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和自己想的差不多,這少女還真是大有來頭,怪不得敢在這天空之城內動手了。

來頭大的嚇人!

天庭天寶公主,雖然不是天庭之主青帝的子女,但卻是他的干孫女,同時更是天庭另一位帝級強者的嫡孫女!

這種人物,有著這種背景,頓時一切也就都可以解釋了。

不過讓林楠疑惑的是,自己貌似沒有惹過這位寶公主,幹嘛一來就對自己動手,更是辱罵自己狂徒?

高空中,兩大雷電屬性高手廝殺激烈不已,有著特殊光罩罩住,總算是讓二人有了發揮的餘地。

一瞬間,整個特殊光罩上百丈方圓內,電閃雷鳴,雷龍,雷蛇密布,恐怖氣息,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能讓普通的地仙境人仙境高手頭皮發麻。

這一刻,二人展露的實力都極強。

崔慶林楠自然是清楚的,但這位寶公主的實力更強,竟然隱約有壓制崔慶的勢頭。

尤其是一些特殊的戰法神通,比崔慶高出不少。

對雷電的運用,更玄妙,往往同一手段,打出的雷電之力即便是崔慶的更強,但也擋不住這位寶公主的玄妙。

這讓高空中的崔慶廝殺的極為憋屈,一次次的怒吼而出。

而反觀寶公主,嬌斥連連,對崔慶也給冠上了一個狂徒的外號,而且還額外加上了兩個字:無恥!

這讓崔慶大為不滿。

沒有動手,林楠就這般靜靜看著,崔慶雖然被壓制,但想要擊敗很難。

而且有強者在,也應該出不了什麼大問題。

與此同時,天庭延綿仙宮之中,兩位仙王境強者坐在一起,此刻目光齊齊落在高空中。

這二人,一位是天庭八大元帥中排名第一的雷鳴,一位是鎮守天庭的最強仙王境強者,天痕!

雷鳴,雷電屬性的超級強者,仙王境的雷電屬性高手,能排名第一,足見他的實力。

此刻正在天空中廝殺的寶公主,便是他雷鳴的弟子!

另一位天痕,空間一道的仙王境超級強者,也是這位寶公主的親叔叔。

「這丫頭,和你一樣,脾氣太爆了。」看著天空中嬌斥連連的少女,一身青衫的天痕搖頭輕笑不已。

這個侄女,和自己真不像,果然不愧是雷電屬性的人,狂暴。

「哈哈,我們修鍊雷電屬性的人,本就如此,越狂暴,越強!」雷鳴聞言大笑。

「以她的資質,再加上咱們的幫助,說不得以後真能誕生出一位雷電帝尊也說不定。」

天痕聞言輕笑沒有開口,帝尊,也就是帝級強者,想要達到,何其之難。

「這個崔慶,倒是不錯,缺乏真正的指點,否則不比寶兒差。」天痕的目光轉移到處於下風的崔慶身上,饒有興緻的說道。 秦未央嘆口氣,剛要站起來,就看到路彥昭站在自己面前,神情有些複雜:"走吧!"

秦未央站起來,路彥昭拉著她的手,兩個人向著外面走去。

他們到了樓下,路彥昭頭也不回的拉著秦未央往公司方向走,秦未央漫不經心的問:"你都不好奇,我們說了什麼嗎?"

路彥昭看了她一眼:"這有什麼好奇的,你能留在我身邊就好了,我沒有心思打聽那些!"

秦未央戲謔的看了他一眼:"沒看出來啊,你還挺大度的,我以前怎麼就沒感覺到呢!"

路彥昭捏著她的手,緊了緊:"怎麼,想開我的玩笑?長本事了?"

秦未央笑了起來:"我哪裡敢啊,就是看你這麼淡定,有點失望而已!"

路彥昭挑了挑眉,眼角帶著笑意:"這麼說,你是想看我吃醋?"

秦未央玩夠了,笑著搖搖頭:"沒有,逗你開心的,季修就是要走了,見我一面而已,就這樣,以後,你就可以放心了!"

路彥昭一怔:"他真的要走了,什麼時候?"

秦未央見路彥昭的表情,似乎不相信她說的話,她笑了笑:"怎麼,你不相信啊,他下午就要走了,他親口同我說的,我沒有必要騙你啊!"

路彥昭似乎鬆了口氣,他搖了搖頭,拉著秦未央的手緊了緊:"沒事,我怎麼會不相信你,只是他說要走的話,可能不怎麼真實,我總覺得,他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偃旗息鼓,讓我還有點不適應,彷彿這不是他能做出來的事情!"

秦未央聽完路彥昭的話,並沒有看他,她的眸子閃爍:"或許,他是覺得,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可是,我依舊不會改變心意,他自己也看清楚了吧,他救了我的命,我對他也生不出半點情誼,你覺得,他還能做什麼打動我呢?"

路彥昭一愣,突然笑了笑:"你說的也是,他應當是看清楚了,他無論做什麼,都打動不了你!"

秦未央笑了笑,沒說話。

他們往前走了一會,秦未央突然轉身看他:"對了,你那會發消息給我,說是要請我吃飯,怎麼突然的,就要請我吃飯呢?我們回家再做飯也是一樣的!"

