剮龍韓宇跟劉玉飛帶著自己的侍衛跟在了冷落塵他們的身後,走了一段路,他們才慶幸剛才是跟他們,不然現在他們估計早就死了。

原來在九天學院山下有很多的陣法,如果剛才他們自己來的話,鐵定是直接走進去,而不是跟在冷落塵他們身後,那麼怎麼死都不知道。

「宇,好在我們跟在他們的身後,如若讓我們進來,肯定會中了陣法的」劉玉飛跟在龍韓宇的身邊,心有餘悸的說著。

龍韓宇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很贊同的點了點頭,九天學院的確不簡單,就一個山腳下,普普通通的陣法就這般的厲害。

劉玉飛見他沒有說話,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過抬頭見他點了點頭,眼神很認真的看著前方的人,似乎是再看什麼?

「宇,你在看什麼?」她跟著看,卻什麼也沒有看見,轉過臉看著他問道。

「沒事,你注意看他們的走法,明明看著沒有一點章法,卻很有規律的,注意下,下次如若讓我們自己走的話,至少不會有所危險的。」

龍韓宇認真的觀察他們的步法,心中生出了一個計劃。

聽了他的話,劉玉飛也認真的觀察起了他們的步法,也看出了一些不一樣,很快就明白了龍韓宇的想法,也認認真真的將他們的步法記了起來。

夜煞跟在他們的身後,他們的對話都聽見了,卻不在意,而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們。 世人都知道,九天學院有著百年甚至是上萬年的傳承,如若那麼容易進去的話,那就太對不起它這個名字了。

九天學院山下的陣法不是那麼簡單的,這麼多年都沒有任何不是院內弟子,根本就上不了上,就算是每年的新弟子,都是有人特地去接的,等到通過了入院賽才有資格知道通過陣法的方法。

不過真正的學院弟子,很少從這裡進入學院的,今天冷落塵他們會路過,是因為他們歷練回來,聽說這邊出了一些事情,剛好他們就在附近,所以就過來看看,如若能夠幫上忙,就幫一把,也沒想到龍韓宇他們會在這裡。

如果剛才他們不叫住自己的時候,他們是打算要用傳送陣回去了,但是現在帶上他們了,那麼他們就不能這麼做了。

九天學院山下四周都有陣法,它位於四國中間,呈現了一個圓形,一共有一百多座山峰組合,更是越靠原型中央,山峰就越高。

謝凱所住的就是最為中央的一座,也是最高的一座,周圍的圍繞著十座稍微矮一點的山峰,那是十位長老所屬。

在接下去的就是導師和弟子的院落,在來就是各種各樣的練功房,煉丹房,煉器房……

聽說是當年的魔尊一手開闢出來的,而是每座山都是用他的玄力創造出來的,那一百多座山峰,常年都是玄氣靈氣圍繞著。

這是如何創造出來的,世人都是無法知道的,也看的出來,當年的魔尊是如何的強大。

一行人走了半天,漸漸的朝著山上走去,這才到了半山腰,龍韓宇跟劉玉飛就感覺到了周圍的玄氣是如此的充盈,在這裡修鍊的話,肯定能夠事半功倍的。

難怪世人擠破頭都要來九天學院修鍊,這玄氣的充盈讓人不可思議。

劉玉飛眼神中充滿了欣喜,也慶幸自己能夠跟著龍韓宇來到這裡,想想如果讓劉雪飛知道她錯過了什麼,那麼她的臉色鐵定很好看的。那些侍衛跟在他們的身後,感覺到周圍的玄氣,眼神中都是激動,如果不是自己的主子一直朝著前面走,他們都想坐下來修鍊了。

「這裡的玄氣真是充盈,難怪修鍊者都想要來到九天學院修鍊,這才到了半山腰,玄氣都如此的充盈,那麼到了九天學院,肯定更多了,宇,你說是不是」

劉玉飛感覺的周圍的充盈的玄氣,滿臉興奮的看著身邊的龍韓宇。

「的確,如若能夠在學院中修鍊的話,那麼我的境界肯定會晉陞飛快的」龍韓宇也是激動,難怪龍韓傲的實力晉陞的那麼快,如果自己早點來的話,自己的實力肯定不會比他低的,他有信心,如果他也是在九天學院修鍊的話,自己的境界肯定是比他還要高。

身後的激動,面前都知道,其中有幾個轉身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滿了鄙夷,心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

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只是著些玄氣就讓他們激動成這樣,如果讓他們到了最中央,院長住的山峰,肯定會激動到暈倒吧! 「真實一群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這才一點點的玄氣就如此的激動,如果讓你們有幸到院長跟傲師兄住的山峰,我看你們還不激動到死了。」

