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現在這樣的態度,我真是失望到了極點,但是又百口莫辯。

無意中轉過頭,我突然看到牀頭櫃上正防着我的手機,於是我急忙將手機中的照片翻出來遞給她看。

那些照片基本都是我和小美找的,有的在家裏,有的在街上,而且上面都標註着日期,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我們之前就已經認識了。

“原來咱們之前真的認識,但是我怎麼一點一你想都沒有了?”

小美仔細的將這些照片都看了個遍,這才輕嘆了一聲,有些無奈的問道。

看到她板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我突然有些疑惑,於是湊到她跟前有仔細看了看小美,無意中看到小美的脖子多了一串若隱若現的東西,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我覺得那東西有問題,心裏更加擔憂。

“小美你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比如脖子,或者頭?”

看清楚她脖子上的東西之後,我試探着朝她問道,畢竟現在她已經死去記憶,和她說話必須小心翼翼,不然說不定那句話惹禍了,或許這本子都不會在理會我了。

“沒有啊,我脖子上有什麼東西嗎?”小美緊張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隨後又用牀頭櫃上的鏡子照了照,那條綠色的想玉石一樣的東西就赫然在她的脖子上,只可惜她自己看不見。

我這纔想起來像沒有沒有陰陽眼的能力,所以如果鬼或者鬼留下的東西不想讓她看見的話,她很有可能是看不到的。

“沒事,只是覺得應該給你買一條項鍊帶帶!”我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活躍氣氛的同時也把這個茬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好吧,那你給我講講以前的事吧,我想知道自己以前是個什麼樣的人?” 風過情海城 小美也算是個性格比較豁達的人,所以很快就笑着接受了自己失去記憶的事實,開始和我胡亂的聊了起來。

我一邊笑着給她將之前的事,一邊死死的盯着她脖子上那條顏色越來越深的珠鏈,這時我的腦子裏突然閃過一道信息。

那是一種能封印人記憶的法術,被施術

着通常會忘記之前的記憶,這個根據施術者本人的道行來決定被施術者的記憶消失多少。

通常的施術方法就是想辦法接近被施術者,最後在她脖子上種下自己的法術,用特定的符咒封印,這樣的人自然會被封印掉記憶,除非拿給施術者死去,不然記憶是永遠都沒發修復的。

想到這我努力將小美這麼多天見過面的人都捋了一遍,發現到最後能有機會害她,並且這個人一定有法術,思來想去我突然想起一個傢伙,就是那個吊死鬼。

我猜測小美失去記憶,就是那隻吊死鬼搞的鬼。

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他非要和我糾纏不清,或許背後就是那個黃黨在給他撐腰,所以他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害人。

這個時候小美拽了我一下,有些生氣的說道:“你做完沒睡覺嗎,魂不守舍的,我只是想讓你給我講幾個故事而已,有必要愁眉苦臉的嗎?”

我無奈的輕嘆了一聲,對於我來說這可不算是一件小事。

因爲多會小美記憶的方法我目前只知道一個,那就是去把吊死鬼殺了,只要讓他徹底灰飛煙滅,小美才能恢復過來,不然小美被困在某個地方,無法投胎轉世。

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那隻吊死鬼的手段我和小美都領教過了,雖然也很害怕,但是我還是強壓住心裏的恐懼繼續將故事給她聽。

等我把所有我們之間發生的故事都和她詳細的講了一遍之後,這妞居然還瞪着一雙大眼睛特別萌的看着我,滿臉期待的問道:“接下來呢,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讓你恢復記憶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死那隻吊死鬼,他的法術自然就會破了,你就能記起自己以前的事情,過普通人的生活了。”

我無奈的摸了摸她的臉,雖然她還會警惕的看着我,卻不再躲避我的手,我心裏暗暗的鬆了口氣,至少這能證明,小美還沒有徹底討厭我。

我們在醫院裏休養了大約三個星期,我們才決定出院的,我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扶着小美往外走。

在電梯間裏面,我和小美正茫然的看着電梯上跳動的數字,結果跳到七樓的時候,門突然被打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渾身都穿着道服,而腳上卻穿着皮鞋,整體看上去不倫不類,他進來之後,刻意站在我旁邊。

