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巖被請出韓雲熙殿外的時候,喬墨兒用小石子彈了他一下。

“哪個不長眼的想幹嘛?”

徐巖順着石頭看到了喬墨兒,見四周無人才走向她。

шωш★Tтkǎ n★CΟ

“姑奶奶,我求你別單獨找我了好嗎?”徐巖雙手合十,請求喬墨兒離他遠點。“韓雲熙我不怕,可耿世子我畏懼的狠。”

“你怕他做甚?”

“昨夜他拿着劍就這樣……”徐巖模仿着耿逸懷昨晚的動作,“削了我的發冠,今日出門我都是帶上了帽子。”

“那與我何干?”

“他說你是他的。韓莊主也說你是他的,你究竟是誰的我很好奇?”

“我是我自己的。”喬墨兒敲了他腦袋一下,拽着他的帽子就要離開。“走,今天我就帶你去劫地牢。”

“今天不行……”

“今天就帶你去,你別磨嘰了。”


徐巖就這樣被喬墨兒拉到了地牢附近,她給徐巖帶上無拴的假面,讓他把這羣看守的人帶去喝酒賭博,她好陸陸續續的把人給帶走。

可剛進地牢,喬墨兒就看見韓雲熙和無拴在這裏,她嚇的趕忙把徐巖臉上的假面具撕了下來,踢着徐巖趕緊離開。

“夫人。”無雙喊道。

喬墨兒和韓雲熙打招呼,“好巧啊,你們也在這兒,不是說去集市嗎?”

“夫人不也是和我說好了去集市嗎?”

“我臨時想多逛逛山莊,就來到這裏了,這個地方是什麼地方?怎麼關了那麼多姑娘啊?”

喬墨兒調皮的甩着袖子從臺階上往下走,假裝第一次來這裏,想湊近看看這裏面有些什麼。

“韓雲熙,你該不會是要背叛我吧?”

“夫人看我這樣像是對你以外的女子感興趣嗎?只是今日要把這些偷溜進山莊的姑娘們,販賣到藝居閣罷了。”

“賣了她們,那多沒意思啊。”喬墨兒鬆了鬆脖子:“我倒是有個好去處,讓她們自行了斷了吧。”

“夫人有什麼好去處?”

“我覺得她們敢偷偷進山莊,是因爲你不夠狠,換成是我,我就讓她們投湖。”

喬墨兒說的話,讓關在地牢裏的姑娘們,十分恐懼害怕。

先是被威脅去藝居閣,現又被送去投湖?那還不如在藝居閣做個藝姬活命不好嗎?

“莊主,我願意去藝居閣。”

“讓我去藝居閣,我不想死。”

“你們這羣貪生怕死的,投湖有什麼好可怕的,要不是我們貪慕虛榮,也不至於落到今天的下場。與其給家人蒙羞,還不如一投湖死了算了。”

一羣人當中,只有一個女子桀驁不馴,不願意向韓雲熙低頭,更是覺得喬墨兒推薦的方法,的確簡單粗暴。

“莊主,真的就讓她們投湖嗎?”

無拴問。

“許了,就按夫人說的辦。”


韓雲熙伸手允了喬墨兒的提議,只要是她喜歡的,都可以。

“嗚嗚,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讓我去藝居閣吧!”

喬墨兒走到韓雲熙身邊,“既然都是要上路的人,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黃泉路上也不至於說是餓死的。”

“好。”

韓雲熙命人拿來了食物,喬墨兒一個一個的送給她們。

喬墨兒第一個送的是帶頭說投湖的女子;她臨危不懼的樣子還真是讓喬墨兒喜歡。

“多吃點,我敬你是條女中豪傑。”

喬墨兒在她手上寫着:湖底求生。

“我想你一定會帶着大家走好黃泉路的。” 地牢裏的姑娘們,除了喬墨兒第一個遞送食物的姑娘開吃了起來,其他人都恐懼的不要喬墨兒靠近她們。

喬墨兒走向一個哭着的女孩子時,遞給她食物的時候,她還上前咬住了喬墨兒的手。

“放開她。”

韓雲熙看見有人咬喬墨兒,上前就是一腳將她踢飛,拿過喬墨兒的手說,“你沒事吧,快去找良工給她看看。”

“你這種人,與那個騙我們來山莊的喬家大小姐有何區別,我沒咬死你,是你命大……我要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哈哈哈……”

喬墨兒看着手上的傷,留了點血兒,“不用麻煩;既然這裏人看我不是很開心,不如我們就去先離開這吧。”

“也罷,已經知道她們的去處了,現在我們去看看良工。”

韓雲熙望了眼咬喬墨兒的女子,給了無拴一個眼神,無拴明白讓她死的一定不是很痛快。

喬墨兒和韓雲熙一起出了地牢,“我們去逛集市吧。”

“墨兒那你的手?”

