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這個投影可以在你面前炫耀一下了!」

的確現在無心的實力是神王中期的實力,木子墨也是略微的皺了皺眉頭。

「你想知道為什麼你們可以自由出入這個宇宙了嗎?你要感謝我將宇宙中的禁制之力全部抽走了,因為最近我在研究一個好玩的東西,來吧看看你能不能戰勝….」

木子墨迅速的來到了無心投影面前,用手刀將無心劈成了兩半,因為無心不知道木子墨與白雪柔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因為木子墨與白雪柔纏綿過,所以木子墨的實力得到了穩固,如果想突破神王,只是分分鐘的事情,但是木子墨一直在積蓄力量。

就算現在出現一個神王巔峰的人,木子墨也會輕而易舉的解決,這一切都要感謝白雪柔,但是白雪柔認為這都是她應該做的,畢竟她是木子墨的妻子。

這個時候宇宙深處的無心氣的不行,沒想到自己精心做的投影竟然被木子墨輕而易舉的打碎。

「木子墨!我記住你了!」 木子墨緊皺眉頭,不斷思考著剛才無心所說的話,投影?難道無心打算弄出來一個投影大軍,然後進攻其他宇宙?這樣的話的確是一個頭疼的事情,但是現在木子墨也不是無心本體的對手,這讓木子墨頭疼的不行。

而且現在木子墨只有主神的實力,而無心現在都已經擁有了半仙的實力,至於無心的來歷都是一個謎團,連她如何修鍊到這個境界的都是一無所知。

現在的中心宇宙,每個人變強都特別的簡單,因為中心宇宙聚集著強大的力量,多半都是一些被囚禁的神王所帶來的功勞,但是如果星球核心內的神王死掉了,整個星球上的生命都會枯萎,但是很少一部分人會逃脫這個命運。

正當木子墨不斷思索的時候,面前卻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老乞丐。

「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木子墨也停了下來站在老乞丐的面前,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讓木子墨也很想念,每次都是老乞丐幫助木子墨提升實力,這才有今天的木子墨。

「我說過,再次見面我會告訴你一切,跟我來吧。」

老乞丐一揮手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陣,木子墨跟隨老乞丐走進了傳送陣,當再次從傳送陣走出來了的時候,面前是一個宏大的大殿,大殿的正前方有一個王座,王座的後面是一個巨大的雕像,但是這雕像所雕刻的人,竟然與木子墨一模一樣。

「這就是天命者聖殿。」

老乞丐在木子墨的面前單膝跪下,這讓木子墨受寵若驚。

「歡迎回來,我的王。」

王?木子墨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樣的展開啊,雖然那個雕像與自己一模一樣,也不代表自己就是這裡的主人啊,但是老乞丐的樣子也不是在開玩笑啊。

木子墨將老乞丐扶了起來,老乞丐卻唉聲嘆氣。

「您果然已經不記得了嗎?這個世界的由來。」

世界的由來,最後在老乞丐的強迫下,木子墨坐在這個王座的上面,果然坐在這裡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此時也能感覺到曾經自己的面前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幹將,可惜現在只剩下老乞丐了。

「那就由我來講述當年的事情,讓吾王回憶起當年的一切。」

老乞丐開始自顧自的講述起了當年的事情。

當年這個宇宙只是一片虛無,後來出現了一個仙人,他用自己強大的力量將這片宇宙開天闢地,創造出了東南西北中心五個宇宙區域,為了不讓外人入侵這裡,在宇宙的邊緣打造了晶壁。

一開始宇宙中是不存在什麼生物的,後來這個仙人感覺無聊,不知道用什麼手段讓大部分的星球上出現了生命,而仙人也因此消失不見,生命的出現的確是好的方向,但是每個生命都是自私的。

就這樣生命之間不斷的奪取底盤,造成了很多生命的死亡,後來為了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出現了一個自稱是天命者的人,而這個天命者的出現已經是三個世界之前的事情了,畢竟現在已經經歷了三次世界毀滅與重造。

