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足夠強大,那是能做到的。或者說你不論用什麼樣的手段,無論那手段多麼的卑鄙無恥,你只要做到了,那都算你成功。」那塊石頭如此的說道。

「這真的是難如登天啊。」楊風不由的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看來,這考驗真是太難了,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夠難了,到最後考驗那是更加的難了,到底是誰想出了這樣的主意?

「所以嘛,你還差的很遠。」那塊石頭如此的說道。

「再難,我也得過。無論什麼困難。都要被我克服。」隨即,楊風的眼神堅定了。即便這麼的難,他也要克服這樣的困難。

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那就要活下去,無論是任何的困難。

楊風曾經記得好像小火和小荒也是要接受考驗的,不清楚他們到底怎麼樣了。他們不知道是不是也是最強的考驗,如果是的話,那他們肯定要比楊風提前接受最強考驗,想到這裡,楊風就有些擔心。

「哈哈哈,小傢伙,你又來了,這次真的是很快啊。」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 ?「對,我又來了。複製網址訪問」楊風輕聲的回答道。

「對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楊風隨即再次的說道。來的次數多了,實際上也是熟悉了。雖然說對方不可能對他放水,但是,有些問題那是能夠詢問的。

「是不是想問你的那位有沒有過這一關?」那道聲音響了起來,如此的說道。

「是的。」楊風淡笑道,自己還沒有說,這個傢伙就知道了。不過想想也是,自己最有可能詢問的實際上就是這個問題了。

「她和你幾乎同時來的。我會給她說一聲,如果她通過了,讓她等你。當然,前提是你們兩個都能夠通過。」那道聲音如此的回答道。

「謝了。」楊風聽到這樣的話,也是點了點頭,臉上出現了笑容。

「她的考驗不是最難的,而且,他還能用你的技能。所以,她通過的概率很大,倒是你,你自己得小心了。」那道聲音對著楊風說道。

楊風也是點了點頭,這點,自己當然是知道的。

不過,楊風對自己那是很有信心的。

「不多說了,考驗就要開始了。魂皇級別的最難考驗。你一會兒就要見到了。」那道聲音說完之後就是消失了。這個時候,楊風開始全神貫注起來。

「這是?」楊風看到自己眼前的風景瞬間的就發生了變化。這是一處冰山雪地,按照道理來說,楊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魂皇的實力,應該不可能感覺到寒冷才對,但是實際情況卻是,楊風不僅僅感覺到寒冷,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的寒冷,那是徹骨的寒冷。楊風凍的都是瑟瑟發抖。

「我的腳被凍住了。我的手也被凍住了。我不能動了。」沒有多長時間,楊風也是感覺到頭疼了。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不能動的話,那還怎麼面對敵人呢?直接的估計就被擊殺了。

「小子,別掙扎了。在我這裡,你就只能是死路一條。讓我好好的折磨你一番。」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楊風不由的一愣,果然是如此,自己已經被攻擊了,竟然讓自己一動都不能動了,悄無聲息之間的就對楊風發動了攻擊。

「哼,你是誰?藏頭露尾的傢伙,敢和我正面一戰嗎?」楊風沉聲的說道,說話的同時,楊風也是在感受著敵人,如果連敵人都感受不到,那還怎麼打。

對方就算比自己要強,但是,他總是有希望戰勝對方的。這才是真正的考驗。畢竟,如果對方要是無法戰勝的話,那是送死,如果對方要是比你弱的話,那還有考驗的價值嗎?

「藏頭露尾?哈哈,小子,我用的著對你藏頭露尾嗎?你在我的眼裡,不過是食物罷了,而且還是微乎其微的食物。我吃了你,連一點感覺都沒有,這就好像是你吃蚊子腿一樣。」那道聲音沉聲的說道,那聲音很大,就好像是雷聲一般,從四面八方傳進了楊風的耳膜里,震得楊風耳膜很疼。

「抱歉,我不吃蚊子腿。沒有那樣的嗜好。如果你要是吃蚊子腿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一些。而且還都是免費的。如何?」楊風淡笑著說道。

「小子,沒有想到你還挺能說啊,我不過是打個比方而已。」那道聲音冷冷的說道。

「呵呵,我也是打個比方而已。」楊風淡笑著回應道。

「我想殺你實在是太輕鬆了。只是,我很無聊啊。這麼多年來,好不容易見到了一個活人。不好好的玩玩,那實在是太沒有意思了。所以,我暫時先不殺你。我要先折磨你一番。首先呢,急就是你那一張嘴。」那道聲音冷笑著說道。