一個一直跟在冷落塵身邊的一名女子開口了,語氣中充滿了嘲諷之意。

「你……」劉玉飛被氣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龍韓宇聽了那個女子的話,也很不爽,面色很是難看。

「你什麼你,我說的都是時候,你是祥龍國來的太子,傲師兄也是祥龍國的皇子,明明都是一個爹生的,差距還真大呀!」

那名女子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劉玉飛跟龍韓宇會對她做什麼,反而更加嘲諷起了龍韓宇,還將龍韓傲抬了出來。

「這位姑娘,在下等人沒有得罪過你,更何況,我和我三弟的事情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評足什麼吧!」

聽見有人拿自己跟龍韓傲比較,龍韓宇就怒了,這輩子他最為討厭的就是這件事了,現在居然還被一個不認識女子拿出來比對,更不能忍了。

暴醫天下 「你們的確是沒有惹到我,我不過就是看不過你們而已,怎麼,本姑娘還沒有權力了不成」那名女子一點也不怕龍韓宇惡狠狠的語氣,反而更加不屑的回看他。

這下劉玉飛忍不住了,開口道:「這位姑娘,我們素未蒙面過,我們是做了什麼讓你這般的看不過了,怎麼說姑娘也是九天學院的弟子,如果這般的性格出去,會讓世人看不起九天學院的。」

「哼,我一個九天學院的弟子,還輪不到你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外人來說,九天學院歷來都是已實力說話,我看」那名女子一邊說,一邊打量了一下劉玉飛,又道:「就你這般的實力,我估計也是那個什麼太子丫鬟吧!一個上不了檯面的東西,有什麼資格跟本姑娘說話。」

「呵呵,沒想到世間還有你這般伶牙俐齒的野蠻女,就算我是殿下的丫頭,那又如何,至少我跟你的實力也差不到哪裡去。」

劉玉飛也一直打量著那名女子,發現她的實力跟自己差不多,雖然看不到她的境界,不過看她一直跟在冷落塵身邊,似乎關係不簡單。

「哼,就你黃階的實力,還想要跟我比,真真不要臉,你們說是不是?」 百日盛寵:總裁的絕色小妻 那名女子越說越發過分了,還帶動自己身邊的人。

「哼,冷師兄,那位師姐是否說的也太過分了,如若看不起我們,大可說出來,我們離開就是,不用如此吧!」

劉玉飛見自己說不過那個女子,畢竟他們的人比自己的多,轉移矛頭,朝著冷落塵質問了起來。

「我們倆的事情,不關他的事情,再說了,你都不是我們學院的弟子,有什麼資格叫我們師兄師姐了,你還真……」

「兮雪,夠了,來者就是客,就算他們現在還不是,但是通過了入院賽之後,那麼就是我們的師弟師妹了,你作為師姐,理當要照顧他們,他們初來駕到,肯定會有多少的新奇,當年的你不也是這樣的嗎?」 其實冷落塵不想開口的,但是現在劉玉飛已經將話題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如若自己在不開口,那麼就是故意的,不過自己的妹妹,他也捨不得責備,所以就繞著彎的說。

冷落塵這番話,看似是在責備冷兮雪,實際是說他們作為客人,第一次來這裡,肯定會有一種大開眼界了,間接的就說他們是沒見過世面的。

龍韓宇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看來自己的三弟在九天學院的人緣真真的好,他也注意到了,冷兮雪說到傲師兄的時候,她身後那些弟子,個個都如出崇拜的眼神。

「看來冷師兄也是不喜我們跟在你們的身後了,哼,在下明白了,既然師兄師姐們如此看不起看著一群人,那麼我們也好多加打擾了,只是沒想到九天學院的素質如此之差。」

龍韓宇說完這番話,也不在看冷落塵他們的表情,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過去,劉玉飛見他走了,連忙跟了上去,心中有些許的疑惑,不過她很聰明的沒有問出口來。

冷落塵見他們離開了,這才看向自己身邊的女子道:「兮雪,你這次真的過分了。」

冷兮雪看著自己的哥哥責怪自己,一點也不害怕,反而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朝著他撒嬌道:「哥,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我就是看不慣他們的作為,我聽說,這個祥龍國的太子殿下根本就不是什麼好鳥,哼,就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明明跟祥龍國丞相府的嫡小姐有婚約,卻跟丞相府的兩位庶出小姐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前段時間還大張旗鼓要退婚,人家丞相府的嫡小姐雖然不能修鍊,雖然腦子不靈光了一點,他也不能這般做吧!」

