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強哥,有時間嗎,請您吃飯”李浩很直接的說道,這些事情只有見了面才能很好的說清楚。

“力王兄弟啊,有什麼事你就來我家吧,我已經吃過了,而且最近戒酒了,胃不好”韋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好,我馬上過去,”李浩說完掛斷了手機,李浩曾經去過韋強的家裏, 那是一個三層的別墅作爲鹽幫的老大,那規模也不算是太過奢華。但是規模也不小,在東市的東邊一個郊區,算是很安靜的一個地方。

李浩開着汽車,很快就來到了韋強的別墅,門口的站着幾個黑衣服的鹽幫弟子,對李浩很熟悉,老遠就衝着李浩喊道“李堂主來了,裏邊請”。

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入 韋強的別墅,鹽幫的老大戒備森嚴,可以說是銅牆鐵壁。就算是公安來了,也要鬥上一鬥,而且鹽幫也有槍支。李浩身爲東市的鹽幫堂主,自然有進去的權利。

李浩從車窗裏伸出手來,拋下一條高級香菸,說道“兄弟們,先抽着”。這門口的幾個兄弟就更加高興了,對於李浩的慷慨自然是欣然受之。

通過大門,李浩老遠就看到了門口的韋強。停下汽車,大步走了過去,吼着嗓子說道“強哥,我來了,”

“快請裏邊坐,”對於李浩,韋強很欣賞,如此年輕就闖出這樣的名號,可以說前途無量。一邊說着一邊走進了客廳。

“我就說實話吧,我要收購劉氏集團,想請鹽幫的兄弟,幫忙,給劉氏集團製造一些負面影響,這樣我就可以趁機收購股價大跌的劉氏集團”李浩很直接的就把事情說了出來,李浩知道韋強不是一個喜歡繞彎子的人,所以就直接說道。

“你想好了,劉氏集團可不是一個小蝦米”韋強有些吃驚的說道,說真的韋強有些不相信, 李浩有這個能力,劉氏集團市值怎麼也得一百個億以上,李浩只不過是一邊賓館的老闆,而且才營業了幾個月,可以說沒有多少錢,唯一的一個就是有人想幫助李浩。

“放心好了,有人跟我合作,”至於怎樣合作,李浩沒有說,相信韋強也沒有興趣聽這些,只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行了。

“好,鹽幫的兄弟你隨便調遣希望你馬到成功,我等着喝你的喜酒”韋強看着李浩堅定的眼神,什麼也沒有問,韋強相信李浩有這個能力,一定會做好。而且憑鹽幫的力量,讓一個小小的劉氏集團股價大跌,是完全有可能的。

“多謝強哥,我就不打擾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李浩十分自信的說道,深深的看了一眼韋強。看着韋強微微點頭,李浩轉身大步走出了客廳。 從鹽幫老大韋強那裏出來,李浩沒有回家,而且直奔了太陽酒吧,去找吳升。因爲自從李浩成了東市的鹽幫堂主以後,這太陽酒吧就成了堂口,而且吳升就跟總管一樣,隨時的通報信息。

步入太陽酒吧的大門。裏邊依然是不斷閃爍的霓虹燈,唯一的變化就是人似乎更加的多 ,聲音看起來比以前還要好。


“力王哥,好長時間不來了,人家都想死您了”素素眼尖,早就看到了進來的李浩,扭着性感迷人的***就走了過來,一把纏住了李浩的蜂腰,不住的發揮着女人手上的威力,盡情的享受着李浩身上的男人氣概。

“浪貨,生意不錯啊 ,你的姐妹們都忙不過來了,你還來勾引我,你就不害怕”李浩一邊說還一邊使勁的捏了一下素素胸前那飽滿碩大的雙鸞。如今的李浩已經是東市的風雲人物,對一些人自然不客氣,尤其是一個女人。

