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還沒來的極回答,歐陽志遠的拳頭就到了,帶著手套的拳頭,打在王健的臉上。


「碰!」

王健被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冒金星,鼻血長流。

「你找死!」

歐陽志遠恨不得一拳打死這個王八蛋。他知道王健為什麼擠壓病人的氧氣管,這個王八蛋想陷害自己。

所有的人都被歐陽志遠這一拳嚇了一跳。王健可是心胸科的副主任,歐陽志遠竟然敢打他。

歐陽志遠一拳放倒王健后,連忙轉過身來,幾根銀針插入臉色蒼白的病人頭上,然後快速的清晰病人的創口。

這時候,病人的呼吸在銀針的刺激下,漸漸的變得平穩,身體不在抽搐,生命特徵穩定下來。

「清點器械,縫合!」

蕭眉冷哼一聲,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很明顯,王健是故意的。

歐陽志遠在和蕭眉說,謝詩苒受到侵害的過程中,並沒有提到王健用攝影機拍攝趙雲山侵害謝詩苒的過程,蕭眉並不知道,王健和歐陽志遠有這個過節。

歐陽志遠快速的用特製的曲針,開始縫合病人的傷口。


手術做的很成功,預計四個小時的手術時間,現在,只用了二個多小時就完成了。

病人被推出手術室,病人的家人快步圍了上來。

隨即,病人被送進了特護病房。

王健根本沒有想到,歐陽志遠一眼就發現了自己壓住了氧氣管,更沒想到,歐陽志遠會在很多醫生面前,打了自己一拳。

幾位醫生在走出手術室的時候,都沒有說話,他們知道,如果病人死在手術台上,雖然主刀是歐陽志遠,但所有的人都逃脫不了干係,眾人都不明白,王鍵為什麼會這樣做。

這種氧氣管的質量極好,要想壓扁氧氣管,切斷氧氣的供應,要用很大的力氣的,從這一點來看,王健有故意的嫌疑。

但另外的幾位醫生,都在王健手下干,沒有人敢再說什麼。

蕭眉親自囑咐了值班醫生和護士,對剛做完手術病人的護理和注意事項,再次下了醫囑。

蕭眉下完醫囑,走出病房,歐陽志遠小聲的把王健齷蹉的行為,告訴了蕭眉。

正巧王健在門口經過。

王健知道,自己擠壓氧氣管道的事情,雖然被歐陽志遠看到,但自己只要咬定是無意的,就是蕭眉,也不能把自己怎麼著。


王健的嘴角,閃出一道冷意,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蕭眉知道,王健絕對是故意的擠壓病人的氧氣管,他是在報復歐陽志遠,讓這個病人死在歐陽志遠的手術台上。

這個人為了報復歐陽志遠,竟然喪失了人性,這還是一位醫生嗎?自己雖然沒有抓住這傢伙暗下毒手的證據,早晚一天,讓他走人。

這時候,謝詩苒急匆匆的跑過來,臉色極其難看,好像哭過。

「小謝,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歐陽志遠看著難過的謝詩苒。

「歐陽大哥,醫院處理你了,說你遲到、打架、喝酒,已經宣布停你的職了。」

謝詩苒憤恨的大聲道。

歐陽志遠一聽,心裡一楞,連忙道:「你聽誰說的?」

「都下通告了,你快去看看。」

謝詩苒看著歐陽志遠,一臉的著急。

下通告了?自己早晨是遲到和打架了,可是,那時是看到蕭眉被別人糾纏,自己才打了那個叫楚浩南的傢伙,結果,自己遲到了,上午自己是喝了點酒,被誰看到了?

是誰在對自己下黑手?

