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了!

他還在驚訝嫦娥仙子為何會發那麼一條動態,不出意外就是想要躲開巫族大裔的提親吧。

放眼整個仙域的仙人中,能夠讓玉帝重視,能夠跟大裔相較的。

貌似也唯有他了。

被做了回擋箭牌,趙信對此並不反感。既然嫦娥仙子她那樣做,說明她對大裔並沒有任何感情,他們作為好友這是趙信應該做的。

「當然。」

韓湘子的一句話解開了趙信的所有困惑,而趙信也面朝著大裔用著平靜卻毋庸置疑的口吻給出了回答。

還真不愧是天道選擇的弟子。

明明剛才的時候還那麼愣頭愣腦,卻是在剛剛的一瞬間瞬間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雖說未曾釋放仙壓,氣勢卻是逼人的緊。

「巧了仙尊,我也是來向玉帝提親的,就是向嫦娥仙子。」大裔眼中噙著笑容坦然脫口。

「那不巧了,就在剛剛我和嫦娥仙子已經結成道侶。」

「是啊,我知道。」

大裔不置可否的笑著。

「中央帝尊對我言及此事,我之前還有些懷疑。」

「現在不懷疑了?」

「不,現在我覺得懷疑與否已經不重要了。」大裔笑著搖頭,張開自己的手臂,「現在應該是選擇。」

「喔?」

趙信故意做出意外的神色,大裔卻是目光望向了玉帝。

「中央帝尊,這選擇應該是由你來做的,我願意用我一族來換嫦娥仙子,如果你接受那麼我們巫族將會聽從你的調配,為你抵擋魔族的入侵或是為你征戰。如果你不接受,執意要讓天尊和嫦娥仙子結為道侶,那麼……」

「你們要對仙域動兵么?」玉帝笑吟吟的打斷了大裔的話。

「未必不會。」

大裔眼中也噙著笑意給出了強硬的回應。、

「呼,那也許得讓本尊好好想一想。」靠著白玉座椅的玉帝閉目沉思,大裔和巴爾就那樣靜靜的等待著也未曾打擾。

趙信亦是如此。

就是,趙信的內心其實並沒有特別的平靜。

問題很嚴重啊。

若是巫族對仙域動兵,對現在處境的仙域而言無異於是雪上加霜。而且,大裔給出的條件太過優渥。

整個巫族來換取嫦娥仙子。

如果趙信坐在玉帝的那個位置上,在結合現在的處境,他是真的會感覺到心動。

「用整個巫族來換,還真是讓人心動的籌碼。」冗長的沉默後座椅上的玉帝突然睜開雙眼,面朝著大裔露出笑容,「你現在這樣說,巫族真的會聽你的么?在你們巫族有十二位巫祖,他們會聽從你的調遣么?」

「當然。」

大裔的眼神中儘是篤定之色。

「現在的巫族,我是族長。我的話,整個巫族都需要遵從。」

「這就是霸權的感覺么?」玉帝突然間笑了出來,「大權盡數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這樣的感覺應該很不錯吧。」

「還好。」

大裔眉眼噙著笑意。

「我知道中央帝尊你現在也在集權,如果有我們巫族的加入,我可以很負責人的說,你會成功。」

「嘶!」

此話,就好似說到了玉帝的心坎里。

他倒吸著涼氣,

仰著脖子凝眸看著太微玉清宮頂端縹緲的仙雲。

「大裔,回巫族吧。」大概半分鐘,玉帝就垂下頭凝望著大裔露著笑意,「本尊就不留你了。」

「你不需要巫族?」

「呵……」

玉帝就是微微一笑也沒有作聲,大裔凝眸望著玉帝半晌也笑了出來,旋即朝著玉帝輕輕點頭。

「也許,你會後悔你今日的決定,巴圖我們走。」

沒有絲毫停留,背著巨大弓箭的大裔帶著壯漢巴圖就消失在正殿中,而趙信也忍不住鬆了口氣,在看向玉帝時的眼中堆滿了困惑。

「你為什麼沒接受?」

「你這小子,倒是會得了便宜還賣乖,難道你想讓本尊接受么?」玉帝凝望著趙信的雙眸,「你想讓嫦娥仙子去往巫族。」

「不想。」

趙信倒是也很坦誠,旋即凝聲低語。

「可是,我想不想並不重要。巫族的實力雖然我不了解,可剛剛大裔給我的感覺還是很強的,他身旁的巴圖感覺也不比我差,實力在半聖之上。如果能夠得到他們的協助,仙域的處境會好很多。」

「是啊。」

「那你為何還要回絕?」

玉帝並沒有回答就是直勾勾的看著趙信,這眼神讓趙信情不由自主的皺眉。

「你可別說是因為我。」

「得了,你就別在刨根問底的問來問去了。」玉帝輕輕甩了甩手,「事情都已經有了結果,再去議論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難道本尊說出去的話,還能再收回來?巫族已經走了,那走就是了。倒是你,這段時間準備一下,跟嫦娥成婚。」

「蛤?!」

趙信頓時就懵了。

什麼情況。

他獃獃的望著玉帝有些懷疑是不是他聽覺出了什麼問題,他好歹也是個半步聖人,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幻聽吧。

「玉帝,你在跟我開玩笑,我,跟嫦娥仙子成婚?」

「有問題么?」

「這,當然有問題啊!」趙信凝聲道,「我跟嫦娥仙子我們倆,誒呀,我都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了。」

嫦娥仙子發的圖,官宣,在趙信看來就是為了大裔準備的。

眼下,

大裔鎩羽而歸。

玉帝並沒有接受他提出的聯姻,那麼嫦娥仙子就依舊是自由之身,趙信這個擋箭牌也能夠光榮下崗。

現在,玉帝卻要他倆成婚。

拿什麼成?

