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江寂塵卻可以做到!

他可以感應到每一根隱形的禁制之線。

可以以自己的神魂之念,包裹住靈魂禁制之線,然後再穿行過。

江寂塵運轉自己的七彩靈魂,讓其包裹住一根根虛空中無形的靈魂禁制之線。

接著,他才悄然的前進。

這頭骨靈生物,非常的強大,是上古巨人屍骨所化。

只怕,便是天道四重境的修士,也奈何不了它。

江寂塵無息的靠近。

驀然間,上古巨人頭骨中的紫色靈魂之火一亮,彷彿發出怒吼咆哮之聲。

顯然,它已發現了江寂塵的存在。

但這樣的距離,江寂塵手中的禁忌匕首已經一揚。

啪!

只在上古巨人骨靈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時,江寂塵已經一劍將其巨大的頭顱削了下來。

那巨大的頭顱,與埋在靈泥中的巨大骨架分離開來。

江寂塵毫不猶豫攻殺向被分離出來的巨大頭骨。

不讓其再與骨架連接一起。

但這時候,它那巨大的骨架已經從靈泥中衝出。

轟!

無盡靈泥飛濺,一座巨大如山般的巨人骨架出現,只是沒有頭骨而已。

此時,巨大如山的巨人骨架,雖然沒有頭骨,但也兇猛的衝殺地向江寂塵。

但沒有與頭骨中的靈魂之火相連,巨人骨架顯然無法發揮出其真正的力量。

江寂塵手持著黑色的禁忌匕首,如狂風驟雨一般攻殺向巨人頭骨。

它的靈魂之火在咆哮、怒吼著,凝出一道道靈魂絕殺,攻擊江寂塵。

然而,靈魂攻擊,對於擁有七彩靈魂的江寂塵而言,無用!

噗!

噗!

反而,巨人巨大的頭骨被禁忌匕首刺出了一個個大洞。

身後,巨人的巨大骨架也拍擊過來。

但江寂塵根本不在意,只是不顧一切的攻擊頭顱。

櫻空之雪2(終結版) 只要頭骨碎滅,靈魂之火缺少承載之地,意識便會慢慢磨滅。

最終,就化成一團最精純、沒有意識的靈魂之火。

啪!

最後,江寂塵終於用手中的禁制匕首,剖開了巨人的頭骨。

靈魂之火飄出,身後的巨大骨架也轟然倒地。

最終,上古巨人的意識滅去,只餘下這一團靈魂之火。

江寂塵讓小灰出來,將這一團上古巨人骨靈生物的靈魂之火交給了他。

「謝謝哥哥,我去煉化了!」

小灰看到這一團精純強大的靈魂之火,異常興奮、喜悅。

然後,他直接就地煉化起這一團靈魂之火。

這一團靈魂之火非常的強大,小灰完全煉化,也需要一些時日。

這時候,江寂塵對於走出來的阿狸道:「阿狸,接下來本公子要想想怎麼治療你生命本源之傷。」

然而,阿狸接下來的話,卻讓江寂塵感到目瞪口呆,更覺得艷福無邊! 完了跟他們三兄妹說。「你們只管找對象回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老媽去辦。

雖然你們的爸爸不在了。不過看著你們都漸漸的長大,有些該備著的東西,我還是會提前都備好。

結婚的事情,就不用你們去愁。媽媽都替你們打算過了。斌兒與武兒娶妻,我會同等對待。

給你們預備的聘禮是,每人兩頭牛,一頭豬。外加十隻雞,跟十隻鴨,二擔穀子,二十斤棉花等等。

這些總的加起來,總歸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絕對不會讓女方家吃虧。

眼下兩份的量,雖然還差點,但是一個人結婚用,還是錯錯有餘,所以你們不必擔心。

至於結婚需要的花費,我手頭還有些餘款,花兒也給了我一些。回頭再問你小姑姑借一點。

按照我們當地的規矩,辦一個婚禮儀式也是夠。到時候若是還有剩餘錢。

再幫斌兒把他的房屋,給布置一下,新添置幾樣裝飾,也顯得喜慶一些。

桂枝自認為準備工作充足,就等著兒媳婦過門這一步。不料卻遭到了張陽武,呵呵的一陣冷笑。

問他笑什麼也不說,只是似笑又非笑更像是嘲笑。張小花心想,這人又是抽的什麼羊癲瘋。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媽媽背地裡居然操這麼多心。既要扶養孩子們長大,又要負擔孩子們上學,還要為幾個孩子的婚事操辦。

