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恩躲過技能,疊加傷害射在希維爾身上,後者的血量已經下降到一半了。

這個真的要打嗎?

希維爾想後撤,但是後面有炸彈!

布隆憤怒的交出虛弱,時光也第一時間給希維爾上虛弱。

兩邊都有虛弱,還是要硬剛!希維爾只感覺壓力巨大!

沒辦法只好硬着頭髮上,於是交出治療上前去打,但是幾乎是同時薇恩也交出治療,而且他頭頂上的那顆炸彈已經爆炸了!

“砰!”

傷害打在了希維爾身上!

一邊兩級,一邊一級,這沒法打啊!

快穿之美男快到碗里來 平A了兩下,希維爾慫了,交出閃現逃走,但是薇恩殺意已決!

青梅嫁到,竹馬總裁太傲嬌 閃現,追殺,一槍!兩槍!

盲妃難為:王爺,輕輕寵 收下人頭,拿到一血!目標編號004 “噢,噢,一血拿到啦,”

“我的天,這麼快啊,前期的薇恩都這麼兇殘啊,”

“猛的很,這個ADC,好像玩任何英雄都十分的兇,”

“KG戰隊下路是豬嗎,趕緊換人吧,這下路都劣勢第幾把了,”

一血的爆發引爆了全場粉絲的激情,而且是最不應該拿到人頭的薇恩拿下一血,這下LTA戰隊的下路就好看了,

鳥哥無奈的說:“KG戰隊幾次了,都是不吸取教訓啊,明明知道下路對線打不過,可是打的還是很激進,有點太不理智了,”

“也沒有辦法,只能說是LTA戰隊的下路實在是太兇了,誰能想到玩一個薇恩就能這麼的兇殘,有點不給人活路的感覺,”

“是啊,現在就看KG戰隊能否調整好心態了,要是還很急躁,就真的沒辦法了,”

三名解說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KG戰隊下路的確太急躁了,

忘塵氣的簡直想罵人,說的多少次了,可是下路就是不聽,身爲職業選手,意氣用事和爭強好勝是兩碼事,

現在忘塵也不想說了,上單皇子見這樣,眉頭微皺:“下路穩着點,先補兵發育幾波,我待會就傳送,”

“嗯,”布隆語氣很不悅的點點頭說,而希維爾則一句話也沒有說,他被打的有點懵逼了,似乎連走位都不會了,白白被薇恩又點了幾下,

“希維爾,注意走位,”

