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形也嬌小可愛,一般的女孩子見了大概都會尖叫著跑上去將它抱在懷中吧!

不過,少名針妙丸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在她的眼中,對方依然屬於洪水猛獸。

其實要是誰見到了一隻體型比自己大上幾十甚至上百倍的生物時,恐怕都不會覺得可愛了的。

零眼珠嘟嚕嚕的盯著少名針妙丸看個不停,可能是對這個小人兒感到相當好奇吧!

「看、看什麼看啊?」

女孩忍不住呲了呲牙,雖說心裡有點緊張,但是倒不至於害怕。以前在山裡的時候,她就經常被那些狼或者夜梟之類的動物襲擊,只是最後都全被她擊退了。如今眼前這傢伙外表看起來像是獅子,可還沒有那些野狼大,更加不需要擔心了。

「嗷嗚?」

小獅子似乎沒能夠聽得懂她所說的話,反而上前了兩步。

「哇哇,別過來,給我呆在那裡。」

少名針妙丸驚慌的揮動著手,儘管對方的樣子看起來並不可怕,不過也難保它不會忽然間就露出兇殘的本性,一口將自己吃掉了。

經歷過無數磨難的針妙丸大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對方的外表所欺騙的。

然而,零並沒有聽從她的警告,依然在步步逼近。

「可惡,受傷了可別怪我哦!」

既然對方不聽話,那唯有好好的教訓一下它了。

女孩把手伸到背後,想要把專門用來對付這種傢伙的武器拔出來。可是摸了半天,她卻發現自己那根總是帶在身上的竹籤居然不見了。

對了,自己的衣服已經被人換掉,想必它也不知道被拿去哪裡了啊!

不過不過,就算沒有了武器,自己還是不需要害怕對方的。

「彈幕攻擊,嘿!」


從少名針妙丸的雙手之間,凝聚出一顆小拇指粗細的白色光球。光球晃晃悠悠的,飄到了獅子的雙目之間,然後「啪」的一聲,就好像被扎破的氣球,當場碎掉了。

「嗚……」

女孩不禁面色一紅,實在慚愧,由於肚子太餓的緣故,彈幕的威力也大幅度下降了啊!

這一下攻擊完全沒能夠成功的擊退對方,但是卻成功把對方激怒了。

爆散的光點有一些飛進了小獅子的眼睛裡面去,它驚叫了一聲,迅速向後躍去,然後用前爪不停的拍打著自己的臉。過了半響,它重新睜開眼的時候,瞳孔已經變成紅色的了。

女孩倏然一驚,臉蛋立刻就變得慘白慘白的。

「對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少名針妙丸慢慢後退著,誠惶誠恐地向對方解釋道。

「吼!」


雖然還只是幼體,但是那一聲怒吼依然具備不小的威勢,讓少名針妙丸也不禁一陣的失神。

零在吼了一聲之後,弓下身體,四肢猛然一蹬地面,張大口朝著她撲過來了。

「哇,救命啊!」

小女孩趕忙回身加速飛走,險之又險的躲開了對方這一下撲擊。

一擊不中,零在落地的瞬間,再次蹬地,氣勢不減,又朝她衝上來了。

這一次少名針妙丸沒有那麼幸運了,她只覺得渾身一緊,袍子的後半截竟然被對方咬住了。

「嗚哇,快放開我呀!」

現在少名針妙丸的樣子就像是被貓含在了嘴上的老鼠,那種場景光是想象一下就嚇得她滿頭大汗了。

小獅子當然不可能那麼簡單就鬆口了的,它咬緊了女孩的衣服,然後使勁的左右甩頭。

「嗚哇啊啊!」

女孩被甩得頭腦發脹,差點就暈了過去。胃裡更是翻江倒海,難受得快要吐出來了。

「嚟喇。」

最後還是衣服救了她一命。一陣激烈的裂皂聲響起,少名針妙丸身不由己的,整個人猶如一顆加速了的炮彈,筆直地飛出去,最後狠狠地撞在了牆壁上。

「嗚……哇!」

女孩從牆上掉下來,落在了地上。雖然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眼睛卻變成了漩渦形狀,顯然是已經失去意識了。