以前覺得結婚是,人生的一大喜事。眼下突然覺得結婚,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需要準備那麼多東西。

兩個人在一起,需要心心相惜,再者性格合適就行。搞這些虛的禮節做什麼,不由隨口就說「

以後我結婚的時候,什麼都不需要替我準備,我直接去個人就行,也不必辦什麼酒宴。」

因為她覺得,不但太鋪張浪費,又平白給媽媽找累。

桂枝聽后,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只是說,你的事情以後再說。

現在還連個男朋友都沒有,何況你二哥還沒有對象,你先不著急嫁。

原本就是隨後一說,沒想但桂枝聽到張小花的話,還以為她是著急出嫁。而張陽武還在旁跟著起鬨,

「我是無所謂,她要是能早點嫁出去才好。就怕到時候沒人要,一直閑在家裡,成了老姑娘。以後還得我的娃給她養老。」

張小花聽了頓時面紅耳赤,羞愧滿面。更想抓起面前糯米飯,把那張陽武嘴巴給黏上。

隨後就急忙申辯道「我哪有著急,我不過就是隨口一說。

再說我要真有對象了,難道因為張陽武沒有對象,我就不能結婚了嗎?

那是當然了,結婚也是有規矩,要遵從長幼秩序。你在三兄妹裡面年紀最小,當然要排在最後結婚。

這兩個哥哥還沒有結婚,你就結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倆哥哥是娶不到老婆,或者是有什麼毛病呢。並讓張小花不要跟著張陽武一起搗亂。

張陽武聽了又不服氣了,又跳了出來說「這婆家人還沒有見過,就提結婚的事情,未免太早了。

另外,媽,你這兒媳婦面都沒有見到,你準備個什麼勁。未免也操之過急。

這現代人結婚,不僅要男女雙方滿意,還要雙方父母見了面,互相點了頭才行。

就算是在過去,也沒有這個規矩。在過去的年代,夫妻雙方結婚前,即使不見面。那都還要過過父母的面,要父母都滿意了才成。」

桂枝聽了忙答「我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只要人家對我滿意就行,不嫌棄我們是山裡人家,這樣的好媳婦上哪裡找去。

以後過日子的還是他們倆,斌而自己滿意比什麼都強,我又還能活多少年?」

「你可別這麼說,你才不過六十齣頭,不要整天把死啊死啊,掛在嘴邊,多不吉利啊。這以後的好日子還長著呢」。

其實張小花的想法,跟她媽媽一樣,希望她大哥早點結婚。如果娶了兒媳婦,以後就有兒媳婦陪了,再往後還有孫子陪。

怎麼想都是很好的事情。不知道那張陽武為什麼不同意。

張陽武見桂枝說著說著,又開始抹淚,他只好閉嘴不再說什麼,還是等以後在討論。眼下他大哥離畢業還有半年時間。

這半年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凡事都有一個萬一,說不准他們以後分手了也不一定,現在還不到那一刻,還不到急的時候。

但嘴巴卻沒管住,還是丟出一串話,「結婚本身沒有問題,問題是沒有見過父母就結婚,這點是不是太超前了?」好歹帶回來先認認門。

這時張陽斌又說了「其實也算是見過婆家人了?