希維爾這才緩了過來,往後撤了一點,好在現在補兵到了二級,升級了E技能,不怕薇恩的定牆了,

現在拿了一個人頭的薇恩,回家之後直接做了一把長劍,一把攻速短劍,出裝很兇悍,而希維爾就多了幾瓶藥水而已,

不敢上去與薇恩硬剛,林天落的痛快,開始穩穩的補兵,如果你與薇恩對線沒有對拼消耗,而是一直在安穩的補兵的話,那麼等他補出破敗的時候,就是你無語懵逼的時候,

KG戰隊也不是不懂這個道理,於是在不緊不慢的策劃着第一波對下路的進攻,

“唰,”升到四級,薇恩的兵線壓的很好,讓自己這方的經驗始終比對面高一級,

三級的希維爾僅僅在這幾分鐘就落後六七個兵了,他開始有些急躁起來了,

看見了那個炮車兵,不由自主的開始用Q來收一下,於是,Q出手……

林天目光一凝,鼠標快速點出,A,Q,A,

三環,好疼,

爲了這個炮車並希維爾付出的代價也帶大了一點,正當薇恩還想要繼續打的時候,布隆趕緊上前,舉出盾牌,防止薇恩的突進,

可是這個時候薇恩偏偏不打了,原本已經出手的平A現在轉變了方向落在了身後的一個小兵身上,繼續補兵,

“媽蛋,耍我,”布隆怒道,

等布隆的盾牌消失後,林天忽然意想不到的Q上去,兩下平A,

還差一下打出三環,

升了兩級Q的薇恩只有五秒的冷卻時間,好的非常快,最後一下,希維爾趕緊用E技能抵消掉,

看見希維爾用出了E護盾,林天嘴角微微上揚,薇恩聖銀祕弩發出令人恐懼的聲音,不顧布隆在旁釋放Q技能,再次A出一槍,

布隆憤怒的用Q,但是無奈再次被薇恩用小走位躲掉,真的是很氣人,不過布隆倒也是聰明,平A小兵回覆了一點希維爾的血量,否則待會就又被薇恩打的差不多了,

薇恩實在是太兇了,依然是衝着在前,而且距離太近,布隆已經打出了一發平A了,可就是現在時光一個加速掛在了薇恩的的身上,

於是希維爾就眼睜睜的看着薇恩加速衝到了自己的右側,而在他身後有着一堵牆啊,

糟糕,

“叮,”林天手速飛快的定牆,繼續平A,一槍,兩槍,三槍,

三環,暴擊,

此時布隆的被動才疊了兩層,希維爾的血量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時光老人又是一個炸彈朝着希維爾扔去,後者躲閃不急,只能硬接着,然後往後撤退,

這次沒有治療閃現,應該是追不上了吧,

但是薇恩沒想到仗着自己血量有點多,居然是越塔強殺,

希維爾已經走到了塔下了,但是身上掛着時光的炸彈,必須會被消耗一波啊,血藥一直在吃着,但是也只能是杯水車薪,

“叮,”

防禦塔的傷害打在薇恩的身上,很疼,但是面不改色,依然是義無反顧的朝着希維爾衝去,

“我去,這個薇恩玩大了啊,要被防禦塔打死了,”

“是啊,他想要越塔強殺啊,前期的塔有那麼好越嗎,”

“不一定啊,再看看,薇恩的傷害比希維爾高,”

只見薇恩衝進了防禦塔,在Q技能刷新的那一瞬間,林天飛速的按下Q技能,

閃避突襲,

突進到前方,平A,再平A,

“砰,”

時光的炸彈爆炸,希維爾的血量見底了,而身上還帶着薇恩的兩歡,再打一下絕對會被暴擊而死,

“快啊,”希維爾瘋狂的點擊着畫面,想要走的快一點,但是無奈的是,初始速度大家都是差不多,

最後一下,KG戰隊的兵線到來,戲劇性的卡了一下希維爾的位置,

“我擦,”

薇恩平A距離達到了,一槍出手,

三環,爆炸,

希維爾再次陣亡,

而薇恩升到五級,防禦塔沒有殺死他,林天直接從三角草叢裏繞到了小龍圈,站在那裏安穩的回城,

等忘塵趕到的時候,還是慢了一步,薇恩已經回城了,

“哎……”忘塵撲了個空,嘆息一聲,又是鑽進了野區,

看着在幾分鐘之內,連續拿下希維爾人頭的薇恩,KG戰隊衆人都是臉色陰沉,這才幾分鐘,下路怎麼回事,

希維爾也是一臉的委屈,總不能說他越塔強殺啊,我沒辦法啊,

觀衆們則是看的熱血沸騰,剛纔薇恩越塔強殺的畫面實在是太帥了,

“這個薇恩Q技能刷新時間計算的非常精準,所以才大膽的闖進了防禦塔,硬生生強殺了希維爾,”

“真的是很兇,希維爾估計也被打的有些懵逼了,安全不知道怎麼打了,現在這個薇恩見着他上去就打一套,一言不合就定牆,誰敢跟他剛啊,”

“我要是希維爾的話,我一頭裝死算了,太慘了,”

“哈哈,這把LTA戰隊看來是非常有機會啊,”

希維爾咬着牙,眼神憤怒無比,這是第二次了,當着面硬生生殺掉了自己,他就脾氣再好,此刻也是憤怒無比,

皇子冷峻的道:“我六級來下,”

