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買了這種夢境之後,甚至會把夢境當真,這就麻煩了。

還有些店鋪賺的是黑心錢,承接一些更改意念的業務,幫助客戶更改一些目標群體的意念,比如說強行讓一個女人愛上另外一個本來不愛的人。

范浪雖然不常來幻境世界閑逛,但對於這裡的了解絕對不少,兩邊的店鋪並沒有吸引到他。

他就這樣一路走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天空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雨點紛然落下,打濕了周邊萬物。

幻境中的雨水,更多的是增添氣氛用的,只要自己不願意,就不會被雨淋透。

街上的人們,並沒有把這場小雨當回事,有些人為了應景,還特意變化出了雨傘之類的雨具,撐傘在雨中漫步。

范浪頭戴著斗笠,雨水打在上面,沉積到一定程度,順著帽檐連串落下,如同一串串透明珍珠。他的腳步濺起一片片水花,留下自己的足跡。

走。再走。

直到范浪找到了想找的目標,這才停下了腳步。

一名乞丐蜷縮在一排屋檐下,身上的打扮破破爛爛,身前放著一口碗,在幻境之中乞討。

幻境世界其實有兩種生命,一種是沒有實體化生命的純意念體,一種是有生命的外來者。

純意念體就好比是虛無縹緲的靈魂,沒有自己的實體,也沒有在外的血肉之軀,只能以虛幻的方式存在。

有生命的外來者,只是把一部分意念或者說靈魂注入到了這裡,本身有一副血肉之軀,可以人神合一。

范浪顯然屬於後者,而坐在街邊的乞丐屬於前者。在幻境世界里想要區分這兩個群體,其實並不是那麼的容易。

街上人來人往,大部分人都選擇了無視這位乞丐,就好像他只是街邊的一個背景布局,並不值得多看一眼。

范浪卻停了下來,微微抬起頭,透過斗笠下的陰影,凝視著對面的乞丐。

有誰能想得到,神神秘秘的影蛛會領袖,其實就是眼前的乞丐!

外表不過是一種欺騙,內在有著無盡的可能性。

影蛛會的會長叫做「超脫靈王」,是純粹的意念體,極其的強大,是世上最強大的意念體之一。

他在混沌初開之後沒多久就誕生了,在剛誕生的時候,就是以意念體的形式,並不具備實體。

他是幻境世界的發明人,也是網路背後的霸主,影蛛會只不過是他所經營的眾多組織當中的一個而已。類似的組織還有很多個,遍布宇宙各處。

毫不誇張的講,只要是有網路的地方,就有超脫靈王的勢力,他蟄伏在網路上,君臨在幻境的頂點,是真真正正的王者。

超脫靈王可不止是倒騰一點情報消息而已,他還能在幻境世界直接殺人,將外來者的意念徹底抹殺掉,意念一死,外在的血肉之軀也就成了空殼。以這種方式死在他手上的強者不在少數。