張陽武疑惑的問「見過誰,見過咱媽?」

張陽斌沒有回答,而是往張小花看了看。張小花似乎明白,連忙回答說,

「對對對,我見過。我感覺挺好的,長的很好看,人也很面善」

這會張陽武還沒說,她媽媽卻又問了「花兒,你見過?那姑娘叫什麼名字?家裡是哪裡人?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媽媽見張小花一臉迷茫,猜測自己問的問題可能太多,一時她這個笨女兒反應不過來。於是就只問「那姑娘叫什麼名啊?生辰八字是多少?」

「這個…」張小花還是答不上來。上次短暫的見面,居然忘了問那女孩的名字了。「哎呀,媽媽,你問人家生辰八字幹什麼,你又不會算命」。

「我不會算命,可那隔壁的褚老爺爺他可會,他不但是會推算,還可以稱得上是半個仙人,聽說找他算過的,就沒有不靈驗的呢」

張陽武又說了,「你這叫見過婆家人?你這個婆家人,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看來是很不合格啊。還是,你根本就是在幫著大哥說謊?

張小花也急了「我真的見過,我騙你幹嘛,只是當時太匆忙,還沒有來的急問而已,你合格那你自己怎麼不去問?」

「問個名字需要多長時間?雙方一見面第一件事,不是應該就自我介紹一下,才進行接下來的交談?

你連人名字都不知道,是怎麼坐下來跟人家吃飯。你還別說,要是大哥帶她來見我。

別的我不敢說,我能知道多少。但是這個人的名字,我說什麼都要問清楚。」 ?

阿狸,臉上有些羞紅之色,聲音媚然動聽地道:「公子,其實治好阿狸的本源之傷並不難的,只需要動用《天狐心經》,與公子多進行幾次雙修就好了。」

雙修,就可以治好了本源之傷?

這麼簡單!

而且竟然還是如此香艷的治療方法。

江寂塵心中一陣跳動,一種慾望之火,蠢蠢欲動。

這陣子,動用《魔鳳訣》的力量太頻繁了,體內積壓了大量的慾望之火,都一直沒有釋放出來。

此時,阿狸的話,無疑讓他熱血沸騰,慾望涌動。

但江寂塵塵裝作一本正經、嚴肅萬分的開口道:「阿狸,為了治好你的傷,本公子便是辛苦些、累些,都無所謂,只要能治好你的傷,公子一定會拼盡全力的。」

「走了,我們立刻去療傷!」

說完話,江寂塵還未等阿狸反應過來,已經一把抱起來,然後閃身進入噬毒珠碎片空間中的小庭院中。

阿狸根本沒想到自家公子如此猴急,直接抱起她。

婚迷不醒:男神寵妻成癮 這引來她一張嬌呼:「公子…….」

聲音柔媚如水,充滿了誘惑之力,讓人心中蕩漾起一種慾望之意。

「阿狸,這次由公子來服侍你可好?」

「不要…….公子,還是由阿狸來嘛!」

「什麼不要?阿狸,你現在傷員,一切都得聽從公子的安排。」

「可是…….公子,你不要舔那裡,好癢、好羞哦!」

「嗯,跟公子有什麼好害羞的,對了,公子舔得你舒服嗎?技術如何!」

「公子…….你……..讓阿狸好舒服…….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公子你這樣,阿狸沒法運轉《天狐心經》呀!」

「哦,那沒關係,一會再運轉吧,我們有大把時間呢。」

「啊……..」

……..

房間之中,傳來讓人臉紅的對話,最只剩下似快樂又似痛苦的嬌.吟聲,還有男人的喘息聲。

於是,這一夜便是在這樣聲音中,漸漸走遠,直至光明重現,新的一天來臨。

「公子,阿狸已經沒有力氣啦。」

雲床被窩裡,阿狸嬌媚的聲音響起,三根可愛、漂亮的狐尾翹出雲被外。

看起來,有一種慵懶嫵媚的絕代風情。

「那阿狸你就好好在這裡療傷休息,等你煉化完公子給你的精華后,公子再繼續為你療傷。」

江寂塵非常厚顏無恥地開口道。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公子……..你好壞,又在取笑阿狸了!」

阿狸害羞得躲進了雲被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