最初的天命者會運用強大的紫雷進行戰鬥,身邊不斷的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夥伴,也有很多女人仰慕他,可是他後來沒有選擇任何一個女人,也沒有留下後代,最後因為壽命到了盡頭就這樣死去。

而天命者的手下也開始逐漸分割了初代天命者的領地,最後整個宇宙被劃分成為了五大宇宙,真正意義上的五個帝國,而深愛著天命者的那個女人在即將突破到天命者所達到過的境界的時候,被心魔所困擾,最後將自己體內的惡一面丟了出去。

這個惡一直痛恨著天命者,痛恨著自己的本體,也是因為她導致的第一次世界毀滅,甚至第二次第三次都是她所導致的,而深愛天命者的少女也幾經輪迴一直陪伴在天命者的身邊。

到第一次世界毀滅之後,第二個世界沒開始多久,天命者再次降臨到這個世界,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將所有的幹將召集到了這個大殿之內,開始策劃如何才能阻止少女惡一面的毀滅,一開始少女很自責,但是天命並沒有責怪她的意思。

後來在一次大戰中,天命者為了保護這個少女死去,最後第二個世界也毀滅,輪迴到第三個世界,第三個世界的天命者是一個名為白墨的存在,而這次,少女沒有選擇來到天命者的身邊,而是派自己身邊最忠誠的奴僕前往天命者身邊,幫助天命者完成自己的使命。

但是到了最後天命者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最後慘淡的死去,而木子墨就是第四個世界的天命者,而這個老乞丐就是天命者身邊的忠實奴僕,為了引導天命者回到這個位置的存在,但是老乞丐也有自己的規矩。

如果木子墨沒有達到自己心中的目標,他是沒有資格坐在這裡的,而現在木子墨坐在這裡就代表著木子墨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但是現在的木子墨並不是真正的天命者。

「吾王,請接收洗禮吧,成為真正的天命者吧,傲視群雄的存在吧。」

木子墨點了點頭,現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力量,只有要了力量自己什麼的都可以做到,也可以阻止無心的計劃,難道無心就是那個少女惡一面的奴僕?

木子墨現在也不去考慮這些問題了,一道紫色的光柱將木子墨套入其中,木子墨享受著洗禮,身體的金色血液全部被掏出來了,但是木子墨沒有因此死亡,因為木子墨現在是神明,還是獨一無二的承載四個世界的天命者,不可能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死掉,空中金色的血液變成了紫金色,血液再次回到了木子墨的體內。

木子墨身上環繞的紫色雷電,也變成了純凈的紫金色,這個時候木子墨才感覺到,自己真正的掌握了紫雷,也知道紫雷是一個超脫一切的存在,就算金雷克的毀滅之雷現在也是不木子墨的紫金之雷的對手!

當一切光華消失之後,木子墨再次站在這個大殿之內,此時的木子墨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著無窮的力量,也是時候度神王劫了。

當神王劫剛剛成型的時候,木子墨只是簡單的一揮手,紫金之雷將周圍的一切劫難泯滅,本來木子墨的神王劫比別人特殊,多了一個神魂劫,但是劫難在怎麼強大也比不過木子墨現在所擁有的紫金之雷。

「老爺爺,謝謝你,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

木子墨深深的向老乞丐鞠了一躬,但是這個時候老乞丐的表情卻變了。

「既然如此,就把你得到的力量給我吧!讓我去完成你該完成的事情,成為這個世界的天命者!」

老乞丐的做法讓木子墨很驚訝,他沒想到這個時候老乞丐會選擇倒戈,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了嗎?