“人家正愁沒人勾引那, 很樂意伺候力王,”被李浩摸了一把的玲玲,很滿足高傲的說道。


“你先忙吧,我要去找你們的老闆”李浩轉移話題了,現在可不是談兒女私情的時候,還有大事要做。

大步走上二樓推開吳升的房門。

吳升正跟大狗在裏邊聊着天,如今吳升算是李浩的代言人,東市社會的混混都以吳升爲中轉點。

“李大哥您怎麼來了,”吳升轉頭看去,居然是力王李浩,高興的連忙說道,而大狗也站了起來,對李浩充滿了恐懼,幾次被李浩收拾,心裏恐懼也很服氣。連忙很規矩的叫了一聲“力王”。

沒想到大狗也在這裏,不錯,就不用去單獨通知了。於是毫不客氣的說道“大狗,叫你的兄弟們,從今天晚上 開始,杜絕去劉氏集團的任何場所消費,連東西都不能買”。

“放心好了,馬上去辦”雖然大狗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但是東市鹽幫堂主的命令,不能不聽啊,而且大狗爲今天見到了力王,感到有些驕傲跟榮幸,很樂意去給力王辦事。

大狗出去了,屋子裏邊只剩下吳升跟李浩,現在李浩是時候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吳升了。

“我要收購劉氏集團,所有劉氏集團的股票一定要狂跌,最好不值一分錢。明白了嗎,現在還是,命令東市黑道,任何人都行,遠離劉氏集團的任何東西,”可以說李浩說的很明白。

“放心好了, 我這就去辦,保證一天之內劉氏集團的股市大跌。”吳升很有信心的說道,對於李浩是越來越佩服了,一連做了及鑑定大事,滅刀疤, 統一黑道,如今又要搞掉劉氏集團,沒一件事情都是難如登天,但是李浩都做到了。這一次吳升同意是對李浩充滿了信心。

從太陽酒吧出來,李浩深深的鬆了一口氣,事情應該會朝着自己預想的方向發展,前期工作已經做了就看後邊了,如果謝珍真的去收購劉氏集團的股份,那麼自己就要成爲了劉氏集團的最大股東,就算是最壞的打算,沒有謝珍的幫忙,自己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算是一個超級富翁。

動動嘴,就能有無數的財富,李浩可是從來沒有想過,但是如今就擺在眼前,而且馬上就要成爲現實,李浩的心裏很高興。

開着自己的豪華路虎,幾分鐘就回到了自己的家裏,躺在牀上,盡情的享受着安靜的時刻,明天,會是一個好天氣,好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來。

可以說這一夜很安靜,李浩也沒有去招惹王曉敏跟宋玲玲唐慧這幾個女人,很是舒服的睡了一夜,但是厲害哪裏知道,這一夜,東市的地面震動了,就跟數不清的螞蟻一樣做着同樣的事情。


劉氏集團的產品空前滯銷,娛樂業更是大受打擊,一夜的損失就過億,天剛剛亮起來。李浩根本就不懂什麼股市,但是張雄懂,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劉氏集團的股市急劇下跌,而且張雄開始收購股份”。

現在李浩才發現人的作用,看來人多的優勢是很明顯的,忽然間李浩發現自己已經不是一般的人,在不是以前那個沒錢沒地位,沒車沒房的窮小子,如今自己已經腰纏萬貫,要什麼有什麼。

現在李浩等着唯一的一個消息就是劉氏集團破產的消息。而且李浩把所有的電視都打開了,希望媒體能夠第一時間放出消息。

“最新消息,劉氏集團股票大跌,股票被不明人士瘋狂收購,劉氏集團保留的股份已經不足百分之二十。劉白年很有可能退下董事長的位子”。電視中央一臺播放到。

李浩嘴角掛着笑容,身邊的宋玲玲王曉敏則是長大了嘴巴,不相信龐然大物一般的劉氏集團會成了這個樣子。

“不會吧,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成了這樣子”宋玲玲有些不甘心的說道,似乎爲劉氏集團鳴不平。

李浩的微笑則更加的燦爛,一夜的時間就能夠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有時候李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實力居然這麼厲害。

