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放完一次風射雷之舞,立刻轉身再次攻擊,蟻落被打得東倒西歪,他能感覺到每一片鱗甲都在受到劍一次次的衝擊。這是怎麼樣的一種劍招,竟然如此之快,蟻落完全看不到星雲的行蹤,只有那一道道沒完沒了的劍刃在他身上衝刺着,噼裏啪啦響個沒完。

“可惡!”蟻落把手上的斬旋刃猛然折斷,他握緊拳頭全身迸發出強力的鬥氣,鬥氣“嘭”一下從草原上擴散開了,科多獸都驚嚇得退了一步。

可是這卻仍然沒能抵擋風射雷之舞絲毫的減緩,那一道道劍影仍在快速穿梭着。

“這樣下去要沒完不了了。”蟻落抓不到那個小鬼,而那個小鬼的劍也絲毫傷不了蟻落。難道這個小鬼就如此蠢笨,就不知道換種方式,刀智這樣想着,“喂,蟻落,要不要我幫忙。”

“你少管閒事。”蟻落雖然被搞得焦頭爛額可還是不肯放棄,可是對這種快到見不到人影的招式他又實在沒轍。

蟻落連連搖頭,他握着自己的斬旋刃已經躍躍欲上。

屍舞天笑着說道:“怎麼,已經坐不住了?”

“嗯,如此之快的劍招,我很想用我的拔刀斬與其交交手。”刀智說道。

“你有對策嗎?”

刀智不假思索地說:“我想用拔刀斬壓制住他不讓他出招就可以吧,畢竟我出招比他快。”

屍舞天別有意味地笑了笑:“你再好好看看。”

聽到屍舞天這麼說,刀智又仔細看着星雲的劍招。 “石大叔,將精銳力量調過來吧,這次真的要建設皇宮了,可不能出事啊,所以人要可靠的,你別抖,皇帝人很好的,以後你還得跟他打交道呢,人手要時刻準備着,這兩天,皇宮那邊應該會派人過來跟你談施工細節,你照做就行,有什麼問題派人通知我,我明天就回南華城,向這邊調集材料。”雲飛說道。

“雲飛啊,這修建皇宮的活你也敢接啊?萬一做的不好,工錢是小事,這可是要掉腦袋的啊。”石達開膽顫心驚地說道。

“放心,只要你們不惹事,不會有差池的,一切有我,別怕,好好做事就行了。”雲飛安慰道。

“好吧,豁出去了,不過,終於可以修建皇宮了,我驕傲!”石達開也放下了心理負擔。

“雲飛,你的封地在哪啊?”一旁的閆鳳嬌見他們兩個人說完了事情,忍不住開口問道。

“額•••還沒選好呢,我回去安排好一切後就出海去選!”雲飛說道。

“出海?你要海島做封地?”閆鳳嬌吃驚地說道。

“是啊,海島很好的,到時候我把它建成旅遊勝地,歡迎你去遊玩啊。”雲飛說道。

“我滴老天啊,怪不得皇帝會給你封地,那種破地方給別人,別人都不稀得要,離大陸遠交通不方便不說,島上基本沒有居民,要來幹嘛啊?”閆鳳嬌說道。

“嘿嘿,對別人確實沒用,但是,我是誰?我是一般人嗎?”雲飛牛氣沖天地說道。

“切~我等着看你哭的時候。”閆鳳嬌不屑地說道。

“那就拭目以待吧,平時多照顧點明月,他現在還沒在風嵐城站穩腳跟,發揮你和那些***和富二代的能量,多幫襯幫襯,好了,沒什麼事就散了吧,明天我就回南華城了。”雲飛說道。

“等等,我有事。”閆鳳嬌看着雲飛想要離開,連忙說道。

“什麼事?”雲飛詫異到,該說的都說了,怎麼還有事。

“那個•••能不能讓我坐坐你的車?你明天就走了,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就讓我坐坐嘛,你別那樣看着我,都想做的,不信你問明月。”閆鳳嬌說道,東方明月和石達開立即點頭,他們早就想了,只是不好意思說而已。

“哎,好奇害死貓,到時候注意別吐我車上啊,戰大叔,你開車帶他們去轉一圈吧。”雲飛說完就回客房休息了,今天他的身心都有些疲憊。

“哦也~~戰大叔,快走啊~”閆鳳嬌喊道。

戰無雙開車,閆鳳嬌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兩個大小爺們坐在後排,爲了怕他們不適應,戰無雙緩緩加速,開到大街上,然後沿着皇宮前的皇后大道,開始了兜風••••••

