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欣賞的本意,被這一段真摯的兄弟感情所感染地莫天並不是耗子二人所想的那樣冷酷。

之所以放過了大部分的盜賊,而單單地留下了耗子和盜賊頭目,莫天卻並不是想要斬殺他們。

若是連這兩個有情有義的漢子都要被莫天無情斬殺的話,這樣一來那些顯得無情無義的百十號雜碎豈不是更加的必死無疑?

莫天心知,若是自己就這樣放過了所有人。從那些盜賊的反應中就可以預見到,只要莫天他這一把懸在他們心頭上的利刃瞬間撤銷掉了,等待着盜賊頭目和耗子兩個的絕對不會是盜賊們的感恩戴德。

相反,在面臨着生死危機的那一刻,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那種醜態本就是見不得人的。就像是整天吹噓着自己有多麼多麼地義氣一樣,卻在關鍵時刻明哲保身,甚至於爲了保全自己,無情出賣弟兄的醜事來。

如果,莫天就這樣沒有任何表示的離去。在所有的醜陋都暴露在了耗子和盜賊頭目這二人眼中之後,再一次的相處時,他們之間是否還能夠做到那種虛假的好兄弟,講義氣?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了。人性的自私,會使得這些盜賊想要拼盡全力地去掩蓋自己的醜陋。

即使是盜賊頭目臨死之前也不忘竭盡全力地去挽救自己手下的性命,但是在這些盜賊的眼中,這種人性的巨大落差會在他們的心中極度地扭曲着原本就顯得卑劣的人格。

在這些盜賊的眼中,幾乎形同廢人一樣的盜賊頭目和實力本就很低下的耗子,這幾乎對他們造成不了任何忌憚的二人,能否安然地在羣狼窺伺地情況下活下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懸念。

其實,莫天將耗子和盜賊頭目單獨留下,甚至在那些盜賊的心中製造出了這二人必死的假象,未嘗不可以說成是莫天對他們的一種保護。甚至於,即使是耗子和盜賊頭目兩個人都死在了莫天的手中,都要好過於死在自己曾經的兄弟手中要讓他們感到好受許多。

畢竟,在這紅塵江湖中混的人,對於死,何時死,如何死都有着各種各樣的絕望。

死在強大的對手手中,即使極不如人,卻也是死得其所。但是,若是死在兄弟的背叛下,纔是最爲憋屈的。

“想怎麼折磨我們,手段儘管使出來吧!俺耗子只要皺一下眉頭就不是爺們!”耗子見此,心中膽顫地同時,口中卻兀自不肯有任何的送氣。畢竟硬氣了這麼長時間了,反正是必死無疑,又何必在莫天這個大仇人面前流露出他對死亡的恐懼來呢,雖然他心中確實害怕來着!

看着兀自強撐着的耗子,莫天不由輕笑了一聲,原本故意板着的臉上也忍不住流露出笑意。

他自是看出了耗子心中對死亡的恐懼,但是這卻並不影響莫天對耗子的欣賞。這種人,纔是真性情的表現。怕就是怕了,誰人不怕死呢?對於死亡的畏懼,至少在耗子的眼中並沒有對義氣來的重,這纔是最爲重要的。

念及此,莫天也不忍去在挑逗耗子和盜賊頭目了:“你們這兩個笨蛋,還真以爲小爺我會殺了你們不成?若非如此,你們覺得自己還能活到現在嗎?”

莫天沒好氣地說着,聽得耗子二人一陣發愣。

“爲什麼不殺我們?”呆愣着,耗子有些傻傻地問道。

“呵!你還真心求死啊。好吧,小爺我這就成全你!”莫天氣笑道。

“別,俺可不想死,還沒活夠呢!”聽了莫天的話,耗子當即狠狠地對莫天擺手求饒着。

“你們這兩個傻蛋,一個傻到了爲狗屁的義氣不惜犯死,一個臨死還不忘彰顯一下這狗屁的義氣。可是你們可曾想過,如果我先前徑直丟下你們兩個直接離開的話,這時候等待你們的會是什麼下場?你們難道還真的以爲那些個雜碎會感恩戴德地和你們繼續講義氣嗎?現實點吧!”

