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時刻來了!」

「蕪,給我製造機會!!」

看著驀然翻湧的黃色岩元素之霧,青快速調動體內為數不多的血脈之力,雙手握緊分沙劍柄半蹲地上,全神貫注的盯著霧裡逐漸清晰的岩蜥掙扎身影。——失去了厚重岩層裝甲覆蓋后,裸露出來的岩蜥本體其實不過三丈大小,憑藉分沙劍的長度,已經能夠發出致命一擊。

「嗯!」

因為極度扭曲轉移爆錘力量,而雙臂肌肉撕裂的蕪,在嘗試著艱難活動一下酸軟的雙手后,便將武器往後一拋。腳掌猛然發力,調動體內消耗大半的血脈之護住雙掌,赤手空拳竄入逐漸稀薄的黃色岩霧內,向著最深處被堅韌網繩綁住四肢的岩蜥狂奔而去。

武技·寸掌!!

在蕪意念塑造下,僅剩的血脈之力在雙掌上凝出一枚枚血色圓珠,伴隨著蕪腳步極轉閃過岩蜥抽來的長尾后,狠狠印在其失去鱗甲覆蓋的頸脖之上。

嘭!嘭嘭嘭!……

憑藉靈巧的身形閃躲岩蜥那笨拙的反擊后,蕪雙掌化為幻影,瘋狂的擊打在岩蜥頸脖之上同一部位,將掌心血色圓球不斷透過堅韌皮膚打入其體內,而後聚成一體猛然爆發!

嚓!!!

只見奮力掙扎的岩蜥猛的一頓,而後布滿數層尖牙的嘴巴大張,一道混合著吸收肉糜的鮮紅蜥血狂噴而出,在空中形成一道血霧!

戰技·疾突刺!!

一直等待時機的青瞬息將體內凝聚的血脈之力灌注雙掌之上,同時一個旋身扭腰,手中厚重無鋒的分沙劍猛然激射而出,凝聚其全身力量狠狠灌入岩蜥張開的血盆大口之中,直入腦髓!!

一擊必殺!! 「呼哧!……呼哧!……該你了……禰!」

胸膛在劇烈起伏的青,喘著粗氣舔了舔乾澀發白的嘴唇,示意躲在一旁的小老頭上前,把那頭四肢還在細微抽搐的岩蜥處理掉。——與相對強韌的外部鱗甲相比,岩蜥體內真皮層下的那層特殊超能皮凱極度脆弱,需要專門的人士進行採集,才能保證陳功率。

因為超能要素所必要的完整性,皮凱一旦出現任何細微損傷,那這張蘊含岩蜥超能力場的皮層,便會直接失去所以有效力!

所以要素的收集,才是實質上狩獵岩蜥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來嘞!~」

看到終於有活幹了,躲在袁山身後沙丘背面的禰,才小心的探頭應答道,麻利的將自己工具包背在身後,一路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對這位絕不會參與任何正面衝突的小老頭來說,收集超能要素就是他在隊伍中的唯一價值,也是他用以保存性命,養活家小的絕活。

只見那頭原本小山般巨大的岩蜥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一頭大象大小的蜥蜴,正軟趴趴的癱躺在失去超能力場岩化后的鬆軟沙坑之內。

因為顱內增壓而暴突的渾濁雙眼,正無神的仰望天空,兩行紅白相間的血淚沿著獠牙滑落。而被生生剝去所有鱗片的黑色肌膚上,布滿嬰兒小嘴般大學的裂口,一道道血泉正瘋狂的『嗤嗤』冒出無數腥臭血液,將底下黃沙慢慢浸成一片泥沼。

「唔,消骨液……溶肌素……還有必不可少的手套!」

禰仔細當量著因為分沙劍抵住上下顎,而張開血盆大口將黑洞洞深邃喉管露出的岩蜥屍體,嘴裡不停念叨著,調整自己因為緊張而加速的心率。——只有最穩定的雙手,才能保證萬無一失的將這頭岩蜥的超能要素完美採集!