“哇~~好刺激啊,你們看,路上的人都在看我們呢。“閆鳳嬌一驚一乍地說道。


“雲飛這輛車真是太拉風了,又舒服,速度又快,真是太爽了,老戰,你可幸福了,成天跟着雲飛,不是開車就是坐車,太羨慕你了。”石達開說道。

“戰大叔,你能不能••••嘔••••能不能•••嘔•••哇••••••”東方明月拼命控制、控制、再控制,但是沒控制住••••••

••••••

“明月,你也太差勁了吧,坐車都能吐,害的我們風都兜不成。“閆鳳嬌抱怨道。

“對不起了,掃了各位的興致,這車也太邪門了,我坐馬車就從來沒吐過啊,我吐車上,掌櫃的不會罵我吧?”東方明月忐忑地說道。


••••••

“東方明月!你乾的好事!一個大老爺們,連個女人都不如,要吐你不會吐車外啊,咦~~~~噁心死了。”雲飛得知情況後,對東方明月一頓臭罵,東方明月只能在一旁訕訕地陪着笑臉。

最後由東方明月親自打掃清洗車廂,直到沒有異味位置。翌日清晨,雲飛開車,帶上戰無雙返回南華城。

到了南華城已經是晚上了,雲飛也顧不得招搖,連夜在南華城跑來跑去安排事務,一個晚上,南華城的人們都知道有一個奇怪的會發光的車了,第二天謠言四起•••

雲飛可沒空管這些謠言,昨晚已經安排好一切了,今天得趕往臨海城,然後出海。

到了臨海城,雲飛直接來到集市找劉海,劉海現在的生活可滋潤了,夏季和秋季捕撈螃蟹的銀子就夠他舒舒服服地過好幾年了,但是在其它時候也會捕魚撈蝦來集市裏賣,人不能只懂得享受,那樣會讓人墮落!

“掌櫃的,你要親自出海?”劉海跟雲飛相當熟悉了,所以也稱呼雲飛爲掌櫃的,聽說雲飛要出海,劉海吃了一驚。

“是啊,這次出海不打魚,只是尋找島嶼,怎麼,有困難麼?”雲飛說道。

“我是沒問題啊,不過海上情況不定,而且很辛苦,有什麼事交給我去辦就行,你親自去,多遭罪啊。”劉海爲雲飛着想道。

“這事必須我親自去,你得帶上海圖,還有多準備些食物和水,哦,你的船沒問題吧?不會被海浪打散了吧?”雲飛擔心地問道。

“哪能啊,我靠着這條船在海上打魚多年了,保證結實,就是速度能慢點。”劉海說道。

“那就好,明天一早我來這裏找你,你得帶我去你家,要不我的車放外面我可不放心。”雲飛說道。

劉海當然表示沒問題,只是好奇,一輛車放客棧就行唄,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第二天當他看到雲飛的車後,就不這麼認爲了。

“這車放我家,丟是不能丟的,但是會不會有人來搶啊?萬一讓我家孩子在車身上劃上一道,那也不好啊。”劉海擔心地說道。

“呵呵,搶不走的,放客棧就是怕別人亂動,再給弄爆炸了,亂子就大了,放你家只要別讓人亂動就行,走吧。”雲飛說道。

帶上劉海,雲飛開着車來到劉海家。一個典型的漁民人家,院子裏到處都是晾曬的漁網,牆壁上掛着魚乾,雲飛來到後,劉海的父親和媳婦熱情地把雲飛迎了進去,短暫停留後,雲飛讓劉海帶他上船。

“劉海啊,你能活到現在不得不說是個奇蹟啊。”雲飛看到劉海的漁船後說道。

漁船不大,很簡陋,漁船的後面有個船艙,說是船艙其實就是搭個棚而已,顯得十分老舊了,船的中間有一杆船帆,前面則是凹陷下去的一塊溜平的船板,應該是用來放魚的,船板上面擺放了幾隻木桶,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整個船身長約十來米,寬約五米,船艙裏住三個人就有些擠了。

“呵呵,讓掌櫃的見笑了,雖然看着不好看,但是絕對結實,只要不遇上暴風暴雨,一切都沒有問題。”劉海打包票說道。

那就出海吧,雲飛和戰無雙上了漁船,前世今生,雲飛這次是頭一次坐船出海,有些興奮,沒有進船艙,站在船頭欣賞着風景。

航行了一個上午,已經望不到陸地了,雲飛也有些意興闌珊,回到船艙坐下。

“劉海,附近海島多嗎?”雲飛問道

“多啊,不過有不少是珊瑚礁,而且這些島都是沒人住的,對了,還沒問掌櫃的出海要做什麼呢,咱們去哪裏啊?”劉海也有些二了,也不問問要去哪裏,直接就往前開了。

“額•••怪我,忘了說了,咱們這次是要找一座島嶼,離大陸越近越好,面積不能太小,附近海水要清澈,要有海灘,還要有適合做碼頭的地方,島上有沒有人住沒關係,但是土質得好,適合農作物生長的。”雲飛說道。