冷兮雪是風鈴國的三公主,也是冷皇最為疼愛的公主,不過性格卻大大咧咧,很是善良,喜歡打抱不平,最討厭就是那種始亂終棄的人。

「唉,兮雪,你就聽說了這些,難道還有的你就沒有聽說嗎?你還記得我們準備要去歷練的時候,遇見傲師兄跟院長回來的時,當時傲師兄的懷中攬著的那名女子嗎?」

冷落塵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起了當時他們準備去歷練的時候,遇見龍韓傲跟謝凱的時候,那名絕色女子。

被他這一提醒,冷兮雪就想了起來,當時她只注意到了龍韓傲,不過也看見了龍韓傲懷中的那名女子,當時她還嫉妒了一把,明明都是女子,為何她就生的那般的傾城。

「我記得,那名女子的容貌很容易讓人影響深刻吧!」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人家美麗,那是無法形容的美,原本她以為自己的容貌就是很美麗,但是現在出現了筱若馨,那種美不是自己能夠比擬,說不妒忌都是假的。

「那你是否還記得,萬年前,九天玄女的容貌,父皇書房裡就有一副畫,還有學院中央的那尊雕像,你覺得她們有哪些相似?是否她們很是相似,簡直就是一個人。」 冷落塵早在見到筱若馨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不過當時沒有問出來,不過剛才被冷兮雪這麼一鬧,就察覺到了一些的不對勁了。

「哥,你想太多了吧!那個女子怎麼可能是丞相府的嫡小姐,你難道沒有聽說嗎?祥龍國丞相府的嫡小姐,不止腦子不靈光,就連相貌也極丑,那名女子如此的絕色,怎麼會是同一個人呢?」

冷兮雪怎麼也不願意相信,那個被龍韓傲揉著在懷中的絕色女子回事人人傳說的傻子嫡女。

「兮雪,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她的確是那個傻子,而且父皇也傳書來了,那個傻子似乎改名字了,不跟丞相府的夫人姓也不跟丞相姓,反而改名為筱若馨。」

其實冷落塵也不願意相信,在那次見到筱若馨,他就立即暗中傳信回去給冷皇了,不就冷皇就回信了,證實了那名女子就是之前的傻子劉靜馨,不過改名為筱若馨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不可能的,她怎麼回事那個傻子,哥,是不是父皇差錯了?」冷兮雪還是不願意相信。

她也是愛慕龍韓傲的,也對,像龍韓傲那般的人,應該很少有女子不喜歡吧!

見自家妹妹這般,冷落塵有些不忍,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子的,當時他剛收到消息的時候,他也驚訝,沒想到傳說中的奇醜無比的傻子,居然是如此的絕色,如若說她是大陸上的第一美女都不為過,更何況她還跟學院中央立著的九天玄女是那般的相似。

突然想起了什麼,冷落塵一邊走,一邊開口道:「兮雪,平日里你對付誰我都不會過問,也不會幹涉,但是那個女子你不能動,更不要去招惹她,明白了嗎?」

冷兮雪還沉醉在筱若馨身份糾結中,根本就沒有聽冷落塵說了什麼,現在的她只知道自己被一個傻子比了下去。

以前她也試著追求過龍韓傲,但是卻怎麼也引不起他的注意,當時她以為是自己的實力不行,所以她就沒日沒夜的修鍊,希望能夠超越所有人,能夠來到他的面前,就算不是,至少能夠離他近一點,可是現在她的夢想破滅了。

現在有人卻告訴她,人家寧願跟一個傻子,一個無法修鍊的廢物在一起,都不願多看自己一樣,這讓她如何能夠接受呢?

「冷師妹,冷師兄說的沒錯,那個女子不簡單,你千萬不要去招惹她」站在冷兮雪身邊的一個女子感覺到她周身的氣息不一樣了,連忙也開口勸著。

「筱唯姐,你讓我如何能夠甘心,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歡傲師兄,我那麼努力,到頭來,突然更我說我的努力都是白費了,我怎能甘心呢?」冷兮雪聽見身邊人的聲音,突然回過神,看著身邊的女子,眼中充滿了淚水。

梁筱唯看著面前的少女,嘆息一聲道:「兮雪,你的努力,筱唯姐都看在眼中,之前筱唯姐也跟你說過了,傲師兄不是那麼容易動心的,當時我就勸你放棄的。」 梁筱唯之前也是看上了龍韓傲,不過她很識趣,她只是他不屬於自己的,更不會去強求的。

