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耶絲:「你可真會想,怎麼可能是我,我只是幫一個異族的朋友問一下,因為一些原因,他以後打算定居在這裡。」

原來如此,布里茨感覺自己心塞得以緩解,思索片刻,他道:「這個事情問題不大,正好前陣子有幾個暗地裡交易違禁物品的人被捕,他們的房產過兩天要拍賣,既然你現在想要,我和上面說一聲,直接賣給你便好」

這種事情算不上違規,賣誰都一樣,因此布里茨答應的很快

「其他還有什麼嗎?」布里茨問道

伊耶絲:「沒了,就這個而已,不過我希望能儘快搞定,我還有些急事,需要去趟獸族」

布里茨:「這個倒是沒問題,你待會直接帶著錢跟著我走便好,半個小時就能搞定,不過我給你個建議,最好不要現在前往獸族。」

伊耶絲疑惑道:「為何?」

布里茨沉聲道:「就在半個月前,有可靠的消息傳來,獸族內部又開始了戰亂!據說這一次是獅族與半人馬族的戰爭!打的十分激烈,這個時候你個外人進去,很有可能被波及到。」

「又是內亂?」伊耶絲皺眉,獸族裡面由於各個種族的獸人極多,因此經常發生摩擦,各個派系之間的小爭鬥更是常年不斷,而像布里茨剛剛所說的獅族和半人馬族這樣大型的戰爭倒是少見。

獅族的實力在獸族內排名前十,而半人馬族同樣不差!兩個龐然大物之間的戰爭必然會波及到無數的小種族,可以說現在獸族內部一定十分混亂!

「我擦!那些民族衣服白買了!」伊耶絲心道晦氣,又浪費了好些錢,這種時刻獸族內部對於外族的人肯定十分警惕!咦,為什麼暗跡的人沒有告訴他這消息?哦,對了,忘了,他根本沒問這些方面的事情。

伊耶絲:「對了!熊人族呢?他們有沒有被牽扯進去?!」

他忽然想起來這一茬,要知道獸族內的種族基本上都是有著派系的,除了前三的強大種族有著底氣可以選擇不拉幫結夥,其他種族凡是自命清高,打算特立獨行的都已經隨著歷史消失在塵埃之中。

「熊人族?」布里茨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隨即道:「不清楚,沒聽說過」

「好吧!多謝你的消息」伊耶絲感謝一聲。

接下來,伊耶絲先是跟著布里茨去購買房子,因為需要在房契上籤上面子,因此他將托達利兄妹倆也帶了上去,當布里茨看到托美塔那瘦弱無比的樣子,頓時震驚了,在購房結束后,他發動小鎮上的所有聖騎士為其治療,很顯然並沒有什麼用處,後來他只能作罷,不過還是將托美塔的病情詳細記錄下來,上報給神殿!等待著高級祭祀們的回答。

最後,在離去之前,伊耶絲拜託布里茨在小鎮中多關照一下托達利兄妹,布里茨拍著胸脯保證。

對於,聖騎士伊耶絲是十分放心的,因此在解決了托達利和托美塔的事情后,他便上路了,因為布里茨的提醒,他沒有急著前往獸族,而是返回重裝城,他需要再從暗跡購買一些消息,不然兩眼一抹黑的前往內亂的獸族,當真是找死。

當再次駛離重裝城內的時候,伊耶絲身上的錢只剩最後一千萬了,其他的全都花完了!不得不說暗跡的情報真是貴!但是還好貴有貴的道理,至少這些情報的價值還是不錯的!

獸族可以說是一個與眾多強大國度相接壤的神奇地方!獸族的東南邊界與神聖帝國接壤,而東部則是精靈之森!南部比鄰無盡山脈,其他方向則大大小小的存在著許多中小型種族,如:矮人族、半龍人、樹精等等!

而更加神奇的是,位於眾多種族中的獸族沒有一個統一的國家或者勢力!全都各自以不同的獸人部落劃分!就這麼一個毫無秩序可言,部落林立的獸族,卻能夠一直頑強的存在到現在,不得不說,當真是奇迹!