“這樣的島嶼附近就有,只不過無法停船,只能遠遠停下然後放小船或者涉水上岸,而且島嶼不大,不過我有一次爲了避風,上了一座島,島上應該沒人居住,但是林木茂盛,我一眼也望不到邊,應該符合你的要求,要不咱們先到那裏看看?”劉海建議道。

“行,咱們先去看看!”雲飛也是有些心動。

劉海將漁船的航行方向調向東南方向,然後就坐在船艙裏說些自己打魚經歷,以給雲飛和戰無雙解悶。

又航行了半天時間,太陽已經在海平面上徘徊了,雲飛心裏有些着急。

“劉海,什麼時候能到你說的那個小島啊,就快到晚上了。”雲飛說道。

“掌櫃的,今天晚上得再船上過夜了,過了今晚,還得一個白天才能到達。”劉海說道。

雲飛也只能接受現狀,三人吃了晚飯,雲飛和戰無雙睡覺了,劉海還得撐帆掌船,第二天傍晚的時候,劉海站了起來,看了看前方,說道:“掌櫃的,你看,前面那個黑點就是。”

雲飛和戰無雙都站起身來,確實遠遠地看見前方有個黑點,雲飛心裏有些失望,這島也太小了,但是現在都航行到這裏了,就去看一眼也好,何況馬上就到黑夜了,在陸地上住一晚也是好的,雲飛總覺得還是陸地踏實。

又航行了兩個多時辰,藉着月色,雲飛等人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島嶼的外貌了,確實如劉海所說,島上林木茂盛,站在船上,看不到島的另一邊,而且從雲飛的目測來看,島嶼的寬度也不小,與當初印象中的“黑點”反差極大,雲飛的心也悸動了。 劉海駕駛着漁船順利地靠岸了,沒有暗礁,水也很深,一切都很順利,由於已經是深夜了,黑燈瞎火的,又不知道島上會有什麼,所以劉海提議今晚就留在船上,等天亮了再上島,雲飛同意了,然後劉海就上岸將船綁在一顆樹上,三人就在船艙了過了一夜。

雲飛心裏有事,睡得不沉,當太陽還沒升起,但是天光已亮的時候,就把劉海和戰無雙召喚起來了。

也許是島嶼位置靠南的關係,雖然現在已經進入冬季,但是島上的氣溫並不低,而且樹葉和草都是綠色的,戰無雙放倒一棵樹,稍微清理下枝葉,將樹幹提在手裏當做武器,畢竟這是未知的島嶼,誰也不知道會隱藏什麼危險。劉海揹着一些乾糧和炊具,這個島這麼大,晚上也不見得能回來,有備無患。

三人先是沿着海岸走了一會,看着一眼望不到頭的海岸線,雲飛也放棄了測算島嶼大小,而是開始深入密林。

三人謹慎地行進着,不時地驚起一些飛鳥,小動物也看到幾隻,四周都是參天大樹,很多的樹種雲飛根本不認識,走了一個多時辰,太陽都升的很高了,三人被一個湖泊擋住了去路,湖泊面積不小,雲飛估摸着,肯定超過一百畝,因爲他是拿南華城的雲來客棧做比較的。湖水清澈透亮,能清楚地看到水底的游魚,這些魚的個頭都很大,雲飛向前看去,由於樹木遮擋了視線,雲飛也看不清前方有什麼,但是隱約可見一條溪流蜿蜒向前,三人合計一下,決定順着溪流前進,這樣也不至於迷路。


繞過湖泊,順着溪流前進,越往前走,雲飛就覺得地勢越高,感覺是在爬坡,三人有些累了,就地坐下休息,喝了幾口溪水,清冽甘甜。

“看來這座島是無人居住了,這裏毫無人類活動的跡象。”雲飛說道。

“掌櫃的,咱們還要往前走嗎?到了晚上怎麼辦?”劉海問道。

“咱們是來考察的,必須得仔細看看,這可是幾輩子的事,晚上有些猛獸什麼的也不用害怕,只要不是成羣的來,有戰大叔在,不會有事的。”雲飛說道。

休息了一會兒,三人繼續探索,一邊走,雲飛一邊打量着周圍的地形,心裏盤算着該怎麼修建,這裏樹木多,而且都很粗壯,木材是不缺了,但是石頭就太少了,肯定得從大陸運過來,要是運輸建築材料用劉海那種漁船••••••操,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開發島嶼前看來得先造船了。

