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小鬼,它們之前就守在山腳下,聽到海牙的召喚,趕了過來。”也虧得是小殭屍,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他竟然還頗有耐心地給我解釋。

他不用解釋,倒不如告訴我應該怎麼辦……

雖然這個小鬼單兵作戰力卑劣得不值一提,但是吧……

但是羣起攻擊的話,我和小殭屍就是有三頭六臂都沒有辦法應付。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就是這麼個道理。

我能打十個,但是不能來一萬個吧?!

落落也着急上火,但就拿着沒有法子,只能可憐兮兮的,眼巴巴地看了我下,“小姐姐,你解決一面,我解決另外一面。也別攻擊那些小鬼,是要攻擊小鬼背後的海牙。”

嗯,這道理我知道,我就想問問小殭屍,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越過那些小鬼,直接攻擊海牙?

他能不能不要在紙上談兵,而是真的給我一個攻略,告訴我應該怎麼做纔好!

我着急上火,眼見得周遭的鬼氣越來越重,一些按耐不住的小鬼,已經開始發動進攻,我雖然可以一下將它們劈成兩半,但就算只剩了一半,它仍舊猙獰地盯着我看,嘴角溢出涎水。

它們不會懼怕,只是想要將我徹底地,吃幹抹淨。

我咬住自己的脣瓣,往後退了好大的一步。

躲開兩隻小鬼盲目的進攻,好不容易剛剛站定,又有鬼爪攀上了我的肩膀,然後一個張開着的血盆大口蹭了過來,一邊叫囂一邊往下流着令人作嘔的口水。

口水落在地上,竟會產生化學作用,燒得地下都是一片焦灼。

還有滋滋的聲音。

“小姐姐,你的額頭?”落落湊了過來,幫我把那隻小鬼給收拾了,用利劍斬成好幾段,然後將我從上到下地打量了圈,甚是擔心地開口。

我眨了眨眼睛,將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

得虧小殭屍提醒,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額頭滾燙得厲害,如同發燒一般。……又或者不是,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鑽出來一般。

就好像,小苗要破殼而出了!

那朵彼岸花?

我是沒有辦法,想起之前和大蜘蛛鏖戰的時候,也是靠着彼岸花伸出的藤蔓,才能將它如蠶繭一般的圍住。

閔良告訴我說,這朵彼岸花,是養在我的身體裏,靈寵的一種。

以植物,做靈寵。

所以我二話不說地,將商洛之前讓我遮掩在額頭上,用來擋住彼岸花的鬼皮扯了下來。

殷紅如血的彼岸花,在我的額頭上更肆意地開了出來,竟從裏面伸出了無數的藤蔓,將小鬼們纏繞在了一起。小鬼有多少,藤蔓就有多少。之前叫囂囂張的小鬼,此刻被藤蔓一纏,竟然動彈不得,只能閉上眼睛,一具一具宛如石像。

海牙驚愕地看着我,他決計想不到我還有這麼一出。能夠靠着從額頭上伸出的藤蔓,將小鬼盡數收拾了。

落落也一愣一愣地看着我,好久都沒有反應過來。67.356

別說他兩,我現在都是狀況外。

我額頭上的彼岸花,簡直是最大的外掛。這外掛一開,簡直所向披靡!

藤蔓漸漸纏緊,小鬼們發出陣陣嚎叫,卻沒有一隻可以從那裏面鑽出來!……它們越發痛苦,到了最後,竟然被攔腰截斷,然後灰飛煙滅。

剛纔還數也數不清的小鬼,現在卻什麼都沒有剩下。

我收了藤蔓,額頭上的彼岸花仍舊炙熱。然後示意落落將利劍給我,我舉着劍,緩緩走到海牙的面前。

他之前就受了傷,此刻虛弱地躺在地上,站不起來,只一雙眼睛凌冽地盯着我看。

那眼神複雜極了,有疑惑,有恨,有怨,但是又有那麼一丟丟的狂喜……

我皺眉,海牙又在唱哪一齣。

反正不管他唱哪出,我只想快些把這裏的破事給搞定了。然後再去找到商洛,兩人一道下地府,告訴閔良,說黎黍打算讓鬼鷙復甦,讓他想想有沒有什麼應對措施。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一個傳話的工作。

這麼一琢磨,我已經把劍抵在了海牙的喉頭上,就留出那麼一寸的位置。“所以,成王敗寇。”

“你不殺我?”他還是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都這麼久了,眼珠子都不願意從我的身上移開一絲一毫。他的聲音也在顫抖,隱約着竟然在期待什麼。

他抽風了?

卻也只能老老實實,分外乖巧地回答他的問題,“你以爲我不想殺你嗎?但是我答應過商洛,不會讓你在我的手裏灰飛煙滅,會給你至少留下一魂一魄。只是可惜了,你剛剛恢復到原來的模樣,等會又得繼續做寄生鬼,而且這一次,還不能盡情地依附在小鬼的身體裏,也不能自主地尋找宿主。”

我衝着他,輕輕淺淺地笑了笑。

我覺得自己有那麼一丟丟的腹黑,雖然放過了海牙,但這分明是讓他生不如死。

我也想好了,他倘若等會要罵我,我要怎麼反駁。

但是,讓我意外的是——

海牙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仍舊死死地盯着我看。他的眼睛停在我額頭上的彼岸花上,眼眸竟然變得溫柔。

“商洛不讓你殺了我?”

