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們跟你一起回去,我們一起共同對抗神界。」

戰爭已經開始了,無力回天,林贊他們四個人只能回去幫忙,確保白衣仙尊安然無恙。

「仙尊,我們來幫你了。」

就在林贊他們回去之後,又重新的返回了神界。

林贊第一個發現白衣仙尊跟神王正在進行爭鬥。

他們糾纏得不死不休就在神王快要得逞傷害白衣仙尊的時候,林贊及時的推開了白衣仙尊。

白衣仙尊這個時候才沒有受傷他看到林贊,特別的驚喜,眼前一亮:「你沒事太好了,你被抓走了,我都擔心死了。」

「仙尊我的本領那麼大,怎麼可能輕易的有事呢。」

林贊表示,白衣仙尊的擔心也是純粹都是多餘的,他好端端地站在這裏一點事情都沒有。

他也告訴了白衣仙尊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們早就用自己的計劃逃離了,不過還沒有來得及跑,聽說仙神大戰又回來了。

看到林贊沒事白衣仙尊也就放心了不少他無奈地搖搖頭:「你這個傻小子你都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還要回來呀。」

白衣仙尊的語氣正在譴責林贊為什麼要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他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的。

「我當然要過來幫你呀仙尊。我總不能丟下仙尊一個人離開吧,這也太不講義氣了。」

林贊卻並不認為白衣仙尊的說法,他們既然都是仙界的同僚,那麼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當然不能夠一個人逃跑。

「哼,這幾個傢伙已經跑了,居然還敢回來,那麼就新仇舊賬一起算。」

殺戮之神看到林贊也是特別的高興,他們正打算要重新抓住林贊呢,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自己回來送死了。

「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的小命都得交代在這裏,誰都別想走。」

戰鬥之神也跟林贊爭鬥了起來,把目標轉移到了他的身上,並且勢必要拿下林贊。

面對這些傢伙心高氣傲的模樣,林贊冷冷地笑起來,他揚起唇瓣冷笑的意味:「是嗎,你們可別得意的太早,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仙尊,你就專心的對付神王大人,這三個主神,就由我來對付了。」

林贊一臉的自信,似乎這戰鬥對他來說不過是輕鬆而簡單的,這讓他無比輕鬆。

林贊表示,南配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專心對付身亡身亡,一個人就已經夠難纏的了,所以白衣仙尊只需要對付神王一個人就行,不可以分心,不然的話到時候恐怕難配也不是什麼的對手。

如果白衣仙尊都不是什麼的對手的話,那麼他們先見之中就很少有人能夠打得過神王了。

而這個時候,林贊一人迎戰神界三大主神,殺戮之神,仁愛之神,戰鬥之神,他一個人的實力對戰這三個主神也不在話下,雖然沒有辦法傷害到對方,但是這三個主神就算加起來也不是林贊的對手,他們也沒有辦法能夠傷害到林贊。

因為雙方的水平也是差不多的,林贊雙方就這樣糾纏了三天三夜,可是卻仍然沒有分出一個勝負依舊是一個你死我活的狀態。

林贊他們勉勉強強能夠硬抗,不斷的發出攻擊,讓對方無法觸碰到自己,卻無法輕易傷害神界的主神,所以打起來多多少少有點費力,畢竟,神也不是能夠輕易打死的。

「不好了,發生大事了。」

雙方一直在糾纏,誰也不相讓,場面血流成河,遍體鱗傷,這個事情很快也是傳到了魔界的耳朵里,魔王的貼身下屬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魔王。

「什麼事情毛毛躁躁的。」

魔王還在悠哉悠哉的喝着桃花釀,他這幾天一直身處在魔界之中,所以並不知道其他兩界發生了什麼事兒,他也是最後一個知道仙神大戰的人。

「我聽說仙神大戰已經開始了!」

「此話當真?」

得知知道這個事情魔王非常的驚訝,並且不敢相信白衣仙尊平時如此低調的一個人竟然會主動的挑起仙神之戰,這也實在是太精彩了吧。

「千真萬確,他們已經大概三天三夜了,我聽說到現在還沒有分出勝負。」

魔王的下屬把事情的經過也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魔王大人,我覺得這個時候他們一定已經體力不支了,我們可以趁虛而入,那個時候我們就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

這一件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非常的有利的,畢竟有句話叫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呀。

魔王的下屬卻說磨完在這個時候發動戰爭,攻打仙神冷借,到那個時候,他們就可以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又何嘗不想呢,可是我現在實力早就不是以前那個魔王了,如果貿然的闖入進去的話,那麼,我可能會因此損失。」

魔界魔王重傷恢復,實力卻大不如前,軍隊損失嚴重,雖神界內亂想要插一腳,無奈力不從心。

他們的實力跟仙神冷靜,實在是太遠了,根本不可能一網打盡,只不過磨完卻也不想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也許真的能夠對付他們呢。

魔王不假思索了一番,他覺得還是不能夠放棄這個機會,可能錯過了這個機會,他們魔界再也沒有辦法對付仙兩界了。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真的把鮮橙兩件一網打盡,那他們可就是三界之位了呀,魔王的內心非常興奮,他為了能夠不被先生兩屆發現自己,只好決定自己獨自前往伺機而動,他準備躲在暗處等待時機找機會再對神王他們下手。

。第二天一大早,古塔他們收拾好行囊,便再次開始了奔波。

嘛,說是這麼說,主要辛苦的還是雪球。

畢竟拖着這麼一車人,即便它體力再好,每隔兩個小時也是要休息上一會兒的。

疲勞駕駛可要不得!

