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忍則亂大謀,”張雨軒先是低聲道,隨即又對逍遙大聲喊道:“我們公主大人有大量,不與你小子計較,你走吧!”

先斬後奏,恨天只氣的吹鬍子(有鬍子的話)乾瞪眼,冷冷地看着逍遙,低聲道:“你最好別在大會上碰上我,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

逍遙笑笑正要說話,卻被一旁的鵬宇羽急忙拉了開去。

等到離對方遠了,鵬宇羽才放開逍遙,擦了把額頭的冷汗,嚴肅地說道:“不知你小子是真有能耐,還是正如我所說初生牛犢不怕虎,那兩人不是我們散修可以招惹的,我說這比武大會你的小心點,要是碰見她你立馬認輸,你要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日後報仇的機會多的是!”

逍遙聞言頗爲感動,素不相識,僅憑同爲散修,就如此照顧自己,老天也算對自己不薄啊!

逍遙在鵬宇羽的帶領下又認識了不少新人(說認識也就是遠遠地站着看了一眼),當下正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卻見莫問帶着兩女子徑直走了過來。

那鵬宇羽看見,急忙向逍遙介紹道:“前面那男子就是飄渺御風閣的莫問,後面個子高一些的則是他妹妹莫語,咦,他們好像是向我們走來的。”

鵬宇羽正驚疑中,卻聽逍遙笑道:“莫問好久不見。”

那鵬宇羽見逍遙向莫問打招呼,又暗自吃了一驚,原來他們早就認識,心裏正想讓逍遙介紹介紹,卻又見莫問寒着臉低聲對逍遙道:“你給我過來,我有話問你。”

逍遙笑道:“請。”轉頭見鵬宇羽一臉擔憂之色,向他擺擺手示意沒事。


莫問和逍遙走到一個偏僻處才停了下來。

逍遙道:“這裏很安靜了,你想問什麼問吧。”

莫問盯着逍遙的眼睛一字一詞地說道:“掌門從未收過什麼徒弟,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逍遙見對方拆穿自己,也沒感到奇怪,當下只是淡淡地回道:“掌門收不收徒,什麼時候收徒,收了什麼樣的徒弟是不是一定告訴門中長老,掌門失蹤一千年,你們可知這一千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千年的時間還不夠他老人家培養一個徒弟!”

莫問道:“掌門收徒當然無需告訴門中長老,但請你別忘了,你也是沉睡了一千年,這麼說掌門收徒必定是在他老人家失蹤之前,那個時候我師父不可能不知!”

逍遙淡淡一笑,道:“你的記性倒好,但就是太愛鑽牛角尖了,難道掌門他老人家不可以收個俗家弟子,他收了弟子尚未回飄渺御風閣就失蹤了呢,再說要是我不是他的弟子,我又怎知逍遙劍法!”

逍遙一番話說得莫問啞口無言,良久才說道:“我暫時信你,不過等這裏比武大會結束後一定和我回本門派!”

逍遙暗道:“你這小子還是不信老子啊,老子趕時間能和你回去纔怪,不過得先穩住你,免得你胡攪蠻纏。”

莫問那知對方心裏的小九九,站在那裏正等着答案呢。

逍遙深吸一口氣,道:“好,等此間事了我就隨你回去!”

莫問道:“一言爲定!”

逍遙也道:“一言爲定!”

莫問把話問清楚了便和逍遙往回走,只是尚未走進,便見莫語和姜小詩對着不遠處一個女子指指點點,而且看小詩的摸樣似乎很是生氣,心中好奇,便走到兩女面前,道:“二妹,你們這是幹什麼,小詩怎麼了?”

莫語看了眼一旁的逍遙,見莫問並沒讓他離開的意思,當下便道:“小詩說就是前面那一對男女殺了她爺爺。”

莫問和逍遙聞言齊把目光看過去,均大感疑惑,那兩人的修爲竟看不透。

莫問拍拍姜小詩的肩膀,溫柔地問道:“小詩是不是想報仇,待會兒我替你殺了他們好不好?”

姜小詩搖搖頭,倔強地說道:“不要師兄幫忙,他們現在是厲害,但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他們的!”

莫問和逍遙聞言,眼中都露出讚許之意,這女子註定不凡!

此時對面的女子像是感受到了姜小詩挑釁的目光,隨即回過頭來,恰好看見姜小詩也帶着和她一模一樣的精靈眼鏡,心裏不由困惑不解,妹妹的眼睛怎麼會在她那裏。正要過去,可突然旁邊一名男子映入了她眼中。

‘爸爸’那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了,逍瑩瑩心裏呼喊一聲,隨即徑直走了過去。 逍遙等人見那一男一女向他們徑直走來,心裏均感到好奇,難道那女子想殺人滅口!

姜小詩見對方大搖大擺地走來,更是一雙小手緊握在一起,緊咬着嘴脣,看樣子隨時都要暴走!


那逍瑩瑩走到衆人面前,先是認認真真打量了一下逍遙,後才把目光落到姜小詩身上,冷冷地問道:“你的眼鏡從何而來?”

