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要留你們的命,但是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

參賽的人沒有認識這個女孩的,因爲上一場沒有存活者。

桌主們自然是見過這個女孩的。

所有人都得到過命令,不得傷害這個女孩,她已經被預定。

“小姐,你的前途不可限量,根本沒必要爲了一個小怪物做出不必要的打鬥。”那個書生坐會原來的地方, 開始在那裏翻閱。

“你不懂。”小女孩冷漠開口。

在她手中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把刀,那把刀通紅無比,甚至在刀柄上還有一隻眼睛。

那隻眼睛似乎在流淚,但是那又像是在流血。

刀妖邪無比,陡然出現後周圍環境溫度便下降了。

“我的弟弟,不容你們欺辱。”小女孩回頭冷漠的看了書生桌主一眼,先前若不是弟弟說不用管他,此她已經將那個書生給剁了。

她也知道這把刀很妖邪,現在她還駕馭不了。但是現在有人都欺負到他頭上了來了, 不打怎麼能行。

“至少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持劍少年看到那把刀,竟然差點被那隻眼睛給廢了。

那隻眼睛彷彿有魔力,竟然讓持劍少年差點道心失守。

突然,持劍少年瘋狂的開始揮劍,但是每一劍都是在打空氣。

同時,持劍少年口中還一直在說殺了你,殺了你這樣的字眼。

小女孩目光冰冷的掃過所有的參賽人員,此刻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知道眼前這個小女孩不好惹。

“不好惹啊。”

“何止是不好惹,簡直就是非常不好惹,如果把我還是那個年代的話,根本抵擋不住那把刀的威懾。”

“也真是的,這把刀竟然會認主,而且還認這樣一個孩子爲主。”

“心酸也只能放在心裏,決不能表現出來,否則被那位看到了,就要給我們穿小鞋了。”

“話說這個孩子長大後,應該是個美人胚子,只可惜了,她再也沒有顯露真面貌的機會。”

“是啊,從此隱藏在黑暗中,做一些齷齪之事,手中從此沾染上鮮血,洗不清捋不清。”

觀衆席上,嘈雜不堪,但是他們的話題幾乎都被小女孩給吸引了。

畢竟一個擁有神器的小女孩想來都很令人眼熱,只是現在對方後臺比較大,他們惹不起。

參賽人員都被震懾,不敢在寸進,這個時候,小女孩也不再大開殺戒,畢竟現在她懷裏還抱着一個孩子。

就在人們都以爲要一直僵持下去的時候,源塵小不點兒竟然睜開了雙眼,只是那雙眼睛無神空洞。

他似乎嗅了嗅,然後身影直接從小女孩懷裏消失了。

再出現小不點兒已經在書生的餐桌上,書生剛剛站起來打算給源塵來上一擊,就在這時,源塵的身影再次消失。

這個時候,書生才發現自己餐桌上竟然文絲不剩,都成了光滑的空盤子。

“這是?”

“怎麼會!”

“我的菜呢。”

“我的美酒去哪了?”

“是誰?”

書生熟知的桌主們都發出了尖叫,這是在是不可思議,他們周圍都有大陣,進入大陣中總要給點反應吧。

可是大陣就像是死掉了一樣,根本不給他們一點提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後源塵再次出現的時候便是書生那裏,書生嚇了一跳,直接拿起書本就砸。

可是他沒有發現,他的書已經燃起了金色火焰。

火焰瘋狂的燃燒着,漸漸地將他也覆蓋了。

“着火了,快來人救活啊。”

書生大呼救命,但是卻沒有人來救他:“不要,我不想死。”

火焰越來越大,最後直接將他全身籠罩。

火焰熄滅之時,書生灰飛煙滅。

源塵有些迷茫的睜開了眼睛,先前他似乎被裝進了一個東西里,然後那個東西就着火了。

此時源塵才發現在他手中,正提着一個少年的腿。

更令源塵無語的是,這個少年竟然還活着。

少年也是很懵,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又是如何被抓住的。

“不要吃我,我不好吃。”

源塵直接將少年甩了出去,他雖然餓,但是也不至於吃人啊。

少年被甩出去,直接嚇暈了過去。

其他參賽人看到源塵的眼光已經變成了驚悚,未知的纔是最可怕的。

他們都不知道源塵是怎麼做到的,未知纔會恐懼。

“姐,剛纔怎麼了,我不記得。”