「哼。」楊風冷哼了一聲。

「有本事的話,那就直接的來吧,說實話,你這麼婆婆媽媽的,讓我都看不起你。」楊風沉聲的說道。

「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你這麼的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聽了楊風的話,那個傢伙顯然是非常的惱火的。眼前這個小傢伙都被自己定住了,但是,卻還這麼的囂張,到底是誰給他的這樣的勇氣。

「呵呵,說了半天也沒有動手,你嚇唬誰呢?」楊風淡淡的說道。

「吼。」猛然間,一個龐然大物出現了。這是一頭巨大的熊,身高數百丈,渾身雪白。他的眼睛是紅色,狠狠的對著楊風,很明顯,對於楊風他是相當的不滿的。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惹惱了我?」那頭巨熊對著楊風說道。

「我有沒有惹惱你,應該你自己清楚才對,我怎麼知道。你這頭笨熊,也太笨了。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呢?說實話,我都替你臉紅。笨不是你的錯,但是,出來顯擺那就是你的錯了。」楊風淡笑著說道,那聲音當中,好像根本就不把這巨熊當做一回事了。

「小子,你知道我的身份嗎?」那頭巨熊看著楊風,怒聲的說道,現在的他看著楊風有些驚疑不定了。楊風的表現實在是太鎮定了。鎮定的讓他都感覺意外,當然,還有一點擔心,這個傢伙,是不是故意裝作被他固定了呢?是不是故意在等他出手,到時候的話,突然間給他致命的一擊。

「不就是八級巔峰魂獸冰雪巨熊嘛。號稱擁有九級魂獸一樣的實力。不過在我看來,你的實力和九級魂獸差的太遠了。你連和九級魂獸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楊風淡笑著說道。

「小子,你說什麼?你憑什麼這麼說?」冰雪巨熊怒聲的說道。從來都沒有人敢和他這樣說話。

「哼,你的智商是硬傷。所以嘛,你才被定為八級魂獸。如果你願意臣服於我,做我的小弟,說不定我還會幫你忙,讓你成為真正的九級魂獸。」楊風看著那冰雪巨熊,竟然直接的拉攏了起來。

「小子,真是可笑。你以為你憑藉三言兩語就能騙得了我嗎?實在是笑話。」聽了楊風的話,冰雪巨熊不由的笑了,在他看來,楊風完全就是虛張聲勢,然後通過這樣的辦法最終勸服自己,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個傢伙,想的太美了,自己在很的有那麼的笨嗎?同時,他的心裏面也是很惱火,這個傢伙竟然敢小看他,實在是讓他惱火至極。

「我說的都是實話,所謂聽人勸,吃飽飯。你呢,你就這麼的樂意呆在這裡嗎?」楊風淡笑著問道。

「哼,我不會聽你的。小子,你去死吧。」那冰雪巨熊很明顯的不再聽楊風的話了,怒氣沖沖的對著楊風發動了攻擊。

一塊塊巨大的冰塊從天空當中墜了下來,朝著楊風狠狠的砸了過來。

「死。」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收斂了笑容,直接的動用了靈魂攻擊。

那冰雪巨熊的表情猛然間凝固了下來,整個身軀都倒在了地上。

這個冰雪巨熊的靈魂防禦很明顯的也是不怎麼樣的。再說,他也根本就不懂靈魂防禦,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也是情理之中。

楊風輕輕地的搖了搖頭,他真的很想勸降那冰雪巨熊,但是沒有辦法,那冰雪巨熊不願意,那就只能是這樣的結果了。這冰雪巨熊的靈魂防禦那是相當的強悍。

就算楊風用那威力強大的炎爆也很難奏效,再說,楊風的身體被定住了那一招是根本就用不出來的。

「他已經死了,你還不願意出來嗎?你難道就這麼的看著你的同伴死去嗎?」楊風冷聲的說道。

這個時候,楊風知道事情和他想的一樣,自己的身體絕對不是被那冰給凍住的,實際情況是,自己的身體被定住了,然後自己的身體才被冰凍住了。

「哼,我只是想暗中幫他忙罷了,誰知道,他竟然如此的笨。不過,他是我兄弟,他死了,你就必須得死,必須得和他陪葬。」又是一道聲音響了起來,聲音當中充滿了憤怒。

「呵呵,如果說我有罪的話,那你也有罪。你見死不救。」楊風淡笑著回應道。這個魂獸的實力很明顯的比剛才那頭魂獸實力強。如果要是兩者聯手的話,那楊風肯定不是對手。這也是楊風急於殺死冰雪巨熊的原因之一。