“沒關係。”喬墨兒反牽韓雲熙的手,“我們可以一起去集市上看良工。”

“就依你。”

徐巖躲在附近,見喬墨兒和韓雲熙離開不久後,就看見無拴命人帶走了這羣姑娘們。

徐巖看見這羣姑娘一個一個的被推入湖中,很多女子不會游泳,這些侍從也不管她們死沒死,只要投湖了,沒有浮上來就等於屍沉湖底了。

徐巖聽喬墨兒說的,讓這些人去湖底,那裏有求生的地方,於是他潛到湖底,把這羣姑娘們一個個拽到了湖底,有些拼命掙扎也照樣被有力氣的徐巖拽了下去。

喬墨兒提示的女子也帶着大家往湖底下游去。

等到大家看見湖底有光,都拼命的往光的方向游去,徐巖則是因爲大家都朝着湖底游去,便爬上了岸,返回賭坊換身衣服享受清閒了。

喬墨兒和韓雲熙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單獨逛集市,想必韓雲熙又會把最好的都給她吧;看完良工二人走在了集市上。

“你想吃點什麼?”

韓雲熙問喬墨兒。

喬墨兒看見隔壁鋪子站了兩個帥氣的小公子哥,撒開韓雲熙的手,就往小公子哥旁邊走去。

“兩位公子哥兒,這是逛集市啊?”


藍衣公子看着喬墨兒較小可人的樣子,剛想開口說話,就被旁邊的紅衣公子給懟了;“不是逛集市,是來自殺的。”

喬墨兒超級尷尬,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似的;她眯了下眼睛,強顏歡笑的回答他。

“太巧了,我從來沒有看見人在逛集市的時候自殺過,來展示一下吧。”

“姑娘想看,我還不想表演。表兄,我們走吧!”

紅衣公子丟下手中的玩意兒就要離開,喬墨兒攔住他們不給走。

“你幹嘛?”

“公子,你不能因爲你長的秀氣,就不理我了吧,我的荷包還在你那裏,你不是說要給你八十歲的老母看病嗎?如今怎麼在這裏閒逛,還要鬧自殺?”

“你有病吧?”

“我有沒有病,你說的不算,得先把你袖兜裏的荷包還給我就成。”喬墨兒扭過頭吐了點口水抹在了臉上,假裝眼淚留下來。


紅衣公子見人多,不想理喬墨兒,喬墨兒當然不同意啦,抓着他的袖子不放開。

“你再這樣我喊人了。”

“你喊呀。”

“我真喊了。”

“表兄,你把荷包還給人家吧,趕緊麻溜的走吧,太丟人了。”

藍衣公子讓紅衣公子趕緊丟下荷包走人。

“你不喊,我幫你喊,來人啊。有人搶荷包啦!”

韓雲熙靠在一旁偷笑着喬墨兒的所舉所動,她這麼調皮愛玩,就讓她自己玩會吧。

“你有病啊。”

紅衣公子丟下一個荷包,趁喬墨兒去撿時,掏出一個匕首向她刺去,喬墨兒眼疾手快,趁她刺過來的時候側了個身,反手就擒住了紅衣公子。

“公子哥兒,身手不錯,只是遇見我你可是真慘。”

喬墨兒踢下紅衣公子哥的腿,讓他跪在了地上。“讓他把袖兜裏的荷包也通通拿出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

喬墨兒用力的扇了一下他的腦袋。“我本來覺得你們兩個小公子哥兒長的還不錯,是奔着你們的顏值過來的,卻沒想到你們竟然喜歡做這種雞鳴狗盜之事,真是有辱山莊名節啊,要是你們韓莊主看見了,得有多心痛啊。”

“哼,那個莊主忙着結婚,根本管不着我們這些人。”

“那我要聽聽你是什麼人?”

喬墨兒用了點勁,還把腳踩在了他的背上。

“我,藝居閣的扛把子,在這些姑娘們身上尋個荷包有何不舉?”

“我去你大爺的,藝居閣就這麼有能耐了?誰賦予了藝居閣的人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調戲無辜少女們,你取她們錢財,可問她們是否同意?”

“這位女俠,你看我和他也是初犯,不如睜隻眼閉隻眼,我把這些荷包都還回去可好?”藍衣公子怕把事情惹大了,趕忙把袖兜裏的荷包全都拿出來了。

那些丟失荷包的姑娘們通通都過來尋了,“呀,長得人模人樣,竟做這等偷竊之事,太丟祕境山莊的臉了。”

喬墨兒依依不饒,“那我若打了一巴掌,你還回來可好?”

“姑娘莫開玩笑了。我們知道錯了,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很好笑嗎?我這我也得想個法子送你們見見莊主,不然你們真的以爲沒人收拾的了你們。”

跪在地上的紅衣公子奮力掙扎,“你以爲莊主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