就在此時李浩的手機響了,是張雄。

“喂,李兄弟,我在劉氏集團的董事長會議室,我在這裏等你”張雄很高興的說道,看起來事情很順利。

“好我馬上到,”李浩說完掛斷了手機,眼睛裏閃過一絲難以覺察的眼神,李浩想到了謝珍,相信謝珍不會騙自己。

李浩可不想這樣的事情被王曉敏跟宋宋玲玲這兩個人知道,直接回到了汽車上,撥通的謝珍的手機。

“喂,美女,事情怎樣,是不是很順利,”李浩對謝珍一向如此,從來都不客氣,而且骨子裏還充滿了對謝珍的無限的蹂躪的想法。

“放心好了,我投資了一百個億,收購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加上你的百分之二十,你足夠可以坐上劉氏集團的董事長的寶座。”謝珍抑制不住內心的高興,沒想到自己想了很久的事情,卻在一個小帥哥的幫助下成了事實。 “好,我現在要去劉氏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我在那裏等你,”李浩說完很開心的掛斷了手機,沒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的順利,看來東市的世界要改寫了,從今以後我李浩就不在是寄人籬下的那個無名小子了。

隨着汽車啓動的聲音,李浩開着豪華路虎飛一般的衝了出去,目的劉氏集團的懂事會議室。

如今可以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劉氏集團,想想不久前,自己還在這裏曾經爲了救出自己的老爹,大打出手,事情這是難以想象,今天自己居然又要進去,而且還有可能成爲這棟大廈的新主人。

門口停着一輛比李浩的汽車還有豪華的汽車,李浩扭頭看了看這輛汽車,沒想到的是裏邊走出了一個人,年輕人,看起來很兇狠的樣子。

“小子,看什麼,連本少爺都不認識,告訴你我是張氏集團的公子張峯,而且這劉氏集團也很快要成爲我張氏集團的了,一看你就是來應聘的,來給本少爺 擦擦皮鞋,我可以讓你面試去工作”這個張峯滔滔不絕的對着李浩說了起來。

本來李浩不想搭理這個富二代,連這個張峯的亂七八糟的話都懶得聽。大步繼續往劉氏集團的大門走去。

“都給我下來,狠狠的湊那小子”張峯見這個年輕人根本就鳥自己,十分生氣,就把後邊一輛汽車上的幾個根本叫了下來。

後邊的汽車上走下幾個看起來高大魁梧的壯漢 ,呈扇形包圍的了李浩。

面對這幾混混,李浩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而且很是看不起這個張峯,想想這小子的老爸是多麼的精明,沒想到還有這樣一個冥頑不化的小子,看來張氏集團也好不了幾天了。

隨着一聲大喊,張峯的幾個大漢衝了過來,李浩拳腳齊出,力量,速度無一不是達到了極點,幾秒鐘的功夫,這幾個大漢就倒在了地上。】

早把那個張峯看傻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厲害的絕色,還以爲是眼花了,使勁的揉揉眼睛,發現這是真的,看來情況不妙,很想上車逃走,但是雙腿就跟灌了鉛一樣,無法動彈。

李浩就是這樣一個人,做人做得很徹底,放到這幾個人,順便把張峯扔了出去,不給一點教訓,這樣的人永遠長不大。

步入劉氏集團大門,李浩早就是這裏的名人,不僅是保安,還是工作人員,對李浩都充滿的敬意,見李浩走了進來,都齊刷刷的站了起來,李浩這個自豪啊,要是知道自己成爲了這裏的老闆,估計這些人就更加的自豪,李浩發誓,一定給這些人加薪,就衝這崇拜的樣子也值得。

“小姐,董事長會議室在幾樓”李浩看着一個有些發呆的美女說道。

“十,十樓”性感美女有些發癡的說道,能夠跟偉大的力王說話,可以說是這個美女今天來最高興的事情,臉上很自然的就升起了一朵紅暈。

李浩無語啊,還是辦正事嗎,有時間在辦你們這些花癡,排隊讓自己辦,自己也不介意。坐上電梯,很快就來到了十層,每一個們上邊都有一個門牌,董事長會議室,自然很好找了。

推開門,啊,裏邊還真熱鬧,劉白年父子臉色有些蒼白的坐在一張椅子上,張雄則是很高興的坐在椅子上,而且身後還跟着兩個人,是是祕書跟律師什麼的。

“這裏是董事長辦公室,你有資格進來嗎,”本來就很生氣的劉飛看到了李浩居然走了進來,本來兩個人就 有過節,就很生氣的指着李浩大聲說道。

李浩根本就沒有理睬這個富二代,直接拉過一張椅子坐下。衝着張雄微微笑着。

“誰說李浩沒有資格,從現在開始李浩就擁有劉氏集團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說有沒有資格”張雄站了起來,針鋒相對的對劉飛說道,但是眼睛卻是看向頭髮有些花白的劉白年。嘴角掛着挑釁的笑容。