那冰雪巨熊在物理攻擊和防禦方面都是很強的。

如果楊風被這個傢伙攻擊一下的,那也是承受不起的。

「哼,你靈魂攻擊,一下子就讓他死了。我還怎麼營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道聲音立刻的回復道。

「笑話,簡直是笑話。」楊風大笑了起來:「如果你要是早點出現的話,那不就沒有問題了嗎?」

「小子,真是沒有想到,你這張嘴那可不是一般的能說啊。」那道聲音聽了楊風的話,如此的說道。

「和你比,差遠了。你還不願意露面嗎?還是你長得實在是太難看。所以不敢露面呢?說句老實話。你把你的兄弟都控制了。你還有什麼臉說別人?」楊風冷聲的說道,那聲音當中也是充滿了嘲諷。這個時候,楊風已經知道這魂獸到底是誰了。如果您覺得絕世葯皇非常好看!那麼就請您把本站的網址!推薦給您的小夥伴一起圍觀吧! ?c_t;「你知道我是誰?」這個時候,那道聲音也是震驚了起來。[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更多最新章節訪問:。複製網址訪問他藏在幕後,根本就沒有什麼行動,卻是被人看了出來。

「哼,不就是只邪眼嘛。不過卻只是八級魂獸級別的。你如果是九級魂獸級別的話,那我就不要比了,直接自殺算了。」楊風淡淡的說道。

邪眼,這可不是一般的魂獸,邪眼的可怕在於他的控制力。一隻邪眼完全能夠控制一大群和他等級相同的魂獸,甚至能夠控制等級比他高的魂獸。這就讓邪眼的威脅大大的增強,要想對付他,先對付他身邊的一群傢伙再說。

楊風這個時候也沒有出手,因為他不知道這邪眼到底有沒有控制一大群的手下。

如果要是這頭邪眼控制一大群手下的話,那就難對付了。不過,如果這頭邪眼只控制這麼一頭魂獸的話,楊風怎麼都覺得不可能。

這可是最難的考驗,楊風自然也將其考慮的難度大一些。

「小子,大話還真是能說啊。你一個小小的魂皇,在我面前竟然敢說這樣的大話。我即便不是九級的邪眼,殺你,那也就好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樣。」那邪眼對著楊風怒聲的說道。

他可是邪眼,暴君邪眼,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嘲諷他,還是一個小小的魂皇罷了,這自然讓他暴跳如雷。

「有本事你就踩。哼,藏頭『露』尾,這個時候你連出來都不敢出來,還敢說什麼。你要是敢出來的話,我直接的秒殺了你。」楊風淡笑著說道。

無論能不能做到,必須得把氣勢給做足。

雙方是註定要展開廝殺的。

「小子,我看你真的是活夠了。既然你找死的的話,那就立刻的送你去死。」那邪眼怒聲的說道。

邪眼,一般被稱為邪眼暴君,這是因為邪眼能夠控制一大批強大的魂獸,而且,對待自己這些手下,他都根本不將這些手下當回事。想吃就吃,想殺就殺。就像一個暴君一般。邪眼不但能夠控制魂獸,還能控制人。曾經就有過邪眼曾經悄無聲息的控制了一個三級城市所有的人。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它以吃人為樂,整整吃了那個城市一半的人,慢慢的才被強者發現不對勁兒。武魂聖殿的人立刻的行動,滅了那邪眼。這個邪眼太瘋狂了,如果要是不瘋狂的話,不被發現的話,說不定還能長久的存活下去。畢竟,這個世界是人類的世界,這個世界有強大的武魂聖殿。邪眼雖強,但是還沒有和武魂聖殿抗衡的本錢。

楊風看向了四周,一頭巨大的獅子,一頭巨大的老虎,一頭巨大的大象都是出現了,而且這獅子,老虎,大象一個個的都是渾身雪白的。他們是罕見的他們種類當中的冰系魂獸,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

「果然啊,這個邪眼根本就不敢沖在前面。而且,控制著不止一頭強大的魂獸,想要對付他,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啊。我就知道,這考驗肯定不簡單。三頭八級巔峰的魂獸。那是魂聖巔峰啊。」楊風看著三頭龐大的魂獸,心裏面想到。

