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燕翎羽也習慣了,他運轉聖霄星淵訣,靈力瞬間補充完畢,這功法,凌老頭沒有告訴過他是什麼級別的,但是想來應該不低,他用着很滿意。

其實不是凌老頭沒告訴燕翎羽,而是當年他跟朋友想了很多辦法,最終都沒能解決聖霄星淵訣鍊氣不精純的缺點,所以最後放棄了這個功法,並沒有給它定位品級。

直到碰上了燕翎羽,他的情況正好適合修鍊聖霄星淵訣,於是凌老頭又把這本廢棄的功法從箱底給翻了出來,送給他練了。

「杜小少爺好像準備用琉光掌。」

「是琉光掌,咱們館長的兩大絕學之一。」

「那燕翎羽連戰兩場靈力消耗挺大的,應該接不住這一掌。」

「哎,闖出來的名聲要被杜小少爺全拿走了。」

不管燕翎羽之前有多驚艷,只要他一敗,所有名聲和榮譽,都會轉移給杜汶和瑞興武館。

琉光掌,杜松兩大絕學之一,另一個是凈心雷,大兒子杜坤在修鍊,琉光掌他傳給了小兒子杜汶。

琉光掌和凈心雷都是玄級中階武技,街邊的小武館,可能連黃級的武技都沒有。 諸省長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因為貝殼灣,他已經被人告得毛飛,不怕再被告。

成敗就在現在,他的去留也在此時,他得用上全部力量。

這樣的力最是有作用的,周圍看熱鬧的群眾也被渲染,跟着拚命鼓掌,營造出一種轟轟烈烈的場景。

站在一旁蘇瀅和秦鋥,相視一笑。

萬事開頭難,有這樣的人氣,今天開業不會差。

看到周圍擠得水泄不通的民眾,諸省長又有些後悔。

本前秦建國提議,請個軍樂隊來,鼓鑼打鼓演奏起來多熱鬧,能吸引不少人呢。

彼時,諸省長抬起一個搪瓷口缸,吹着茶麵,冷聲冷氣的問:「請這樣規模的軍樂隊要多少錢?」

秦建國說了個數,諸省長「啪」的放下口缸,抬腿就朝外走,直接懶得多廢話。

這個秦建國太沒譜,難道不知他為了這個商品城工程花了多少錢,得罪了多少人嗎?還想着朝他身上壓駱駝草!

說來說去,是諸省長對這個商品城也沒什麼信心,完全是一種上了賊船沒法,只能一條道走到黑的心情。

現在不同了,看到這麼多人,再瞅到大棚里擺滿的貨物,諸省長有了底氣就有了信心,突然覺得自己也真是的,已經花了那麼多錢,再花筆請軍樂隊的錢又會怎麼了?

諸省長講完話,幾個穿紅色旗袍的禮儀小姐,端著剪綵的各色用具上前。

當然,禮儀小姐是從各部門臨時挑來的年輕漂亮姑娘,不用花錢。

幾個領導在大門口站一平排,一手扶著大紅彩條,一手拿着剪刀,看着諸省長剪下,他們就跟着剪。

剪綵完畢,一陣熱烈掌聲響起,諸省長在秦建國指引下,帶頭進入貝殼灣商品城一期大棚,後面的人潮水般跟着湧入。

秦建國笑盈盈的招呼著:「省長您朝這邊走,大家隨便看啊,有什麼都可以來跟我說。」

他表面看着熱情又自信,其實心裏一直在打小鼓。

開業前他天天都要跑貝殼灣,不是不了解裏面的實情,不是不被蘇瀅的能力震撼,但再了解再震撼,也敵不過暗流涌動的人心。

秦建國心裏再清楚不過,真正支持他的同事並不多,大多都是看在諸省長面上,明面上說許多讚揚之詞,背地裏說什麼的都有。

他早聽到一些風聲:哼,今天是諸省長硬逼着來,不得不來,現在咱們什麼都不要說,到處都是秦建國耳目,被他聽到只會誇大其詞告到諸省長那,吃虧的只是咱們。

等進到商場里咱們再挑刺:東西不好、東西貴、品種少,雜亂無章售貨員素質低……

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諸省長再想護著秦建國都是拿紙去包火,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棄卒保帥,讓秦建國這個走後門坐火箭上位,搞面子工程,好大喜功的東西滾蛋!

