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空氣在這一刻盡數被生生碾爆,發生震天的氣爆聲,大片的空間,隨着這些虛幻的長矛光影掠過,而盪漾起淡淡的漣漪。一股鋒銳無匹的恐怖氣息,在這些長矛光影還未真正到來之時,就已經瀰漫了四周。

雖然並沒有身處這凌厲霸道攻擊下的範圍,但僅僅是挨着,四周圍觀着的衆人就已經神色大變,極爲膽寒了。因爲他們發現,那等力量想要將他們碾碎,實在是太過輕鬆,即便是僅僅四散的氣勁餘波,都不是他們所能夠抵擋的。

一時間,衆人四散,將足夠大的空間全部留給了清蓮白星辰與方辰三人,即便是憐伊月和宋南飛等人,此時都不得不退去。

打出一記霸烈的長矛貫空之後,白星辰衣袖一甩,整個人如同鬼魅般向着方辰掠來,一道道虛幻的身影在其身後閃爍!看着再次暴射而來的白星辰,一股危險的氣機,霎時間從方辰心底升騰而起。

只是此時的情況,較之之前已經有了太多的改變,看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並且飛速掠來的白星辰,方辰俊秀的臉龐上一片平靜,平靜中更有一抹淡淡的嘲諷。

此前釋放那一縷涅槃境強者的氣息來震懾白星辰,這對於方辰來說也是極爲無奈的事情。畢竟爲了拖延時間,爭取到清蓮師姐到來,他已經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即便是用了幽冥邪眸,他也不敢說能夠抵擋住白星辰那最後的一指。

一切都可以說是不得不爲,但是顯然,最終的結果並沒有令他失望,突如其來的涅槃境強者的氣息,成功的將白星辰震懾,令方辰拖延到了寶貴的時間,甚至在這其中,方辰還能一拳砸在白星辰那張看起來俊美無暇的臉龐上,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當然,這種看似完美的結果所帶來的副作用,則是原本只是受人之託,絲毫沒有將方辰放在心中的白星辰,此時卻是真正的對方辰起了心思。

“一件涅槃境的絕世寶物麼?”方辰心中暗語。看着白星辰那即便掩飾的很好,但是在眼眸深處,依舊有一抹貪婪之色閃過的模樣,方辰臉上的嘲諷之色更爲濃郁。

從某種意義上講,白星辰所想的並沒有錯,那幽冥邪眸就是一件涅槃境層次的超絕至寶,一旦方辰身上擁有這等層次寶貝的消息傳播出去,對於後者而言,絕對會招來毀滅性的打擊。只是方辰可以確定,對方根本就不會把這消息透露出去!因爲白星辰想……獨佔。

這也是方辰爲什麼會敢用這一縷涅槃境強者的氣息用來震懾白星辰的緣故。只要對方不將消息透露出去,對方辰來說,就沒有多大的問題。畢竟經過這事情,白星辰在他心中,早已如同宋南飛等人一般,都是必殺之人。

深仇大恨既然已經結下了,如今再引起對方的貪婪之念,這對於方辰來說,無非就是增添了對方向他出手的一個原因,算不得什麼。況且此時身旁有着一個實力不下於白星辰的清蓮師姐在,他還真沒有太多的畏懼。

甚至……看着爆射而來的白星辰,方辰漆黑的眼眸深處,同樣有着一抹迫人的寒芒涌動。如果有機會,他絕對不介意給這傢伙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輕嘆了一聲,在白星辰急速掠來的同時,清蓮師姐素手輕揚,火紅色的光束向着半空爆射而去,磅礴的火海將半空全部籠罩,在那火海之中,一隻足有數十丈的火焰鳳凰展開雙翅,傲視蒼穹。

在這火鳳出現的瞬間,原本從半空中滲透下來的那一抹森冷的恐怖氣機頓時消散無蹤。

“清靈斬!”

