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隨著江寂塵的搖動,引仙鏡剎那綻放出一道道鏡光,向前掃動。

噗,噗,噗……

沒有任何的徵兆,四周的聖帝境修士,包括周志在內,全部被神秘鏡光橫掃出去。

四重境的聖帝,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當場被轟成血霧,立刻慘死。

其餘的五重至七重的聖帝,都口中吐血,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這一切的變化太快、太突然了,根本讓人無法想到!

或者說,這一幕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在他們的想法中,明明認為江寂塵根本不可能催動引仙鏡。

但是,江寂塵卻隨手的催動了引仙鏡!

「你……」

周志吐出一口血,不可置信地看著江寂塵。

今天,他們本是吃定了江寂塵,但連連的出現了意外。

最可怕的是,現在江寂塵竟然可以打破常規,催動了引仙鏡的力量。

然後,把他傷了!

江寂塵漠然一笑道:「我說一切到此結束,就到此結束!」

說話之間,江寂塵一手抱著季詩詩,一手握著引仙鏡,向前走去。

但凡所阻的敵人,江寂塵催動引仙鏡,統統將他們掃飛。

頂級聖帝下,都抵擋不住江寂塵催動的引仙鏡秘光,雖不致死,但也足可以夠他們喝一壺了。

至少,兩名守鏡奴關鍵時刻,被江寂塵救了下來!

江寂塵雖會仙法,修為境界畢竟太低,能夠催動引仙鏡的力量有限。

但哪怕如此,隨意的把八重聖帝修士掃飛,讓他們吐血,已足可驚撼全場。

此時,洞府之中,周志一眾修士,站在一邊,眼中充滿了恐懼之意。

江寂塵沒有理會眾人,提著引仙鏡,一手抱著季詩詩,帶著兩名守鏡奴,衝出洞府。

「季老,隨我來!」

衝到季老祖的洞府外,江寂塵對季老奴大喊道。

洞中一切,季老奴等人,自然已看到。

他們本在絕望中,此時卻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他們根本不敢相信,江寂塵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復完引仙鏡!

季老奴他們想都不想,都拼起最後一點力量,閃身衝到江寂塵的身後。

然後,被引仙鏡的神秘鏡光籠罩!

神秘鏡光,蘊含著仙道之力,江寂塵極力催動。

一道道攻擊打落下來,都被引仙鏡的神秘鏡光消融掉。

但是,頂級聖帝的攻擊,太過可怕了。

江寂塵只怕受了幾道攻擊,自己的力量就要被耗盡。

畢竟,催動引仙鏡,也需要消耗龐大的力量。

這還是在江寂塵會仙法的基礎下!

不過,江寂塵根本沒有在此逗留,一個閃身,衝上虛空。

「不好,不能讓他逃了。」

「江寂塵,他想把引仙鏡,交給季老祖!」

這個時候,看到江寂塵衝上虛空,周志忽然明悟過來江寂塵真正的目的。

所以,他臉色大變,失聲驚叫道。

聽到周志的話,所有的修士,也都神色一變,同時醒悟過來。

然後,紛紛衝上虛空,要截住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此時神念一動,運轉仙法,引仙鏡驀然放大,浮在空中。

江寂塵一卷眾人,踏上引仙鏡!

「疾!」

下一刻,引仙鏡竟然化作了一道飛行仙器,衝上無盡高空中。

身後,周志一眾聖帝,狂追而來。

但是,再快也快不過引仙鏡的速度!

所以,江寂塵率先出現在無盡高空中。

而此時,在無盡高空中,一場驚世的大戰已進入了尾聲,即將分出勝負成敗。

季老祖被四名至高聖帝圍殺,全身染血!

此時,已到末路!

「季老鬼,最後一擊,該送你上路了!」

周家老祖周若空無疑是最興奮之人。

在這幾人中,他是最想殺掉季老祖的。

「季兄,抱歉了,修道路,本如此!」

楊家老祖淡淡地開口道。

「季豐,看來這條路,我會比走得更遠,因為,我活得比你久!」

盧家老祖也冷笑著道。

只有天帝派來的那名神秘黑衣人,一言不出,只是凝出絕殺攻擊,取季老祖性命。

這一時刻,連季老祖都認為自己到了最後時刻!

一切,都已定局,到此結束了。

「老祖,接鏡!」

然而,一道聲音突然響起,回蕩無盡高空中。

接緊著,一片巨大的神秘鏡子,化成一道仙光,破空而來,出現在季老祖面前。

季老祖根本沒有多想,幾乎是以一種本能之意,握住了引仙鏡。

嗡!