只是活生生的例子讓他們始料未及,商場里到處都是驚喜聲: 書桌上,擺滿了密密麻麻的研究筆記,上面全是謝林親筆寫下的各種心得。

若是有人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些筆記全部都是關於獸化詛咒魔法的研究,比如把人變成五足怪的研究,比如把人變成蛇的研究,再比如狼人受到的詛咒研究。

實驗室角落的地上,堆滿了被解剖得血肉橫飛、原形難辨的五足怪和狼人屍體。這些五足怪的研究樣品是謝林拜託古拉娜姐姐,讓中世紀巫師聯合會和銀矛的精英冒險隊伍到赫布里底群島中的德里亞島上捕捉而來。而那些狼人則是母夜叉和吸血王族為他在翻倒巷捕獵而來。

謝林翻了翻從洛哈特那裡獲得的「人形恢復咒」筆記,裡面除了讓狼人恢復人形的咒語之外,還有關於狼人的起源考據以及關於狼人詛咒的一些推測,這些推測和原理給了謝林不小的啟發。接著,他又翻了翻《禁忌變形》里的獸化變形術,以及《阿巴太爾詛咒篇》里的詛咒魔法。

在幾天前,他就已經成功地以人形恢復咒,把一個完整變身、狂性大發的狼人重新變回人形了。

當然,實驗成功后的狼人也得到了謝林的獎勵——乾淨利落地被幹掉了。這些作為實驗樣品的狼人全是在翻倒巷犯案累累的通緝犯,在謝林看來,成為狼人或許是值得同情的遭遇,但是這不是屈服於現實中對狼人的歧視,選擇走上作姦犯科的罪犯之路的理由。

更何況,當初在羅爾家族倒台的時候,在小狼的安排下,這些狼人原本有機會脫離芬里爾·格雷伯克,轉投謝林的麾下,但是他們沒有好好珍惜那次機會,堅持要跟隨格雷伯克一條路走到黑,那麼抱歉了,謝林不是聖人,他不會再給第二次機會。

「人形恢復咒」的成功,給於謝林的經驗和靈感是十分寶貴的。這讓他在變形術和詛咒類魔法上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他研究人形恢復咒的目的其實並不是為了對付狼人,開玩笑,在上個學期他就已經可以不怎麼費力就把變身狼人的盧平給擺平了,狼人對他來說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威脅。

他之所以花時間去研究,其實是為了把這個魔咒共享給全球巫師界,為魔咒和黑魔法防禦術的改進做出貢獻。在學術界爭取名氣也是他原本就有的計劃,更何況他也答應過古拉娜姐姐要把個人的成就與組織掛鉤,共享發明「人形恢復咒」的成就和名聲無疑可以讓他們之間的利益關係變得更為緊密。

其次,謝林也沒忘記梅林爵士團的好處,謝林在上個學期通過發表守護神咒和快樂咒的組合咒,就已經獲得了梅林爵士團的三級勳章,按照梅林爵士團的章程,那是用來表彰「對知識儲備或娛樂事業做出貢獻」的人物的。

如果這次他再發表人形恢復咒的研究的話,他絕對符合了二級勳章的資格——按照章程那是用來表彰「超凡的成就」的,連續兩年發表兩種可以大幅度改進黑魔法防禦術的魔咒,無疑具備了那個條件。。

這還沒完,一旦他拿到了梅林爵士團二級勳章,莉婭阿姨就有理由在威森加摩動議讓他以候補席資格加入威森加摩,這次他的加入將會是名正言順,即使是鄧布利多也挑不出刺來了。

這些就是他當初研究人形恢復咒的理由,但沒想到的是,與研究成功所附帶的知識和經驗相比,上述好處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謝林從人形恢復咒里找到了改良一個很重要的魔法的靈感。

為了這個所謂的靈感,他還用大量的五足怪和狼人做實驗,務必要研究出他心中理想的一個魔法。

人形恢復咒的成功給於了他信心,讓他選擇踏出研究的下一步。

他走到實驗室的另一個角落,那裡擺放著一個特殊透明圓柱形容器,裡面收放著的是許久沒露面的納吉尼!