「開工!」

當禰從工具包中把各種藥劑掏出備用后,才仔細戴上一副肉色手套,小心的所有空氣擠出。才緩緩避開岩蜥那交錯的尖銳多重獠牙,將半個身子探入口腔之中摸索起來。——為了保證超能素材的完整性,禰必須通過岩蜥的口腔,不斷深入其身體內部將各種身體組織掏出,才能夠由內而外挖出一張百分之百無損的岩凱。

啪!啪!啪!

就在狩獵隊眾人收拾完戰場,打算各自找地方休息,平復體內躁動的血脈之力,並且處理身上或多或少的傷勢之時,一陣清脆的掌聲從沙丘頂端傳來。

只見袁山神色自得的緩步走下,在沙地上留下一串腳印後來到眾人面前,心中對於手下這群新隊員的表現還算滿意。——畢竟不以前那群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磨鍊出來頂尖的低階血脈戰士,身為一幫流亡者,能夠擁有這種實力已經算是非常亮眼了。

「很好!大傢伙辛苦了!」

「不過我們的休息時間只有一刻鐘,請大家抓緊時間好好休息!」

袁山根本沒看新隊員對於自己這番話的反應,自顧說完后便走到岩蜥屍體前,饒有興趣的觀看禰是如何工作。——岩蜥之王雖然體型是普通岩蜥的數十倍,但是其身體結構應該與普通岩蜥相差不大,通過現在這種類似於解剖的直面觀察,袁山便能夠大概確認蜥王的心室所在。

「嘿嘿,袁隊長你當心點,被這些污血沾染到就不好了。」

名門寵婚 利用藥劑將岩蜥顱骨軟化,把那些巨大獠牙一根根抽出的禰,回頭看到袁山那饒有興趣的神情,頓時心臟猛的漏了一拍,愣了一會才小心翼翼提醒道。——要知道處理屍體這種活其實比正面搏鬥更為考驗人的心智,而絕大部分狩獵者對於這種屠夫賣肉般的岩蜥素超能材毫採集過程無興趣,沒想到這個新來的隊長竟然如此與眾不同,看著這種血肉橫飛的場面似乎還津津有味?!

「沒事,你繼續忙,看你這架勢似乎一刻鐘的時間不夠?」

「要不要我們等你一會兒?」

看到因為自己的到來動作越發小心緩慢的禰,袁山不用眉頭輕皺,用帶著一絲冷意的語氣說道。——如果每一次採集岩蜥要素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那麼對於自己的極限壓榨潛力計劃,將會有很大的影響。

「啊?不不不!」

「袁隊長你放心!我一定會在規定時間內採集完!」

感受到一股莫名寒意的禰頓時渾身一個激靈,在語氣堅定的回答同時,體內血脈之力瘋狂涌動,正分割蜥肉筋腱的雙手立即化為風車般高速運轉。

在血脈之力的加持下,禰極速而準確的將岩蜥頭顱中所有血肉全部挖出,在短短几息之間,便只留下最堅硬的頭蓋骨用以支持分沙劍打開口腔之外,其餘部分包括白花花的腦漿已經全部清理完畢。

「呼哧……袁隊長!……我想……我們應該談談!」

在禰完全不顧岩蜥屍體內殘餘侵蝕能量腐蝕,頂著刺痛將身體直接爬入其中瘋狂清理內髒的時候。

休息一會回過氣的青,深吸一口氣後來到袁山面前,直視他那淡黃色的眼瞳說道。——這傢伙給的這麼丁點時間太少了!根本連將血脈之力恢復三層都不夠,更別說把大家身上受的傷復原了。

