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辰說着眉毛一皺,似乎回想起了什麼。

“一開始我還沒在意,畢竟那裏有人也沒什麼奇怪的。但接下來投票時,綾波的行爲卻讓我感覺很怪。

於是在第二晚時,我留了個心眼。那一晚3點之後,先是雨煙爲了探查殺手的位置用了一次。後來我悄悄問過雨煙,綾波的住處裏依然有個人。”藍海辰接着說。

“依然有人?這就很奇怪了,還有人連續兩晚上待在同一個地方?”李陌陌奇怪的說。

“是啊,當時海辰問我的時候我還沒在意,現在跟他的發現一對比,確實有些蹊蹺。”江雨煙也說。

“是吧,所以我在第二晚結束時把最後一次探查能力也用了,就是爲了看看那裏還有沒有人!”藍海辰說。

“難道哪裏還是有人?”李陌陌問。

“是的,還是有人!那個人就一直在那裏!”藍海辰點頭說,“你們覺得,那個在綾波住處裏的人究竟會是誰呢?很有可能就是綾波本人吧?”

“很有可能,不過綾波爲什麼敢一直待在住處不動呢?我記得她的位置十分顯眼,不像是刻意躲起來的樣子。”江雨煙聽後說。

藏的越好的玩家在地圖裏就顯示的越模糊,這是第一輪遊戲裏就有的規則。但江雨煙記得,那個在綾波住處裏的人在地圖上十分明顯,任誰都會注意到的。

這也是爲什麼藍海辰一問起來,江雨煙就能明確回答的原因,實在是太明顯了,與別的玩家比簡直亮瞎人眼。

“這個綾波難道完全不打算閃躲嗎?她膽子就這麼大?”至此李陌陌也覺得綾波這個人實在可疑。

“但她又不像是殺手,這個人所有的所作所爲實在是很奇怪。”江雨煙也說。

“所以我就覺得,今晚綾波很可能也在那裏。於是在破壞劉子言的計劃時,我腦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藍海辰說着有些興奮起來。

“我就想,如果我和雨煙能注意到那個地方的話,殺手們或許也已經注意到了。畢竟他們也有探查能力,肯定也不止一次掃到過綾波的住處。”藍海辰解釋說。

“所以隊長你就故意將綾波的住處也給了殺手們,讓他們更加註意那裏?”李陌陌問。

“對啊,我相信等會殺手們使用探查能力時,一定會注意到綾波那裏。到時候他們會有相當大的機率會過去查看!

我倒要看看,這個綾波到底是何方神聖。也要看看當她跟殺手碰到一起時,會發生些什麼!”藍海辰說着說着露出一絲笑容,感覺有些陰險。

“這就是所謂的借刀殺人了吧?隊長你真的好狡猾,還好我跟你在同一陣營。”李陌陌突然感到一絲慶幸。

藍海辰和殺手隊長的鬼點子一個接着一個,李陌陌真感覺自己有些跟不上。如果不是自己和藍海辰處於同一陣營,恐怕早就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話說,我真的能在這個遊戲裏存活到最後嗎?”李陌陌有些擔憂的想。

“好,我覺得殺手應該已經用過探查能力了,咱們要是不想錯過好戲,最好現在就趕過去。”藍海辰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