火鳳橫空之後,清蓮師姐並沒有停手,如同羊脂玉般的十指在身前的虛空中像是彈琴一般輕輕撩撥,一道道閃爍着淡青色的巨大刀刃瞬間從虛空中顯現,向着白星辰怒斬而去。

“破!”白星辰怒喝,白皙如玉的手掌五指大開,並沒有掃向那爆射而來的青色刀刃,反倒是向着身前的半空一掌拍去。

嘩啦啦~半空中,忽然有潮汐之聲憑空響起,一道道湛藍色的光芒從白星辰身前的半空中狂涌出來,霎時間在其周身形成了一片元力汪洋。

咻咻咻!……

淡青色的巨刃破空而來,然而在還沒有靠近白星辰的時候,這片元力汪洋之中便涌起一道道數十丈高的巨浪,巨浪橫空,一個抽卷之下,頓時將一大片淡青色的巨刃全部拉至元力巨浪之中,而後詭異的消失無蹤,悄無聲息。

踏浪而行,一股幾乎可以比擬洞天境的強大氣勢從白星辰身上肆意的席捲開來,俊美無暇的臉龐上帶着漠視一切的冷漠,他目光帶着俯視,直直的看着不遠處的方辰。

“你逃不了。”白星辰雙脣一動,那淡淡的話語聲響徹四周。

話語聲一落,他目光一轉,掃向方辰身旁,面色大變,神色間已經極爲凝重的清蓮,嘴角噙起一抹不易察覺的邪意冷笑:“現在,你還想阻止我嗎?”

“元力化海,沒想到你已經到了這麼一步。”目光緊緊的盯着白星辰周身圍繞着的元力汪洋,清蓮師姐的面色有些難看。

元力化海,這是洞天境武者的一個標誌,此時的白星辰雖然還沒有真正突破到洞天境,但是顯然已經一步踏出了元胎境,極爲接近這個境界。相比而言,還沒有凝聚出元力汪洋的清蓮師姐就顯得稍遜了一些。

在這種情況之下,清蓮想要護住方辰,顯然是太過勉強了,甚至面對白星辰元力汪洋的碾壓,連她自己到時候都只能自顧不暇!

清麗的臉龐上,驀然浮現出些許的苦澀,清蓮師姐轉過頭,看着方辰,暗歎了一聲,身形逐漸向後退去。

“還是隻能如此了嗎?”短暫的震驚之後,方辰再次恢復了平靜,只是那平靜中,再次涌現出了一抹死寂。

面對一個半隻腳已經踏出了元胎境的白星辰,除了那禁忌之術外,他毫無辦法。

轟隆!

然後就在此時,衆人腳下的地面忽然劇烈得震動了起來,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巨力從腳下狂涌而已,下一刻,令衆人驚駭欲絕的一幕發生了。

嘭嘭嘭……大地翻卷,山峯在傾塌,無數山石滑落,整個北山,在這一刻竟然都在劇烈的抖動,發生了大崩塌! 大地翻卷,泥沙飛舞,山峯在傾塌,無數山石滑落,震天的轟鳴聲響徹四方。而在衆人腳下的地底,震動之力越來越強烈,像是有什麼要破土而出,整座北山,在這一刻發生了大崩塌!

“天吶,這山怎麼在劇烈抖動,發生了什麼?”人羣中,有人焦躁不安的驚呼道。

半空中,全身圍繞着元力汪洋,原本正欲向着方辰出手的白星辰,這時候也是低下頭,目光微凝的看着衆人腳下的地面,俊美無暇的面容中,有着一抹驚疑之色一閃而逝。

“那東西甦醒了。”他輕聲自語,眼底深處有一抹不太自然的光芒一閃而逝。不過旋即,他皺了皺雙眉,喃喃自語:“那東西十年方纔甦醒一次,如今距離上一次分明才只有三年的時間,這次爲何提前醒來了?難道……”

白星辰目光掃過不遠處同樣一臉驚駭的方辰,搖了搖頭,將腦海中那一閃而逝的荒謬想法給否決。與此同時,他嘴角露出一抹招牌式的溫和微笑,旋即,向着方辰邁出一步,元力汪洋隨之移動,很快就出現了距離方辰只有數丈的身前。