這個時候老乞丐從虛空中拿出來一個小壺,從小壺裡飄出了一些氣體,當木子墨接觸到這些氣體的時候,自己的紫金之雷完全用不出來,這讓木子墨很驚訝,趁著這個機會老乞丐的雙手被紅色的元氣所包裹,一掌打了過來。

趁著這個機會木子墨召喚出了白耀和夜魅,抵擋住了老乞丐的攻擊,讓木子墨意外的是,這個老乞丐竟然也擁有著半步半仙的實力,現在的木子墨與他戰鬥還是比較吃力的。

因為現在木子墨沒有穩固神王的實力,只能一味的格擋閃避,紫金之雷也處於封印的狀態,這個大殿木子墨也不知道如何出去,現在的情況十分不好。

「為什麼?你幫助我那麼多,為什麼現在選擇這樣?」

老乞丐邪邪的笑著。

「如果我不這麼做怎麼會得到完整的天命者力量?我要感謝你,一直按照我給你鋪的路走下去,這樣我才會如願以償,沒有紫金之雷的你,不堪一擊!」

木子墨現在徹底對老乞丐失望了,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老乞丐的布局,怪不得老乞丐不希望自己死去,自己只是老乞丐養的一個牲口而已,等待長肥了,就可以殺了吃肉了,這就是現實。

「但是之前我給你講的故事都是真實的,而且我也知道現在那個少女是誰,也知道少女的惡是誰,但是我並不想告訴你,我還要依靠那個惡稱霸整個宇宙!」

怪不得無心有恃無恐,原來有這樣的手段,無心都已經是半仙的實力了,那麼那個惡又是什麼樣的實力,仙?應該不可能,因為那是傳說中的境界。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老乞丐的攻擊已經越來越犀利了,如果在走神的話,下一刻死掉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蝕骨情深:總裁追妻99次 「刀劍合璧?」

木子墨自言自語著,他突然想起之前白墨和黑髮少年對自己說的話,木子墨為了生存打算嘗試一下,將白耀和夜魅同時放在右手,但是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就在這個時候十分鐘的時間到了。

木子墨也可以逐漸的跟上老乞丐的速度,也可以抵擋老乞丐的力道。

「你這是什麼力量!為什麼我不知道!」

老乞丐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不斷的怒吼著,木子墨也沒有打算告訴老乞丐自己身上還有什麼樣的力量,就在這個時候,老乞丐的身上也散發出了強大的魔息,魔化?

上次老猴子也是在緊要關頭魔化的,如果讓老乞丐在這裡魔化的話,自己真的就不是他的對手了,木子墨開始冥思苦想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對方魔化,可是自己就算在怎麼努力去思考也沒有任何辦法。

畢竟現在木子墨的紫金之雷已經被封印了,而那個小壺此時就掛在老乞丐的腰間,自己根本無法觸碰,對方也有著強大的身法。

「沒想法到你可以逼我使用出這樣的力量,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潛力,但是從今天開始天命者就是我的!」

老乞丐花白的頭髮變的漆黑,臉上的皺紋消失不見,彷彿返老還童一般,實力也不斷的攀升著,可怕的氣息如同波浪一般一道一道的擴散開來,木子墨被這魔息推出去很遠。

而且白耀的持續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到現在木子墨都沒有找到刀劍合璧的方法,正當木子墨冥思苦想的時候,老乞丐沖了過來,一臉狂笑,雙手包裹著黑紅色的元氣,一掌拍了下來,地面出現了一個坑。

讓人驚訝的是,地面上的坑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原樣。

「怎麼樣,這個神殿很不錯吧,這可是經歷了三次世界毀滅依舊存在的天命者神殿!只要殺死了你,不但我可以成為天命者,就連這個神殿都是我的了!」

老乞丐哈哈大笑著,木子墨只是淡淡說出了兩個字。 當木子墨喊出這句話的時候白耀和夜魅真的融合了,形狀還是一把長劍的樣子,只是一面刃為白色,一面刃為黑色,劍柄處不斷的環繞著一個黑色的光環和一個白色的光環。

