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桶絲毫不在乎:“沒事,我有懲戒,他來騷擾也沒用。”

兩人也不打算去打錘石,一級的他們傷害還太低,打錘石實在是划不來。

繼續打着藍BUFF,這個可比錘石有用多了,正當藍BUFF剩下的血量不多時,林天眼睛一亮,就是這個時候,出手!

“叮!”

錘石的勾子,瞄準了藍BUFF勾了過去,不僅酒桶是這樣想的,劍姬這樣想的,觀衆們也是這樣想的。

但是錘石卻偏偏沒有勾藍bUFF,靈魂的勾子而是落在了酒桶身上!

酒桶一愣,身體向後退去,當下一驚,眼看着錘石的一鞭已經抽向了藍BUFF,當即有點慌忙,交出的懲戒!

“砰!”

懲戒落在藍BUFF身上,但是一級的懲戒傷害很低,藍buff的血量還是很高的,沒死!

糟糕!酒桶的確有點慌了,不該那麼早的就交懲戒,此時錘石的平A已經出手,似乎要打在藍BUFF手中!

即使錘石的傷害很低,到那時這個時候藍BUFF的血量也很低啊,誰也不敢保證下一刻錘石是不是會搶到藍bUFF,這個險誰也不去冒。

可是酒桶現在被勾中,距離不夠,無法使出平A!

劍姬看了一眼,憤怒的朝着殘血的藍BUFF攻擊過去!

“唰!”錘石的攻擊到了,劍姬的平A也到了。

藍BUFF應聲倒地,赫然在劍姬身上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圈圈。

錘石沒有搶到,劍姬稍微放心了些,但是酒桶並沒有拿到啊。

劍姬原本是與酒桶一起來打藍的,說好的是劍姬吃來個小的,酒桶拿藍,可是現在居然都被劍姬拿到了。

酒桶的臉色變得十分難堪!

觀衆們還以爲錘石已經搶到藍BUFF了呢,都是伸長脖子去望,但是讓他們失望了,錘石並沒有在一級的時候上演精彩的一幕。

“切,我還以爲搶到了呢,弄的這樣牛叉的感覺。”

“是啊,嚇我一跳,要是搶到了我就服好吧。”

“沒有呢,藍還是在A9戰隊這邊。”

“可是酒桶沒有拿到藍也……”有人說了出來。

林天的意圖根本就不是要搶藍,而是讓酒桶拿不到藍,讓酒桶的節奏受損,此時劍姬‘唰’的一聲升到二級,而酒桶還是可憐的一級。

沒辦法,劍姬吃了一個完整的藍BUFF,這是開始大家都沒有想到的。

“靠,這個錘石,殺了他。”酒桶怒道。

劍姬沉吟片刻:“先不要,傷害太低,殺不了,你的打野節奏已經影響了,去打三狼吧,我來保護你。”

“嗯。”酒桶不甘心的向三狼走去。

而林天剛準備回去的時候,看見酒桶的方位,於是微微一笑,繼續向前。

“咦?這個錘石還敢來?”酒桶怒道。

“沒事,你先打,我騷擾。”劍姬此刻已經升到了二級,對林天的一級錘石有很大的影響。

但是林天好像絲毫不在乎似的,繞着藍BUFF走了一圈,向着F4走去。

重生之戰神呂布 劍姬被他甩在身後,兩人只能用走着上前,而此時,錘石的Q技能已經刷新好了。目標編號014 酒桶打三狼的速度還是很快的,轉眼之間就已經把兩個小野怪打掉了,剩下一個大的,酒桶正在與他做着殊死搏鬥。

但是酒桶剛準備安心的收掉三狼大野怪的時候,赫然又看到了錘石。

“媽的!趕不走的蒼蠅一樣!”酒桶也是氣了,“我就不相信你再勾我?!”

“我,我就讓你勾!”酒桶用身體擋住了三狼大野怪,開始平A,他沒有了懲戒,Q技能也用掉了,只能用平A!

劍姬也快要追了上來,但是Q的距離還不夠,於是再向前走一點,可是錘石也在走。

就是這麼一點距離,錘石已經來到了三狼的旁邊,林天目光一凝,看着酒桶的位置,平A出手。

酒桶絲毫不管錘石,專心打三狼大野怪,但是沒想到一下平A的時候,三狼野怪也在攻擊着自己,一級的酒桶,還是很脆弱的。

酒桶咬牙,想着待會一定要殺這個錘石,自己要保持血量,稍微向旁邊讓開一點,但是仍然是用背後擋住錘石。

但是就是這麼讓開的一小點距離,林天眼睛一亮,Q出手了!