“嗯,那咱們快點過去吧。”江雨煙點頭說。

“咱們分頭行動,你們先走我最後。記住,你們倆最好也走不同的路。”藍海辰囑咐道。

“放心吧隊長,我和雨煙姐會小心的。”李陌陌點頭應道。

於是二女分別離開了藍海辰的住處,等她們一走,藍海辰看向四周突然微微一笑。

“看來我還有時間做點別的事,今晚我的計劃不但有後半場,還有加時賽呢!”藍海辰自言自語道。

……………………

話說另一邊,大約20分鐘前,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用出了探查能力。

就像藍海辰所說的,殺手們打算探查一下另外兩處地點。

“咦,其中一個地方有人!”殺手隊長突然開口說。

“哪個地方?”冷靜殺手問。

“白凌予家!”殺手隊長回答。

白凌予就是綾波的名字,跟她的性格一樣的感覺。

“居然是她……我記得之前她的住處似乎也一直有人,這很可疑啊。”冷靜殺手聽後說。

“確實很可疑,但既然劉子言將這個地址告訴了我們,那白凌予就一定是警察。

如果她真在住處那正好,我們就去將她拿下!”殺手隊長厲聲說。

“那我們過去?”冷靜殺手問。

“過去,我到要去會會這個女的,看看她是不是真如看上去那麼冷靜!”殺手隊長點頭說。

於是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便向綾波的住處趕去,沒多久他們就站在綾波的院子裏,前面就是屋門。

“喂喂,雨煙姐,他們真的過來了!”一旁的灌木叢中,李陌陌拍着江雨煙輕聲說,語氣中帶着興奮,“可惜現在相機沒法使用,否則一定拍他們一下!”

“嗯,果然如海辰所料,這個傢伙又說準了。”江雨煙點點頭說,“不過海辰他怎麼還沒過來,好戲就要開始了。”

不知爲什麼藍海辰至今未到。

“是啊,咱們不是將位置發給他了嗎?”李陌陌也嘀咕着說。

這時一旁的灌木叢裏突然發出微弱的響聲,江雨煙和李陌陌轉頭看去,見藍海辰蹲着身子走了過來。

“你幹什麼呢,現在纔來。”江雨煙小聲問道。

“做了點別的準備,等會告訴你們。”藍海辰神祕的對江雨煙一笑。

“難道隊長你又有什麼計劃?”李陌陌已經有了預感。

“嗯,等看完後半場咱們馬上進入加時賽。”藍海辰眨了眨眼睛說。

“加時賽……”李陌陌嘴角一抽,看來今晚會很複雜呢。

“別說了,殺手們進去了,咱們也快點過去!”這時江雨煙一拍二人,指着不遠處的殺手們說。

果然,只見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推開屋門,直接走進屋內。

藍海辰三人也不再猶豫,輕手輕腳的跟上前去,湊到窗戶外面,透過縫隙向屋裏看去。

且說殺手隊長帶着冷靜殺手進入屋內,發現綾波正坐在屋子中間,一動不動的看着門口。

她就那麼坐在那裏,彷彿從來沒有動過一般,像一潭靜止的湖水,沒有一絲波瀾。

“白凌予,你果然在這裏!”殺手隊長冷笑着對綾波說,並一步步向其逼近。

“找到我這裏來了嗎?你們還真是有閒心啊。”綾波毫不緊張,繼續坐在那裏看着殺手隊長。語氣也很平緩,似乎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不用在我面前裝了,你是警察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今晚你就會死在這裏!”冷靜殺手也上前一步對綾波說。

與此同時,一個恐怖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院子裏,正是冷靜殺手的厲鬼!

只見那半邊臉露出白骨的恐怖女鬼突然雙腳離地漂浮起來,然後慢慢向屋子靠進。

最後恐怖女鬼站在冷靜殺手身旁,眼睛死死盯着綾波,隨時有可能撲上去將綾波殺掉。

“我是警察,你們是怎麼推斷出來的?”綾波很好奇的看向殺手隊長問。

“當然是你們的那個好同伴劉子言啊,沒想到吧,他已經用計將你們的身份全都告訴我了!”

彷彿以爲自己贏定了,殺手隊長很痛快的將劉子言的事說了出來。

“居然是這樣,看來局勢的發展遠比預料中的有趣。”綾波想了一會開口說,似乎並不打算告訴殺手隊長他們被騙了。

“這個女的居然不辯解,好奇怪啊。”李陌陌在窗外小聲說道。

“是啊,不過我更好奇她到底會用什麼方法脫身。整個屋子就只有一扇門,殺手們已經將其堵死。

至於窗戶,我認爲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裏,跳窗戶是件很危險的事。”藍海辰說道。

殺手們似乎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發動了攻擊!