極品鋼鐵大亨 後來知道冷兮雪喜歡龍韓傲,她也勸說過她,讓她不要陷得太深了,龍韓傲是一個很危險的人,不是她能夠駕馭的。

「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一直以為傲師兄對我是特別的,當時我跟慕容萱比武的時候,傲師兄都出聲指導了我幾下,不然我也不會贏的,他明明就是對我比較特別,為什麼,為什麼一切都變了?這是為什麼呀!!!」

這件事,梁筱唯也是知道的,當時她也以為龍韓傲看上了冷兮雪,後來她無意間才知道,原來他只是單純的討厭慕容萱,不想讓慕容萱贏而已。

「可是後來你也只明白了,他只是單純的討厭慕容萱而已,沒有其他的意思,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兮雪,你該清醒了。」

冷落塵的聲音很冷,說出來的話也很無情,讓梁筱唯都有些難以接受,更何況是冷兮雪。

不管結局是如何,不管答案是哪個,龍韓傲不喜歡她是事實,現在如果不將她的萌芽掐斷,日後肯定會生出很多的事端。

「對呀,冷師妹,冷師兄說的對,如若你在接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跟在他們身後的師兄師姐都開始勸著她了。

「哥,你願意幫我嗎?」冷兮雪還是不願死心,她不相信自己還不如一個傻子廢物了。

冷落塵皺起眉頭道:「兮雪,我不管你接下來要做什麼,都將你的想法收起來,那天你也看見了,傲師兄是那般的緊張她,如果你現在去招惹她,你會被趕出學院的,你知道傲師兄的權力的。」

冷落塵也不願意自己的妹妹變成這樣子但是如果這個時候不警告她,日後她一定會後悔的。

冷兮雪不敢置信看著自己的哥哥,臉上帶著明顯的怨恨,看著他說道:「我是的妹妹,你居然都不願意幫我,為什麼?」

冷兮雪有些魔症了,最後冷落塵不得不將他打暈了。

看著昏倒的冷兮雪,梁筱唯有些不忍心,有些嘆息道:「兮雪其實很單純的,也不知怎麼會變成這般,冷師兄,接下來該怎麼辦?」

冷落塵也有些頭疼,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也只能控制好自己的妹妹,千萬不能去招惹龍韓傲。

龍韓傲的恐怖,不是他們能夠猜測的,這些年來,他的手段他們都是見識過的,更何況他還是院長的關門弟子,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人。

「暫且放一邊,我們先回學院了再說,後天就是晉陞賽了,我們不能在拖下去了」

冷落塵說完,就轉身,朝著上山的路走去。

身後跟著的都齊齊回答道:「是」

而昏倒的冷兮雪就讓身後的梁筱唯抱在懷中,就這樣一群人跟在冷落塵的身後回去了。

而龍韓宇跟劉玉飛他們一行人,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等到感覺不到冷落塵他們的氣息。 劉玉飛這才開口問道:「宇,我們為何要離開。」

「他們明顯不歡迎我們,我感覺到么前面的路沒有任何的陣法了,也就是說我們現在自己上去也是可以的,你一位那個女子為何突然開口,那明顯是冷落塵示意的。」

龍韓宇早就看出來了,雖然風鈴國比祥龍國要小,但是祥龍國這兩年來都沒有幾個天賦極高的後輩出世,就算是龍韓傲也是十幾年前了,反而是風鈴國近兩年來出現了很多的天才,陸續都進入九天學院修鍊了。

「他們也太過分了,居然這般的說我們,不行,我咽不下這口氣」

劉玉飛聽了龍韓宇的話,心中的氣還是未消,這段時間來,她受的氣夠多了,沒成想,到了九天學院居然還讓人看不起了一把。

有賊搶內丹 「我不管你要做什麼,你都記住,目前我們還未進入九天學院,什麼可能都有,更何況你現在還是不九天學院的人,有什麼氣你就給我忍著,九天學院不是帝都,這裡大家族的弟子有很多」

龍韓宇怒了,聽了劉玉飛的話,就怒了,自己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想著要報仇。

劉玉飛被他這一警告,頓時就蔫了,他說的沒錯,他們都還沒進入九天學院,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更何況自己這次是已一個丫鬟的身份過來的。

「還有,你這次是以丫鬟的身份過來的,如若你熱了什麼禍,就是我給你收拾,你最好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不然後果你是最為清楚的,我會做出什麼,我不知道」