自己靈魂攻擊確實很強,但是,剛才已經用過了一次,現在肯定不能用第二次。靈魂要有一個恢復的過程,強行使用的話,那對於靈魂很有可能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如果對付一些魂皇魂王的話,那楊風連續用多次都沒有事情。但是,他對付的是魂聖巔峰,所用的靈魂力量不知道要比對付魂王魂皇強上百倍不止。

「最重要的一點,我的身體被那邪眼壓制著。」楊風的臉『色』很是難看,如果不衝破這邪眼的壓迫的話,那楊風根本就用不出來其他的招數。

邪眼的身體很弱,如果能看到邪眼的話,那就能夠直接的殺死邪眼。但是,邪眼太狡猾了,根本就不會出現。只會讓自己控制的魂獸出手。自己躲在暗處暗中的出招。

「殺了這個小子。」邪眼的聲音響了起來。

冰霜獅子,極北冰虎,雪山巨象都是開始行動了。一個個都是用出了自己的絕招。巨象的咆哮,極北冰虎的利爪,冰霜獅子的紫眼『射』出了綠『色』的光芒,三者同時的落在了楊風的身上。

「呵呵,果然厲害啊。」楊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這三者的攻擊都是極強的,聯手起來那威力更是強大。這片地方都是地動山搖的,在楊風的四周形成了一個方圓數里的大坑。不過楊風卻是沒有多少的事。在他們三者攻擊的時候,正好將楊風身上那股禁錮給消除了,楊風動用了輪迴之『門』,削減了絕大部分傷害reads;。不然的話,楊風就不僅僅是流點血而已了。基本可以確定的是,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楊風的身體在人類當中那也是很強的,一般情況下,魂尊的攻擊,楊風都是能夠擋住的。但是,面對著魂聖巔峰當中攻擊力極強的冰霜獅子,極北冰虎,雪山巨象,那就難以阻攔了。

楊風一直想修鍊自己曾經擁有的護體神功,少林的金剛護體神功,但是,卻沒有成功。效果並不是很理想。楊風相信,如果自己練會的話,那自己的防禦能力將會大大增強加上輪迴之『門』的阻擋,一般的防禦對於楊風來說那根本就不夠看的。

「火神下凡。」

「輪迴之光。」楊風用出了歐陽若蘭所給他的兩『門』魂技,火神下凡,用的不僅僅是火鳳凰武魂的火焰,還有輪迴武魂所擁有的火焰。

輪迴之光加在身上,在很長一段時間,攻擊力和防禦力都能提升不少。

「死吧。」漫天的火焰沖向了冰雪獅子,雪山巨象,極北冰虎。

俗話說水火不相容。這冰雪獅子,雪山巨象,極北冰虎都是生長在這冰天雪地當中,他們適應了這樣的環境,他們對火焰那是非常的敏感,火焰會讓他們非常的難受。尤其是楊風這火焰,那是火鳳凰火焰和『混』沌武魂的『混』沌之火融合的,威力更是驚人。

無論是冰雪獅子,雪山巨象還是極北冰虎都是呆住了,這個時候,他們想反應,但是卻被那火焰給包圍了。

「自爆。」那邪眼對著冰雪獅子,雪山巨象,極北冰虎下了命令。

冰雪巨熊那是死的實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沒有時間下命令。但是,這三個傢伙,他還是有的。這三個傢伙實力擺在那裡,這次只能是重創,不可能死。他也感覺很是鬱悶。最為關鍵的時候,這個楊風竟然能動了。現在竟然發起了反擊。

「轟。」

「轟。」

「轟。」三道驚天的聲音響了起來,對於邪眼的命令,他們三個根本就不可能反抗,他們已經被控制了,徹底的控制了。

『混』蛋,楊風快速的打開輪迴之『門』,然後直接的就走了進去reads;。

楊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這個時候,凌『波』微步都沒有辦法躲避了,威力實在是太大了,範圍也實在是太光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使用凌『波』微步的話,根本就不可能走出這三頭巨獸的自爆範圍,這可是八級魂獸巔峰的自爆啊。如果楊風躲不開的話,那就只可能是一種結果徹底的滅亡。

楊風從輪迴之『門』裡面走了出來,但是依然吐了一口血,他已經離開很遠了,但是,那余『波』還是讓他受到了重創。這威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個邪眼,實在是。」楊風快速的吃了一顆療傷的丹『葯』,這個時候,他真的是無語了,這邪眼真是沒有一點人『性』,直接的就讓自己的小弟自爆了,這完全的超出了楊風的想象,當時哪裡會防備。不過幸虧楊風的反應真是快,不然的話,楊風那就徹底的完了。