“上,殺了她!”冷靜殺手對恐怖女鬼說。

恐怖女鬼剛要向綾波撲去,卻發現綾波不知從哪裏掏出了一個讓衆人都很吃驚的東西! 只見綾波不知從哪裏掏出了一個黑黝黝的東西,舉到身前對準殺手隊長。

那東西不大,像是一個瓶子,衆人仔細看去才發現那居然是一個小型噴霧器!

“難道那是防狼噴霧?她拿這種東西出來幹什麼?”李陌陌在外面疑惑的說。

而後就見綾波對着殺手們按下按鈕,只聽“呲”地一聲,一股奇怪的紫色霧氣從噴霧器裏噴出。

那紫色霧氣散發的極快,沒過幾秒便佔滿了大半個屋子。而且藍海辰發現,這霧氣居濃的出奇,他們的視線幾乎被完全遮擋!

“怎麼回事,這霧氣!”

此時紫色霧氣已經蔓延到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身邊,他們向後退去,但還是快不過紫色霧氣的散步速度,很快就被罩入其中,不見了身影。

但藍海辰等人依然知道他們在哪裏,因爲兩名殺手被霧氣籠罩的一瞬間都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啊!我的眼睛!”

“眼睛,眼睛好疼!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霧氣居然能夠刺激人眼,讓人失去視覺能力!

“這到底是什麼霧氣,居然這麼古怪!”藍海辰驚駭莫名,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生怕被這霧氣影響到。江雨煙和李陌陌也趕緊後退,心中升起一陣後怕。

漸漸的,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的慘叫停止了,雖然還是看不見周圍,但他們漸漸冷靜下來。他們發現只要閉上眼睛,那種痛苦就會慢慢停止。

“原來如此,這霧氣可以封閉人的視覺,而殺手要殺人前提必須是看到目標。所以現在那兩個傢伙拿綾波根本毫無辦法!”藍海辰看着眼前的情況說。

“同時厲鬼殺人也要依靠視覺,只要利用這霧氣將自己隱藏起來,再小心不要發出聲音,很快60秒就會過去,厲鬼就不會再進行追殺!”江雨煙也說道。

“居然還有這種手段,我以前真沒想過還能這樣。”李陌陌一臉“我服”的樣子。

“是啊,這個綾波果然不一般,而且光有這霧氣也不行。沒有過人的膽量是無法進行這種計劃的!”藍海辰又說,同時心中對這個綾波更加好奇起來。

這個奇怪的女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白凌予你這個王八蛋,你有本事過來,看我不弄死你!”殺手隊長氣的大罵,他堂堂一個殺手居然吃了這種大虧,而且還是當着對手的面,說出去都沒人信。

“白凌予你給我出來,有本事出來!”冷靜殺手也跟着咒罵起來,現在除了咒罵,他們似乎什麼也做不到了。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只聽得“嗤”地一聲聲響,殺手隊長再次慘叫起來,這次他的慘叫聲更大而且淒厲無比,似乎很痛苦。

“怎麼回事,那個殺手怎麼了?”江雨煙聽後驚道。

“我也不清楚,是綾波又做了什麼?”藍海辰說着又往前走了幾步,似乎想看清裏面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時又是幾聲“嗤嗤”聲響起,殺手隊長的慘叫更加悽慘,最後就聽見“咚”地一聲,殺手隊長倒在地上,嘴裏只剩下不住的呻吟。

“怎麼回事,隊長這是怎麼回事?”冷靜殺手聽得毛骨悚然,但又偏偏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能在旁邊不住的叫喊。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但很快相同的事又發生在了冷靜殺手身上,幾聲“嗤嗤”聲過後,冷靜殺手同樣倒地呻吟。