不是誰都值得超脫靈王親自下手,只有某些人妨礙到了他,成為了絆腳石,他才會考慮下手殺人,肅清眼前的障礙。

平時超脫靈王會將自己分化成為無數個,散布在網路各處,只有在特定的時期,才會將所有的意念收攏到一起,進行一次整合。

在整合期間,他的意念會受到限制,暫時無法分離,只能維持一個整體。

也就是說,想要擊敗他或者殺了他,只有在這個期間才有可能,平時的他意念都是分散的,少一兩個意念分身根本不痛不癢,構不成威脅。

范浪是掐著點來的,他知道這個時間段剛好是超脫靈王的整合期,還知道超脫靈王的具體位置,所以準確的來到了這裡。

時間不多,必須在時間限制內將超脫靈王擊敗,並加以掌控,這樣才能奪取超脫靈王的龐大情報網。

范浪很平靜,乞丐也很平靜,可兩人周圍的氣氛卻變得越來越壓抑,連周圍的街道都發生了改變,風更急了,雨更密了,天更陰了。

乞丐沒有抬頭,仍然看著身前那口空空如也的碗,說道:「你好像不是來施捨我的,這年頭,有同情心的人越來越少了。」

「你需要我的施捨么?」范浪問道。

「當然需要。正是多虧了你們的施捨,才能讓我活下去。」

「那我就施捨你一次好了。」

「你想施捨什麼?」

「我的劍。」

范浪拔劍出鞘,一劍刺在身前的地面之上,劍身散發著無堅不摧的銳意,整條街道都出現了明顯的割裂感。

乞丐抬頭了,看似邋遢卑微的外表之下,卻有著一雙懾人的眼睛,他寒聲道:「看來你是有備而來,知道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

「再嚴實的秘密,也可能被人戳破。」范浪道。

「巧了,剛好我也知道你的一些秘密,比如說我知道你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宇宙第一天才范浪。不管你怎麼喬裝打扮,只要你進入這片虛幻的世界,就在我的掌控之下。我知道你是誰,知道你是在哪裡進入的,還知道關於你的一切。只要我願意,就能把你在幻境中留下的一切摧毀掉,這對於我來說易如反掌,所以奉勸你一句,不管你知道些什麼,最好別做傻事。」

「很不巧,我就是來做傻事的。」

范浪言盡於此,悍然出劍,手上的利劍完全是由意念構成,對著超脫靈王一劍刺出。

發生在幻境世界裡面的戰鬥,拼的全是意念,這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至於外界的身體,或者是各種寶物,幫不上什麼忙。

眼看攻擊襲來,超脫靈王現出本來面目! 超脫靈王一改乞丐的形象,身上爆發開來,強大的意念衝擊席捲四面八方。

他的真面目異常的醜陋,主體是個肉乎乎的不規則球體,上面長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眼睛,以及一條條類似手腳的肢體,眼睛跟肢體的數量都在上百個之多。

這是由純粹的意念構成,單論意念的強大,甚至超過絕大多數的謫仙,讓謫仙都望塵莫及!

超脫靈王身上的那些眼睛目露凶光,傳出強烈的波動,生生擋住了范浪的攻勢,雙方展開意念的較量。

「你真是自尋死路,竟然敢在幻境世界裡面挑戰我!」超脫靈王發出尖利的聲音,周圍的街道都被震碎了。

街上的人們受不了這個聲音,一個個痛苦呻吟,甚至是直接破滅。

范浪是有備而來,他知道超脫靈王有多強,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才敢出手挑釁。他最大的倚仗,除了系統之外,還有神魂珠,這個外掛可以強化他的靈魂意念,幫他戰勝超脫靈王。

「成與不成,試試看才知道!」范浪收回劍,下一招緊隨而至,又是一劍斬出。

在幻境世界里,外面的很多劍法都派不上用場,范浪現在所用的,是一個專門在幻境里發揮作用的劍法,一招一式都跟意念有關。

念三·斬亂麻!

范浪斬出的劍光當頭而落,彷彿快劍斬亂麻,要將內心一切紛亂斬斷。

超脫靈王直接甩動一條肢體,與劍光硬碰硬,兩者碰撞在一起,產生恐怖的意念衝擊。

本就已經岌岌可危的街道,這次再也沒能承受得住,被衝擊直接粉碎,如同打碎的夢境,變成了無數的碎片。原本正常的景象,變得一片混亂。

念十七·思之如狂!

范浪的劍法陡然凌厲,一劍快過一劍,連連點在超脫靈王身上,速度而又不失精妙。

意念的強大,決定現在的速度。

超脫靈王加以應對,看似龐大的身軀,速度跟反應卻快如閃電,以最為完美的方式,化解了范浪一連串的猛攻。

意念的攻擊也分很多種,可不止是硬碰硬而已。

超脫靈王猛然間閉上所有的眼睛,釋放出一種催眠效果,在他閉眼的剎那,一股強烈的睡意襲向范浪。

這招就連很多謫仙都扛不住,會在瞬間陷入昏睡。

好在范浪免疫這種特殊效果,對他根本沒什麼用,他仍然生龍活虎,攻勢反而更加變本加厲了。

念七·人心所向!