“拿來。”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蘊含着一如既往的霸道,北山的崩塌,絲毫阻止不了白星辰的出手。

說話間,其周身的元力汪洋急速涌動,一隻完全足有數丈大小的巨掌從中猛地探出,向着方辰抓來。與此同時,在白星辰袖袍輕拂間,方辰周身的空間像是被凍結了一般,令他完全喪失了閃避的能力。

已經稍稍退後的清蓮師姐看着這一幕,暗歎了一聲,不過依舊沒有絲毫出手的模樣。

“方辰!”在她身旁,憐伊月淒厲的驚呼,那一張足以傾城的絕美臉龐上此時盡是一片慘然的煞白。儘管只有鍛體境的修爲,實力比之方辰還要差了許多,但此時的她身形一動間,就要向着方辰暴掠而去。

“你替我擋了這麼多次,這一次,讓我擋在你前面吧。”憐伊月喃喃自語,絕美的臉龐上一抹慘然,如同飛蛾撲火般向着方辰掠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她那向着方辰飛掠的身影突然一僵,隨後整個人軟軟的倒了下來。

“癡兒。”搖了搖頭,清蓮師姐袖袍一甩,一股柔力包裹住已經陷入昏迷的憐伊月,目光向着方辰所在的方向掃過,看着再次出手的白星辰,暗歎了一聲,臉上閃過一抹黯然,旋即,她再次向着身後退去。

已經凝聚出元力汪洋的白星辰一身實力已經凌駕於她之上了,即便拼盡所有底牌,或許能讓對方忌憚,但顯然她不可能爲了一個方辰而如此。

雖然極爲欣賞和看好這個妖孽般的天才,但這出手的代價,太大了,而且即便出手,她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因此……

輕嘆之後,清蓮就要轉移目光,她幾乎能夠看到下一幕所要發生的事情了,而這,並不是她所願意看到的。

數丈大小的元力巨掌向着方辰抓去,白星辰腳踏元力汪洋,一襲白袍如雪,華貴無雙,他臉上帶着溫和的笑意,神色平靜,似有一切都掌握於心的感覺,有一種謫仙風範,完美無瑕的氣質令人心折。

而在他的對面,方辰俊秀的臉龐上瀰漫着一抹死寂,那原本白皙的臉龐因爲周身空間的強大壓迫,而泛起了一抹異樣的潮紅,顯得有些猙獰可怕。他一語不發,雙拳緊握,很是沉默,只是閃爍着陰冷之色的雙目卻是死死的盯着白星辰。

“哈哈,結束了……”宋南飛暢快的大笑。

從白星辰一開始的出手,到後來清蓮師姐的阻攔,再到如今,這其中實在是有些跌宕起伏,原本一度以爲在清蓮師姐的庇護之下方辰極有可能要逃過此劫的宋南飛,如今看着眼前這一幕,他怎麼能不暢快得大笑。

笑聲隆隆,即便是在這飛沙走石,山石崩散之中仍是清晰的傳到了衆人耳邊。不同於宋東來這些剛進入紫陽宗的少年,宋南飛聽到過不少傳聞,也很清楚,這北山之下到底有着什麼。更清楚,每次這種時候看似北山就要崩塌了,但事實上,根本就不會如此,等再過上一段時間,就會重新恢復風平浪靜。

即便這一次與往常好像有些不同,但是宋南飛依舊不認爲會出現什麼幺蛾子。畢竟這可是紫陽宗,有着道尊境的無上存在坐鎮着,地底下的那個東西根本就難以真正折騰出什麼事情來。

“一羣無知的傢伙,竟然慌成這樣,沒看到宗門內都沒有任何長老過來嗎?”看着四周驚惶不安的衆人,宋南飛撇了撇嘴,心中不屑。

然後就在這時候——


“吼!”