“綾波勝利了……”江雨煙聽完後愣愣的說,她萬沒想到居然會是這種結局。

“話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啊。”李陌陌也有些呆滯。

“其實也很簡單,綾波襲擊了那兩個殺手,我估計用的是刀子一類的東西!”藍海辰突然開口說。

“襲擊殺手?”李陌陌聽後一驚,這種事她連想都沒有想過。那兩名殺手可是還能殺人的,能從他們手裏逃走就不錯了,誰還敢襲擊他們。

“但事實就是這樣,在這種情況下,絕大部分人都不會想對殺手做什麼。但這個綾波偏偏做了還做到了,真是個可怕的傢伙!”藍海辰眯着眼睛說。

就在這時,屋門處突然傳來了聲響。衆人偷偷望去,見綾波正平靜的從屋中走出。

“她、她出來了!”李陌陌低聲叫道。

此時的綾波臉上帶着一副潛水鏡一樣的東西,手上握着一把十幾公分的刀。 浮生若夢 那刀在陰冷的月光下閃着冷冽的寒光,一滴滴鮮血正從上面滴下……

“原來如此,這個綾波還準備了一副潛水鏡,這樣她就能在那霧氣中保持一定的視力。

而剛纔殺手們的叫嚷已經暴露了他們的位置,綾波就憑藉着這個過去將他們一一捅倒在地!”藍海辰開口說道。

“準備的還真是全面啊,怪不得敢有恃無恐的坐在裏面。也就是平民晚上不能殺殺手,剛纔兩名殺手已經死了!”江雨煙也說。

“她應該不是我們的敵人吧?畢竟共同目標是幹掉殺手。”李陌陌猜測說。

“不好說,這個人太神祕,我們在沒有搞清楚之前還是不要妄下結論的好。”藍海辰搖頭道。

這時綾波突然一甩手將刀子扔在地上,然後平靜的走出院子。從始至終她臉上都沒有一絲表情,彷彿這個人沒有喜怒哀樂一般。

綾波並沒有離開很遠,而是穿過小路來到路對面的屋子前打開門,就那麼走進去沒有再出來。

“她就這麼轉移到對面去了?這也太淡定了。”李陌陌看後說。

“現在對她來說,那兩名殺手已經沒有威脅了。”藍海辰透過窗戶看向自己這邊的屋子裏。此刻霧氣已經慢慢散開,那兩名殺手像死狗一樣躺在地上,周圍滿是血跡,場面慘不忍睹。

“這個綾波居然能面不改色的做到這些……”江雨煙看後皺眉說。

“咦,現在殺手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了吧?我們是不是可以過去掀開他們的面具,看看他們到底是誰?”李陌陌突然想到,這個提議實在太具誘惑力了。

說着李陌陌就要開始行動,但藍海辰卻將她攔下。

“等等,你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有意識,是不是已經能看到東西了。 古武狂兵 要知道哪怕是一個模糊的影子,殺手都能操縱厲鬼殺死你。而且……”藍海辰說着又看向院外。

新的情況又發生了! 藍海辰看向院門處,李陌陌和江雨煙也順着看過去。

只聽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漸漸接近,然後一個身披黑袍臉帶面具的人急匆匆的出現在院門前,向屋子這邊跑來。

藍海辰三人連忙躲到牆後,李陌陌看了藍海辰一眼,藍海辰用脣語說了“蘇小云”三個字,李陌陌點點頭,心想還好剛纔沒過去。

蘇小云再沒用也是殺手,照樣能操縱厲鬼殺人。

“隊長……你們這是!”蘇小云進門就是一驚,她想不到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居然狼狽到這個樣子。

“該死,這下算是折在那個女人手裏了!”殺手隊長趴在地上虛弱的回答。

“你們沒事吧,這麼多血會不會死?”蘇小云跑過去蹲下身子問。

“沒事死不了,別忘了晚上只能殺手殺人,別的玩家是殺不死殺手的。而且在遊戲區域裏傷勢恢復的特別快,等到投票的時候就好個差不多了。”殺手隊長回答。

這也是他連忙把蘇小云叫來的原因,只要蘇小云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恢復。

“那現在咱們怎麼辦?”蘇小云手忙腳亂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