季老祖握住引仙鏡那一瞬間,無盡仙光,從引仙鏡中,綻放出來。

同時,把他與江寂塵等人,一起籠罩其中。

而仙光之下,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人的攻擊,直接消融,傷不到季老祖分毫。

「引仙鏡,竟然修好了?」

「哈哈……妙呀,來得太及時了!」

「一鏡在手,橫掃天下!」

「江寂塵,這次你不僅救了老祖一命,更救了我季家。」

「回頭我要好好感謝你,但在此之前,本祖要清一清帳!」

此時,無盡高空之中,響起了季老祖暢快、張狂的聲音。

(本章完) 這時候,周志一群聖帝才沖入無盡高空之中,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只見季老祖手握引仙鏡,肆意張狂,笑指蒼穹。

周志一眾修士,都紛紛臉色大變!

他們終究是遲了一步,引仙鏡終究落到了季老祖的手中。

「完了!」

「引仙鏡是真正的仙器,以季老祖修為,若是不顧一切,絕對可以催動、爆發出真仙一擊。」

「該死的,都是江寂塵那小子壞事!」

…….

周志一眾修士,神色難看地道。

不止他們,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人,此時也呆愣了一下。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在最後一瞬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逆轉。

本以為吃定了季老祖,結果卻在最後時刻,前功盡棄。

而且,最讓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四人心中一突的是,季老祖手中握著已修復的引仙鏡。

「快,一起出手,要在季老祖催動引仙鏡前,把他擊殺,奪取引仙鏡。」

此時,周老祖驚慌地叫道。

剛才,擊殺季老祖他最極積,此時若讓季老祖催動引仙鏡,恐怕第一個要針對的就是他。

其餘楊、盧兩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人也非常果決,手中出現本命法器,催動、轟殺向江寂塵。

然而,季老祖催動引仙鏡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快,威能更是超出他們的想象。

江寂塵等人,都站在季老身後。

此時,只見季老祖冷喝一聲,手中的引仙鏡瞬間浮起一道道仙紋符,向前飄去。

散發出來的仙道氣息,驚人無比。

江寂塵之前所催動引仙鏡的力量,與之根本沒有可比性。

「果然,修為越是強大,越能催動、發揮出仙器的力量。」

江寂塵心中驚嘆。

也就在他驚嘆之間,一道道仙道符文掃出,所過處,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人四人的攻擊,紛紛破滅。

噗,噗,噗……

反而,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紛紛被轟飛,口中狂**血。

而季老祖根本沒有停手之意,繼續催動引仙鏡,不斷地轟擊。

只是數十息之間,幾乎就把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還有神秘黑衣人四人打殘,傷得比他還重,樣子比季老祖還要凄慘。

「不能這樣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必然要被對方用引仙鏡活活打死。」

「沒辦法了,只能動用偽仙器了。」

「是的,我們三家三件完整偽仙器,一起催動,我不信鬥不過引仙鏡。」

周、楊、盧三位至高聖帝老祖神念傳音交流道。

於是,他們再不保留,各自手中浮現了一件古老的法器,散發出來氣息,雖然沒有引仙鏡強大,但也內蘊仙威,流轉仙道之力,散發出可怖的威能。

「是完整的偽仙器。」

「想不到,三位老祖也終於動用了壓箱底手段。」

「這簡直就是峰巔對決啊,一件真仙法器,三件偽仙器,而且,持有者都是至高聖帝。」

看到這一幕,跟入無盡高空中的一眾修士,紛紛驚呼起來。

此時,周家老祖周若空的手中,出現了一顆神秘青珠,青珠之中,如有一頭沉睡的仙龍之影。

它在周家老祖掌上,滴溜溜的轉動,此珠名為青龍仙珠,是一件完整的偽仙器。

還有盧家老祖的手中,出現了一口鐵鐘,上面刻畫著離火之焰,似在熊熊燃燒不熄。

此時,他浮在盧家老祖的頭頂之上,此鍾為名離火焚空鐘,為完整偽仙器。

至於楊家老祖,手中握著一把劍,此劍散發著幽幽寒光,劍身上,似有一隻閉合的眼睛,看起來,讓人覺得悚然。

此劍名為斷魂劍!

據說,只要劍身上的那一隻眼睛睜開,便有生靈魂斷,就此命絕。

一眼魂斷,神秘而可怕,是一把完整偽仙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