他的聲音嘶啞,似乎像是極力地在隱藏某種情愫。我有些猶豫不定,也只能輕輕點頭,稍微地嗯了一聲。

“是呀,他告訴我說,靈璣待你極好,都把你當成了弟弟。……他當年欠了靈璣,是沒有辦法償還,就想着放你一馬。”我覺得真不應該和海牙那麼囉嗦,我直接把他收到鬼洞裏,然後帶下地府就好了。

說那麼多,做什麼……

也不是我矯情,反正靈璣那兩字從我的嘴裏說出時,我整個人都不大好,那是一個大寫的難受!

我覺得自己,可以去死一死。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他是欠了靈璣姐姐好多東西。”海牙的聲音壓得很低,還帶着滿滿的嘲諷,似是在嘲諷商洛,也似在自我嘲諷……“我以前恨他,恨他忘記了靈璣姐姐……可原來他還記得。”

然後,他蒼白、虛弱地,衝着我淺淺一笑。

商洛當然記得……我將嘴巴嘟囔了下,雖然心裏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吃醋,但是吧……我必須要承認,我沐嬌就是一凡人,不能不嫉妒呀!

如果我連他心裏有誰都不在乎,那不是我大度,只能說明我根本不重視商洛,我對他的喜歡,遠遠不夠!

然後,他又問我。

“你知道,額頭上的彼岸花,是怎麼回事情嗎?”他雖然看得是我,但卻像是透過我,看更遙遠縹緲的靈魂……

我被這個問題弄得迷惑了,只能搖頭。

幾乎是在同時,我把劍往前伸了伸,已經貼到了他的皮膚上,再往前一寸,就要進到肉裏了。“你別打岔,也別想要迷惑我!我告訴你,你的花言巧語是沒有用的,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的!”

海牙只衝着我笑了笑,那抹笑意深邃極了。

也不顧我抵在他身上的利劍,他乾脆直接起身,在重傷脖頸的同時,也對我發起猛烈得進攻。

我出於本能地連連後退,在心裏狠狠地罵了海牙一通,果然是兇狠狡猾的厲鬼,他剛纔找我聊天是想爭取時間吧?然後觀察我的一舉一動,循着機會發起進攻……

果然,厲鬼都是不值得信任的!

小殭屍往前走了一步,也準備在之後參與進來,稍微幫忙一下。

但是,海牙厲聲阻止了。“你,給我停在原地!”

這話,殺氣滿滿!連帶着我們後面的,那個用屍骸做成的山洞,都顫抖了下!……這並不是最讓我覺得不安的,我最想不通的是,落落竟然真的停了下來,停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是,他用不用這麼聽話。海牙不過是這麼一說,就……就讓他走不動道了?

這麼一比,我額頭上的彼岸花就要比小殭屍靠譜太多,因爲它竟然伸出根粗壯的藤蔓,將海牙擒住。海牙整個身子都被藤蔓纏繞住,更是動彈不得。

可他並沒有掙扎,竟然在臉上露出一抹淺淺的輕笑。

一抹滿意的、欣喜若狂的輕笑?

我以爲自己應該是看岔了,但是片刻之後,他爆發出更爲豪爽的輕笑,笑得那麼肆意縱情,笑到最後,眼淚肆意地從眼眶裏流出,我停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

藤蔓只是止住了他的行動,並沒有如剛纔一樣縮緊。

都到了這時候,我還記得商洛最後的叮囑。

他說過,讓我放海牙一馬,不至於讓他灰飛煙滅。……這是他欠靈璣的,可偏偏要我來還…… 海牙一如既往的,還在放肆地笑着,那一聲聲地笑聲,淒厲地縈繞在周遭,仿若餘音繞樑般。

小殭屍受不了,已經用手捂住了耳朵。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我也緊緊皺眉,卻是死死地盯着海牙……他脖頸剛纔被利劍重傷,只能將頭偏向一旁,倘若正過來的話,能把腦袋掉下去!

都這樣了,他還在縱情地笑着,身子一個勁地搖晃。

我不厚道地嫌棄了下,總覺得他會把自己的腦袋弄下來,這才安心了。

他將手從藤蔓當中抽了出來,輕輕地觸摸藤蔓,如同撫摸世上的珍寶一樣。藤蔓上有着利刺,他觸摸的時候,利刺鑽入手掌,留下一個個猙獰的空洞。

他那模樣,偏執而瘋狂。

不但宛如失心瘋,更像是把自己的靈魂給丟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終於將手從藤蔓上拿了起來,一雙眼睛炙熱地看着我,“我終於知道,爲什麼商洛會把皮鞭還有攝魂刀給你……你知道這些東西,都是靈璣姐姐的嗎?我終於知道,他爲什麼會把你留在身邊,你明明那麼笨,他卻從來不嫌棄,還插科打諢地說着愛你……”

我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下。

他在,說什麼……

我應該是在三年前的車禍後,認識商洛的。 狗仔甜妻:暮少,別亂撩 那時他身穿新郎服,在萬鬼鬼國的橋上等我。而我鳳冠霞帔地,躲在轎子裏,被一衆小鬼擁簇着,做了他的新娘……

可在之前呢,他爲什麼會愛上我,愛上一個新入地府的亡靈?