此時,劍姬的Q也出手了,突刺過來!

“叮!”

靈魂的勾子正好命中了三狼大野怪!

“嗷!”

一聲尖叫三狼打野怪居然被錘石給勾死了,金錢和經驗全部飛向了錘石!

酒桶,瞬間懵逼!

“這……”劍姬也是有點憤怒,三狼的大野怪被錘石搶到了,酒桶此刻又是沒有升到二級,打野節奏嚴重受損!

“打他!靠!”酒桶和劍姬同時過來,也不打野了,直接打錘石。

劍姬的Q已經已經突刺到了錘石,再次平A,讓錘石消耗很多的血量,二級的劍姬對錘石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噢,剛纔那個錘石沒有搶到藍,原來是去搶三狼了啊,真的是剛啊。”

“可以的,就衝這個搶野怪的勁,老子就支持他。”

“居然搶到了,哈哈,這下酒桶就慘了啊,藍BUFF沒吃到,三狼大野怪也沒吃到,不知道接下來怎麼打了。”

“可以的,這個錘石,很有靈性,這下A9戰隊有點傷了。”

解說也是說道,“剛纔剛纔錘石的一系列行爲非常大膽,不僅讓酒桶的節奏受損,而且你看挖掘機的動向。”米酒笑着說。

橘子姐微微一愣:“嗯?挖掘機去了紅BUFF,這下,GOD戰隊很有可能是三BUFF開局了。”

“是的,很有可能,沒想到我們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藍BUFF這裏的時候,錘石只是一個誘餌,吸引着劍姬和酒桶的注意,這下挖掘機去偷了紅BUFF,真的是賺大了。”

其實也是劍姬和酒桶被錘石騷擾的非常惱怒了,想要去打殺錘石,但是劍姬二級,酒桶一級,怎麼殺的了呢?只不過是發泄一下心中的怨氣罷了。

剛剛發泄完,酒桶,錘石也打了半血,不能再打了,再打就真的打起來了,因爲們看到維克托已經向這邊趕來了。

當即撤退,酒桶回城後奮力向紅BUFF趕了過去,心裏想着千萬不要被反啊,不要被反啊。

但是一看,再次讓酒桶差點一口血給吐出來,只能打一個小野怪,此時他才升到了二級,再一看對面的挖掘機,已經四級了!

這還打個蛋?

林天的騷擾當屬靈樂最開心了,挖掘機十分的爽,連帶着瑞茲也是先吃到了一個藍BUFF,第一個藍都給了瑞茲,這個待遇是有多好。

“謝了,林天。”靈樂笑着說。

林天表示沒什麼,於是回城後繼續來到下路,與瑞茲,希維爾一起開始推着一塔,換線局就是這樣,前期快速推塔,拿龍拿資源。

在這方面A9戰隊就要慢一些,因爲剛開始打野酒桶受到騷擾,可以說是嚴重影響了自己的節奏,於是努力的升級,在換線推塔上面來的遲了一些。

“酒桶,過來,一起把這個上路一塔推了。”劍姬說道。

酒桶也是咬咬牙,點點頭,快速的打了一個河道蟹,隨即轉向了上路一塔。

此時他們纔開始推這個一塔,而下路GOD戰隊已經推了一半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天看見塔的血量,於是就地回城。

三哥一看,微微皺眉:“你幹什麼?”

林天只回了一句:“守塔。”

衆人一愣。

當錘石回城後直接趕往上路一塔的時候,解說和觀衆也是發現了這一點,此時錘石才三級,下路的希維爾挖掘機和瑞茲都在拼命的拆塔,這個時候錘石一個人去上路幹什麼?

米酒也是一愣:“難道這個錘石要一個人去守塔嗎?”