這人燒成灰我都認得,因爲他就是前不久幫着黃黨又打死了阿梅的那個法師,我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而且這傢伙毫不掩飾自己是一個道士,居然到醫院這種地方也穿着道服。

對這個傢伙我早就反感至極,自然不想和他廢話,而是下意識的朝着小美旁邊靠了靠,想和法師拉開距離,但是電梯間就只有這麼大,所以想要躲開他根本就是沒可能的。

“不滅道長別來無恙呀!”法師看到我一副囧樣還忍不住調侃起來,雖然他表面上叫我不滅道長,但是我知道他對我懷着一種深深的不屑。

(本章完) 第613章

墨九狸三人彷如無人般的,直接向著落花谷的後山走去,如果不是當初墨九狸在墨九琪身上下的毒,是會滲入靈魂中的,她還真是沒有辦法找到墨九琪在那裡了……

而且,墨九狸這麼急著找墨九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種預感,墨九琪再不除掉,以後會給她帶來麻煩的……

因此,她才會這麼急著先來落花谷,她不想把麻煩留到以後,能現在解決的,還是現在解決的好,免得日後小麻煩也變成了大麻煩……

「九狸,你怎麼知道那墨九琪在那裡?」墨小夜好奇的問道。

「她體內有我曾經下的毒,有一點氣息!」墨九狸如實說道。

帝琛微微驚訝,卻也沒有說什麼,墨小夜則是因為不懂,只覺得他們家族的墨九狸,真是太厲害了……

三人不多時,便來到了落花谷深處,墨九狸看到眼前那一座黑色的魂樓時,微微一愣……

「這個是煉魂樓,是隠族存在時就有的,是專門修鍊靈魂心法使用的! 豪門首席女祕書 這樓也不能移動,而且也不是誰都能進的,不少人進去后都隕落了!久而久之就荒廢在這裡了,直到落花谷在這裡出現,便也成了落花谷的地方,不過別的家族想來也是可以的,畢竟這不是死人所有的,而且那白凌似乎也是沒有辦法,把這煉魂樓據為己有,不讓她也不會那麼大方,凡是有人想來煉魂樓,只要交適當的費用就能來了……」帝琛看著煉魂樓說道。

「我們上去吧!」墨九狸說道。

「墨九琪在這裡?你確定嗎九狸?」帝琛忽然問道。

「嗯,確實在這裡!」墨九狸點頭道。

「可是這根本不可能,墨九琪跟你來自一個大陸,我猜測她的年紀應該跟你差不多才是。可是這煉魂樓確實有年紀限制的,沒有五百歲進入煉魂樓,便會直接魂飛魄散的!」帝琛忽然說道。

「哦?真的?那如果被契約了呢?如果墨九琪跟白凌有契約關係呢?」墨九狸問道。

「契約?如果她跟白凌契約,倒是可以進去煉魂樓的!」帝琛想了想說道。

「那就對了,墨九琪跟白凌之間有契約!」墨九狸說完,轉身走進了煉魂樓。

帝琛和墨小夜,也跟著走了進去,墨九狸的神識散開,發現墨九琪在頂樓,基本都沒怎麼仔細看這煉魂樓,直接奔著五樓而去……

因為,她在踏入煉魂樓后,就察覺出了這煉魂樓,跟禁魂樓的察覺不是一般的大!這煉魂樓最多算是一個半神器,還是不完整的……

帝琛之所以說這煉魂樓,坐落在這裡無法移動,是因為這煉魂樓不是完整的!應該說是煉製失敗了,不過這煉魂樓中,卻含有一股力量,是對靈魂有好處的,但是想吸收卻並不容易……

但是,對於靈魂之力逆天的墨九狸來說,這魂力她根本不稀罕!比起其餘的,現在頂樓的墨九琪,才是她最想除掉的,她向來討厭麻煩,特別是墨九琪這種麻煩…… 我本打算帶着小美離開醫院找尋那個吊死鬼的下落,卻沒有想到會在電梯裏遇到法師這個傢伙。