路彥昭想到自己跟戚薇薇商量好的事情,他看著秦未央:"也不單單是想請你吃飯,我想讓你見見我家人,就是想問問,你是怎麼想的,如果可以的話,大家一起吃個飯,我尊重你的決定,你說怎麼來,就怎麼來,只不過,這件事情現在應該提上議程了,我們這段時間正好也沒事!"

秦未央有些吃驚的看了一眼路彥昭,她倒是沒想到,路彥昭能想到這件事。

她骨子裡,其實是個很傳統的人,因為上一世的經歷,雖然跟路彥昭發生了關係,但是,她始終覺得,夫妻才能同住一間卧室,所以,就算是跟路彥昭住在同一屋檐下,也要分卧室的。

她跟路彥昭什麼時候結婚,這些她都是不著急的,只不過,路彥昭現在提出來了,她思索著,似乎也沒有再推辭的必要了。

想到這裡,她點了點頭:"行啊,我隨時都可以,反正我們最近吃飯都在一處呢,你跟家裡人商量一下,決定一個時間,我們一起過去!"

路彥昭終於覺得鬆了口氣:"好,那我就跟我媽商量一下,直接帶你回去!"

秦未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路彥昭想到自己的顧慮,繼續道:"對了,未央,你想讓我告訴家裡人,你的身份嗎?還是我跟他們直接介紹,你是秦夭夭?"

秦未央聽到這話,怔了怔,的確,自己的身份,算是個問題。

她之前跟戚薇薇和百葉早就見過面了,此刻如果以秦夭夭的身份出現,肯定是要重新介紹的,裝不認識的。

倘若要以秦未央的身份出現,那免不了要多解釋,秦未央其實是不喜歡太麻煩的。

想到這裡,她看了眼路彥昭:"我的身份,除了朵朵和路彥琛,沒有其他人知道吧?"

路彥昭一愣,搖搖頭:"沒有!"

秦未央點了點頭:"這樣,你跟家裡人介紹,我是眾城集團的千金,以前叫秦夭夭,現在改名秦未央,這樣就行了,礙於我現在的身份,我只能改個名字了,這樣大家喊我的時候,我也不至於出紕漏!"

路彥昭聽了秦未央的話,知道她是不願意太多人知道她重生的事情了,這樣也好,剩下很多解釋的麻煩。

他點了點頭:"行,那就不用跟他們解釋了,我到時候直接帶你回家吃飯就行!"

秦未央點點頭:"具體時間是什麼時候?你跟你媽說了嗎?"

路彥昭搖搖頭:"就這兩天吧,我打電話問問!"

秦未央"恩"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秦未央和路彥昭回到公司,就去工作了,路彥昭接到戚薇薇的電話。

"阿昭,你跟你女朋友,晚上回家吃飯吧,你爸爸明天要出門一趟,我想著,就今天晚上見一面,訂婚結婚的事情,以後你定時間,我們給你張羅!"戚薇薇的聲音帶著笑意,似乎很是開心兒子能從以前的情傷中走出來。

路彥昭點了點頭:"行,那就今晚吧,我待會跟她說一聲!"

"對了,阿昭,你女朋友是眾城集團哪位千金?我讓人查了一下,眾城集團兩位千金,一個秦芸芸,一個秦夭夭,那個秦芸芸跟你的年紀倒是相仿!"戚薇薇斟酌著開口。

她是覺得,秦芸芸的年紀,跟之前的秦夭夭相差比較小,而且,秦芸芸性子,聽說比較潑辣,但是,也遠不及秦夭夭柔弱。

秦夭夭之前的名聲,就是一個柔弱可欺的小千金。

所以,戚薇薇估摸著,按照路彥昭的喜好,他肯定喜歡張揚一點的。

卻沒想到,路彥昭開口說:"我的女朋友是秦夭夭,只不過,她現在改名字了,不叫那個名字!"

"改名字了?"戚薇薇有些吃驚:"現在她叫什麼?我跟你爸晚上見了人,總得知道人家姑娘的名字吧!"

路彥昭面無表情的回答:"叫秦未央!"

戚薇薇的手機差點掉在地上:"什麼,你說她叫什麼?"

路彥昭耐心的解釋:"媽,你沒聽錯,她現在叫秦未央!"

戚薇薇心裡有些慌,這都什麼事啊,她的腦子裡,在聽到秦夭夭改名叫秦未央的時候,就感覺亂成了漿糊,她各種猜測,自己兒子是不是用了某些手段,威脅人家姑娘,讓人家不得不屈服他,把名字改成他喜歡的那一個。

畢竟,她得到的消息是這姑娘柔弱可欺啊!

戚薇薇有些擔心:"阿昭啊,你跟人家姑娘在一起,就要學會尊重人家,不要強迫她做不願意的事情,如果你們要結婚的話,以後是要相互扶持一輩子的!"

路彥昭知道戚薇薇想岔了,他無奈的解釋道:"媽,你想哪裡去了,她是自己想改名字的!"