如果不是海牙提醒,我從未覺得這裏面會藏匿文章……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因爲,阿嬌呀,你就是我的靈璣姐姐!”海牙說話的聲音在顫抖,他抑制不住心裏的激動,扔出一個重磅炸彈之後,又是悠悠地開口,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腦地傾瀉出來,也不管我到底聽懂了多少。

“你額頭上的彼岸花,就是最好的佐證。我記得,記得殘留在它上面的氣息。……那麼熟悉,肯定是不會錯的!你是靈璣姐姐,你並沒有煙消雲散,我……我做夢都沒有想到,還能見到你!”

商洛說過,海牙和靈璣親如姐弟。他此刻的激動,的確是最好的佐證……

他是個殺戮成性的惡魔,但也有心上最柔軟的地方。縱然歷經了兩千多年,經歷了種種海枯石爛之後,還是一如當初。

我會動容,但是吧……

我得非常認真地告訴他,我不是靈璣。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是靈璣,我是沐嬌。它已經煙消雲散兩千多年,就算有,也是被鎮壓在陵墓之下,陪着已經作古的鬼鷙。至於我,我是人。我還活着,倘若你連這個都可以弄錯,你……對得起她嗎?”

可海牙的眼睛,依舊死死地盯着我看,他看得那麼認真,那麼執拗,彷彿根本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這就有些尷尬了。

“你說我是靈璣,總得有些佐證吧……”我被他盯着,都有些心虛了,趕忙徒手開了個鬼洞,想着把海牙扔進去。

我不能再聽他胡言亂語了,不然我會亂了心智。這樣把他擒了交給地府,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我開鬼洞,海牙默然,連眼睛都沒有轉移下,仍舊停在我的身上。

就稍微輕柔地衝着我笑了笑。

“我沒有佐證。但是靈璣姐姐,你的記憶,在我這裏。”他一邊說,一邊舉起藤蔓的一端,毫不猶豫地將那東西插入進了胸腔裏。

一時,無數的精魄溢出!

我驚愕地瞪大眼睛,海牙他瘋了是不是?他捅別的地方都還好,但是那地方是……

人有命門,鬼也一樣。

若傷不到命門,再重都可以撐一下,但傷了命門,再強悍的厲鬼也會頃刻間灰飛煙滅!……所以厲鬼會將自己的命門藏匿得極好,從不會對外人道,便只有自己知道。67.356

我不要他灰飛煙滅,但他,爲什麼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那些從海牙身體裏溢出的精魄,並沒有到處亂竄,而是如螢火蟲般的,在我的身邊縈繞。

我怔愣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精魄,還能聽到海牙用最後的、無比虛弱的聲音說。“姐姐,我苟延殘喘的,不要尊嚴捨棄一切的做寄生鬼,這兩千多年了,也就爲了留着你的記憶,盼着我們見面的時候,我能把它還給你。……我以爲我等不到了,但是吧……”

他說不下去,因爲剛纔傷了命門,不住地往外大口大口吐着鮮血,而更多的精魄縈繞在我的身旁。

我錯愕不及,沒有反應過來,卻有一行清淚,從眼角溢出。

而後,那些飄散在周圍的精魄,依序進入到我的體內……精魄穿入的時候,會覺得痛,會難受,但同時又無數的畫面在腦海呈現,如過幻燈片般!

我的身子也變得炙熱,藤蔓自己回到了彼岸花裏。

我的頭髮,變成銀白色……配合着額頭上鮮豔似火的彼岸花,多了一些清冷妖嬈。雖然五官和之前差不多,但是細節上更爲精緻,仿若被精修了一通……

還有身上,穿上了件火紅色的長袍子。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我的眼前,有一面玻璃樣的全身鏡,剛巧讓我可以親眼看到身上所有的變化。

……

而今這個一身紅妝,白髮,額頭彼岸花的,當然還是我,只是……

她又不是我。

尤其是那抹淡然的霸氣,睥睨天下的英氣……

這幅模樣的我,我見過……之前遇到山鬼的時候,它也給我呈現了這樣的一副畫面。我那時就覺得,她像極了我,但又不是我。

海牙失去了藤蔓的支撐,那早如斷線風箏一樣的身子,歪歪斜斜地栽了下去。

濺起一地塵埃。

然後,他努力地將頭擡起來,眼裏還帶着笑意地看我……“靈璣姐姐,你回來了。”

這話,太清太淺。

我模樣雖然冷清,但因爲他這話,再次流下淚來。

剛纔的精魄,是那些過往地,藏匿在他身上,屬於靈璣的記憶……它們進入到我的體內,所以……我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我是沐嬌,也是靈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