根據從暗跡獲得的消息,熊人族,在獸族百族榜中實力排名中等偏下!目前依附於第三大獸人部落——火靈鳥人部落!火靈鳥人種族是一種類人型的半獸半人生物,據說長有翅膀,他們體內擁有遠古時期的凶獸——火靈鳥的血脈,因此實力十分強大,一身火焰操控能力更是強大無比。

這一次的內亂源自獅族和半人馬族,火靈鳥人作為第三強大的種族,並沒有被捲入其中,因此熊人族的狀況還算是穩定。

不過伊耶絲從暗跡里得到一個壞消息,那邊是現在的熊人族實力雖然有些緩解,但是處境卻越來越差!十分艱難,急需出現一個強大的族人來帶領他們!

在這種情況下,貝斯特受遠古半神巨獸開過光,哦,不對,應該是遠古巨獸福祉,從而提升過的血脈,將被熊人族視若珍寶,這樣以來,他想要待會貝斯特的難度就十分之大!

這讓伊耶絲擔憂不已,不過,目前又沒有想出什麼好的辦法,因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之後,伊耶絲還從暗跡獲得了獸族的種族分部情況,其中被捲入鬥爭的種族都已經被暗跡標明,到時候伊耶絲只要小心的避開這些種族便可!

這便是伊耶絲在暗跡所獲得的最大情報!當然,也是這次花銷的大頭所在!

路途上,伊耶絲緊握方向盤,目光堅定,低聲道:「貝斯特!等著我!我這就去熊人族尋你!我一定會帶你回來的!這是做為隊長的保證!」 熊人族的商隊行走在大路之上,速度頗快,距離通過邊境的檢查處已經數日了,得虧於他們的計策和人情,算是有驚無險的帶著貝斯特進入獸族領地。

關於獸族內的情況,他們自然也是知曉的,通過對於獸族各個族群勢力的了解,他們一直穩妥的避開戰亂種族,按照現在的進度,最多一個星期,他們便能夠返回族內!

這時,熊美麗從後面跑了上來,恭敬道:「長老,那個小白…呃,貝斯特醒了,不過他一直不肯配合,就是不吃東西!把我們送去的食物都給砸了,接下里咋辦?要不要繼續把他呼暈過去?」

自從過了邊境后,長老便下令不必在扇暈貝斯特,但是貝斯特醒后的種種表現卻讓熊美麗和熊閉月恨不得繼續弄暈他!

太煩人了…明明沒什麼實力,非要掙扎,這麼喜歡找罪受的人還真是難得一見!

「恩?還在做無謂的抵抗?帶我去看看」長老眉頭一抖,揮手道。

商隊最豪華的獸車內,貝斯特被限制了神力,困在裡面。

「放我出去!你們這些混蛋!!」

「我記住你們了!只要我不死,你們就死定了!!」

貝斯特在裡面不斷地大吼大叫!獸車內所有可以砸的東西都已經被他砸完!在獸車一旁守衛的幾個熊人很是無奈,但是沒有長老的命令卻又不能對他動手。

一個熊人鬱悶道:「這種人放在部落里早就被打死了!」

另一人贊同道:「誰說不是呢?根本活不過三秒。」

「噓!長老來了,安靜!」

不遠處,長老在熊美麗的帶領下,徐徐而來。

「長老!」幾名負責守衛的熊人恭敬道

長老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直徑走上獸車,貝斯特此時正坐著休息,剛才喊了這麼久,喉嚨有點啞,他想找點水喝,但是看到地上那流了一車的茶水…

長老的進來,讓他再次警醒起來,貝斯特看著眼前這個明顯是個大人物的老者,警惕道:「你是什麼人?熊霸那三個畜生呢?」

長老微微一笑道:「老夫名叫熊珏,熊人族的長老之一,至於熊霸那三個小崽子,自然是在外面,不過他們好歹也是你的親戚,這麼說他們不太好吧?」

「我呸!原來是老畜生!」貝斯特啐了口口水,怒道:「我沒有那種對自己人下黑手的親人!三個畜生!」

熊霸動手那一晚,貝斯特全程目睹,自然看到了自己的雙親倒在血泊之中的樣子!他現在十分擔心自己父母!