死死的盯着這個傢伙,我覺得他就是來找我的茬的,我們絕對不是偶遇。

“他是誰呀?不滅道長是誰?”這時小美茫然的看了我一眼問道。

“就是那個殺了阿梅的法師!”我冷冷的瞪着法師,這丫的一看就是浸淫道術多年,我生怕他會給我們使出什麼邪門歪道來,好在這個傢伙雖然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們,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小飛咱們這是到了哪層了?”這時小美突然開口疑惑的說道。

我仰頭看了看電梯上跳動的數字,心裏猛然一驚,我們本來應該是要離開醫院的,所以剛纔做的是往下走的電梯,但是現在電梯分明在不停的上升,已經到了三十層了,但是我明明記得這所醫院一共就二十八層。

我們現在到底在哪?

小美顯然也意識到這一點,雙手死死的掐着我的胳膊,渾身發抖,或許是失憶的緣故,她的膽量比原來小了不少。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知道這一切一定是眼前這個法師搗的鬼,於是氣憤的拿出桃木劍朝着他刺去。

我原本以爲法師至少會躲閃一下,但是令我意外的是,當桃木劍刺過去之後,很輕鬆就貫穿了法師的身體,那個法師衝着我們怪笑了一聲,隨後忽然化作一道白煙消失了,而剛纔被我刺中的,不過是一件道袍而已。

“靠,這該死的老鬼!”

我急忙將道袍甩到一邊,根本顧不上看第二眼,因爲此刻圍繞我們周圍的,根本就不是人,是一羣吊死鬼!

電梯裏陰風陣陣,溫度像是環境低到了冰點,連小美都忍不住冷的直哆嗦。

我機械的轉過頭,朝着那羣吊死鬼看去,他們個個都伸着猩紅的舌頭,面色慘白,雙眼暴凸,將我和小美圍在中間。

顯然我們從剛進入電梯,就已經落入了別人的圈套之中,現在再想出去,就只能幹掉眼前這羣傢伙。

想到這我也不再猶豫,飛快的抽出桃木劍飛快的割破自己的掌心,桃木劍吸入我的血之後,通體都泛着血紅的光,微微顫動,我緊緊的握着它,生怕它會瞬間從我手中飛出去,我倒是不怕它殺光這些吊死鬼,我是怕它會誤傷到我和小美。

“小美你先躲到我身後,拿着這個,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慌。”

我轉頭將一張驅鬼符遞給小美,這張符紙是我住院這幾天畫的,之前從來沒有學過,但這張符紙的影像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我的腦子裏,大概這就是林子所說的,我的法力會慢慢的恢復。

小美小心翼翼的接過符紙,蹙眉看着我,眼底充滿擔憂。

我衝她點了下頭,隨後飛快的朝着這些吊死鬼衝去,這些傢伙看到我衝着他們衝過去,紛紛奸笑着伸長了舌頭,將我圍在其中,我剛要擡手用桃木劍劈他們,就

發現自己的胳膊已經被其中一隻吊死鬼的舌頭給纏住了。

緊接着是腿和另外一條胳膊也被纏住了,而且每條腿上,還不知纏住了一條舌頭,這些舌頭的力氣都非常大,像是要把我的胳膊腿全都勒斷似得。

我影視被他們打橫拽了起來,最後一條舌頭直接纏住了我的脖子,那感覺就和上吊沒什麼區別,勒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費力的轉過頭,看着小美正躲在一個角落裏看着我哭,滿臉淚水,而且眼中充滿驚恐。

她已經失去之前所有的記憶,自然不會記得這些可怕的事,所以咋一看到這些,必然會被嚇個半死。

只是現在我無暇關心她的狀況,脖子和四肢上舌頭的力度比原來有加重了很多,我感覺這些傢伙根本就是想要把我五馬分屍。

隨着他們的力氣不斷加大,我感覺自己的四肢真的要離體,心裏頓時感到悲哀,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裏了?

不,我決不能死在這裏!