「不需要你解釋。」玉帝輕輕搖頭道,「現在,整個仙域都已經知道了你和嫦娥仙子的事情,三清六御、三皇五帝、盤古神尊和女媧神尊都已知曉。巫族的離去,也是你和嫦娥仙子結成道侶的關係。如果,你不和嫦娥成婚,你覺得此事說的過去么?」

還別說,玉帝講的倒是有點道理。

事情鬧的太大。

其他的都還好說,就是三皇五帝、三清六御有些不好處理,他們這些位大能恭賀的話都說出來,這時候要是告知他們,所謂的官宣是為了搪塞巫族,這些大能們會怎樣想。再者,要是讓巫族知道,這是故意搪塞他們,他們會不會惱羞成怒,直接對仙域動兵?

趙信還真沒想到問題會變得這麼複雜。

成婚!

「玉帝,一定要成婚么?」趙信皺了皺眉頭道,「結成道侶就夠了吧,大不了我和嫦娥仙子裝道侶就好了,沒有必要鬧的這麼大吧?」

「不行。」

「誒,為什麼就不行啊,你怎麼那麼犟呢?」趙信不禁咋舌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咱們不往外說不就不會暴露。就一定得成婚,做道侶了就必須走到成婚這一步,你們仙域戀愛到結婚的概率都是百分百啊?」

「其他仙人可以分開,你和嫦娥不行。」

「為什麼啊?!」

趙信完全不能理解。

「你說成婚就成婚,你知道嫦娥仙子她願不願意啊?」

「如果我說我願意呢?」

。 「啟稟煙妃,天湘國的人已經到了聖都,該如何處置?」

聖宮之內,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正單膝跪地的朝着面前一位風韻猶存,氣質非凡的少婦彙報著消息。

聞言,煙妃眉宇間閃過一抹煞氣,聲若寒冰的說道:「日盼夜盼,天湘的人終將是來了,將吾兒害的失心瘋,還妄想退婚,簡直不可饒恕!」

「給我盯緊他們,稍有風吹草動立馬向我彙報!」

「我要讓他們明白得罪了吾兒的下場,此次聖會天湘定成最大笑柄!」

煙妃冷笑一聲,眼中滿是仇恨的光芒。

「嘿嘿……嘿嘿,娘……來陪我玩!」

門外,西門谷獃獃的傻笑着,蹲在地上一臉童真的看着煙妃邀請道。

瞬間,煙妃狠歷的眼神變得無比柔和,朝着黑袍人揮了揮手,踱步走到了西門谷身邊。

「兒啊,害你的人終於來到了聖都,你失去的我會幫你全部奪回來!」

煙妃無比寵溺的摸了摸西門谷的腦袋,笑着說出了最狠的話。

在她眼中,天湘眾人無非是跳樑小丑,只需稍微用力便可將其玩弄於鼓掌之間。

而天湘眾人還不知道他們從入城開始便被人盯上,自顧自的前去客棧入住。

「還有兩天聖會便會開始,這兩天沒事你們不要亂跑。」

「這裏是西門谷的地盤,他在天湘患上了失心瘋,這事兒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聖上語重心長的給幾人交代道。

「西門谷目前乃是聖都陳家三小姐,陳家的勢力可不容小覷,整個南域的藥鋪的丹藥基本都是陳家提供。」

聖上簡單的給他們介紹了西門谷母親的情況,畢竟聖皇也不會明目張膽的針對他們,唯有西門谷母親有可能會做這種事。

「這麼有錢么?」

江塵暗暗將這陳家記在了心裏。

「這一路舟車勞累,便在這『九天客棧』稍作休息,此番天湘的榮譽還要依靠諸位。」

聖上擺了擺手,讓任將軍前去櫃枱開好房間。

「喲!看幾位這架勢是來參加南域聖會的吧?不知幾位從何而來?」

店小二一臉打量著聖上幾人,一臉殷勤的笑道。

「天湘!」

任將軍沒有隱瞞,臉色略微有些僵硬的說道。

聞言,店小二面色微微一變,笑容也是戛然而止,滿是歉意的說道:「瞧我這記性,今日本店已經滿房,諸位還請移步。」

聞言,天湘眾人滿色紛紛一僵,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店小二是在說假話,若是房滿的話之前他哪會如此殷勤的招待?

顯然是因為他們從天湘而來不願給他們安排房間。

店小二的態度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奇怪,我方才開房之時店小二還說有很多房間,為何不給他們?」

「這還用問么?他們定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有人暗中使絆子唄!」

「聽聞這『九天客棧』背後可是有聖都皇室,看來他們得罪的人來頭不小。」

客棧之人議論紛紛,都看起了熱鬧,同時也有些同情天湘眾人的遭遇。

「當真無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