戚薇薇還是有點不相信:"那……那你是不是跟人家說過什麼,你……你之前跟……跟未央的事情,她是不是知道了?"

路彥昭一聽戚薇薇這吞吞吐吐的口氣,就知道,她說的是一年前的事情。

他也無意隱瞞這個:"恩,我以前的所有事情,她都知道,她也知道我喜歡的人叫秦未央,自願改名叫秦未央,您明白了嗎?"

戚薇薇聽了這話,心裡那叫一個不是滋味:"聽起來,人家姑娘喜歡你喜歡到骨子裡去了,為了你,還願意把名字改成你之前喜歡的人,你可要好好對待人家,千萬不要欺負她!"

路彥昭點了點頭:"媽,你就放心吧,我欺負誰,也不會欺負她的!"

戚薇薇還是有點不放心:"阿昭,你實話告訴媽,你是不是還放不下以前的事情?"

路彥昭有些頭疼,早知道,他就跟秦未央協商一些,把秦未央身份的事情,告訴家裡人得了,家裡人最起碼,不會這麼懷疑了。

他無奈的開口:"媽,你就放心吧,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不是為了以前的事情,才讓她改名字的,你就別胡思亂想了,我帶她回來,在她面前,你也不用太忌諱以前的事情,我的事情,她都是知道的!"

戚薇薇有些吃驚:"你們都好到這個程度了嗎?"

她是真的無法理解,一個姑娘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喜歡自家兒子,喜歡到願意不介意所有的事情,甚至改名字都改成他喜歡的!

戚薇薇腦子裡也亂糟糟的,最終只說了一句:"我懂了,我不會再問了,你好好對待人家就好!"

路彥昭掛了電話,那叫一個心塞。

明明他的未央,還是他的,結果,還要給家裡人解釋一番,估計在自家親媽面前,他就成了一個不顧及人家女孩感情的惡霸,仗著人家的喜歡,無所顧忌。

可是,他真的敢無所顧忌嗎?他把人捧在手心裡,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摔著磕著了!

路彥昭伸手抹了把臉,他真真是比竇娥還冤。

只不過,只要能跟秦未央早早在一起,這些說起來,這些事情,其實都不算什麼。 兩大仙王境超級強者,眼光自然沒問題,寶公主裝備都是天階極品仙寶,崔慶同樣也不差。

裝備差不多,境界一樣,但一個有著諸多仙王境乃至帝級強者的指點,一個完全靠自己摸爬滾打的野路子,一看狂暴的路子,就看的出來。

結果只是簡單的壓制,而無法真正擊敗,足以說明了很多問題。

潛力!

饒是雷鳴也不得不開口。

「是個好苗子,怪不得之前傳言說能和始皇仙庭的秦放交手而不敗了,這小子狂暴起來,有點像我!」

談論完之後,二人自然而然的又看向城中的林楠,對於兩大頂級強者而言,林楠身上此刻仿若沒有秘密,完全在他們的探查之中。

「這小子也不差啊,潛力甚至堪稱恐怖,據說是下界的人皇,這就更了不得了。」

天痕微微點頭,雷鳴的話他完全贊同。

對於林楠,天庭內部早已進行過調查,甚至也猜測出了一些林楠可能的來歷。

天人境雙屬性規則之力,空間一道+風屬性一道。

一旦到了仙王境,極可能是四道!

而且,最可怕的還是林楠的真正實力。

修為,潛力,都不代表一個人的實力。

林楠的實力,那是實打實的殺出來的。

而今的地仙境中期,但絕對比一些地階巔峰的空間一道的強者還要強。

殺伐太強!

一旦動起手來,堪比一尊戰勝,殺神!

「再看看!」無痕淡淡說道。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很少有人能夠進入他們的法眼之中,林楠算是一個。

天空之城上空,大戰激烈,兩位雷電屬性的高手廝殺不已,林楠只能等待著,從開始時的擔心,到此刻已然放鬆了不少。

有大人物出手,看樣子也心存磨練之意,否則早就干預停止了。

讓崔慶在雷電之力面前吃點虧,也是一種收穫。

至於罵自己的問題,林楠覺得可能是什麼誤會。

不多時,衛煌出現在林楠身旁,這麼大的動靜自然瞞不住他。

「讓你們好好待著,哪曾想你們兩位一來就不讓人省心啊。」衛煌感嘆,苦笑。

「怎麼就招惹了寶公主?」

對於這件事,他也很好奇,寶公主脾氣雖然火爆,但卻是直來直往之人,口碑聲譽都極好,很多天庭之人都喜歡這位寶公主。

林楠無奈攤攤手,他到現在還很迷茫,當即將之前大罵狂徒之事說了一遍。

衛煌皺眉少卿,不過很快頓時反應了過來。

「我明白了,傳言靈域勝雪仙子和寶公主有過一段交往,是不是因為你在靈域之事?」

「嗯?」

林楠微楞,頓時也徹底明白了,如此的話也就說的通了。

高冷陸少,難招架 不過這一出手就極為凌厲狠辣,當真是有些跋扈了,這讓他眉頭微皺。

似乎看出了林楠心中的不滿,衛煌的聲音在林楠耳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