“多謝張老闆,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先把我的股份給我吧”李浩見張雄說了出來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好,小兄弟,你很爽快,我也不拖拉,祕書把合約拿出來,讓李兄弟簽字”。張雄對李浩根本就沒有戒心,很爽快的說道,而且很嚮往的看着劉白年坐的位子。

李浩拿着股份轉讓合同書,心裏這個高興啊,有了這百分之二十,加上謝珍的百分之三十,自己的董事長的位子是坐定了。微微一笑,很痛快的就簽了字。拿着自己的那份,慢慢的看了起來。

“劉總,我看你的位置到頭了, 盛寵之霸愛成婚 ,要求你下臺,現在還是辦手續吧”張雄充滿了信心的說道,而且臉上洋溢着勝利者的笑容。一邊說還一邊哈哈大笑似乎等這一天等了很久。

“等一等,我看先討論一下董事長的人選吧”一個嬌嫩的聲音從門外邊傳來,一個高挑性感的美女慢慢的走了進來,後邊還跟着兩個律師模樣的人。

此時屋子裏邊除了李浩,所有的人都有些迷茫,怎麼回事張雄 ,不禁看向李浩,又看看劉白年,但是很快就明白了,這就是那個暗中收購劉氏集團的人。

一邊的劉白年不禁哈哈大笑說道“張雄啊,沒有想到吧,你是失算了,就算我把董事長的位置交給這個女人,也不交給你。”

“劉白年,你不要忘記了,我手裏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雖然我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給了李浩,但是我們可以合作,勝算仍然是我們的”。張雄很有把握的說道。

“算了,我們也不打啞謎了, 美女過來,是我把股份給你,還是你給我,我們來做董事長吧”李浩對着進來的謝珍微笑着說道。

“當然是我把股份給你了,你是我的男人嗎,我對你有信心”謝珍很直接的說道,而且衝後邊的兩個律師揮揮手,意思是可以辦手續了。

李浩如今有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很順利的就成了劉氏集團第一大股東,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張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沒想到自己花了這麼多錢,居然成全了李浩,而劉白年父子則是更加的吃驚,沒想到最後的勝利者居然是李浩。 李浩簽完了最後一個字, 就意味着李浩有了劉氏集團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而劉白年跟張雄加起來也不過百分之五十,李浩相信,張雄收購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估計已經是花光了張氏集團所有的積蓄了。

“個爲大股東們,今天我請客,龍騰賓館,不見不散啊,”李浩很開心的說道,手裏有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這劉氏集團就是自己的了,董事長的位置在向自己招手,雖然現在這位置暫時由劉白年坐着。

張雄就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蔫了,一向以爲自己很精明,算來算去,把自己給算了進去,拖着無力的身體往外走去,而且手裏還拿着股份轉讓書,當然是轉讓給李浩的那份了。

張雄還有一個張氏集團,但是劉白年 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那賣股份掙來了幾百個億,但這足夠劉白年父子揮霍一輩子了。

“我會回來的,”劉白年看着李浩狠狠的說道,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可怕,人家不聲不響的就把自己的集團給吞了, 這臉可是丟大了,自己也沒有臉在東市呆着了。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去。劉白年的兒子劉飛, 神帝威武

差一點沒有讓李浩笑了出來。此時董事會辦公室就剩下李浩還有謝珍跟兩個律師。律師辦完事自然是走了,是人都能看出來李浩跟謝珍的曖昧關係,誰還留下做電燈泡,早早的就退了出去。

“美女,我來做董事長,你坐總經理怎樣,”李浩看着嫵媚動人的謝珍說道,而且眼睛裏邊閃爍着男人對女人的野蠻目光。很是肆無忌憚的掃視着謝珍性感迷人的超短裙下的那段潔白誘人的大腿。