謝林把一瓶足有6品脫的淺綠色魔葯倒入容器中,魔葯逐漸填滿了容器底部,一直到把納吉尼的整個蛇軀都浸泡在其中。魔葯甫一接觸到納吉尼的蛇軀,便自動透過它的皮膚吸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漫漫減少。

這瓶特殊煉製的魔葯是謝林從狼毒藥劑上獲得的靈感,特別改良出來的配方,是專門用來逆轉受到詛咒魔法影響而變形的病症。裡面添加了用來克制詛咒之力的獨角獸長角,還有可以逆轉黑暗變形術效果的成熟曼德拉草根。

(註:蛇怪的「石化之眼」本身就是黑暗變形術的一種)

大約過去了十五分鐘,所有魔葯都被納吉尼吸收乾淨。

謝林把納吉尼從容器里取出來,經歷過上個學期開學前謝林在納吉尼身上做過的各種殘酷實驗,即使納吉尼只是一隻沒有了情感的冷血動物,亦對謝林的手段產生了恐懼,此刻的它乖巧地纏繞著謝林的手臂,任由謝林把它拿在手上,一點也沒有原著中那種兇狠噬人的樣子。

謝林把它擺放到實驗台上,把它擺成首尾相連的莫比烏斯圓環狀,然後以魔杖對準它大聲念道:「詛惡盡消!」

掙扎蜷曲的蛇軀上浮動起黑綠色的光芒,一個個古老的詛咒紋痕一一浮現,謝林驚奇地發現這個咒紋和阿斯托利亞身上的咒紋有七八分相似。

納吉尼的皮、肉、骨、血液被一點一點地剝開分離,先前吸收的魔葯此刻在這些部位展露了效果,獨角獸長角特有的聖潔氣息從納吉尼的皮骨血肉散發開來,一時之間實驗室里瀰漫著聖潔的氣息。謝林加大輸出了魔力,在魔力的引導下,蛇軀上的詛咒紋痕被一點一點地消融。

這個時候,納吉尼的靈魂隱隱浮現了出來,那是一團細長的蛇形白霧,上面刻印著一個極度邪惡的「力量」魔符(thurisaz)!

thurisaz代表的是最原始的力量,也稱之為混沌的力量,這種力量本無正邪之分,但是納吉尼的靈魂之上所刻印的這個魔符赤紅如鮮血,腥味撲鼻,血氣滔天,歪歪斜斜的筆畫更是隱隱透出讓人心悸的邪惡。

「這個血的味道……」謝林微微皺起了眉頭,「有意思,這是如尼紋蛇的血……這便是傳說中的戈爾工的詛咒嗎?」

「就是你了!」謝林的嘴角微微揚起,大聲念道:「斬魂裂魄!」

沒錯,就是這個從阿爾曼德二世那裡見識過的魔法,這本來是布萊克家族的秘傳靈魂魔咒之一,專門用來切割和破壞靈魂,不知道是怎麼被阿爾曼德二世學了去的。

謝林想要的不是納吉尼,而是附在它的靈魂上的這個詛咒魔符本體!

一把散發銀白色光芒的鐮刀一舉對著納吉尼的靈魂狠狠地切了下去!納吉尼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嘶鳴,便突然失去了聲息!

謝林毫無憐惜之意,操控著鐮刀把詛咒魔符從靈魂上切割了下來,這個原本用來給靈魂造成傷害的魔咒,硬是被謝林拿來當成了專門切割靈魂的手術刀,把詛咒魔符整個從靈魂上切除,連帶還切掉了不少納吉尼的靈魂,蛇形白霧上被他挖出了一個觸目驚心的空洞。

「阿奎拉,助我!」謝林喊道。

謝林脖子后的印記一熱,阿奎拉即刻幻化而出,卻被眼前慘烈的一幕驚呆了,它目瞪口呆地說道:「你、你在做什麼?」

「沒時間跟你解釋,」在阿奎拉幻化而出的同一時間,謝林的身前突然出現了一本造型古樸的獸皮大書,是傳承自梅林的梅林之書,這本書並不是可以打開來閱讀的那種書本,而是一個施法神器,書里有各種各樣的魔法,其中就有封印用的魔法!