傅山醫院能直接下通告的,就有兩人,一個是院長李南飛,另一個就是書記劉大成。

院長李南飛,一直對自己不錯,很是照顧自己,不可能對自己下手。

剩下的就是書記劉大成了。

趙雲山可是和劉大成穿一條褲子的,都屬於趙豐年陣營裡面的。今天中午,自己打了趙雲山,肯定是趙雲山到劉大成那裡告的狀。

哼,背後下黑手,停老子的職?老子是有這麼好停職的嗎?趁著劉大成沒有下班,老子要好好的問問你,如果不給老子一個很好的回答,劉大成,老子今天就給你開瓢。

歐陽志遠快速的走向劉大成的辦公室。

遠處的拐角的地方,趙雲山看著歐陽志遠怒氣沖沖的沖向劉大成的辦公室,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獰笑。

嘿嘿,歐陽志遠,你畢竟年輕呀,你只要敢闖進劉大成的辦公室,再打劉大成,嘿嘿,你就等著被開除吧。

(呵呵,收藏43了,還差7個收藏,到50個,就更新第三章,兄弟們,點擊書名右下方豎杠下面的投票和收藏呀,我寫好第三章,等著您們,謝謝。)

作者題外話:《王牌特衛》

每當首長出訪外國的時候,總有幾位手拎黑包,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站在首長的身旁,他們到底是誰?他們就是中央警衛團的特級警衛。

高絕的武功,百步穿楊的神奇槍法,俾倪天下的王者氣質,在國際大比武中,稱雄世界。 李南飛坐在自己辦公室里,慢慢的吐出一口煙。

他十分的氣憤,書記劉大成竟然沒有通知自己,就直接處理歐陽志遠。你劉大成眼裡還有我嗎?這不是越權嗎?這個老不死的東西。

縣醫院是企業,不是機關,老子才是一把手,黨政分開的文件,你狗日的沒學好呀。


這個老東西,這次還真抓住了歐陽志遠的死穴。

上午,歐陽志遠遲到和打架,李南飛都知道,歐陽志遠在中午的時候,肯定喝酒了,才被劉大成抓住了把柄。

劉大成這個人,行事心狠手辣,做事周密,在對任何人都是一擊必中。

難道是副縣長趙豐年指使的?歐陽志遠可是毆打過趙豐年的兒子趙宗億,而劉大成是趙豐年的人。

歐陽志遠暴打趙雲山的事情,*飛並不知道,歐陽志遠沒有給李南飛說。

歐陽志遠是縣衛生局趙坤介紹來的,而趙坤的後台是衛生局長王國棟,王國棟可是縣委書記王鳳傑的堂兄弟。

嘿嘿,劉大成,歐陽志遠的後台,也是不一般的,老子治不了你,有人能制你。

李南飛撥通了李坤的電話,把情況向李坤說了一遍。

李坤聽完,臉色一沉。

自己雖然和歐陽志遠沒有什麼親戚,自己幫助他,是看在遠房侄子趙大鵬的面子和那塊價值連城的玉佩上,才幫助歐陽志遠的。

雖然是這樣,但歐陽志遠畢竟是自己介紹過去的,劉大成借故處理歐陽志遠,就是打自己的臉。

劉大成,我李坤是這麼好惹的嗎?

再說了,歐陽志遠的中醫醫術,在市裡,已經引起了老幹部們的注意,市委市政府那些老幹部們,很多人給自己打了電話,要把歐陽志遠調到龍海醫院的老幹部保健部。

這件事,局長王國棟也知道,正在準備辦理。

歐陽志遠的前途無量呀。

嘿嘿,自己不方便出面敲打劉大成,就讓王國棟敲打這個不知死活的老東西吧。

李坤撥通了王國棟的電話,把歐陽志遠受到停職處分的事情,向王國棟彙報了一遍。

王國棟一聽,不由得冷笑起來。

劉大成竟然敢停歐陽志遠的職,這個老東西找死嗎?現在,歐陽志遠的背後,已經很複雜了。

歐陽志遠暴打趙宗億的過程中,他的背後,竟然會有縣長何振南的影子,這難道是縣長何振南和副縣長趙豐年的博弈?

呵呵,自己可是站在縣委書記王鳳傑的人,現在整個傅山縣,是三方會戰呀,一場好戲就要上演了。

衛生局唯一的一個黨校學習的名額,被上面直接給了歐陽志遠,三天內就要到縣委黨校報道,你趙雲山停了歐陽志遠的職,人家照樣到黨校報道,十五天畢業后,人家肯定不會再回到傅山醫院,說不定直接到龍海醫院報道。

難道,歐陽志遠的身後,有龍海市裡的老幹部支持?