對他而言,熊霸三人現在就是他的殺…不對,不一定死了!反正他與熊霸三人之間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熊珏微微皺眉,根據熊霸三人的報道,他們並沒有下狠手才對,而貝斯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並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處境,似乎熊霸三人的憤怒更多些!

「你可能誤會什麼了,熊霸三人並沒有對你父母下重手」熊珏開口道

貝斯特:「沒有?三個操縱者級別契約者,對著兩個普通人使用了神力,你說他們會怎麼樣?啊?!」

「普通人!」熊珏皺眉,他還是到現在才知道貝斯特這種奇才的父母居然都是普通人,他腦中計算了一些,以普通人的體質挨上操縱者的神力,會有什麼結果,這…

熊珏忽然覺得這事情有些麻煩了!貝斯特看起來是個孝子,對他父母十分關心,如果不能確定他父母的狀態很有可能,使得他對熊人族產生怨恨,這樣一來以後極有可能養虎為患!

不過,說實話,貝斯特這種性格熊珏是喜歡的,只有有情有義之輩,才值得培養,如果連父母的死活都不關心,這種人即便送給熊人族,他們也不需要。

熊珏分析利弊后,沉聲道:「你放心,你父母的狀況我們會了解,保證他們沒事!如果他們受了重傷,我保證傾盡全力救治!」

有句話他沒說,那便是如果貝斯特父母死了,那麼他有可能會選擇斬草除根…

聽到熊珏的保證,貝斯特稍稍放心一些,隨即他道:「你們到底要對我幹嘛?」

好吃好住的招待,如此客氣的態度,讓貝斯特心中疑惑萬分,這不是在供祖宗嗎?不過他才十幾歲,根本不像個祖宗嘛?!

心直口快,貝斯特便直接問道,主要這個老者給他的感覺不錯,不像畜生。

熊珏神秘一笑道:「自然是請你回家」

他沒有直接說出根本的原因,一方面他對貝斯特的性格不了解,另一方面便是還不確定是否要讓他真正融入熊人族,一切都等回到族內再說。

貝斯特疑惑不解,不明白他的意思,不同於伊耶絲的敏銳,他一直都比較遲鈍,對於人和事的感知都比較差,所以沒有直接想到引起這一切竟然是他體內的血脈。

在他的認知中,自己依舊是那個普通的清風之影學院學員,哪怕他在奇遇之下獲得了遠古巨獸的青睞,他依舊沒覺得自己有多厲害,頂多便是天賦稍稍加強了的普通契約者而已。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在他頭上,一直被伊耶絲壓得死死的,每次他去找伊耶絲練手都被吊打,哪怕伊耶絲不用自己的能力,光憑肉體實力都能夠打敗他,這讓他一直認為自己很差勁…

「你能夠說明白點嗎?」貝斯特道

熊珏道:「以後你會明白的,不過現在希望你能安靜的呆在這裡,不要在無謂的吵鬧,靜靜的等待你父母的消息」

貝斯特沉默片刻,最終道:「好吧」

熊珏離去之後,直接招來了熊霸,他看著眼前這個熊人族最有天賦的契約者,心情有些複雜,這孩子太傻了…

「熊霸,你們到底把貝斯特的父母怎麼樣了?詳細告訴我!」熊珏的神情十分嚴肅,讓熊霸不禁綳直身體,不敢如同平時那般懶散

熊霸不敢亂說,仔細回憶一番后,道:「應該沒有什麼大礙,我當時只是輕輕,真的十分輕的打飛了他的父親,好像他飛出去幾米遠,估計最多受點皮肉傷」

「擊飛?!幾米遠?你tm的以為他們熊人族的啊!」熊珏直接一巴掌將熊霸打飛,氣急敗壞道! 熊霸捂著被打的地方,委屈的走過來,「我確實只用了一點點實力啊,應該…也許…我覺得他們不會有什麼大礙」

「滾蛋!現在你給我回去!回到風之都內,去查看貝斯特父母的狀況!若是沒死全力救助!若是死了…那你給我趕快滾回來!」熊珏恨鐵不成鋼,這幾個蠢蛋,既然選擇要待他回族內,就不該如此動手!直接半夜偷偷摸摸的抓住不就好了!他不相信一個三個操縱者還能被普通人發現!

