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戰鬥從一開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知道唐玄能不能擊敗王龍岩。」

「不可能,王龍岩的拳法太可怕了,你們沒看到他剛才和凌雲一戰,差點將擂台打碎,唐玄雖然夠強,一直連勝到現在,但那是他沒有遇到真正的巨頭級弟子。」

「是啊,他畢竟才入門一年,實力還是五重境巔峰,能夠走到現在已經夠妖孽了,即使敗了也雖敗猶榮。」

議論聲不絕於耳。

看好唐玄擊敗王龍岩的很少,不足一成。

擂台上,唐玄和王龍岩相對而站,王龍岩是一個體型敦實的青年,個子不高,板寸頭,豹環眼,兩根臂膀和大腿一樣粗壯,整個人呈現方形,給人堅實無比的感受。

「你很強!」王龍岩神色凝重,和王龍岩修鍊的功法有關。他對其他人的氣息非常敏感,弱者在他眼裡一覽無餘,只有強者才會給他深不可測的感覺,唐玄給他的感覺就是這樣。

「你也不弱。」唐玄回道。

「那麼……開始!」

王龍岩沒有再廢話,對方給他的感覺很強,但是,真正的勝負只有打過一場才明白。

真氣湧出,王龍岩手上黑光瀰漫,霸道,狂烈。一蹬腳步。王龍岩對著唐玄一拳揮出。

唐玄沒有怠慢,四千斤的巨力配合四轉九陽真氣,以暗勁的方式轟擊出去。

嘭!

拳頭碰撞,兩人腳下的地面同時開裂。唐玄的袖子粉碎。蹬蹬瞪後退。王龍岩穩如泰山,只是眉頭微皺,對方的勁力詭異。直透骨髓,好在他雙臂修鍊的金鐵一樣,這點暗勁只是讓他感覺有些不適。

「唐玄被擊退了,他果然擋不住王龍岩的拳!」觀眾們有些惋惜,傳奇似乎走到了盡頭,要止步在十強開外。

運勁飛快的驅除掉那股暗勁,王龍岩急速掠動,再度對唐玄揮出了一拳。

「靠四轉真氣還差點火候!」

剛才只是試探,清楚了巨頭級弟子的實力,唐玄低吼一聲,四轉真氣轉化為五轉真氣,瘋湧向右臂,四千斤的力量配合五轉九陽真氣,撕裂空氣,和王龍岩再次對了一拳。

嘭!

黑光被紅光劇烈壓制,一個人急速後退。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一次,退的不是唐玄,而是王龍岩。

一直退到另一側的擂台邊緣才止住去勢,王龍岩的神情有一絲駭然,他不清楚對方真氣怎麼突然威力大幅暴漲,明明真氣境界沒有變化。

「再來,魔龍拳!」

王龍岩咆哮一聲,黑光逐寸加深,將他的整個右臂都包裹,魔氣森然。

騰空而起,一拳轟出。

唐玄腳步一蹬,兩人在空中交錯,拳頭不斷的撞擊,紅光和黑光好像兩條怒龍撕咬,兇猛的力道震得所有人耳根發麻。

「太可怕了!唐玄竟然和王龍岩打得難分上下!」

看台上所有弟子目光一眨不眨,捨不得漏過一絲細節,唐玄的表現再次折服他們,能和巨頭級弟子王龍岩抗衡,足以證明他的實力也在第三檔次,爭奪前十有望。

對拼了數十拳,王龍岩落回地面,渾身真氣騰騰。

他雙目圓瞪,一條條虯龍般的黑色筋脈凸浮出體表,氣勢突破巔峰,好像暴吼一聲:「接我這一拳,魔龍破!」


昂——

黑光絲絲拖拽,虛空好像有魔龍在怒吼,給人不可一世的狂烈感覺。

倒映著這氣勢恐怖的一拳。

唐玄將斂息訣解除,氣勢一飛衝天,節節突破,從五重境巔峰直接跳到六重境初期,六重境中期……一直到六重境巔峰才停下來,如果說剛才的九陽真氣是小河的話,那麼現在就是一條大江。

紅光肆虐,九陽真氣鼎沸虛空,猶如大曰照耀,將黑光嗤嗤消融。

唐玄揮動拳頭,摧古拉朽般撕開了王龍岩的真氣,一拳將王龍岩打出擂台。


「唐玄……勝!」裁判呆了一會,才喊出戰鬥結果。

下面早就炸鍋了。

「六重境巔峰,我天,唐玄竟然隱藏到現在才爆發,我一直以為他是五重境。」

「入門一年就修鍊到六重境巔峰,這……這怎麼可能?」

「原來他一直在扮豬吃虎,隱忍到現在,才將這麼大的一張底牌掀開,唐玄太壞了,不過我好喜歡。」

看台上的觀眾是驚喜,坐在休息區的那些參賽弟子就是驚嚇了,唐玄的實力一次次打破了他們的認知,沒有和唐玄碰上面的那些巨頭級弟子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尤其是排在第三檔的那幾位弟子,競爭對手又多了一位,而且是十分兇猛的一位,飛出擂台的王龍岩已經證明了這點。