光環上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是不知道這個文字是什麼時代的文字,是什麼文字,給人的感覺古樸滄桑,兩個光環不斷的旋轉著,木子墨也感覺的到此時手中的夜耀有著多麼強大的力量。

「一刀修羅!」

厲少的閃婚新妻 一道黑白兩色的光芒閃過,老乞丐站在原地狂笑著,接著老乞丐被木子墨手中的夜耀劈成了兩半。

「怎麼….可能?」

木子墨手中夜耀消失不見,開來現在想維持夜耀的形態是很困難的,木子墨感覺自己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可以長我夜耀的使用,最後老乞丐的屍體化為了飛灰,整個大殿也安靜了下來,木子墨靜靜站在那裡,看著之前老乞丐屍體消失的地方。

「我一直把你黨作為的恩師,而你一直把我當做你的牲畜,但是我依舊會感謝你,因為沒有你,也沒有我的今天,就算你死了,也讓我再次得到了新的力量。」

木子墨走了過去發現那個小壺還在那裡,當木子墨撿起這個小壺的時候,一個靈魂飛了出來,而這個靈魂就是老乞丐的樣子,老乞丐跪在木子墨的面前,這讓木子墨特別詫異。

「吾王,是我的惡念掌控了我的軀幹,對不起,我竟然傷害到了您,我罪該萬死,請王懲罰我!」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老乞丐,木子墨微微一抬手,老乞丐卻很開心,因為可以死在木子墨的紫金之雷上面是多麼的榮幸,但是木子墨沒有選擇殺死老乞丐,只見老乞丐的身上逐漸出現了肉身,最後老乞丐站在了木子墨的面前。

「王,為什麼?」

木子墨微微一笑。

「我還需要你幫我找到我的忠實幹將,未來的宇宙註定不會平凡。」

老乞丐瞬間跪在木子墨的面前。

「王,你的忠實幹將就在你的身邊,只是他們沒有覺醒記憶而已,接下來我會為這件事情去奔波,請給我百年的時間,百年之後我會回到這裡,帶著您的忠實幹將來見您,我知道您一直到苦惱如何稱呼我,其實如何稱呼都我來說都是榮幸,如果可以的話,叫我李老就可以。」

雖然老乞丐說的話並不是特別有禮貌,但是木子墨並不在意,因為木子墨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木子墨坐在王座上點了點頭,這也是木子墨復活老乞丐的原因之一,但是之前木子墨就感覺有些奇怪,老乞丐的惡念並沒有被木子墨完全的殺死,而是逃跑了,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木子墨也突然想起來,之前惡念老乞丐說過,他知道這個世界當年的少女是誰,當年惡念少女是誰。

「李老,你知道當年的少女和惡念少女在這個世界是誰嗎?」

李老卻搖了搖頭。

「我的惡念是知道的,但是他一直沒有告訴我,我也想打探,但是他一直在防備我。」

木子墨點了點頭,果然如此。

「對了,王,你可以與這個神殿捆綁,讓這個神殿成為你的專屬仙器。」

仙器?這個神殿是仙器?

「這個神殿是世界之初的時候就存在的,是王,您親自找到的,所以這是您的東西。」

木子墨咬破手指將一滴紫金色的血液滴落在大殿上,果然整個大殿的一舉一動都已經在木子墨的腦海當中,還可以收房自如,也可以指定任何人自由出入或者禁制出入。

木子墨點了一下李老的方向,一道紫雷之雷飛到李老的身上,李老此時也感應得到,自己可以自由出入這個仙殿了。

「你去辦你的事情吧。」

李老應允打開傳送門離開了。

木子墨閉上雙眼,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宇宙,這個仙殿真的是很實用啊。

既然如此,應該把閑逸閣的諸位都接過來,木子墨開始向閑逸閣進發。

東宇宙上清宮,木子琴拚命的與一個機器人戰鬥著,用著她父親曾經教導她的劍術,可惜的是,自己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而這個機器人木子琴完全看不出來它的實力。

