面的能量透過玻璃櫃臺源源不斷的流入陳長壽體內。

與此同時拍賣的價格也已經突破二十五億!

“今天這塊晶石我白飛宇要定了,上官龍你如果再阻止我,別怪我不顧及以前的情面!”


白飛宇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着上官龍的鼻子惡狠狠的罵了一句。

砰!

可就在白飛宇的話音剛落,原本絢麗的現場,一下子就變得漆黑!

南宮天猛地察覺到一股寒意從身後襲來,急忙起身就快步向着寒意襲來的方向衝去。

“是誰?”

“哈哈哈哈,真不費工夫啊!”

現場響起非常奇怪的沙啞聲音。

南宮天趕忙命令莊園裏的下人警戒四周,並同時將莊園的備用供電系統打開,這才讓拍賣會大廳再次亮了起來。

“你給我放下!”

“住手,這是我的!”

上官龍和白飛宇二人同時喊了一句,但伴隨着一陣強大能量在大廳中央涌現,莊園整個電力系統又一次全部癱瘓,紅晶石那邊也響起了玻璃破碎的聲音!

“真是狗膽包天,我南宮天在此放話,誰能夠將闖入者生擒,我就把紅晶石送給你!”

南宮天此時此刻頗爲惱怒,他還是頭次遇到這種意外情況,但從這個闖入者的實力上來看,對方也絕對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畢竟南宮莊園裏的安保能力非常之強,就連一般古武家族的弟子也沒有辦法成功闖入,更不要說可以再拍賣大廳囂張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