龍韓宇一點也不留情面,現在不警告,他覺得自己之後會後悔的。

劉玉飛還是不甘,但是還是乖乖的回答道:「是,我不會胡來的。」

龍韓宇聽見她的保證,就不再多說什麼,朝著山上的方向走去。

劉玉飛再怎麼不甘,也只能是跟在他的身後上去,什麼話也沒有說了。

夜煞在內的侍衛什麼話也沒有說,也靜靜的跟在他們的身後。

不過夜煞看著劉玉飛背影的眼神有些心疼,在他的心裡,她是最好的,是善良的,卻因為愛上了龍韓宇這麼個不疼惜他的人,如果自己是龍韓宇的話,肯定不會這般的對待她的,不過他自己也很清楚,她不愛自己,所以他只能是默默守護她。

這邊龍韓宇一行人找到了去九天學院的路,趕忙著趕路,在祥龍國帝都里的劉雪飛就惆悵了,原本想要借龍韓樺的手來九天學院,沒成想,等她第二天過去的時候,他早就離開了。

回去之後,朝著蘇岳華髮了很大的脾氣,可是在怎麼生氣,自己不能去九天學院是事實了。

蘇岳華也去找了劉文濤,讓他幫劉雪飛,可是不管她怎麼說,劉文濤就是不肯幫忙,無奈,她只能回去繼續安慰著劉雪飛了,讓她明年再去,更何況就算是去了,她也無法進入,倒不如在家修鍊一年,明年大出風頭,進入九天學院更好。 時間過的很快,九天學院晉陞賽和入院賽如期舉行了。

今日筱若馨也是有參加的,龍韓樺也有,其實他進入九天學院四年了,每年他都參加,可是年年都無法晉陞。

今年他也不例外,筱若馨問過他為什麼,他微微一笑說道:「三嫂,我知道自己的實力無法在晉陞,但是我卻想要試試,哪怕只有一絲絲的希望,我都想試試。」

這一番話沒有什麼特別,很是簡單,但是卻觸動了筱若馨的心,當年自己還是一個菜鳥的時候,為了能夠自由,自己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試著,努力著。

而龍韓宇跟劉玉飛到了九天學院的消息,在她們到的那天她就知道了,不過沒怎麼注意,反正也跟他沒有關係。

晉陞賽跟入院賽不在同一個場地,入院賽在九天學院的外圍的一個山峰上舉行,那有很多都是學院外面的人,過來看熱鬧的,而晉陞賽就在靠近十大長老所屬的山峰很近的一個山峰上,那一直都是每個弟子修鍊,比武的地方,圍觀的人就沒有外圍來的多。

入院賽參加的人數不多,因為每個國家選出來的就沒幾個,還有就是一些大家族送過來的天才弟子,一共不到百個。

往年新弟子都要通過陣法,或者是什麼機關,今年比往常要簡單,就是跟學院弟子比試,能夠打贏學員中的弟子,就表明通過了測試。

可就是這個變更,讓很多的天才子弟害怕了,他們都是剛來的,在自己的地盤那些實力還能看的過去,現在要跟師兄師姐打,怎麼可能能夠打贏,他們都在學院修鍊了這麼久,怎麼能夠比得上呢?

比起入院賽,晉陞賽就比較複雜了,如若是玄氣等級,跟戰鬥力來定義晉陞的還好,那些煉丹煉器就麻煩了。

剛開始一百人一個擂台,混合打,最後留下十個,每個擂台留下來的十個人組成一組,第二就是團體賽了,十人一起闖關,如若在這其中隊伍中的人失敗,那麼下一關就跟他無緣了,不過那一對的成績也會消弱。

第三關也是混合賽,擂台上只能留下五個人,最後才是一對一,追逐出最後的排名,不過最後留下來的五個人都能夠晉陞,或者是離開學院。

不過很少人選著離開學院,這裡的玄氣常年充盈,在學院中修鍊,比在外界修鍊要快數倍不止,不過也有些人選擇離開,人各有志,他們有他們的想法,九天學院那也不會強留誰。

哦,對了,入院賽通過的人,如果覺得自己的實力能夠在參加晉陞賽的,也可以直接過來挑戰。

今日一早,筱若馨就早早的起來了,因為今天下午有自己的比試,雖然自己的晉陞的很快,她還是不免有些緊張。

龍韓傲似乎能夠感覺到她的緊張,盤腿坐在她的面前,陪著她一起打坐。

終於,筱若馨開口了,第一件事就是問入院賽的規矩,現在她要做一點是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龍韓傲笑了笑,就跟她解釋了,不止是入院賽的規矩,就連晉陞賽的規矩也跟她解釋了。

筱若馨也聽的很認真,她沒有想到,一個九天學院的入院賽的這麼高難度,新生要跟老生打,就算有那麼一兩個特別的,如若不能通過,就讓他們在學院的外圍修鍊,等到明年的晉陞賽才能夠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