這一番毫不留情的斥責,讓耗子和盜賊頭目兩個的臉色都不由一陣發白,很顯然他們是聯想到了這樣的後果,這時他們才發現那後果是令他們難以承受之重!

這時候,盜賊頭目也好似反應了過來,面露着一臉的苦笑,滿含感激地對莫天說着:“多謝,多謝少俠不殺之恩!”

“呵,我可不是什麼少俠。”莫天笑道,“放過你們,也不過是看着你們的兄弟義氣挺能騙人的。不殺那些雜碎,只因小爺我可不想因爲他們而髒了自己的手!”

莫天說話毫不客氣地拒絕了盜賊頭目的謝意,讓耗子兩個人都不免流露出一絲燦燦的神色。任他們再怎麼想,也沒有想到莫天會這麼的 直白。

PS:偶錯了,不管訂閱多少,偶都要竭盡全力加倍更新,這樣才能獲得成功!請巨巨們拭目以待!懇求訂閱的巨巨在書評區露一下臉,讓作者狠狠地表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謝謝配合,千萬別去做無名英雄啊! 乘興而來,卻又因爲獠牙盜賊的離去,不知所蹤而敗興。莫天心情並不好,所以也沒有和耗子兩個多說什麼的意思。

不過,秉着送佛送到西的爲人準則,莫天看着這時顯得有些沉默的氣氛還是開口說了一句:“謝,就不必了。你們兩個好自爲之吧。這混亂之領,嗯至少是這塊兒你們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聽了這話,耗子和盜賊頭目心感認同,但是想想着自己等人先前還是一副因爲獠牙盜賊離去而產生的那番割據勢力,逐步壯大的豪氣,在聯想着此刻的落魄,心中老後悔了!

“唉,真不知道我們還能做些什麼?”盜賊頭目哀嘆了一聲,此刻他幾乎等同於一個廢人,原本他那在混亂之領中還能混得衣食無憂的觀元境實力也蕩然無存了,甚至於可能以後能否自理都成了一個問題。但是,他卻不敢有對莫天的任何抱怨,這一切在他看在都是錯在自己。相反,他對莫天還是抱着一種感恩的心,畢竟莫天沒有計較他的冒犯,甚至救了他的小命!

盜賊頭目的一句感嘆,讓耗子心中也起了心思,苦惱地考慮着今後的去路。畢竟,他還年輕不是,還有着熱血的青春呢!

“何去何從,隨你們的運氣吧。至少,一時半會兒的你們還死不了!”莫天笑了一聲,向着耗子兩個人拍了拍他們的肩旁。

頓時,耗子和盜賊頭目就感覺到了從自己的肩膀處,一股溫熱的感覺一直在身體內流傳着,經久不息,暖暖地最終匯聚到了丹田之所。

這種暢爽的感覺,讓他們兩個不由想要放肆**一番。


微眯着眼睛,耗子和盜賊頭目享受着體內那前所未有的感覺,就像是漫步雲端一樣。

不知過去了多久,當二人都從這夢幻一般的感覺中清醒過來的時候,莫天的身影已經在他們的眼前完全消失了。

就在他們慌亂地尋找着什麼的時候,這時耗子一聲驚叫將盜賊頭目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天啊,老大你身上的傷完全好了麼?”

看着比之受傷前還要利索很多的盜賊頭目,耗子不由震撼了。

這時候,盜賊頭目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原本沉珂的身體,一下子就變得如此的清靈,狀態前所未有的好,甚至於他感覺着自己的體內,那原先都消散了的精元彷彿都雄厚了很多,隱隱感覺着那困擾了他三兩年的觀元境二重天突破就在眼前了!

“這、這怎麼可能!”感知着自己體內的變化,一種令盜賊頭目說不出的震驚充斥着他的內心。誰能想到,之前那個連站立都無法做到的他,此時此刻卻生龍活虎地比任何時段的狀態都要好呢?