只能說他們太蠢!唉,熊珏嘆了口氣,越發擔心熊人族的未來!

「好!我這就去!」熊霸被罵的沒脾氣,立馬告退,他擔心自己在待會,會被長老給打殘,這下他越發堅定了努力提高實力,以後找回場子的決心!

看著匆忙離開商隊的熊霸,熊珏倒沒有多少擔心,以他操縱者的實力,再加上那健壯的體格,一般操縱者制服不了他。

「出發!」隨著熊珏一聲令下,商隊朝著熊人部落加快了前進速度!

安頓好托達利兄妹,在他們的不住感謝之下,伊耶絲三人再次出發,邊境的檢查口確實嚴格,有專門的檢查機器,還有許多裝備精良,實力不凡的契約者士兵。

不過伊耶絲以冒險的名義,再加上人族的身份,很輕鬆的通過了邊境。

初入獸族領地,給予伊耶絲最大的感官就是荒涼,一眼望去都是荒郊野地,根本沒有一個像樣的城市。

塞西莉亞毒舌道:「果然是被稱為愚昧、落後、沒文化的獸族,也就靠那野蠻的實力和一致對外的團結,才能勉強沒被吞沒」

雖然獸族內部戰亂不斷,十分混亂,但是一旦有外敵入侵,他們會立刻放下仇恨,一直對外,待清除外患之後,再回歸原本的狀態,該打的打,該休息的休息!

凡是想要趁著獸族內亂獲取利益的勢力,基本上都慘淡收場。

這便是神奇而又獨特的獸族,其他種族模仿不來

伊耶絲道:「估計是因為這裡還處於邊境吧,不是都說很少有獸族的族群會將邊境作為自己的棲息地嗎?」

塞莉道:「伊耶絲大人說的不錯,確實有這個說法」

塞西莉亞:「哼!」

稍作感嘆之後,他們便繼續出發,沒有停留,雖說這裡的景色頗為獨特,路邊偶爾經過的獸人也讓伊耶絲十分新奇,但是這一切都只能等到救回貝斯特在欣賞。

熊族商隊的軌跡很好找,但是伊耶絲並沒有消息來源,暗跡的分部一般只存在於大型城市,或者那些著名的中型城市之中,而在獸族中,自然只存在與那些實力強大的種族領地中,這荒郊野地的自然沒有。

因此,伊耶絲只能靠自己去判斷熊人商隊的路線,不過也無所謂了,他現在的想法便是,既然已經進入獸族了,怎麼能不去熊人部落走一趟!

伊耶絲經過這幾日的思考後,覺得光是救回貝斯特不行,必須使得熊人族自己主動放棄才行,不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貝斯特隨時都有可能再次被抓走。

不過,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任何思緒

在路上,伊耶絲完全沒有遇到一個熊人族的族人,這讓他有些失望,原本他還想抓一個打聽一下情況,好仔細了解一下熊人內部的情況,以便他接下來行動。

這日,伊耶絲頂著烈日不斷趕路,當他百無聊賴的駕車之時,前方的一個獸車引起了他的注意,因為那上面坐著一個熊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熊人的長相伊耶絲認識!這不就是綁走貝斯特的三熊人之一嗎?!三人的圖像是暗跡提供的,伊耶絲早已記在心中。

「很好!得來全不費工夫!」伊耶絲心中大笑,直接靠路邊停車!等待著熊霸的到來!沒錯!這頭熊人正是被長老熊珏趕去查看貝斯特父母情況的熊霸!