對於邪眼,楊風這個時候真的是有了徹底的認識了。這個邪眼,那真的是沒有把自己的手下當回事,還口口聲聲的說是自己的兄弟,這就算自己的兄弟嗎?簡直是可笑至極嘛。

「小子,你還真的能跑啊。」那邪眼發出了這樣的感嘆,沒有殺死楊風這讓他那是非常的遺憾,在他看來,楊風應該是必死無疑才對。

這可是三頭八級巔峰魂獸同時自爆啊,威力那足以殺死一些實力很不俗的魂帝了,更別說是楊風這樣的小傢伙了,那就應該死無葬身之地才對。但是,楊風卻真的活了下來。

「我是能跑,但是,總比你要強上很多吧。你到現在都不敢出現。我至少敢於『露』面。」楊風開口說道。

「呵呵,小子,還沒有玩呢,待會兒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你在我的面前,根本沒有驕傲的本錢,蘇日安說,你已經讓我非常的意外了。」那頭邪眼冷聲的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還有什麼樣的手段。」楊風淡笑著回應道,不過也是在防備著,這個邪眼,那真不是一般的難對付啊,手段也是超出了他楊風的意料之外。

楊風根本就想象不出來這個傢伙接下來到底會運用什麼手段,因為這個傢伙什麼手段都能用出來,無論多麼卑鄙的手段。

… ?「哼,小子,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氣。但是,你今天肯定死定了。」那邪眼暴君的聲音異常冰冷,因為他現在還真的不太敢直面的面對楊風,而楊風總是這樣說,這讓他自然是非常的惱火。

楊風沒有再說話,這個時候,楊風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兒了,他感覺到地面在顫抖,很明顯的,又有其他魂獸要出現了。對付這邪眼暴君就是麻煩,因為這邪眼暴君控制的魂獸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不殺死完這些魂獸,你根本就沒法見到那邪眼暴君。往往一個人直接的就被耗死了。這就像一個人對付一隻軍隊。而且,這軍隊裡面的人全都是高手,無論你這個人實力多強。你都會被活活的耗死。這是楊風最頭疼的地方,如果要是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那根本就沒有辦法取得最後的勝利,這一點,楊風能夠很清醒的意識到。正是因為如此,楊風根本一點也不樂觀。

自己的實力是提升了,而且,還是大幅度的提升。但是,自己壓力一點也沒有減輕。因為如果自己的實力要是不提升的話,那自己只能死了。楊風也是感到感嘆,如果不是在那洞府裡面實力大進的話,那自己說不定已經死了。想到這裡,楊風就冷汗直流。這考驗,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難啊。自己以後對於修鍊,尤其是提升自己的戰鬥力,那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放鬆。這就好比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什麼時候放鬆了,進步幅度小了,你都有可能在考驗當中死亡。尤其是對於楊風來說,他經歷的是最艱難的考驗。那就更加的需要努力。

「這,這是?」楊風根本就沒有機會考慮的太多,他看到了一頭頭長達數十米的螞蟻。至於數量,那根本就看不到盡頭的。以楊風的視力,看到幾十裡外那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但是,楊風卻是沒有看到盡頭,這說明數量得多少啊。這些螞蟻都是通體白色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寒氣。這是極北冰原才有的,縱橫極北病原的極北冰蟻。一頭極北冰蟻最起碼都是魂尊巔峰的實力。如果只對付一頭的話,那倒不是大問題的,以楊風的實力,就算對付十頭八頭那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卻是無數頭。那就不是楊風能夠對付的了。對於此,楊風也是有個很清醒的認識。

「不可能啊,按道理來說,那邪眼控制這麼多的極北冰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風不由的分析道。楊風實際上知道,和這麼多的極北冰蟻硬拼那是絕對不現實的,因為楊風根本就沒有機會拼掉這麼多的極北冰蟻,這麼多的極北冰蟻,就算是九級巔峰的巨龍或者說是九級巔峰的黃金比蒙都不可能是對手,也能將這些人給咬死。可以想象,那是都沒的厲害。