范浪匯聚幻境世界的廣大人心,將眾人的意念集中到一起,化作摧枯拉朽的力量,猛然衝擊超脫靈王,將對方震得倒退出去,擊穿了好幾個幻境場景。

雙方交手,超脫靈王先一步受了傷!

超脫靈王隱居在幕後太多太多年,一直處在一種很安全的狀態,外界的紛紛擾擾,根本威脅不到他。

冷不丁的被人威脅,還讓他受了傷,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刺激。當他再度睜開那上百隻眼睛的時候,眼睛里爆發出了比之前更為強烈的凶光。

「范浪,你激怒我了,我不光要殺了你,還要對你進行更激烈的報復,我要把你的親朋好友統統控制住,把他們的靈魂困在我的地盤裡,慢慢的折磨他們,讓他們生不如死!」超脫靈王咆哮道。

范浪懶得多說,又是一劍刺出,繼續施展出「心念劍法」。

念九十九·撕心裂肺!

這一劍帶有痛苦效果,能喚醒人內心深處的痛苦,不用劍鋒傷人,效果就已經發揮了作用。

超脫靈王受到傷害,只覺心痛不已,就好像剛剛失去了自己最為重要的東西。

超脫靈王憤怒的反攻,動用許可權操控整個幻境世界,周圍地動山搖,各種場景變換,風火雷電齊出,紛紛攻向范浪。

意念的戰鬥與現實中的戰鬥有所不同,要更加的撲朔迷離變換莫測,有時候會出現一些完全打破常理的情況。

在幻境世界里,一切都可能是假的,一切又有著特殊的真實。

神魂珠·衝擊!

范浪終於在戰鬥中動用了這個殺手鐧,手上的利劍多出了一股剛才所沒有的力量,形成風暴一般的衝擊,摧毀了周圍的一切景物,同時也傷到了超脫靈王。

風暴捲起超脫靈王,對他造成持續性的傷害,一般的意念攻擊根本傷不到他,而這股風暴卻對他造成了重創,簡直要把他給撕碎。

超脫靈王消息靈通,掌握著龐大的情報網,知道範浪的一切經歷,連范浪參加過的戰鬥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立即判斷出來,范浪現在使用的是某種跟鬼道有關的寶物,並且極有可能是一顆珠子的形態,這顆珠子范浪以前在戰鬥中使用過。

「范浪,你信不信,只要我在網路上發布一個懸賞令,就能讓你在宇宙中失去立足之地!」超脫靈王怒道。

「那你信不信,今天你必敗無疑?」范浪冷哼一聲,再次催動神魂珠的力量,意念變得空前強大。

雙方展開新一輪的碰撞,交鋒中互有勝負。超脫靈王的底子擺在那裡,就算是范浪也不能佔盡上風。

超脫靈王處在整合期間,分化的意念需要重組整合,這對他的發揮造成了影響,也讓他吃了大虧。如果換做平時,他在幻境世界里發揮的戰力,要遠遠高於現在。

戰鬥過程中,超脫靈王有意的將范浪引導向了一處對於自己更加有利的戰場。

這裡是超脫靈王的一處地盤,有他布置的意念陣法。

一到這裡,陣法立即啟動,化作無數的刀光劍影,對著范浪斬了過去。

「去死吧!我會把你的意念千刀萬剮!」超脫靈王厲聲道。

范浪冷靜應對,意念沒有絲毫的動搖。

魂陣·閻王護法!