我剛這麼想想,手中的桃木劍就突然脫離了我的手,憑空飛了起來,隨後飛快的在半空中轉圈。

桃木劍飛快的隔斷了纏住我的幾根舌頭,之後猛地朝着距離我們最近的一隻吊死鬼刺去。

而我因爲失去了那些吊死鬼舌頭的束縛直接摔在了地上,我原本以爲會摔得很痛,卻發現摔下來之後,根本沒有任何痛感,反而有點像摔在牀上的感覺。

我愣了一下,隨後急忙從包裏拿出牛眼淚抹在自己的眼皮上,當再次看到周圍的環境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爲此刻我們根本就不在電梯裏,或者說我和小美根本就沒有走出病房,此刻小美就躺在距離我不遠的病牀上,眉頭緊皺,滿臉都是淚水,顯然是處在一種幻境之中。

我急忙從牀上跳下來,將小美推醒,她醒過來之後,驚恐的朝周圍看了看,這才茫然的問道:“奇怪我們剛剛不是在電梯裏……還遇到了鬼嗎?”

“我們剛剛只是進入了一種幻境,剛纔那一切都是假的,別擔心咱們現在就離開,醫院陰氣本來就重,再待下去恐怕會遇到更多的麻煩!”

我苦笑了一聲,將小美扶起來,開始飛快的手勢東西,這個地方真的一分鐘都待不下去了。

小美顯然是被剛纔那一幕嚇到了,眼神呆滯的坐在牀上呆了好半天,這才慌亂的起身開始收拾東西。

有了上次的教訓,我們這次乾脆選擇走樓梯,大白天走樓梯光線充足,總不至於遇到什麼妖魔鬼怪。

事實證明我們的選擇是對,到了醫院門口之後,除了腿有點酸之外,什麼都沒有遇到。

“咱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然後再去之前遇到那隻吊死鬼的地方找他,如果真如他所說他是在哪裏吊死的話,那他一般不會離那個地方太遠!”

沐浴在上午溫暖的陽光下,我突然覺得整個人都緩過來了,小美的臉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於是

我笑着拍了下她的肩膀說道。

“毛小飛!我終於找到你了!”就在這時我身後突然傳來一個人的喊聲,聽到這個聲音我不禁一愣,因爲聲音太熟悉了,反而讓我有些不太敢認。

停頓了兩三秒鐘,我才轉過頭,果然看到一個長得肥頭大耳,滿身橫肉,穿着大花褲衩,渾身都是汗的胖子走了過來,這傢伙是我家的鄰居,和我同歲,是我的發小之一,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和睡,在家排行老三,隨後我們都管他叫肥三。

“肥三你怎麼會在這裏?”當看清楚這個胖子之後,我忍不住疑惑地問道,問話的同時下意識的將小美往自己身後推了推。

經歷過這麼多事之後,我早就神經過敏了,這胖子出現的這麼突然,不得不讓我懷疑。

“我是特意來找你的,你媽重病快不行了。我都找你好幾天了,後來纔打聽出你出了車禍在這裏住院……”

我聽到我媽重病快不行的時候,腦子立刻翁的的一下,這胖子之後的話我什麼都沒有聽清楚。

因爲這件事太讓我意外了,從小到大,在我的記憶中我媽身體都非常好,怎麼可能突然重病?

我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隨後急忙和肥三說道:“咱們先去車站,到車上你再詳細和我說一下,我家到底出了什麼事?”

說這話的時候,我的心一直在狂跳,因爲我總覺得家裏出的事和我有關係,或許就是黃黨和法師他們搞的鬼,我真怕父母因爲我的事遭到毒手,心裏非常愧疚。

肥三也不含糊,直接扛起我的行李,也不廢話,就帶着我沒飛快的朝着車站走去。

我帶着小美緊跟在肥三身後上了開往老家的火車,茫然的坐在火車上,看着車窗外飛快倒退的環境,心裏煩躁到了極點,現在我真正能夠體會到什麼叫做歸心似箭。

“阿姨是從上個月開始病的,開始的時候只是有點咳嗽,我勸她吃點藥,但是阿姨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她以爲自己只是得了小感冒,挺幾天就好了,卻沒有想到這病非但沒好,反而更嚴重了,這個月初她就開始發燒,吃什麼吐什麼,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肥三看到我眼睛都紅了,急忙閉嘴,靠在一邊呆呆的看着我,又看了看窗外,一直在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胖手,心裏大概也聽着急。

“我媽到底得了什麼病?”我故意朝着窗外看,不想讓肥三和小美看到我流淚,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已經記不起自己上次回家是什麼時候了。

“沒查出來,大大小小的醫院都去了個遍了,那些醫生甚至連病症都沒有查出來,還花了不少錢,後來阿姨自己偷偷從醫院跑回了家,就一病不起了,我這才跑出來叫你,讓你回去見……阿姨最後一面!”