歐陽志遠的背景深不可測呀,嘿嘿,一個多月前,是自己給*飛打的電話,把歐陽志遠安排到傅山醫院的。呵呵,自己還是要幫助一下歐陽志遠的。

王國棟的腦子快速的轉動著,想用什麼方法,,讓劉大成放棄處理歐陽志遠。

此時的劉大成,心情非常好,他點上一顆煙,緩緩的抽了一口,讓幽香的煙霧,在肺里慢慢的穿行,一股極其舒服的感覺,充滿著全身。

他仰面躺在沙發上,讓煙霧慢慢的從鼻孔射出,嘴裡哼著小曲。

處理歐陽志遠的通告,已經貼出來了,嘿嘿,歐陽志遠,你以為打了副縣長趙豐年的兒子,就沒有事了?今天你又打了趙雲山,嘿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老子今天就弄死你,小毛孩子,還是年輕呀。

你毆打趙雲山,我不會以毆打打趙雲山的原因,處理你,而是因為你遲到、和別人打架、中午喝酒。

按照醫院的規定,中午飲酒,就要停職,嘿嘿,偏巧你中午喝了酒,嘿嘿,你撞到槍口上來了。

處理歐陽志遠,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陷阱,以歐陽志遠囂張的脾氣,他肯定會不服氣,一定要來和自己理論,甚至和自己動手。

歐陽志遠只要敢和自己動手,自己就可以開除他。

只要開除了歐陽志遠,自己在趙豐年面前,就立了大功了。

以自己的一頓挨打,來換取趙豐年對自己的提攜,值了。想到這裡,劉大成禁不住呵呵的笑了起來,他彷彿看到,衛生局長的位置,在向他招手。

這個老東西還沒有笑完。

「轟!」

一聲悶響。

他的辦公室們就被歐陽志遠一腳踹開,陰沉著臉色的歐陽志遠,走了進來,兩眼死死的盯住劉大成。

這聲巨響,把劉大成嚇了一跳。他看著歐陽志遠陰沉的臉色和可怕的目光,內心不由得一慌。但劉大成畢竟是傅山縣醫院的黨委書記,而且老奸巨猾,經過很多的大風大浪。

他連忙穩住心神,臉色一冷,坐在辦公桌前面的椅子上,沉聲道:「歐陽志遠,你想幹什麼?」

這時候,幾名醫生和護士,悄悄的圍了過來,在門口看起了熱鬧。

歐陽志遠冷冷的盯著劉大成,一字一句的道:「老子剛剛在病房汗流浹背的奮戰了3個小時,累的腰酸腿痛,給病人做了一個切除乳房的手術,是哪個王八蛋在背後暗下黑手,要停老子的職?」

(昨天的收藏45個,沒有過50,兄弟們,新的一天來到了,只要收藏過50,我就三更呀,想多看,就點擊收藏吧,謝謝)

作者題外話:推薦精品:

《權利底線:新駐京辦主任》vip..com/book/index_.com傅華接任海川市駐京辦主任,周旋於高官、巨富、花魁諸色人等之間,在北京這經濟、政治的中心,他將如何闖出自己的一番天地?舊愛、新情難取難捨,他將如何抉擇?爾虞、我詐,黑白糾纏,他又將如何立於不敗之地?…… 歐陽志遠上午喝了一斤山南大麴,但這點酒對歐陽來說,只是漱漱口,根本沒有酒意,手術做的十分漂亮,乾淨利索,現在,帶著酒氣的吐沫星子,噴了劉大成一臉。

劉大成聞到了歐陽志遠嘴裡的酒氣,內心狂喜之極,嘿嘿,果然喝酒了,就憑藉你中午喝酒,你的職,我停定了。

歐陽志遠,我終於抓住你的把柄了,嘿嘿,停你的職,只是預演,你只要動手,老子立刻就開除你。

劉大成臉色一沉,一股強大的官威在身上狂涌而出。

「歐陽志遠,這裡是傅山醫院黨委辦公室,容不得你放肆,停你的職,是黨委的決定,你今天,遲到、在樓前打架,明知道,醫院的規定,中午不允許飲酒,你竟然頂風而上,在農家樂飲酒,酒後上崗,介於你所犯的錯誤,我有權停你的職。」