「現在幫我把這個詛咒的魔符封印進這本書里!」謝林急急說道。

阿奎拉發出一聲長長的尖嘯,渾身化作一道彩光,快速地環繞著浮在半空中的詛咒魔符飛行,並一點一點地往梅林之書的方向拉扯。阿奎拉和魔符就這樣緩緩地向著梅林之書移動。

當阿奎拉拖著魔符進入梅林之書的一英尺之內,梅林之書彷彿感應到了什麼,驟然自主對半打開,向上展示著書本最正中的兩頁空白,紙上射出耀眼奪目的白色強光。

詛咒魔符彷彿遇上了天敵,只在一瞬間就被一股無形的吸力給攝入了頁面里,頁面上出現了栩栩如生的赤紅色「力量」魔符,魔符周圍還出現了一個銜尾蛇的圖形把魔符包在中間。實驗室里的邪惡氣息在瞬間消失殆盡。

謝林看著幾乎不成蛇形的納吉尼肉身,猶豫了兩秒,最終冷哼一聲道:「也罷,念你修行不易——啊不,說錯了,念你為我的研究做出貢獻的份上,而且也尚未犯過惡行,就救你一次吧!」

謝林從口袋裡掏出了兩瓶液體,第一瓶是可以活血生肌,幾乎可以從瀕死中救命的鳳凰眼淚,謝林把整瓶液體都淋在了納吉尼身上,只見蛇軀在慢慢生長、重塑,但重塑的過程卻又與原先的形態有所不同。

「是因為沒有了詛咒力量的影響嗎?」謝林饒有興緻地看著這一幕,「既然如此……」謝林舉起了魔杖——

「逆轉變形!」

蛇軀被魔咒射中,頓時大力地掙扎震動了起來。一種沒有形狀和質量,即無處不在又不可觀測的氣息,充斥著整個空間。

焦黑的皮與骨如同被高明的畫匠重新填充,潔白的骨、粉嫩的肉、青紫的血管一個接一個地滋生,很快地漂浮在半空的蛇軀竟轉變成了人形!

謝林看著中間空著一個大洞的靈魂白霧,把第二瓶魔葯的瓶子捏碎,全部撒在靈魂白霧上面。這瓶魔葯靈魂白霧受到滋養,也慢慢地生出新的白霧填補了空洞……

「回到做人的時刻吧。魂體合一!」謝林念出了今天的最後一個咒語,白霧一點一點地融合進入了半空中的人形軀殼裡。

當一切都歸於平靜時,實驗室里多出了一位閉著雙眼的東方女子,她的外貌大約是25歲的樣子,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她的身上還穿著幾十年前在東亞流行的民族服飾,寬袖長裙,扎著的頭髮披散下來。

她的睫毛輕輕顫動,半晌后睜了開來,那是一對純潔到不含任何雜質的眸子,她眨了眨眼,用有些生硬的英語說道:「我是誰?這裡是哪裡?」

7017k 張濤一聲感謝,蘇北只覺得渾身一顫,精神力進入儲物空間,便發現軒轅劍竟是散發淡紅色光芒。

他這陣子多次立功獲得不少宗師認可,可這樣得到的氣運竟還比不上張濤的一句感謝。

看來張濤就算還不是人王,也是華國認可的領袖了。

一句感謝,也是真的代表了華國。

張濤眉頭微皺,似笑非笑地望著蘇北。

「看來你的本源道已經明確了?」

就在剛剛,他竟在蘇北身上察覺到一些熟悉的氣質,難道他也有這般想法,或是他身後人推出他來就是為了這?

蘇北搖搖頭,又點點頭。

「當然,我是天帝,三界之主,我的道,一直很明確!」

張濤險些沒一腳踹出去,還三界之主,天帝真有你這麼中二么?

「對了,正好過來就提前和你們說一聲,年後有隻青年交流賽的隊伍要過來,應該會來京武交流。」

「青年交流賽?」

蘇北目光閃動,意識到什麼,是鎮星城么,他們也要出來了啊。

後方,蘇展原本還插不上話,這一刻聽到和京武相關,也是忍不住問道:「部長,什麼青年交流賽的隊伍,以前都沒聽過啊?」

他目光放在蘇北身上,更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