一道震天動地的咆哮聲忽然從地底下轟然傳出。

嘭嘭嘭……

無數山石在這一刻紛紛炸裂,原本就有些東倒西歪沒有徹底穩住身形的一衆少年,在這一刻紛紛被遠遠得拋飛了開來。

臉上的嘲諷驟然凝固,看着一瞬間就幾乎已經差不多剩下了沒幾人的四周,宋南飛心中駭然。即便以他的實力,在之前那咆哮聲之中都差點被拋飛了開來。

“嗷吼!”

就在這時候,第二聲震天的咆哮聲沖霄而起。咆哮聲中,有一股驚人的煞氣宣泄而出,化爲無形偉力,向着四周橫掃開來。

噗噗噗……

原本被震上半空中的衆人,在這無形偉力席捲而過的瞬間,面色慘白,鮮血止不住的從口中狂噴而出。

“這……怎麼回事……”感受着那急速向着自己接近的無形偉力,宋南飛面色大變,臉上的駭然之色幾欲成狂,體內的丹氣急速旋轉間,他瘋狂的向着北山外逃遁而去。

然而幾乎就在他動身的下一息,其半空中瘋狂逃遁的身形驟然一窒,旋即,一大口鮮血從口中噴灑而出,化爲一片血霧飄蕩開來。

驚駭的看了一眼身後的方向,宋南飛臉上的驚駭之色絲毫不減,繼續瘋狂的逃竄。

在宋南飛逃遁的同時,不遠處的懷抱着憐伊月的清蓮師姐,也忽然身形一個顫抖,悶哼了一聲,一縷血絲從嘴角滑落。她不敢怠慢,如衆人一般也向着北山外逃遁開來。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已經清楚,這一次的北山之變,已經與以往不同,出現了難以預料的異變!

被拋飛的拋飛,逃遁的逃遁,此時那之前原本人羣涌動的雜役區,如今只剩下了白星辰和方辰兩人。

“沒人可以救你。”白星辰冷漠的說道,話語聲隆隆,似審判一般。

只是仔細看去,可以發現此時白星辰周身圍繞着的元力汪洋,在不斷顫動,甚至在元力汪洋的邊緣處,都出現了不少崩潰的痕跡,而這在他那俊美無暇的臉龐上隱晦的有着一抹蒼白之色。顯然,在那無形的偉力橫掃之中,他也並沒有如同此時所展現出來的那般輕鬆。

心悸的看了一眼北山深處的某個方向,白星辰不敢怠慢,眼中寒芒閃爍間,向着方辰邁步而去。之前那元力巨掌在快要靠近方辰的時候,被這突如其來的無形偉力給生生碾碎在了半空,絲毫沒有傷害到方辰半分。而如今,周身的元力汪洋必須要替他抵擋這種狂暴的無形偉力,難以輕易動用,因此,只能由他再次親自出手。

“這一次,還有誰可以救你!”白星辰冷笑,事到如今,他也已經失去了一開始的耐心,一步邁出,他出現在方辰身前,一指點去。

只是就在這時候,他目光微微一凝,視線中,已經無所依靠,面對這自身難以抵擋的一擊,方辰竟然沒有絲毫驚駭之色,反倒是那泛着潮紅的臉龐上,有着極爲明顯的一抹嘲諷。

這傢伙難道還有什麼翻身的手段?

白星辰腦海中瞬間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不過旋即,他瞳孔驟然一縮。因爲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遺漏了一件極爲重要的事情。

之前在那無形偉力肆虐間,但凡是北山上停留着的武者,都受到了極大的波及,拋飛的拋飛,吐血的吐血。即便是他,如果不是因爲周身的元力汪洋,都可能要受到輕創。但是眼前這傢伙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難道這次的異變真的跟他有關?!

白星辰不敢相信,不過不管怎麼樣,此時他都沒有絲毫收手的理由。一件與涅槃境強者有關的強大至寶,足以讓他瘋狂一把了!況且,如今的事情,也僅僅是猜測而已。

北山之下封印着的是什麼,他很清楚,那等存在,怎麼可能與一個剛進入宗門的傢伙扯上關係?