姜小詩咬牙切齒冷聲說道:“是我揀的你的又怎樣,殺我嗎!”

逍瑩瑩回頭看了眼龍魂,見對方沒什麼反應,當下繼續冷聲問道:“怎麼揀的,說清楚!”

姜小詩絲毫不畏懼,倔強地說道:“你們殺了我爺爺,逃跑時掉下的,哼,虧你還敢前來相認!”

逍瑩瑩再次吃了一驚,又見龍魂並沒出言反對,便知這小女孩所說不假,當下口氣不由也緩和一些,道:“即是我們殺了你爺爺,你要報仇儘管來找我,龍魂我們走!”

看着對方這麼大搖大擺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太沒把他們放在眼裏裏,莫語心頭原本就有氣,當下更是大怒道:“殺了人還想這麼輕易走掉,太當自己是根蔥了!”

姜小詩見莫語爲自己動怒,當下輕輕拉了下她的衣角,低聲道:“師姐,這是我和她們之間的恩怨,我想自己解決。”

莫語沉聲道:“小詩你放心,我不會打死他們的。”

逍瑩瑩聞言不由冷笑道:“你不是我的對手,看在逍遙的面子上我也不會和你打!”

衆人聞言都錯愕地看着逍遙,逍遙尬尷地繞繞頭,笑道:“謝謝美女如此看得起我,倒不知美女如何稱呼,我們以前可曾見過?”



逍瑩瑩淡淡地說道:“我叫逍瑩瑩,以前從未見過,不過以後見面的日子肯定不少!”

莫語還想發火,倒被莫問及時出手制止,莫語非常不甘地轉過頭去不理他們。

望着逍瑩瑩漸漸遠去的背影,逍遙也是一頭霧水。

莫問爲了緩和氣氛,把衆人介紹了,當下一羣人又高高興興地四處閒逛,當然這其中最高興最驚訝的莫過於鵬宇羽,自己無意間結識的一個人竟是飄渺御風閣的傳人,莫問的師兄!

此時場地中央突然傳來一陣鼓響,人頭攢動紛紛往中間靠攏。

場地中間或坐或站着四位老者,其中一位正在擊鼓,等衆人積聚過來,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纔回頭對中間一個老者說道:“掌門師兄你請。”

那被叫着掌門師兄的老者點點頭,微微一笑,緩步走上前來,朗聲道:“首先歡迎大家來到我崑崙,廢話我也不多說,我想大家都知道這是我崑崙每隔二十年舉行一次的比武大會,第一名獲得擁有延年益壽起死回生之效的雪芒。”

衆人聞言立時傳來一片渴望,驚喜,感嘆,議論聲。

後面一位長相兇惡的老者兩步走到前頭,橫眉冷眼一掃,下面的人立刻燕雀無聲。

等下面安靜下來,那老者隨即向掌門打了個請的手勢,掌門微微一笑,繼續說道:“第二名獲得我崑崙武學祕籍一本《崑崙掌》,第三名獲得藏寶圖一張,其中到底有什麼寶貝我也不清楚。”

崑崙掌門說完看了眼下方的反應,很明顯大多是衝着雪芒來的。

崑崙掌門隨即向那長相兇惡的老者喊道:“無惡師弟你來吧。”

那被叫着無惡師弟的老者隨即走上前來,一臉嚴肅,大聲道:“大家都給我聽好了,這次比武因爲人多,所以第一輪各自爲戰,鼓聲響後還站在圈內的進入下一輪,規矩還是老規矩三不限,不限任何武器,不限任何手段,不限任何身份,打到對方認輸爲止,現在請大家退後把中央場地讓出來,要參加比武的請站到紅色圓圈內,記住被打出圈外也算出局,請準備,五分鐘後比賽開始!”

那老者的話剛說完,下面立刻騷動了起來,摩拳擦掌,躍躍而試。

鵬宇羽看了看身邊的人,一臉苦相,嘆道:“我看還是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逍遙詫異地看着對方,他可沒想到這胖子會臨時打退堂鼓,當下便道:“來都來了,不比試一番怎麼對得起自己,再說了我們幾個護着你,沒人傷的了你。”

逍遙說完又向莫問兄妹眨眨眼,後者心領神會,莫問笑道:“兄弟,來都來了,怎麼着也要打一場吧,就算不爲了獎品,也當活動活動筋骨,增長些見識也是不錯的。”

莫語也幫腔道:“一個大男人要是臨時退縮,小女子可真看不起你了!”