「好小子,竟然隱瞞到現在,連我都沒注意。」

「我也是沒細想,一直覺得他的真氣有些古怪,原來用秘法壓制了真氣。」

看台上的長老們沒有看出唐玄的真正實力不奇怪,誰能想到入門一年的他真氣可以達到六重境巔峰。一直以為唐玄是靠了那門強大的煉體功法妖孽到現在。

現在看來唐玄的實力遠不止如此。

「這小子,真的是想要讓宗門記錄全部改寫啊,我看他殺進前十沒什麼問題了。」長老們眼光更毒,看得出真正實力爆發出來的唐玄有多麼可怕。

結束戰鬥的唐玄回到休息席。

「師弟,你是靠丹藥突破到這個境界的嗎?」雨若塵低聲道,因為唐玄送給她一瓶修為丹藥,所以她馬上就想到了唐玄如此迅速提升修為的原因。

「差不多。」唐玄沒有否認:「我說過我搞到丹藥很簡單,師姐你還沒吃下我送你的丹藥嗎?」

「沒有……」雨若塵現在有些相信唐玄的話了。

只是她怎麼也想不通,唐玄是怎麼能輕易搞到修為丹藥的,她的家族也是一個九品家族。她還是家族排名第一的天才。從小到大也沒吃到過幾顆修為丹藥。

沒有繼續問下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雨若塵不是過分好奇的人。

唐玄的忽然爆發,讓排位戰更加撲所迷離,至少唐玄有跨入前十區間的實力。至於能不能進入前五。所有人都不敢斷言了。唐玄一次又一次的翻牌,讓人永遠都猜不到他手上還剩幾張牌。

能做的只是看下去,看下去。答案總會出現的,莫名的,所有人的心都期待著。

戰鬥繼續……

焦點已經完全聚集在巨頭間的戰鬥上,其他戰鬥不過是陪襯。

北冥朔,白玉軒,黃嫣,宗洛,李雲聰都分別再度擊敗數名巨頭弟子,前五位置沒什麼變化。

第五到第十這個區間是競爭最激烈的。

雨若塵碰上了排名第八的王昭,激戰數十招后,險勝對方。

旭飛揚和排名第七的凌雲一場大戰,百招外終於擊敗對方。

厲無邪連續擊敗王龍岩和馮耀揚。

馮耀揚已經可以肯定跌出前十。

王龍岩進入前十的機會也已十分渺茫。

唐玄在接下來的三輪戰鬥中沒有碰上巨頭級弟子,輕易橫掃對手,上屆排名十二,十三的對手也撐不過他一招,絕對的實力碾壓。

第四十輪,裁判報出了唐玄的對手,旭飛揚。

旭飛揚是上屆排名十一的強者,這一屆,他實力突飛猛進,前十基本上是穩的。

掠到擂台上,唐玄和旭飛揚相對站立。

旭飛揚眼眸一動,聲音壓低:「唐玄,你和若塵不適合,不要再糾纏她了。」

唐玄眉頭微皺,淡淡道:「這就不勞旭師兄掛心了。」

「我和若塵是世交之家,與她青梅竹馬,無論是她的家族還是我的家族,都樂見我們兩個在一起,你不同,你只是一個邊緣小國來的弟子,無論身份,還是家族,和若塵都不匹配,勉強在一起也不會幸福……」旭飛揚喋喋不休的道。

「旭師兄,你話真的很多,要開戰了。」唐玄沒什麼憤怒的感覺,只是有些可笑。

「你……既然如此,我們手下見真章,誰敗了誰就離開若塵。」旭飛揚壓抑著狂怒,冷聲道。

搖了搖頭,展開鬼影身法,唐玄模糊的閃現到旭飛揚面前,赤目的紅光爆起。

「流星一劍!」

旭飛揚長劍直刺,如流星墜地,威力遠超當年。

當!

長劍猛的彎曲,旭飛揚眼神微驚,腳步一滑,避開正面,旭飛揚長劍一抖。

「流星爆!」

一道道劍光刺向唐玄,唐玄回身阻擋的時候,劍光一碰,其中的真氣就猛烈的炸開,四散的劍氣如同一道道小劍,扎在唐玄的身上。

霸體防禦強橫,劍光只在唐玄皮膚上留下一道道白點。

右手拳頭洪流般的砸向旭飛揚,噹噹噹噹當……

勁氣輻射,雙方身影不斷交錯。

「星空碎裂劍!」

旭飛揚的劍勢陡揚,劍芒上星光不斷碎裂,氣勢磅礴。


「斬!」一抹紅光一閃而過,唐玄的左手掌刀劈出,旭飛揚的劍勢崩裂開來,右拳破空,落在旭飛揚的身上……。) 「唐玄勝!」裁判喊道。

跌下擂台的旭飛揚臉上依然帶著無法置信的表情,道:「我怎麼輸了,我怎麼輸了。」

「星空碎裂劍」是他的絕殺之招,威力奇大,怎麼可能輕易被破。

想不通這個道理的他無法接受被擊敗的事實。

休息席上,厲無邪和凌雲坐在一起,他兩是好友,排名也十分靠近,先前被旭飛揚就是用這一招擊敗的凌雲震驚中帶著一絲苦澀:「他怎麼做到的,無邪你看得出來嗎?」

厲無邪目光閃爍一絲精光,沉聲道:「我能看出一點,唐玄應該是看穿了這劍的破綻,直接破招。」

厲無邪的目光一向是凌雲佩服的,為此他更加吃驚:「看穿和破招是兩回事,這劍招已經超出白階高級劍技的範疇,應該是旭飛揚剛剛練成的,還沒有大成,我也能看出一絲破綻,可是讓我破掉,我自問還沒那眼力和手力。」

「不要因為唐玄一直用力量破敵就小看他的技巧,我懷疑他先前一直沒有儘力是因為對手根本不需要逼他用出技巧,直接以力破敵就可以了。」厲無邪分析出這麼一個驚人的事實。

凌雲舔舔乾澀的嘴唇:「看來這一屆我的排名又要下跌一位,能保持前十都是幸運的了,無邪,你有幾成把握擊敗他。」

「五成是最好的打算,前提是他沒有任何隱藏。」厲無邪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