自我安慰之下,白星辰的這一指距離方辰的眉心只有不到三寸距離,眼看着就要落下。而這一指落下,方辰的修爲便會盡數廢去,受到難以想象的重創,武道前途就此斷裂。

然而就在此時——

“吼!”

震天的咆哮聲第三次響起!

這一刻,風雲倒卷,北山上,無數的山頭齊齊炸裂,一道道猙獰的巨大裂縫撕裂地面,難以想象的凶煞之氣從中瘋狂的席捲出來。


北山深處,黑霧如同狼煙般從地底中狂涌而出,沖霄而起。濃濃的黑霧中,有兩團猩紅色的光芒閃爍,直直的向着方辰與白星辰所在的方向望來。


白星辰保持着一指向着方辰點去的姿勢,那白玉般的手指距離方辰只有不到一寸的距離,然而此時的他身體顫抖,俊美無暇的臉龐上帶着極度的驚駭,再也沒有之前的從容淡定,似乎遇到了難以想象的大恐怖! 風雲倒卷,山頭炸裂,碎石崩天,地動山搖,狼煙般的黑霧沖霄而起,此時的北山,一副如同世界末日般的場景,即便是遙遙望着,都令人心生恐懼。

這動靜實在太過巨大,不管在紫陽宗哪處地方,都可以清晰的感受道。由此,幾乎在這第三聲震天的咆哮聲傳盪開來的時候,紫陽宗內,一道道帶着震驚與駭然的目光紛紛向着北山聚集。


然而極爲古怪的是,在這等驚天的動靜之下,紫陽宗內不說那神祕的道尊境強者,即便是一些洞天境的長老,也沒有看到一個,似乎都沒有察覺到北山的異變。

他們會感受不到嗎?


沒有人相信,但是眼下,毫無一人干涉,這其中的關係,顯然就有些值得推敲了。而其餘山峯之中的外門弟子乃至於內門弟子,也都只是遠遠的看着,沒有任何一人向着北山接近,似乎那裏有着什麼大恐怖一般。

看着那狼煙般沖霄而起的黑霧,以及黑霧中高高懸掛着的那兩團猩紅光芒,此時的白星辰那俊美的臉龐上早已沒有了一開始的溫和微笑,從容淡定與冷厲之色,也盡數被一片驚駭與恐懼所取代。

感受着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那恐怖氣息,以及紫陽宗內至今無人前來,略顯詭異的氣氛,白星辰瞳孔一縮,腦海中驟然閃過一個曾經流傳在紫陽宗內的隱祕傳聞,看向遠處那兩團紅芒之時,臉上的恐懼之色更爲濃郁。

然而就在此時,白星辰那已經被驚駭與恐懼充斥了的臉色再次一變。他猛的發現,北山深處,那如同狼煙般的磅礴黑霧之中高高懸掛着的兩團猩紅色的光芒竟向着自己看來。

而在這兩團猩紅色光芒探來的瞬間,白星辰周身的空間急劇波動了起來,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他整個人與其周身的空間全部捏在了一起,強大的擠壓之力令得白星辰那俊美的臉龐上也逐漸浮現出了一抹異樣的潮紅。一股濃郁的生死危機之感籠罩了白星辰!

然而相比於白星辰的生死危機,就距離他僅僅是有不到一臂距離的方辰卻沒有絲毫不適之感,相反,在那模樣恐怖的黑霧與紅芒升起的那一刻,方辰心中反倒有一股異樣的親近之感。

如今在白星辰自身難保之下,籠罩在方辰身上的那股牢籠之力早已消失不見,看着身前臉上盡是一片驚駭與恐懼的神色,並且面色逐漸潮紅起來的白星辰,方辰眼中的怪異之色越來越濃郁。

因爲眼下白星辰的這一幕,與之前的他所經歷的何其相似。只是兩者不同的是,方辰之所以會如此,都是白星辰壓迫的原因,而白星辰,則似乎是因爲北山深處那引動此次驚天異變的存在而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