這時候,兀自震驚於自己那明顯變化的盜賊頭目呆愣愣地看向了耗子,眼中再一次掩飾不住地震驚了:“耗子,你還說我呢。你小子現在都已經突破到觀元境啦!”

“尼瑪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這一句感嘆,盜賊頭目卻並沒有說出來,只是在自己的心底!

因爲有着自己的‘前車之鑑’,所以對耗子的突破,他感到的震驚並沒有讓他感覺到眩暈的程度,至少他自己的變化就足以說明這一切了。

但是耗子不同啊,所謂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兒。從小就苦修武道的耗子,在武者一途上的天賦實在是差到令人無語。近二十年的時間,纔將將讓耗子勉強地突破到了先天之境。

可是自從到了先天之境後,耗子連續三年實力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提升,可是現在一恍惚的時間,就整整跳躍了一個階位啊。這樣的鉅變,不低於改天換地給耗子帶來的衝擊來的大了。

都在感嘆着自己變化的巨大,良久之後,盜賊頭目才忍不住再一次感慨了一聲:“看來這一次我們真的是遇上了貴人了。”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麼!

實力大大提升了的耗子和盜賊頭目此刻再也沒有了任何的擔憂,即便是已經不知四散到何處的那些手下們繼續殺了回來,憑藉着他們自此此刻的力量,或許在面對着百十號人的壓力下,自保卻是無虞了。

“老大,我們今後該怎麼辦?”耗子有些興奮地問着。

原本茫然的人生在實力提升的同時也變得漸漸地清晰了。

“除了繼續做盜賊,咱們還有別的路子嗎?”盜賊頭目微微一笑,顯得極爲自信。

已經遠去的莫天並不知道,就是因爲他一時的興起,在耗子兩個人的身體內留下了一道精純的先天真氣。數十年後,混亂之領黑風的威名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被譽爲盜賊雙神的耗子二人。

獠牙盜賊團不知了蹤跡,追至此地的莫天也沒有了心情再這樣像着無頭蒼蠅似的地追下去。

此刻,告別了耗子兩個的莫天卻出現在了當日莫毅一行人被圖布攔截的地方。一路之上,莫天看到了太多的廝殺,爲了爭奪着獠牙遺留下來的這廣袤的大地,吞併,殺戮在人的慾望下不斷地催生着。這讓莫天都看得一陣麻木。

殺紅了眼的盜賊們,因爲無法看到莫天的行藏,加之莫天也無意參雜於其中,所以這一路走來倒是顯得分外平靜。


這裏,黃沙遠沒有因爲時間的推移而將大地上那深重的血跡給遮掩。依稀,無論是地面上稀疏的草葉之間飄零的血痂,還是遺留了一地斷開的刀兵,無疑不再向着莫天訴說着,訴說着這裏曾經的壯烈。

觸景生情,莫天似乎看到了,看到了那兩道深陷的巨大腳印上,已經完成了獸變的莫毅,似乎在慈愛地對他微笑着。

忍不住,一滴眼淚從眼瞼中滴落了下來。

直至這時,莫天才緩緩地回過了神來。

“我是莫天,還是莫言都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爲我就是我,不論是莫天還是莫言!”感念着心中波瀾的情緒,真正的溫情並沒有讓莫天感覺到恐懼和不真實的感覺。

只有着孤兒經歷的莫天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想開了,不管是已經消散的莫言,還是穿越而來的他,這一生,這一世和莫毅,和那個莫家始終都有着一絲斬之不斷的聯繫。

“也是時候回家族去看看了!”莫天心裏這樣說着,眼中彷彿是看到了莫毅正對着他微笑着點頭,似乎極爲欣慰的樣子。

提及莫家,那個曾經展露在莫天眼前的家主私印,那張無情的信紙就不住地在莫天的眼中漂浮着。

原本幾乎都塊被莫天遺忘了的往事,在這一刻重新充斥滿了莫天的內心。

幾乎從前莫言所受到的所有冷眼,這一刻都化作了莫天的滿腔憤怒。

“就讓老子去證明這一切吧,莫言。呵呵,我想我會讓之前所有看低我的人都大吃一驚的!”莫天笑了,笑得很冷酷!