這可真是巧了!正好被伊耶絲撞上!

伊耶絲看向塞西莉亞和塞莉道:「他便是綁走我兄弟中的罪魁禍首之一,希望你們能夠幫忙抓住他!」

熊霸作為操縱者,伊耶絲估摸著自己最最多只能和他打平,想要抓住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只能靠塞西莉亞和塞莉兩人出手!

有著兩個頂尖的操縱者出手,擒下熊霸,十拿九穩!

「哼!我為什麼要幫你?」塞西莉亞不屑道,她心中對於塞莉和伊耶絲那良好的關係一直不爽,原本只護著她的塞莉現在更是時常附和伊耶絲,讓她心中怒火直升!

伊耶絲一直是個聰明的人,因此他求助的目光根本沒有在塞西莉亞身上過,他抱拳看向塞莉,神情誠懇!

塞莉:「伊耶絲大人客氣了,我是你的仆…」

「恩?」塞西莉亞見塞莉又要提那個字,不滿的看向她。

塞莉改口道:「我是伊耶絲大人救回來的,自然十分樂意幫助您!」

塞西莉亞:「反正我不幫」

這一次,她暗暗下決心,即使是塞莉開口,她也不準備插手。

塞莉:「有我足夠了,伊耶絲大人,希望你從旁協助下,我們兩人一起出手」

伊耶絲腦中計算了下自己和塞莉兩人的戰鬥力,確定沒問題后,道:「好!」

「你們!」塞西莉亞見兩人直接撇開她,心中更是氣急。

塞莉轉頭柔聲對塞西莉亞道:「塞西莉亞,既然你不想出手,那麼就在車上好好休息,等我和伊耶絲大人抓住那個熊人後,我在回來照顧你」

塞莉之所以這次不勉強塞西莉亞,是因為前幾次的行為讓她意識到自己是塞西莉亞的僕人,而非真的姐姐,那樣做有違禮儀,因此她決定以後以塞西莉亞的話為準,不再勉強她,就像這次,既然公主殿下說不願意幫忙,那麼就讓她在車上好好休息,自己出手幫助伊耶絲便可。

原本便是她欠伊耶絲恩情,而非塞西莉亞。

若是塞西莉亞知道塞莉心中所想,必定會鬱悶萬分,對於幫不幫住伊耶絲她完全無所謂,她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有些吃醋,吃塞莉這個從小陪伴她到大,現在更是唯一親人的她,與伊耶絲關係這麼好,讓她心中妒忌、吃醋。 眼見塞莉和伊耶絲兩人就要一起出手,塞西莉亞深吸一口氣道:「我也去!」

伊耶絲驚奇的看她一眼:「呀吼~你這是?」

塞西莉亞努力的使自己保持面無表情,道:「我怕你們兩個失手,抓不住他,到時候影響不死族的名譽」

塞莉:「請放心!塞西莉亞,我和伊耶絲兩人足以」

「…」塞西莉亞看著神情認真的塞莉有些心塞,「不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也要出手!」

塞莉猶豫一下道:「您說了算…」

「真是令人捉摸不透」伊耶絲在一旁低語,說實話,到現在他還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太難猜了,怪不得說女人心海底針,真tm是真理!

在這邊伊耶絲三人商量的時候,身為目標的熊霸正美滋滋的坐在獸車上趕路,長老熊珏並沒有規定他時間,身邊又沒有其他煩人的熊人,現在他想幹嘛就幹嘛。

所以,自然不著急,慢悠悠的趕路。

「哼!人類真是脆弱,就我動手那幾下,換做普通的熊人最多受點輕傷,昏迷一下!哪需要長老如此擔憂」熊霸心中不屑。

「不過…希望貝斯特父母沒事吧」動手的時候熊霸沒有多想,現在在有了長老的吩咐后,他也聯繫到一些事情,雖然不清楚詳細的,但是他隱隱感覺,要是貝斯特父母出事,那麼他們這次為族群找到的種子,企圖讓熊人族再次崛起的期望,可能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