鵬宇羽被說的面紅耳赤,特別是莫語那一句‘小女子可真看不起你了’,真正的無地自容,當下狠下心來,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姿態踏入了那大紅圈內。

衆人見他那摸樣均忍不住笑出聲來,當下也不猶豫,快步進了大紅圈。

過了一會兒,無惡長老見衆人都準備停當,一招手,大喊一聲‘開始’!下面立時便傳來一聲聲慘叫,打鬥聲此起彼伏,亂成一團。

鵬宇羽的修爲要比逍遙等人低了不少,不過幸好逍遙莫問莫語等三人圍在他周圍,替他抵擋了不少強敵,纔不至於很快落敗。

大約一炷香後,場中突然響起一陣鼓聲,衆人紛紛住手看向那臺上。


無惡用眼一瞟,地上已躺了很多屍體,不過很好,站在場中的大約還有一百人,當下繼續宣佈道:“第二輪,你們自由組合每五人組一隊,採用五局三勝制,時間不限,最後勝出的一隊進入下一輪!”

同樣無惡長老的話音剛落,很多原本就相識的自然就走到了一起,剩下的便是些散修或者單打獨鬥者。

逍遙、莫問、莫語加上鵬宇羽很快就組了四個人。

還差一人,逍遙快速在那些落單的或人或妖身上掃過,很快他就發現那叫逍瑩瑩的女孩和那男子孤零零地站在中間,顯然因爲沒有人看得出他們的修爲而不願與他們組隊。逍遙有心招呼他們,可隨即他又看到了不遠處還站着一個女子,一個身着華麗衣裳的女子,她身旁同樣也有一個男子。他看見了她,同時她也看見了他。兩人不用言語,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等到那女子走進,逍遙急忙把她向衆人介紹道:“西狐,胡君儀!”

莫問兄妹本就不排斥妖怪,尤其是莫問,兩年前還救過胡小紅,當下也是很高興地自報了家門。

而一旁的鵬宇羽雖然知道飄渺御風閣與妖走的近,心裏也不在乎,可是當自己要與妖爲伍時,心裏卻彆扭的很,可既然已經組隊,當下也不好再退出來。

逍遙看向逍瑩瑩時,恰好逍瑩瑩也看到了他,她見他們缺一人,本想走過去組成一隊,可她還未行動便見到胡君儀和一個男子走了過去,當下心中十分不滿,寒着一張臉走到一支只有三個人的隊伍,說道:“我們兩個加入你們!”

那三人中年齡稍長的男子看了眼逍瑩瑩和龍魂,猶豫了一下,才道:“我們已經有三人了,你們的修爲?”

逍瑩瑩淡淡地說道:“你確定除了我們兩個,還會有其他人會來找你們!”

那男子想反駁,可隨即一想,對方說的也對,要不是他們自動找上門來,他們三人還真不容易湊齊五人,當下點頭道:“你們加入我們也可以,但我們三個必須排在前面。”

逍瑩瑩無所謂地點點頭,道:“可以。”

*********************************

組隊很快完成。

一聲鼓響,第一支隊爲就走到了中間。

逍遙看了下,搖搖頭,這種隊伍根本沒有他們出手的必要。

第一支隊五上去不久,第二支隊伍便迫不及待地站了出來,由於實力相當,打了五場才分了勝負。

獲勝的隊伍立馬歡呼起來,要求其它隊伍趕快來戰。

隨後又連上了三支隊伍,但都被先前那支隊伍打敗,一時霸氣十足,氣勢沖天,無人敢與之爭鋒。

逍遙搖搖頭,沒有出手的意思。

逍瑩瑩看不過,向那年長的男子提議道:“那幾人已經筋疲力盡,我們上吧!”

那男子看了看對方,又看了看自己這方,猶豫了一下才道:“等一等,我們應該保存實力,一戰到底!”

逍瑩瑩無語,轉過頭去懶得理他!

那獲勝的隊伍見無人再上來,當下又叫囂道:“若再無人上來,這輪就算我們勝了!”

這次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聽到一聲女子不屑的冷笑聲,當下急忙轉頭看去,卻是一女四男緩緩走了出來。

場中立馬有人驚呼那是百里溪的公主恨天,那是聖劍門的少主張雨軒。

那男子也聽過恨天公主和張雨軒少主的威名,見對方一出來,自己立馬便怯了三分。

第一位出場的是公主恨天和連勝四場的隊長劉達。

恨天見自己尚未出手對方就已怯了三分,十分不屑,冷笑一聲道:“出招吧。”

劉達穩了穩心神,故作大度地說道:“你是女子,你先!”

恨天冷冷一笑,道:“我出手,你恐怕就沒機會了。”

劉達咬咬牙,把心一橫,道:“你試試!”

恨天冷笑一聲,身形展開,一條長鞭快速舞轉開來,劉達只覺眼前一花,手臂一麻,尚未回過神來,便見兩條手臂已經脫離了自己身軀。劉達還來不及慘叫,接着便被恨天一鞭子打出了圈外,生死不知。 公主恨天一招制敵,手段之殘忍,舉座皆驚,公主不愧叫恨天!

恨天看也不看場外的劉達,轉身回到自己隊伍中。與此同時聖劍門的少主張雨軒笑嘻嘻地走了出來。

張雨軒來到場中央向對方嘻嘻一笑,道:“在下張雨軒,這第二場就由我來會會各位,嗯,不知你們中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