「談?!」

「哈哈,你們有什麼資格談?!」

「你們只需要聽從我的安排就好了,不然可別怪我狠心!」

環顧四周看著這群新隊員們臉上憤怒的神情,袁山臉上露出一股嘲弄哂笑,慢慢將懷中的超遠距離聯絡蟲石拿了出來。——只要有這個王牌在手,不愁這幫自以為是的蠢貨不聽話。

「還有,從今天起所有收穫的岩蜥素材和物資補充聯絡,全都統一交由我來保管控制,你們就不必去到補給點上繳了。」

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意外,袁山必須把所有資源握在手中,不給這些將憤怒隱藏心底的新手下搗亂的機會。——狩獵隊自身所攜帶的物資,大約能夠維持眾人在沙漠中生存一個星期,如果按照維生極限進行節約食用,更是能夠將時間延長至一個月。

而袁山所打算的,便是通過物資的配給加上自身實力的碾壓,在不發生人命的情況下,來操控分化這群狩獵者那脆弱的團結,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

「好吧……我知道了。」

看著袁山這幅欠揍模樣,青的怒火幾乎要從雙眼中噴出!

但是袁山手上那顆泛著紅芒,關係著自己族群生死存亡的聯絡蟲石出現后,青只能頹然一嘆,結束這無比憋屈的現實轉身離去,抓緊時間進行休整。

這個新隊長根本就是想要累死我們!!

其餘看到這一幕的隊員紛紛將憤怒與仇恨埋在心底,不再表露任何情緒,抓緊時間調息體內血脈之力,爭取在袁山所規定的時間內恢復到最佳狀態,以應對下一場挑戰。

「呼!呼!……馬上!……馬上就好了!」

當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快要接近最後時限的時候,一直利用血脈之力強撐著進行岩蜥屍體清理的禰,終於將這具房間大小的屍體幾乎完全掏空,只差最後尾部上的一節骨骼肌肉。

要素汲取劑!!

當禰奮力用酸軟的手臂將最後一塊蜥肉掏出后,顧不上喘息片刻,立即從身邊的工具包里掏出一支用了三分之一的紫色試劑,拔開塞子輕輕在只剩下一張超能皮層的岩蜥屍體上滴落幾滴。

嗞嗞嗞~

當晶瑩紫色藥劑滴入超能皮層的瞬間,一股青煙便快速冒氣擴散,整張皮層便猶如臨死掙扎的大蛇一般瘋狂扭動起來,在幾個呼吸間便快速收縮成一團不過拳頭大小的黒褐色小球。

「這就是岩蜥的超能要素——蜥凱?」

袁山仔細打量手中層層疊疊,完美將所有皺褶融合為美麗花紋的奇特小球,眼神中不由透出一種驚奇。——他還是第一次全方位的觀看超能要素的採集過程,完全無法想象這麼大的一張蜥皮,是如何變成一個小圓球的。 地下堡壘空間之中。

「警報!風蛹出現不明變異!警報!風蛹出現不明變異!……」

在位於角斗場中心區域,那圓形建築的內一個類似於金字塔的奇特建築頂端,一聲聲刺耳的警告聲,在這間鳥瞰整個角斗場區域的透明指揮室內迴響。——通過猶如根系般散布整個地下堡壘的傳聲管道,指揮室能夠第一時間收到來自任何區域出現的緊急事件反饋。

「冬!趕快給我去查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坐鎮整個地下堡壘的最強者,實力高達第四濃度的中階血脈戰士,雙肩上長著一對獸蝕蟲殼鼓包的蝗族男子笠,正神色凝重的仰頭眺從地下空間頂部通氣管道內,正不斷飄落的奇異黑色粉末,心中隱約籠罩一股不祥的預感。——這些粉末絕對不會,只是一種簡單的自然現象!

作為地下堡壘第十任鎮守者的笠,非常清楚以風蛹這種蟲獸的穩定性與使用壽命來說,先階段中絕不可能出現任何自然損壞。——造成這一切的只能人為了!

轟隆隆!!