歐陽志遠看著劉大成那肥胖的大臉上,一雙小眼睛閃爍著懾人的寒芒,死死地盯著自己,就知道這個王八蛋不是什麼好東西,在打擊報復自己。

「劉書記,關於遲到和打架的事,我解釋一下,今天早晨,一個陌生的男子,在門診大樓前,無故糾纏蕭副院長,企圖對蕭院長不利,你想呀,蕭院長可是我們傅山醫院的業務精英,她要是有什麼散失,我們傅山醫院的損失就太大了,所以,為了蕭院長的安全,為了我們傅山醫院的精英不受損失,我只好見義勇為,打了那個企圖騷擾蕭院長的傢伙和他的保鏢,劉書記,你說,我這樣做對嗎?」

歐陽志遠盯著劉大成道。

沒等劉大成回答,蕭眉走進辦公室,看著劉大成道:「劉書記,歐陽志遠說得都是實情,當時,那個人確實想對我不利,現場有很多醫生和護士都在場,歐陽志遠遲到和打架,根本不怨他,他是為了我的安全,才出手的,當時那個人還帶來了兩個保鏢,企圖綁架我。」

蕭眉知道,劉大成絕對是借故,報復歐陽志遠,但不知道,歐陽志遠是怎麼得罪了劉大成,今天自己一定要想法讓劉大成取消對歐陽志遠的處分。

劉大成一見蕭眉親自解釋歐陽志遠早晨遲到和打架的緣由,他不得不給蕭眉一個面子,他雖然不知道蕭眉的背景有多深,但整個傅山醫院,就是靠著蕭眉的胸外科手術來支撐的。

「劉書記,早晨的情景,我們幾個醫生都看到了,歐陽醫生確實是為了保護蕭院長,才出手打跑你幾個壞人的,我們給歐陽醫生作證。」

「是呀,我們作證。」

幾個醫生和護士紛紛給歐陽志遠作證。

「既然蕭院長講情,歐陽志遠早晨遲到和打架的事情,就不追究了,但中午飲酒這件事,由於是醫院定下來的規章制度,任何人違反了,都必須處理,包括我自己在內。」

劉大成冷冷的看了一眼歐陽志遠,心道,小子,給我玩,你還毛嫩,看我不弄死你,遲到和打架本來就是無所謂的事情,老子抓的就是你中午飲酒的要害,一棍子打死你,你有種打我呀。

蕭眉知道,這個老小子是要低頭走到黑了,不會放過歐陽志遠了,看來,自己要動用一下自己的關係了。

旁邊的謝詩苒急的,幾乎要哭了。歐陽大哥確實喝酒了。

歐陽志遠看著老東西對自己不依不饒,一抹笑意在嘴角露出,嘿嘿,老東西,想和老子鬥法是嗎?好,老子就和你玩玩。

歐陽志遠看著劉大成,冷冷的道:「劉書記,是你親眼看到我喝酒的嗎?沒有調查清楚,你就沒有發言權,現在我告訴你,我中午沒有喝一滴酒。」

歐陽志遠話音一落,蕭眉和謝詩苒都嚇了一跳。

兩人可親眼看到歐陽志遠根喝白開水一般,喝了一瓶山南大麴,歐陽怎麼會說自己沒喝一滴酒?

劉大成聞著歐陽志遠的滿嘴酒氣,不由的嘿嘿冷笑道:「歐陽志遠,你是睜著眼說瞎話吧,讓大夥聞聞,你到現還滿嘴的酒氣,你竟然說沒有喝一滴酒?你騙誰?」

歐陽志遠看著劉大成胸有成竹的樣子,不由的冷笑道:「我說沒喝一滴,就沒喝一滴,你要知道,乳腺癌晚期,病灶已經潰爛,病人的乳房散發出來的味道,極其難聞噁心,為了不影響手術,我只好用酒精漱了漱口,所以,才滿嘴的酒氣。」

歐陽志遠這樣一說,劉大成頓時一愣,心道,這傢伙滿嘴的跑火車,嘿嘿,你說只是用酒精漱口,來驅除惡臭,嘿嘿,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只要拿過來酒精檢測儀,檢測一下,我看你還怎樣抵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