范浪利用神魂珠來布陣,憑空創造出了四位閻王的法相虛影,鎮守住四大方位,每個閻王的法相各有不同,手拿著不同的兵器。

兩個陣法展開交鋒,刀光劍影從四面八方襲來,被四大閻王出手擋住,范浪身在其中,立於不敗之地。他的目光鎖定了超脫靈王,手中之劍已經蓄勢待發,即將使出心念劍法的殺招之一! 念一·心如死灰!

這是心念劍法之中最強的一記殺招,范浪出劍之後,劍光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燒,將超脫靈王整個包裹在內。

這種火焰專門傷害精神意念,能將意念燒成灰燼。

如果換成一般的上位神,恐怕沒幾下就會敗下陣來。超脫靈王就不同了,他是先天所生的強大意念體,放眼整個宇宙都是極為特殊的存在,范浪的火焰只是傷到了他的表皮,沒能傷到他的根本。

超脫靈王瞪起身上的上百個眼睛,每個眼睛釋放出一道道意念光束,洞穿了周身的火焰,對范浪展開反擊。

有幾道強大的光束將范浪的意念體洞穿,打出了窟窿來。

「現在是我的特殊時期,害我的實力大大降低,但這種局面不會持續太久,一旦讓我恢復到巔峰狀態,就是你的死期!」超脫靈王猙獰道。

范浪並不搭話,而是繼續施展同一招,化作熊熊火海,將超脫靈王葬入其中。

超脫靈王有幾根肢體都被燒毀了,但是並沒有威脅到他的根本,他冷笑道:「看來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了,根本奈何不了我。」

「你高興的早了點。」

這次范浪說話了,在說話的同時,動用了盤古系統的力量。

現在的他,對於盤古系統有了更加高層次的領悟,甚至可以解鎖盤古系統一部分的力量,將其引導出來。善加利用這份力量,其效果不亞於狂暴作弊。

受到盤古系統的加持,那火焰急速竄動,如同火上澆油,顏色也發生了轉變,變成了一種神秘的藍色。火焰之中形成了破譯世間萬物的算式,無數的符號飛速閃爍,為這招「心如死灰」賦予了更上幾層樓的效果。

這樣一來,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簡直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數字火海以打破常規的概念,燒融了超脫靈王的外在,而且速度非常之快,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行著。

超脫靈王再也笑不出來了,而是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渾身的肢體劇烈顫動收縮。

「這是范浪多次使用過的那種特殊力量!」

超脫靈王回想起范浪的多份戰鬥片段,做出了準確的判斷。

以前看范浪與別人對敵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親身體驗之下,才能感受到這種數字效果的可怕之處。

意念挪移!

金蟬脫殼!

噩夢降臨!

記憶清除!

超脫靈王情急之下,連著使出多個殺手鐧,全都是跟意念有關的招式,儘管如此還是沒能翻轉局面。在數字火海的焚燒之下,他受傷越來越重。

意念體就好比是想象出來的形象,只要念頭還在,完全可以重新凝聚投影出來,所以可怕的不是外傷,而是內傷。超脫靈王的內在已經受到了空前的威脅,他感覺有一股力量在侵蝕著自己,要改寫自己的內在本質。

「逃!」

「只要爭取到時間,讓我恢復到正常狀態,就可以分化千千萬萬個分身,散步到網路各處,那樣就沒人能威脅我了!」

超脫靈王見勢不妙,選擇了暫避鋒芒,化作一道流光沿著網路高速移動。那數字火焰如同跗骨之蛆,有相當一部分仍然纏繞著他,不論他速度再怎麼快都甩不掉。

范浪緊隨其後,同樣化作一道流光跟上。

兩道光一前一後,穿越幻境世界的不同區域,遇到了各種光怪陸離的景象。

然而這種逃脫並沒能遏制住數字火焰的傷害,超脫靈王的情況越來越糟了。

范浪要的不是毀滅超脫靈王,那樣對他來說沒多大好處,他要的是控制住超脫靈王,進而掌握對方所有的情報網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