肥三小心的看着我,說完嚥了口唾沫,眼圈有些發紅。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什麼都沒說,只覺得心裏堵了一塊大石頭,壓抑到了極點。

(本章完) 第614章

墨九狸帶著帝琛和墨小夜,剛登上頂樓,就聽到一聲慘叫從裡面傳出來。墨九狸急忙飛掠進去,剛好看到那黑色池子中的墨九琪飛了出來……

墨九狸看著披頭撒發,雙目緊閉,一絲不掛懸浮在半空中的墨九琪,墨九狸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出手,一道玄氣直接將墨九琪打落在地,接著一顆丹藥,在墨九琪睜開眼震驚的微微張嘴時,彈入了墨九琪的口中……

墨九琪回過神來,瞪著對面的墨九狸,眼神充血般憤怒無比的說道:「墨九狸,又是你!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為什麼又是你?每一次你都壞我的好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啊……」

說著就撲向了墨九狸,墨九狸冷眼看著地上狼狽撲過來的墨九琪,躲都沒有躲一下,墨九琪撲到一半忽然渾身無力的滴跌倒在地上……

「咳咳……你又對我下毒?墨九狸有本事你跟我決鬥,每次都下毒,你算什麼本事?」 邪帝寵妻無雙:天才召喚師 墨九琪怒吼道。

她沒有想到自己在緊要的關頭,竟然再一次被墨九狸打斷了,只差一點,只差那麼一點,她就會變成至尊強者了,為什麼?為什麼墨九狸又出現了!老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啊……

墨九琪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能活下來,白凌走後,她被這黑色的池子中的黑色氣體,折磨的死去活來……

就在她快承受不住的時候,體內忽然有一股溫和的力量讓她撐了過來,開始她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力量,只以為是這池子的關係……

直到,她的靈魂慢慢恢復,她的記憶慢慢恢復,她才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得知白凌契約自己后,墨九琪心裡是有些鬱悶的,畢竟誰恢復記憶知道自己別人契約了,也機會很不爽的……

但是,想想現在自己的狀況,也只能暫時如此了!就在她想出去的時候,意外再次發生,新的一輪折磨從新開始,一切都恢復過來的墨九琪險些被疼死……

可是,每當她疼的要死的時候,體內那股力量就會出現,慢慢的她幾乎都麻木了!就在她放棄抵抗,準備就這樣等待的時候,一些凌亂的畫面湧入她的識海,她的腦海中多出一些記憶……

當她徹底消化這些記憶后,恨不得大笑幾天幾夜,原來她並非是凌天大陸的人,原來白凌就算契約自己,她也可以解除,原來她的身份如此尊貴,當她知道一切時,也明白了,自己這一次的銳變十分的關鍵,只有成功了,她才有可能繼續修鍊,還有回到屬於她的地方……

因此,墨九琪下定決心,一定要成功,可是緊要關頭,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墨九狸卻出現了,生生將她這麼多天受的痛,遭的罪統統毀掉了……

沒人能理解她心裡有多痛恨墨九狸,從前她是嫉妒墨九狸的美貌,痛恨她的身份,可是現在她恨不得吃了墨九狸的心都有了……

墨九琪知道自己完了,別說墨九狸給她下了毒,就是沒給她下毒她也完了。 “小飛你也別太着急,沒準阿姨福大命大就挺過來了呢!”肥三看到鐵青着臉,自從他說完我媽的病症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於是低聲安慰道。

他說話的時候很沒有底氣,顯然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說過的話。

我沒有迴應他,而是繼續朝着窗外看去,腦子裏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