源塵看着拿着刀一臉驚愕的小女孩,心中也是莫名的奇怪。

他應該沒做什麼吧,就是剛剛他好像抓着一個少年的腿,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其實源塵剛剛有一個細節,被源塵自己給主動忽略掉了,那就是他有意識的時候,似乎正盯着少年的腿流口水。

其實如果源塵再晚一步,他就要犯大錯了。

只是這根本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餓到極點的人根本不會在意自己吃的什麼,樹皮都能吃。

他偷偷擦掉嘴角的口水,然後掃向那些參賽人員。 “還是好餓。”源塵在那些參賽人員身上掃過,口水忍不住的往下流。

“我勒個去,趕緊跑啊,這小不點就是一個怪物,他看我們的眼神就不對,明明是把我們當成獵物。”

“我們跑什麼啊?”一個不明所以的少年着實有些莫名其妙。

他剛剛一直躲在一個角落裏睡覺,現在才醒,迷迷糊糊間,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是個心大的少年人,他的功法也是奇特,一旦睡着別人便會忽略他,這種功法本身就很奇怪。

攻擊力爲零,危機情況下的防禦力也是零,唯一的能力就是讓修士在睡覺的時候不被打擾。

“好睏啊,你們到底怎麼了這是,爲什麼吵吵嚷嚷的這麼厲害,都把我吵醒了。”

少年懶洋洋的,顯然是有些生氣的,起牀氣。

源塵頗爲疑惑的擡頭望去,乍一看沒什麼感覺,但是等他仔細看過去後,頓時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到了現在能讓他吃驚的人確實不多了。

“夢今朝?”源塵在心裏盤算,要不要上去先暴打一頓,趁對方神功未成。

這個夢今朝曾經可是源塵最難纏的對手之一,當然現在源塵的記憶也並不清晰。


在源塵與夢今朝身後的勢力結下樑子後,那個勢力就是追夢族。

夢今朝可是追夢族的黃金一代,但是早期並沒有傳出夢今朝這個人,只有中後期,源塵才聽說了夢今朝這個人。

追夢族的解釋是,夢今朝是一直都在追夢族中閉關,知道成年才被允許出山。

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唬人的,如今的夢今朝恐怕還不知道自己便是追夢族後代。

源塵雙眼放光的看着夢今朝,彷彿看到了一個稀世珍寶。

他心想:“這傢伙恐怕還不知道自己的厲害,這丫可是創造了一個幻夢之界的存在。”

這個幻夢之界只能靈魂體進入,和源塵的仙靈空間有本質的區別。

話說源塵已經很久沒有進入仙靈空間了,也不知道現在仙靈空間是什麼情況。

仙靈空間。

紅衣戎裝的少年正在大草原上狂奔,像是剛學會跑,但是還沒跑兩步,就趴倒在地。

甚至還在地上翻了好幾個跟頭,吃了一嘴的青草。

少年將青草吃下,一臉享受。

然後他乾脆躺在地上不再移動,就這樣曬着太陽也不錯。

“這天空的太陽怎麼好像是變大了呢。”

少年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個桃子,然後甜蜜蜜的啃了一口,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出現,他心中很開心。

“主上,也不再看看我,好無聊。”

偌大的草原就他一匹馬,也實在無聊透頂,下一次遇到主上,他一定要建議一下,爭取多弄一些同類來,讓他統治。

大部分桃林在失去相映紅後,便開始枯萎消散。

但是還有少部分因爲相映紅後代的原因存留了下來,當然還有極少的一部分,是因爲已經適應了仙靈空間的生活,已經擁有了獨立的意識。

此刻的溯仙塔已經徹底消失了,它隱藏在雲霧中,不再見其形。


此時的活泉已經變成了小海,是的,由於源源不斷的生之力補充,以及空氣中的生之力達到了飽和,所以活泉便不再通過揮發的形式散失。

日積月累自然而然便是增多了。

再加上仙靈空間並不是無根浮萍,它是紮根在源塵身上的,也就是說,它是源塵的一部分。

先前源塵泡在聖泉裏那麼久,自然受益的不僅僅是源塵,還有仙靈空間。

活海中,有一個小女孩正坐在一個荷葉上用手點着一個肥大的人蔘。

小女孩冰清玉潔,玲瓏剔透,彷彿是玻璃雕刻,她就像是世間最完美的雕塑,令人驚訝。

“源塵哥哥,是不是真的煩我了,已經好幾個月了,哥哥都不來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