「到哪裏了?」眼見遠處逐漸出現的平原地貌和鬱鬱蔥蔥的樹林,喬喬用爪子推

《狩獵,然後吃》第三章藍速龍登場……藍速龍退場 第538章這是個大問題

很快,李庶走進了警局。

有了盧正軍的幫忙,秦綿月與劉金水很快便招了供。

其中,秦綿月是接受了洪英一百萬的資金誘惑。

才答應替代洪英,安排陳美琪在楊煜瑤的水瓶中下瀉藥。

另外,劉金水則是接受了洪英一千萬的邀請。

答應安排人抓住楊兵偉,然後讓其欠下一筆巨款。

不管是何種方法,他們最終的目的都是要搞臭楊煜瑤的形象。

只要這形象一毀,哪怕楊煜瑤歌唱實力再強,也不會得到冠軍。

因為沈玲玥最看重的就是藝人的形象問題。

一旦出現形象破裂的情況,她會毫不猶豫的將其踢出玲悅傳媒。

隨後,李庶一臉凝重的走出了警局,回到了車內。

「你應該知道,洪英早已將楊煜瑤視為金傲雪的情敵。」

李庶剛一坐回駕駛座,後排的侯子方便提醒了李庶一句。

「這個女人,一天天的就喜歡亂想。」

「等到本次選秀大賽結束之後,我一定要收回一凡地產公司。」

「這個女人只要有錢了,就會各種作天作地。」

李庶原本以為,自己給了洪英一間公司,她就會安心的工作。

然而讓李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洪英非但沒有收斂。

現在,更是仗著公司日益壯大,而且還是用了自己的人脈。

這手頭上有錢了,就開始各種針對楊煜瑤。

現在看來,李庶是後悔了當初將一凡地產公司交給她的舉動。

「為什麼不是現在收回公司?還有,你能收回來嗎?」

侯子方只是一個看客,不解的地方自然毫無顧忌的問了出來。

「現在收回公司,就洪英的性格一定會暴怒。」

「她一定會想出更加瘋狂的辦法來針對煜瑤。」

「這樣,對煜瑤的比賽反而不好。」

其實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李庶並沒有說話。

那就是洪英是金傲雪,自己愛妻的親生母親。

除非洪英動手打傲雪跟母親了,否則不管洪英做了什麼事兒。

李庶都不能把洪英怎麼樣。

所以,這也是目前的無奈之舉。

「那第二個問題呢?」侯子方繼續問道。

「我在準備給洪英一凡地產公司的時候,就有考慮到洪英或許會變本加厲。」

「所以,我在合同的最後一頁上清楚的標註過。」

「如果半年考察期內洪英無法勝任,自己有權收回洪英股份。」

這些,可都是白紙黑字寫在合同上的。

不同於此前商會的霸王合同上面的文字遊戲。

最後的標註是有明確規定「勝任」的。

其中一條,就是洪英必須在半年內將公司盈利提升三成。

雖說現在已經達到了,不過李庶只需要振臂一呼。

所有與一凡地產公司簽訂合同的公司,會立馬終止合作。

到那個時候洪英就是光桿司令。

李庶,自然可以按照合同規定,來收回公司。

實話說,即便沒有這一條規定,李庶要想收回公司,辦法還有很多種。

只是這一條比較方便一點。

「你小子,原來也一直算計著洪英啊!」

在聽完了李庶的解釋之後,侯子方這才緩緩睜開雙眼。

對於李庶所做的事兒,也開始調侃了起來。

「別廢話!」李庶雙眼一瞪,問道,「你有新發現了?」

「也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侯子方笑了起來,給了李庶一個很模稜兩可的說法。

「到底有沒有?」李庶繼續追問道。

「我走訪了很多地方,發現那幫墮落煉士突然藏了起來。」

「我已經很小心的在搜查他們的蹤跡。」

「但是,我卻什麼都找不到。」

在牧東,能正面擊敗侯子方的人,幾乎不可能存在。

以侯子方當前「御氣上階」巔峰,外加徹底解放紫宮穴。

此等「神人」,都無法搜查到墮落煉士的蹤跡。

李庶聽到這裡,不免也皺起了眉頭。

「你幹嘛擺出那麼一副凝重的表情?」

誰料這時候,侯子方卻是吐槽起李庶的表情來。

「連你都查不出他們的蹤跡。」

「那麼,那幫傢伙一定是在策劃一起大陰謀。」

「這是黑暗前的寧靜。」

啪!

正當李庶信誓旦旦的說出自己理解的時候。

侯子方當即一巴掌狠狠的扇在李庶的後腦勺上。

「你幹什麼?」這一巴掌扇的李庶頭暈目眩。

如果不是侯子方,李庶早就一拳砸過去了。

「你不是挺會吹噓自己頭腦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