就在笠神色不安的在指揮室內來回度步,焦急的等待手下回饋探查情況的時候,一股猛烈而短促的震顫迅速爆發,由地下堡壘四面八方向中心瘋狂傳遞。

在這股強大的地震下,整個地下堡壘都出現明顯的震感。

而那些用來連接地下空間的蟻道,更是在地震爆發的瞬間便毀於一旦,被落下的巨大沙化岩完全堵死,將地下堡壘完全變成五個分隔開來的單獨區域,並斷絕了其與外界的聯繫。

「該死!」

「敵襲!!啟用全體防禦措施! 部長夫人,請息怒 角斗場守衛隊全部著械!」

「將備用工程蟲獸全部喚醒,用最快時間將通往地面的通道給我挖出來!」

看著在腳底微顫中,那遠處地下空間邊壁上忽然掀起的大片煙塵。

笠再也無法保持鎮定,身形迅速一彈,化作一道黑影沖指揮室中部的巨大石台,伸出雙手握住那類似於船舵的鎖扣,用力扭轉起來。——這是控制整個地下堡壘所有防禦措施的開關,一旦將其開啟,便代表著地下空間遭遇了可怕的強敵,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緊急時刻!

看著敵人有備而來的架勢,笠非常確定這一次突發事件,絕對是某個強大勢力早有預謀的進攻,是一場想要將地下堡壘完全毀滅的可怕襲擊!

戰爭,開始了!!

鐺鐺鐺鐺!!

隨著警訊在地下線路管道中飛速傳遞,一聲聲尖銳的警報呼嘯,響徹整個地下空間,在密集的人群中激起大片恐慌。

「軍用蟲獸卵,啟用!」

面對這突發的警報,鎮守各大區域的分主管頓時神色一凜,攥緊手中的秘鑰,身形疾馳中與身邊的護衛飛速趕到管理中心的地下室,把鑲嵌與牆內的厚重石門用力推開。

汽!~

只見大片白色冷霧從石門內迅速蔓延,將門前穿著清涼的眾人凍得打了一個寒顫。——這是一間用於冷凍保存特殊蟲獸卵的存儲間,專門存放在調試卵殼中沉眠的特殊軍用蟲獸。

天價小嬌妻:總裁的33日索情 在冷庫中散布的藍色冰晶石散射熒光照映下,這間不大的存儲間中心地面上,正整齊擺放著數十枚與人等高的半透明蟲卵,而內里已經發育成熟、模樣猙獰的兇悍蟲獸,正緊閉雙眼安靜的沉睡其中,等待著被人喚醒。

「解凍液注射!」

「神經連接器植入開始!」

「喚醒劑注入!濃縮能量劑灌輸!」

……

在幾位身穿鮮紅大袍,身上綉著一隻金色飛天蝗蟲標誌的蟲獸調製師忙碌下,這群沉眠許久的強悍生物開始迅速恢復知覺,緩緩睜開了帶著三個瞳孔的奇異蟲眼。

嘩啦!

隨著蟲獸身體微微掙扎,包裹著它們的半透明蟲卵便立即破裂,在大片腥臭冷凍劑噴涌間,用強勁有力的蟲肢將強壯的蟲軀撐起,猛的展開收攏背部的兩對硬翅,讓空氣迅速將其體表那厚重的鬆軟幾丁質外殼氧化、變硬。

這是一群類似於鍬甲蟲與螳螂相結合的奇特蟲獸,擁有鍬甲蟲般的粗大雙顎和螳螂那鋒銳的雙刀,加上渾身覆蓋的厚重幾丁質蟲殼,是一頭不折不扣的可怕殺戮者。

螳車(ju)獸!