“不要着急,我來了,”吳大秀因爲說道,

忘塵無奈,只好把準備好的GANK提前一些,來到下路,

此時薇恩剛回城,又出來,身上多了一把比爾吉沃特彎刀,再加一雙攻速鞋,這才幾分鐘,這還玩個毛線,

薇恩見兵線還沒有過來,於是率先去打出來一個石頭人,打石頭人的時候,林天又給衆人展示了什麼叫做無傷打野,

走砍相當流暢,行雲流水,石頭人被薇恩牽扯在繞圈圈,怎麼也打不到薇恩,後者三槍一個暴擊,速度很快的解決掉了石頭人,一點血量也沒有掉,

正在做視野的吳建看了也是有些敬佩,雖然自己是打ADC的,但是有時候還是做不到無傷打野,

無傷打野在前期是一個ADC非常有利的優勢,尤其是在對線劣勢的時候,你想去吃個石頭人或者蛤蟆,無傷打野能夠幫助你額外的補充經驗和金錢,

當林天再次來到線上的時候,目光一凝,發現對面的幾個人有點不對勁,

“天哥,皇子傳送了,”郭仁着急的道,目標編號014 皇子傳送了,KG戰隊要出手了,他們可不能放任林天的薇恩這樣發育下去,

而在同一時刻忘塵的酒桶也繞到了身後,從下路三角草叢那裏衝了過來,由於林天的薇恩剛開始走的有點靠前,這下被對面抓住機會,

吳建的時光老頭趕緊在路口放了一個炸彈,封住走位,哪知酒桶完全不虛,直接E過來,在E快要落地的瞬間,按下閃現,

酒桶E閃,

非常經典的GANK方式,忘塵目光凝重,當酒桶的身體快要接觸到薇恩的瞬間,林天手速飛快的按下Q技能,閃避突襲,朝着自己塔下突襲過去,

“喝……”

清冷的喝聲,薇恩身體巧妙的避開了酒桶的E閃,居然是躲開了,

“噢,這個操縱,這就是意識嗎,薇恩的Q不可能這麼快的,”

“酒桶來的出其不意,E閃釋放出來也非常快但是這個薇恩的反應和手速更快,幾乎是提前就拉出了Q技能閃避突襲,讓酒桶撲了個空,”

“真的是恐怖,那得多快的反應啊,酒桶的E閃都能空,而且趁着這個空擋薇恩還在平A酒桶,真的是恐怖,這傷害打的得有多高啊,”

此時忘塵也是眉頭緊皺,皇子怒吼一聲:“我來,”

他已經傳送下來了,掘墓的傳送還沒有開始使用,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皇子靠近薇恩,拉出一個EQ二連,德邦軍旗已經插了下去,而就在皇子按下Q突進去的瞬間,

林天目光一愣,反應超快的E技能給了出去,

“叮,”

皇子被定牆了,

EQ二連沒有打出來,

衆人再次震驚,皇子的EQ二連如果放的不好的話,會很慢,但是像職業選手的話,一般都是非常快的速度就釋放出來,可是就這麼在電光石火只見,薇恩的E技能居然是打斷了皇子的EQ二連,並且還把他定在了牆上,

一槍,兩槍,薇恩平A出兩下就開始後撤,

兩個突進技能,一個被薇恩的Q躲開,一個被E打斷並定牆,而且兩個人都被薇恩憑空白白多平A了兩下,這下的衆多觀衆是目瞪口呆,

什麼叫做薇恩的操作,這纔是秀操作,

酒桶和皇子手裏還捏着大招,也在猶豫着此刻放不放,布隆非常暴虐的一個閃現W靠近酒桶,幾乎是貼身的一個Q,

這是沒法躲開的,“砰,”

寒冬之咬打中了薇恩,

“中了,中了,我打中了,”布隆激動的大聲叫了出來,這也能難怪,上兩把的錘石几乎是一次都沒有勾中過,現在布隆前期又空了這麼多的Q,現在終於是打中了,換做是誰也會非常高興的,

忘塵眼睛一亮,這是個機會,放出小酒桶,炸開,第二層被動,

可惜的希維爾不在這裏,否則可以很快的打出布隆的被動,此時布隆酒桶和皇子三個人已經沒有了平A距離,而希維爾還在身後,

就是這個時候,希維爾朝着薇恩釋放出了Q技能,不料卻被薇恩風騷的走位躲開了,沒辦法,希維爾的Q在頂尖高手眼中還是太慢了,

眼看布隆的被動就要消失,皇子咬牙,突然的閃現大招,

“砰,”

砸了下去,

忘塵的手指也放在R鍵上,準備隨時給出大招,

就在這個時候,薇恩與皇子同時閃現,

“框,”

大招是砸了下去,但是薇恩已經閃現出了皇子的大招範圍之外,而且趁着這個時候,又平A出了兩下,

皇子的血量掉了三分之一,

“我的天,這個薇恩躲了多少個技能啊,”

“不知道啊,酒桶的E閃,皇子的EQ二連,現在又是皇子的大招,簡直就不是人啊,”

“那照這樣下去的話,對面的技能都放完了,也沒對薇恩造成什麼影響,那待會不得給這個薇恩來收割啊,”

“也是這樣想的啊,”

眼看自己的大招也這麼被薇恩的閃現躲開了,皇子心中甭提有多鬱悶了,W開啓防禦,硬生生的朝着防禦塔走去, 山海經之天帝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