自由聯盟,這個鼎足於幽燕之地的三大勢力。

它所統屬的城池並不是很多,不足二十之數,但是每一座卻都是出奇地繁華,爲各方勢力所垂涎。

其中,最大的,最爲繁華的莫過於自由聯盟的主城——雲天城了,這個地位隱隱超然於兩大帝國帝都的雲天城內,聚齊了構成聯盟頂樑的五大世家,因爲只有着這一座,是他們所不能完全掌控的。

雲天城的城主之位,一直是由五大家族的家主輪流執掌着,誰家的實力強上一些,同盟多一些,誰就能做得長久。但即便是五家之中最爲強勢的白家,也無法將這雲天城的據爲囊中。

莫家大宅中,兩個形容相似的老者滿臉凝重地坐在兩面的方桌上,大眼對小眼……這二人正是莫家最具話語權的二老,莫笑天和莫問天。

“最新得來的消息。毅兒在混亂之領遭遇到獠牙盜賊團的人之後就失蹤了!”莫笑天此刻是一點兒也笑不出來了。

一旁,莫問天聽了也是一臉的沉默,隨後才幽幽道:“唉,誰能想到這暴風帝國就這樣敗了呢。毅兒這也是趕巧了,攤上這這禍事。不過好在他福運深厚,只是不知所蹤,並沒有……”

莫家二老只能自我安慰着,他們一個個都是還虛境頂峯的高手,此刻卻也只能無可奈何。

“起初剛剛得到這個消息,老子是要動人馬殺到獠牙盜賊團去的,可惜這時機不對啊!現在,聯盟內還不知道有幾家人在等着盼着看我們倆兒的笑話呢。哼哼!”

“是啊,也只能委屈毅兒了!”

莫家,傳承了千年的大家族,就算是幽燕之地在如何的落寞,這些大族中都有着對重要族人的本命玉牌,有着這些沾染了族人靈魂精血的玉牌就能夠了解到他們的生死。所以,雖然對莫毅的不知所蹤而感到疑慮,但是莫家二老卻都沒有在這件事情上有太多的擔憂。“毅兒也是夠苦的了,尤其是莫言那個混小子,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沒有修煉的天賦也就罷了,還喜歡四處亂跑,至今一無所蹤。而且奇怪的是那小子的靈魂玉牌都碎了,竟然又詭異的復原……”莫笑天搖頭感嘆着,對於自己的那個孫兒,真的無話可說。

“大哥,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什麼消息。傳聞,烈焰帝國那邊新晉崛起了一個叫做莫天的少年,據說深得穆野王的看重。而且,聽李庚傷愈後說,莫言那混小子……”莫問天有些拿不準地猜測着。

“老二,我看你真的是老糊塗了。儘想美事呢!有着心思,還是好好考慮一下一個月之後,各家後生的比鬥吧,這可是關乎我們莫家傳承的大事!”莫笑天不耐地打斷了,在他的心中那個‘不學無術’的莫言已經深入了內心,想要顛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被老大莫笑天責怪着,莫問天卻沒有任何的慚愧。雖然他那一張老臉上也泛着一抹棗紅,心中卻在腹誹着:“這能怪我麼,你也不想想你那幾個孫子輩兒,他們之中哪一個也沒有對抗白家那小王八蛋的本事啊!我這也是苦中作樂,排解一下心中的憂愁罷了!誰讓你是家主呢,這麼多的煩心事,本就是你該操心的。幾十年前我不和你爭這個家主位子,就是想心無旁騖地鑽研武道,可這幾十年過去了。這些煩心事又有哪樣你不找我說道的。我這個做弟弟的才叫苦咧!”