“守塔?”橘子姐搖搖頭,“不可能吧,現在去守塔,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吧,而且一個三級的錘石去守塔,對面可是有着四個人了。”

“也是,”米酒笑着說,“不過這個輔助經常會做一些讓大家很意外的事情,我們就安心的看看他能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吧。”

觀衆們也是一笑,不過大多數都是不相信他去書守塔的。

換線局的上下一塔本來就是很快就被拆掉的,強行守住的意義不大。

話不多說,錘石來到上路,自己這方的塔已經掉了三分之一了。

“快點推,錘石來了。”布隆說道。

萌寶徵婚:總裁寵妻套路深 酒桶和劍姬兩人對錘石狠的直咬牙,不過現在當務之急的是要推塔,先不用管錘石。

金克斯切換視角看到下路自己家的一塔已經要被推完了,看見兵線來了,於是走位上前,先去吸引了一波兵線,切換炮彈形態,直接轟了上去。這樣可以快速清線,讓自己這方的小兵全部攻擊在防禦塔上。

事實上,他這麼做是有效的。

但是,金克斯忘記了,錘石已經來了,或者說看見了,但是沒有在意,自己這邊有四個人,他不相信錘石能夠給勾過來,那不是找死嗎?

可林天就喜歡做這樣‘找死’的事情。

錘石已經來了,在衆人的矚目下,當即一發Q出手!

“臥槽!真的要勾啊!”

“錘石不要命了啊!這麼勾,容易出事的。”

“哈哈,已經勾中啦! 帝師大人,你娘子太毒了 準!”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錘石的勾子已經命中了金克斯!正在轟炸小兵的金克斯也完全沒有想到錘石真的出勾了。

二段Q,錘石過來了!一發平A狠狠的抽在金克斯的身上,而剛好金克斯的炮彈轟在了小兵身上!

“糟糕!”

金克斯的本意不是想打錘石的,他也不能打,要是打了的話,防禦塔的仇恨立刻就會攻擊自己。

此時是他的炮彈打在小兵身上,濺射在旁邊的錘石身上,防禦塔立刻反應過來。

“叮!”防禦塔的傷害在這裏就是BOSS,金克斯怎麼承受的了?

於是暗道一聲不妙,開始向前方走,撤退。

但是林天哪能讓他這樣走?於是E技能往回唰!

海賊之文虎大將 讓剛快要走出防禦塔範圍的金克斯又多吃了一下防禦塔的傷害,眼看着再多打幾下這的要出事了。

劍姬一Q打在了錘石身上,防禦塔的傷害轉移到了劍姬身上,金克斯安全撤退。

但是劍姬也不是真的要打錘石,金克斯安全後,劍姬再撤退!

幾秒鐘之後,兩人撤出防禦塔,但是……

此時A9戰隊的四個人當中,能夠對防禦塔造成威脅的就是金克斯和劍姬啊!酒桶和布隆有傷害嗎?

沒有!

眼看着還有三分之一的防禦塔血量,必須要強拆!

可就在他金克斯和劍姬重新上來要繼續打的時候,防禦塔上突然出現了傳送標誌!

瑞茲傳送了!

居然傳送了?

下路的塔難道不推了?

只是剛想着,忽然聽到一陣轟然倒塌的聲音,A9戰隊下路防禦塔已經沒了。目標編號014 希維爾推掉了紅色方的防禦塔,

當系統的聲音響起時,A9戰隊衆人臉色一變,怎麼辦,繼續推嗎,

金克斯和劍姬倒是想繼續推的,但是此刻瑞茲瘋狂的把技能往小兵身上砸過去,已經疊出了一個被動了,

爆炸在小兵身上,而且錘石也在用鞭子狠狠的抽着炮車兵,

小兵沒有了,兵線沒來,繼續耗着,等兵線,推塔,

一時之間,A9戰隊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錘石和瑞茲兩人站在上路一塔下面,防禦塔還剩下四分之一的血量,但是他們兩人就像一個守護神一樣,保護着防禦塔不被傷害,

觀衆們笑開了,議論聲紛紛,

“哈哈,笑死我了,同樣是換線推塔GOD戰隊這麼就推完了一塔,A9戰隊怎麼這麼慢啊,”

“他們剛開始推的慢啊,誰叫酒桶來的這麼,慢呢,”

“看來這把前期的節奏GOD戰隊好的飛起啊,有希望,”

“你可拉倒吧,上一局GOD戰隊優勢更大一些,也沒見他們贏啊,”

“是啊,不過我感覺這局有點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就因爲換上了一個林天,”

“我也說不清楚,哎,好好看吧,”

米酒飛速的解說道:“現在A9戰隊有點不好辦啊,他們的節奏有點被壓制的太厲害了,”

“是的,現在來說,他們這個一塔應該是很難推掉了,瑞茲也傳送上來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