“你想的美,還是你自己做吧,我的事情就夠多了,懶的管你的搜事”謝珍一邊說一邊攏了攏披肩的長髮,更顯得嫵媚動人。

讓李浩體內雄壯的邪火迅速的燃燒了起來,身體的某個部位就有了反應,很想上前一把撲倒謝珍,來一個喪盡天良的蹂躪兼佔有。

此時一個打扮十分時尚的女人走了進來,讓李浩的眼前爲之一亮,太 漂亮了,沒想到劉氏集團還有這樣的人物。

“您是李董事長吧,這裏有一份文件需要董事長簽字”這美女說着拿出了手裏的文件。可以說這個祕書很有眼力,幾天來股市動盪,劉氏集團高層換人了,美女祕書也就很順理成章的叫了起來。

李浩拿了過來,看了看,隨便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心裏這個鬱悶啊,這就管用了嗎,沒有股東會,根本就不能算數。

“你叫什麼名字,替我着急股東們,我要立即召開股東大會”李浩有些着急的說道,而且怕夜長夢多,只有自己真正的掌握了權利纔算數。

“我叫林夢然,好的,我馬上召集股東”林夢然說完,扭着性感迷人的翹臀走了出來,看的費東兩眼冒光。

“人家都走遠了,還看,眼睛都掉下來了,”謝珍很不滿意李浩的樣子,但是有什麼辦法,男人不就是這個德行嗎,只要自己需要的時候,能給自己就行了,謝珍有些埋怨的說道。

“我是在想,接下來股東會的事情,你以爲我幹啥,看那女人的旺仔小饅頭啊”李浩有些撒謊的說道,雖然林夢然的胸部有些小, 但是身材很好,緊身的職業裝包裹着苗條的身體,讓本來有些小的胸部,不是那麼明顯。

可以說這些股東的速度很快,畢竟劉氏集團的動盪,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而且連兩個最大的股東劉白年跟張雄也來了,看來這兩個老傢伙很給自己面子,忽然李浩的心裏有了一絲的悔意,很想事後給他們一下補償。

“現在開會,如今我手裏有劉氏集團一半以上的股份,這董事長的位置理所當然是我的,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意見”李浩很直接的說道。

這些股東里邊,劉白年跟張雄是最大的,而且是被李浩打壓的嘴厲害的人,都吃過李浩的虧,雖然張雄沒有跟李浩直接接觸過,但是作爲東市的上層人物,每一個名人的一舉一動都瞭如指掌,知道李浩是黑道人物,給張雄一個膽子也不敢去鬥黑道人物。至於其他的小股東,就更加的沒有意見,這些人在乎的是錢,不管誰做董事長,只要年年分錢就行。

沒有人反對,李浩很順利的就成了劉氏集團的股東,而且還把劉氏集團改了名字,臨時通過股東會,叫浩天集團。

可以說李浩的做法是一氣呵成,沒有留下任何的隱患,這改名字是很自然的,創始人都走了,還叫什麼劉氏集團,也就理所當然的成了浩天集團。

“各位股東,都去龍騰賓館用餐,我請客,”李浩的江湖習氣又上來了,動不動就喝酒吃肉。

自然沒有人去了,誰敢讓東市的 鹽幫老大力王李浩請客,除非那人腦子有問題,讓驢給踢了。

李浩有些無語,自己難到就這麼可怕嗎,想想無奈的搖搖頭,也許吧,看了自己要消停一下了,在這樣下去,早晚出事。

“喂,強哥,事情進展的很順利,怎樣,我請你喝酒”李浩撥通了鹽幫老大的手機,畢竟是藉助了人家的鹽幫兄弟,纔有這麼大的威力,東市鹽幫雖然不是全國最大的, 但是鹽幫的兄弟遍佈各行各業,隨時都能夠召集起來。這就是鹽幫的過人之處。

“兄弟啊,祝賀你啊,最近我吃齋唸佛了,戒酒,以後有機會吧,”鹽幫老大韋強有些無奈的說道,很委婉的拒絕了李浩的請客。

李浩無奈的搖搖頭,請客都沒有人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