不提莫家二老的擔憂和牢騷,總而言之,在這個時段,雲天城內不論是哪一家都洋溢着一種緊張的氣氛。

只因,每三年一度的雲天城世家武鬥大賽又要開幕了。

而這武鬥會中,參與者無一不是世家大族子弟中的佼佼者。不說勝利者在武鬥會結束之後自己會得到豐厚的獎勵,單單是對於這五大家族來說,這武鬥會的成敗在某種程度上也決定了家族的榮辱。更要命的是,它還有很大程度上有着影響五大家族爭奪雲天城城主之位的因素。

莫家在天隕城城西,佔地近千畝,建築數千座,其中假山、庭院、人工湖、小溪隨處可見。莫家的嫡系在後院幽靜處,這裏中央一個人工湖,四面則是一座座閣樓,閣樓後方乃是一塊塊修煉場、重力房、苦修殿……

莫家家族嫡系人員不多,可旁系加供奉卻有百人,再加上丫鬟、侍衛等等,整個莫家每一天都有將近一千的人口常駐。

每一天清晨,不論是莫家的嫡系、供奉還是武者,都會在各大演武場練功殿中苦修。

這一天,公雞的啼鳴聲剛剛響起,天色才矇矇亮,已經有很多武者開始活動筋骨,在各種苦修的場地淬鍊自己了。

新一天的開始,讓莫家大宅前加緊巡邏的護衛們開始了換班交接的活動。

就在這麼一個春光明媚的清晨,闊別了雲天城幾乎大半年的莫言回來了。

保證重遊故地的這樣一種心態,穿過了雲天城那道高大的城牆,看着那熟悉的街道,一直漫步到城西那座佔地龐大的大莊園前,莫言的心中忍不住的一陣顫動。

有一種家的感覺,在快速地迴歸着。這種感覺的奇妙,糾結在莫言那有些抗拒卻又萬分渴望的內心深處,越來越深。

看着眼前那張巨大的門牌,那氣派的大宅門。莫言不由攥緊了拳頭,一步一步堅定地向着那扇大門的通道處走去。

“站住,此乃莫家大宅,閒人止步。”一列剛剛完成了交接的護衛雄赳赳,氣昂昂地列着隊,看到不明身份的莫言走了過來,當即喝止道,因爲莫言那一身華貴的行頭,是以即便是自持莫家護衛大牌的他們也不敢太過於放肆。畢竟,在這雲天城內,莫家雖然勢力強盛,但終究不是那最強大的一個,難保這來人不會是其他世家大族的子弟,他們這些下人得罪不起的存在。

莫言原本有些失神地埋着頭,兀自地走着。聽着耳邊那洪亮的呵斥聲,不由猛地一下子擡起了頭來。

一入眼,就是一堆明晃晃地折射出刺眼光芒的兵刃。因爲武鬥會即將開啓,而莫家卻連連遭受到了厄運,莫毅的失蹤代表着莫家將在武鬥會上失去一個強有力的名額,那被譽滿爲聯盟二代第一人的莫毅缺席,將會讓莫家在本屆武鬥會中慘遭滑鐵盧,這是所有氏族所公認的,從莫毅被困在暴風城那一天就開始了!

而因爲莫毅的緣故,同樣作爲莫家世代盟友的秦家,在這段時間內的態度也變得有些曖昧難測了。五大家族中,戰力最差的木家,同樣也因爲莫毅的變故,原本欲將和莫言連親的意念也石沉大海了。

不過,這對木家來說並沒有任何的不妥。誰讓你莫家莫毅一脈都玩失蹤呢?怪得了誰?

正是因爲這樣的變化,使得原本強勢的莫家在失去了莫毅之後一下子變得有些頹然了。而一向對莫家深以爲忌憚的白家卻不會放棄這樣難得的好機會,幾次三番地撩撥着莫家的生意。

自由聯盟內部,各大家族之間各自割據着的礦場更是爲他們所相互眼熱。這樣一筆財富的來源,在這短短的十天半個月內,莫家諸如此類的生意也大打了折扣!

一度,今年的武鬥會比起往年來的**味要濃重的多。


原本就心情不好的莫言,看着莫家護衛那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心中更是不悅,猛地擡頭瞪着說話的那個護衛冷哼了一聲道:“怎麼,我莫言什麼時候被逐出莫家了麼?怎麼就成了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