「姐姐,我來幫你!」

木萌萌拿出一桿長槍沖了出來,沒想到的是木萌萌竟然與白雪柔一樣用的是長槍,如果不是姜美琴琴音看到她是從自己肚子里鑽出來的,都會認為這是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在這些年裡木萌萌的槍術都是葉綻青教導的,而木萌萌也有木子墨的少許霸氣,上去就是一頓刺擊,緊接著就是木子琴的斬擊。

「這個東西是怎麼出現的?」

呂紀走到姜美琴的身邊,姜美琴此時也皺著沒有,不知道這個機器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樣下去不行,這兩個孩子肯定不是它的對手!」

「哈!呀!」

一個少女向那個機器人,她所用的劍法是呂紀,呂仁,上清宮無痕峰,木子墨,所使用過的劍術,沒錯,她就是呂仁與任琪的女兒,呂蘭蘭。

看著空中三個孩子與這個機器人大戰,呂紀也很想過去大戰一場可是現在自己不能輕舉妄動,如果出現別的問題,自己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趕回來,而且現在最主要的是保護上清宮的弟子。

上清宮的弟子本來應該特別害怕外面的機器人,沒想到的是上清宮的弟子竟然合力組成了一個元氣大鎮,和一個鋒力大鎮,結果一到龐大的元氣衝擊波和一道龐大的鋒力衝擊波飛了出去。

兩個衝擊波正好貫穿了機器人的身體,機器人也因此停止了運行,當是三個孩子回來的時候,整個宇宙變成了紅色,一個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吾乃墨無痕,人稱血色君主。」

當墨小優聽到這個人自稱墨無痕的時候,立刻飛了出去,看著面前的這個人竟然真的與自己的弟弟墨無痕長的一模一樣,但是血色君主…這並不是墨小優知道,墨小優真的害怕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自己的弟弟,只是一個樣貌想象的同名男子。

「姐姐,我回來了。」

這句話瞬間讓墨小優的眼淚流了下來,墨小優現在真的很想抱住自己的弟弟痛哭一場,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墨無痕一臉嚴肅的樣子,讓墨小優也謹慎了起來。

「姐姐,你先回去,還沒有結束。」

聽到墨無痕的話,墨小優很猶豫,但是看到墨無痕堅定的眼神,墨小優也之後回到上清宮,在上清宮遠遠的看著墨無痕。

「出來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果然一個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而這個人就是無心。

「這是我第幾個投影了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沒有關係,我相信這次我不會再失敗了,今天就拿你做實驗吧!天命者手下的第九幹將墨無痕!」

龐大的信息量讓上清宮的眾人很疑惑,天命者的手下幹將到底是什麼,投影又是什麼,這些沒有一個人可以想明白。

就在這個時候墨無痕與無心大戰了起來,墨無痕渾身被金色的血液包裹著,無心隨手丟過來一個透明的元氣,透明的元氣貫穿了墨無痕的身體,墨無痕的身上出現了一個血洞,隨後消失不見。

魔尊獨寵:仙妻太妖嬈 彷彿墨無痕現在是一個由血液構成的人一樣,一切物理攻擊都是沒有效果的,就算是元氣想要攻擊到墨無痕都是很困難的。

「你就這點實力?」

這麼一句輕飄飄的話,直接讓無心暴怒,無心開始瘋狂的丟著透明的元氣,當元氣即將到達墨無痕面前的時候,全部被她引爆,宇宙中發生了劇烈的爆炸,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火花,當一切都消失之後,空中只有無心一個人,墨無痕已經消失不見了,不知道是逃跑了,還是已經死了。

「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小蟲子們。」

無心看著上清宮裡面的眾人,淡淡的說道。

「誰告訴你我死了?」

機緣聊天群 宇宙中不斷出現金色的血液,最後融合成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墨無痕,看到墨無痕的臉色,多少受到了一些傷害,但是這些都是無關大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