「這麼多的極北冰蟻,其中肯定有蟻皇,還有不少的蟻王。這個邪眼暴君肯定是控制了蟻皇,蟻皇一聲令下,這些普通的極北冰蟻肯定得聽話。」楊風隨即的就猜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肯定是這麼回事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於楊風來說,最主要的就是找到蟻皇,最好能夠控制那頭蟻皇,這樣的話,那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殺死了蟻皇,那楊風也是捅了馬蜂窩,剩下的極北冰蟻將會徹底的瘋狂,不將楊風殺死的話,那是絕對不罷休的。對於楊風來說,現在有唯一的出路了。

「先找下蟻皇到底在哪個位置?」楊風想著便是飛向了空中。楊風不指望在空中飛行能夠躲過這些極北冰蟻。這些極北冰蟻平常的時候確實是爬的,但是,需要的時候,他們也是能夠飛行的。和人類一樣,魂獸只要到了魂尊的實力,也是能夠飛行的。

就像魂尊在平時的時候是走路,但是需要的時候就會御空飛行。極北冰蟻也是這樣。只是,如果敵人不飛向空中的話,那極北冰蟻一般也不會如此的。

「那是一頭蟻王。」

「那又是一頭蟻王。」

楊風觀察著底下的極北冰蟻。發現了十頭左右的蟻王,但是卻沒有發現蟻皇。如果沒有蟻皇,或者說是蟻皇躲起來的話,那楊風就頭大了。那可是楊風唯一的出路,如果要是沒有辦法控制那蟻皇的話,楊風絕對是死路一條。

「呼。」楊風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努力的鎮靜了下來,實際上,楊風這一點也是想到了。邪眼暴君雖然很是無恥。但是,邪眼暴君卻是很聰明的,很明顯,邪眼暴君也是知道問題的關鍵所在,只要楊風找不到蟻皇,那楊風就是死定了。

「哼,這難不倒我楊風。」楊風笑了。他是什麼人?他現在是真正的葯尊了。實力提升到魂皇巔峰,楊風身體裡面的能量那是大大的增強了。煉製八級丹藥沒有那麼困難了。再加上混沌火焰,楊風煉製起來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楊風這個時候拿出了一顆丹藥。這是一顆七級丹藥。這丹藥對於螞蟻這種魂獸來說,那是有著難以抵擋的誘惑的。這種丹藥叫做混一丹。螞蟻類的魂獸吃了之後,那好處是非常的大的。楊風是因為在黑森林的經驗,所以才煉製出來了這混一丹。這也是楊風怕遇到意外的情況,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真的是遇到了。這混一丹也是得到了用處。

雖然說,所有的極北冰蟻都渴望這混一丹。但是,那混一丹周圍的極北冰蟻卻是沒有動。因為他們都知道一個道理,好東西那都是歸他們當中的王者的。他們都是紛紛的讓開了一條路,等著他們的蟻皇出現。在他們當中,配得上吃這混一丹的就只有蟻皇了。

在地底的一個地方。蟻皇朝著外面就準備衝出去。

「不許去。」

「不許去。」那邪眼暴君不斷的給蟻皇下命令。正是因為如此,這蟻皇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那混一丹對他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超出了他被邪眼暴君控制的意識。當邪眼暴君給他下命令的時候,他略微的停下來幾步。但是,這種命令的作用也是越來越小了。這讓邪眼暴君那是暴跳如雷,怎麼也沒有想到,最後竟然出現這樣的結果。自己讓蟻皇呆在這裡,那就是怕蟻皇在外面出現意外。但是現在呢,卻是真的出現意外了,他對於蟻皇的控制力都下降了很多。

他一遍遍的給蟻皇下命令,但是蟻皇卻是根本就不再聽了。而且,對於這樣的命令也是很抵觸。

這讓邪眼暴君也是不敢再繼續的下命令了。因為他的控制就是精神控制,是讓對方感覺到愉悅,愉快的接受自己的控制,如果一次次的強烈抵制的話,那就很有可能會脫離他的控制,而且,一旦脫離他的控制,那自己以後想要再控制就太困難了。

在他看來,蟻皇不過是出去一下而已,不一定出問題,而如果自己繼續強行控制的話,那就絕對出問題了。蟻皇不受控制,而且,還說不定很有可能對他發動攻擊,到時候,他就倒霉了。這種情況下,到底該怎麼選擇,對於他來說,那是一目了然的。

一頭上百米長的螞蟻出現了,這頭螞蟻除了全身雪白之外,還有一個特徵,那就是有著金黃色的觸角,她的眼睛也是金色的,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看到蟻皇的出現,所有的極北冰蟻們都是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