身上的袍子也只剩下了一半,後面那部分已經不見了。

零又甩了半天的頭,方才發覺那個襲擊自己的傢伙已經不在了。它咀嚼著口中那半截破布,瞪大眼睛搜索了半天,最後還是找到了成大字型躺地上的少名針妙丸。

「嗚……」

獅子立刻展露出了它那兩排鋒利的牙齒來,敢於傷害自己的人,它可不會那麼容易就放過對方的。

「好疼啊!」

皮膚緊密的貼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使得少名針妙丸總算是恢復意識了。她撫摸著紅腫的額頭,**著翻身起來。腦子昏昏沉沉的,看什麼都是一片殘影。用力甩了幾下頭,方才讓腦袋變得清醒了一點。

而最先弄清楚的一件事,就立刻讓她高興不起來了。

一頭白色的猛獸正跳到了空中,目露凶光朝自己直撲而下。

少名針妙丸立即打算飛起來躲閃,然而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了。

剛剛那一下撞擊,好像還是讓身體受了一些傷害。

「不要,誰來救救我!!!」

女孩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命喪在這個地方了嗎?

「真是的,不要欺負我帶回來的客人啊!」

眼看著就要在獅子的利爪尖牙之下化作一堆肉碎了,一隻手從旁邊伸過來,掐住它的脖子,中斷了它的前沖之勢。

「啊?」

少名針妙丸抬起頭來,透過朦朧的淚眼,她只見到一片巨大的黑影,幾乎把走廊里的燈光全擋住了。

「好了,已經沒事了。」 「真是個調皮的小傢伙,這麼做可是不行的喲!」

我就像是捏住了一隻貓咪,將零提到了身前。

「嗷嗚……」

剛才還是張牙舞爪的小獅子,此刻倒是變得無比溫順了,還懂得用哀求的目光望住了我。

放心,我不會懲罰你的。

「喂,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它的。」

還想著繼續說點什麼,旁邊一個人衝過來,將零奪走了。

「實在太粗魯了呀!」

蕾米莉亞將小獅子緊緊摟在懷中,一副萬分懊惱的表情瞪住了我,就好像我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一般。

不,我認為你對待我的態度,要粗魯上十倍呢!

說起來,她們兩姐妹對於這種毛茸茸的可愛小東西都沒有什麼抵抗力誒!可能其他人不知道,但我可是聽芙蘭朵露說過,這位大小姐晚上睡覺的時候,都經常會抱著毛絨玩具的。

真是和她形象一點也不符合的行為啊!


「呵呵。」

想到這裡,我一時間有點忍俊不禁了。

「你、你笑什麼?」

蕾米莉亞眉毛當即豎了起來,這傢伙,一笑起來就更加令人討厭了。

「沒什麼沒什麼,不過,你抱得那麼緊,它可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哦!」

「誒?啊,對不起,對不起。」

手忙腳亂的大小姐,也挺有意思的。

「你沒事吧?」

我轉過身,彎腰向躺在地上的小人兒問道。

想不到她恰好在這段時間醒過來了,所以才會引發出這麼多的事情吧!

「嗯,我沒事。」

少名針妙丸一臉獃滯的回答。除了衣服被弄壞了之外,身體倒是沒有受傷,這應該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哦,那就好。」

女孩仰頭望著男人,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見到過對方,但又好像從來沒有見過,讓她一時都糊塗了。


「你……是誰?」

「我么?我是這裡的屋主。」

哦,原來他就是這個古怪地方的主人啊!實在太好了,有他在的話,自己總算可以走出這個無盡的迷宮了呀!

看他對待自己的態度,也不像是個壞人。

必須要首先打個招呼才行。

「你好……」

少名針妙丸站起身,正要彎腰行禮,就感到身上一涼,一片熟悉的白色布片,飄飄悠悠的落在了前方的地板上。

「咦?」

本來她那身衣服就被零破壞得差不多了的,再經過這麼一番折騰,早就變得支離破碎了啊!到現在終於是堅持不住,從她身上滑落下來了。

長袍裡面雖然還穿有****,可是突然暴露在了陌生異性的眼前,女孩還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連忙雙手摟抱肩膀,護住了自己的前胸,同時驚叫著蹲了下來。

「誒!」

我也被嚇了一跳,剛才她躺在地上,都沒看出來那件衣服原來已經碎掉了啊!

我還沒來得及幫她做點什麼,一股暗紅色的殺氣就從身後快速靠近了。

「東……方……你這混蛋,怎麼可以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情的?」

蕾米莉亞的頭髮都飄起來了,明顯是生氣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