「蟲獸騎士全體升空,巡視整片區域,一旦發現任何人有異動,都給我殺無赦!」

「其餘人跟我來!」

在區域分管負責人示意下,一直跟在身後那些特意從部落軍團中借故辭退的戰士,紛紛熟練的翻身登上螳車(ju)獸背後,抽出神經連接器與其建立其精神鏈接。

看著這群擁有經驗豐富的鐵血軍人全部升空飛起,自由的分散巡邏后,區域分管負責人沒有過多插手指揮,轉而帶領剩餘的流亡者雇傭軍,前往指揮室旁邊的軍備庫。

作為昆族第一大勢力——蝗族所建立的秘密據點,就算只是一個在偏遠地區中不受重視的備用據點,其內里武備庫也是按照軍隊最低標準來建設。

在其中不但包括各式精良的武器鎧甲,甚至於連用於攻城的大範圍破壞武器——能晶爆彈也存儲了數百枚,完全足夠支持一場小型戰役的消耗。

當然,為了不將這座地下堡壘炸塌,這裡存藏的能晶爆彈只是最等的雜色品,但是其威力已經足夠粉碎在破壞範圍內的任何低階血脈戰士。

「小聰,你這是在幹什麼?!」

正美食廣場臨時拼湊的大餐桌上,駱大小姐正心情愉悅的細細品嘗在眼前堆成一座小山般的無數美食。在警報響起的瞬間,便猛然發現犬族護衛聰瘋狂的用力猛砸自己肚子,一直將剛剛咽下去的食物全都吐出來為止。——難道是吃得太多了?!

「小姐,你把這個戴上吧,現在情況有些不對!」

同樣被尖銳警報聲嚇了一跳的侍女繽,頓時神情一凜,收起了那副用於偽裝的天真可愛模樣,快速從懷中摸出一件雕刻著繁複花紋的碧綠手鐲,往駱大小姐手上套去。——這是一件利用超能素材結合各種稀有礦石,所打造的超能武裝。

一種能夠將超能素材生前超能力場完美再現的強力裝備。

而駱大小姐手中這件超能武裝更是提取至某頭獸王,威力高達第四濃度實力,應該能夠保證她在這場戰爭中的生命安全。

當看到天空中快速出現並在不斷巡遊的蟲獸空騎士后,侍女繽已然明白現在地下堡壘中發生了某些可怕的變化。

要知道,像螳車(ju)獸這種緊急孵化的軍用蟲獸,雖然擁有高達第三濃度的強悍實力,但是由於其生命極限,這種實力只是通過燃燒生命換來的。

故此,每一頭軍用蟲獸的使用時間都極其短暫。

如果不是極度危險的時刻,這個地下堡壘絕對不會將這壓箱底的寶貝使用出來!

系統第二寵妃 要知道這數十頭軍用蟲獸的價值,就已經頂得上蜥鎮一年的稅收!

更不用說那些成群結隊從熒光植被中破皮而出的寄生蟲獸,正飛快啃食寄生樹木,存儲能量進行變態蛻變,以轉化成更適應地面戰鬥的形態,應對將要出現的危機。

「這!……這!……」



小聰,我們快逃跑吧!」

看到眼前接連出現的如此可怕、噁心的情況,就算是不經世事的駱大小姐也感覺到不對勁,不由神色緊張的攥緊聰的衣角,語氣中充滿懊惱和后怕。——這些熒光植物為什麼會這麼恐怖!

一想到自己還打算講這些噁心的寄生熒光植物栽種在閨房之中,駱大小姐就有種汗毛豎起、不寒而慄的恐懼感。 「報告大總管,護衛隊全員已經全部武裝完畢,請下達指令。」

看著在角斗場中心那圓形廣場上整齊站立的堡壘護衛隊伍,感受那迎面而來的兇悍之氣,心頭髮慌的笠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將那股莫名的不安壓下。——只要有這群身經百戰的部落軍團戰士在,不說將那未知的來襲之敵擊潰,但起碼堅守堡壘,等待援軍應該能夠做到。

而且在地下堡壘之中儲藏了大量的生活物資,完全能夠滿足所有人生活半年之久,撐到最近的機動軍團來援完全沒有問題。——作為蝗族秘密搭建的覺得,自然不可能向地面上蜥鎮的駐守軍團求助,而是另外調派遠在草城附近巡遊的蝗族直屬機動大隊前來救援。

而這就需要地下堡壘在這群未知敵人的進攻下,整整撐上一個星期!

「出發!分散駐守各個箭堡,殺光來犯之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