走了很久,太陽都往西偏了,還沒找到這條溪流的發源地,幾人邊走邊啃着乾糧,雲飛也是悶着頭走,很久沒有步行這麼遠的距離了,雖然累,也得忍着。走着走着雲飛突然停住不動了,嘴裏的乾糧也停止咀嚼了,後面的劉海差點撞到雲飛,前面的戰無雙也發覺後面的異常了,停下身來往後看,就見雲飛頓下身子,盯着一株“草”仔細地看着。

“水稻?!這裏有水稻?”雲飛確定這是水稻後,大聲地喊道,但是戰無雙和劉海互相看了一眼,心說,水稻是什麼。

“雲飛,這是什麼東西?幹什麼用的?你怎麼還大驚小怪的。”戰無雙走了回來問道。

“戰大叔,這可是好東西啊,有了它,再也不用吃那些粗糙的高粱米飯了,可是這裏的水稻太少了,留着做種子吧,咱們繼續往前走,看看有沒有更多的水稻,如果數量夠的話,我做些大米飯給你們嚐嚐,吃過後保證你們會喜歡上它。”雲飛解釋道,然後拔腿就往前走,這次腿也有勁了,對這個島嶼越發有些期待了。

傍晚的時候,雲飛透過樹葉和林木之間的縫隙,隱約可以看到前面黑呼呼的影子了,應該有一座山,雖然這山不太高,但是站在山上往下看,視野無疑會更廣闊。於是雲飛提議就地宿營,兩個人也沒意見,開始埋鍋造飯,安營紮寨,晚上三人輪番守夜,總算無驚無險地熬到天明,收拾東西,繼續趕路。


當太陽升到最高處時,雲飛三人也來到山頂,回頭望去,依稀可見大海,左右兩面隱約可以望見黃色海岸線,往南方望去卻是一望無際的森林,視線所及的範圍內,這裏就是最高點了,或許也是整個島嶼的最高處,整座島嶼應該是細長形狀。湛藍的天上飄着幾朵白雲,陽光的照射下,渾身覺得暖洋洋的,雲飛感到心曠神怡。

“劉海,這座島叫什麼名字?”雲飛問道。

“我也不知道名字,海圖上好像也沒有。”劉海說道。

“戰大叔,你看咱們就選這座島作爲封地怎麼樣?”雲飛征詢戰無雙意見。

“我覺得這裏不錯,氣候宜人,草木茂盛,而且面積也不小,唯一可惜的是形狀不是圓形的,從這頭走到那頭可能需要不短的時間。”戰無雙說道。

“靠步行探索太麻煩了,以後修上道路就會好一些,咱們往回走吧,然後開船繞着島嶼轉一圈,大約能看出島嶼的形狀了。”雲飛說道。

第二天晚上,三人回到船上,休息了一晚,離開島嶼,準備返航了,雲飛讓劉海駕駛着漁船,從西北方向開始,沿着海岸線,繞島轉一圈,然後返航。

站在船上看海岸十分清楚,沙灘上的螃蟹肉眼可見,用了一個白天的功夫,整個島嶼已經完整地轉了一遍,西北當初停船的地方和正南方向,應該適合做港口,這兩處地方水很深,至於沙灘,到處都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受到污染,而且這裏又是人跡罕至的地方,水質相當好。

傍晚的時候沒有再次停靠而是直接返航,現在雲飛對這座島嶼已經有所瞭解了,長度約有一百里,寬度差不多有三十里,快有南華城大了,按說這麼大的島海圖上應該有的,難道是劉海的海圖不精確?

“劉海,你的海圖有沒有問題?這麼大的島嶼,海圖上應該有標註纔對啊。”雲飛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的海圖都用了好幾年了,出問題倒不大可能,不過不夠詳細倒有可能,詳細的海圖我也買不起啊,而且也沒多大用處,我只是打漁而已。”劉海說道。

“也是,那回去再查查吧。”雲飛說道。

返航的時候有些逆風,時間用的長了一些,第三天早上纔回到漁村。

“劉海,以後別打漁了,給我開船吧,保證比你打漁賺的多。”雲飛直接說道。

“啊?我能行麼?我只開過我的漁船,大的船連坐都沒坐過。”劉海有些不自信地說道。

“你有基礎,摸索幾次就會了,這個不是問題,這附近有沒有水很深,適合做碼頭的地方.”雲飛問道。

“有是有,不過在臨海城外,那裏有一處天然良港,就算遇到颱風的時候,那裏也不會有太大的風浪,所以遇到颱風的時候,大船不能拖到岸上,只能去那裏避風。”劉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