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過駕天弓時候,慕雲霆甚至感受到,那一股深重而又古老的氣息。

苦海青燈內的黑虎驚呼起來「這乃是法器啊!居然是法器!雖然已經殘缺但這可是貨真價實的法器!」

「法器?」

黑虎娓娓道來「修鍊者所持物品各分為,凡道法靈四大級別,每一級別又分九品,估計這駕天弓肯定是在九品!」

黑豹卻道「只是這九品法器已經跌落為一品,不知道能發揮出多少實力來。」

慕雲霆問道「那有什麼辦法讓這神弓,恢復九品級別?」

「等你成為修鍊者,以自身道行時刻溫養就好了,不過這些對你來說都太早了。」

聽黑虎所言慕雲霆才感受到手中駕天弓的威力,這讓他更加確定北辰星上,曾經肯定有過一群強大的修士,只是現在他們去向成謎。

「可這駕天弓並沒有箭矢,要如何發動?」

「以自我之力或天地之力。」說到這裡黑虎,神情很是嚴肅鄭重「以你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強行發動兩箭。」

「那我開第三箭會怎樣?」

黑鸞又道「肉身爆炸,必死無疑!不過也有可以使用上等鐵質,替代自我之力與天地偉力。」

可以看得出來周石村長,將所有的希望都壓在了慕雲霆的身上,看著手握駕天弓的慕雲霆,很是感慨「遙遠的過去,太武真君肯定手握駕天弓,馳騁宇宙星空。」

山中獸吼已經是時時而來,只是眾人看著慕雲霆手持駕天弓而來,每一人都好似內心充滿信心。

黑色帷幕落下, 獨寵萌妃:蛇王太霸道 ,不見半點星光。


伴隨著黑夜山林深處的吼叫聲,似乎越來越兇殘,一時之間山裡塵土飛揚大地也開始震蕩起來。

慕雲霆心頭也是一緊,黑暗生物終於要出動了,「若是我只能勉強發動兩箭,那看來一定等所有的黑暗生物到來。」

大地越發晃動緊張心情,在太武村不斷的蔓延開來。

慕雲霆挺身而出,站在人群的最外圍,「看來今夜註定要嗜血,讓黑暗獸潮來得更加兇猛來了。」

東玄一神情傲然「慕小哥,我也要參戰!」

話音未落又見一位傷痕纍纍,卻器宇軒昂的男子走來。那是周溟之父周林,手握黑色戰斧「老子,也要為死去的族人報仇!」

「周林!」

看著負傷出戰的周林,老村長唯有一聲喝斥,卻不知要如何開口說話。

周林則很是豪邁的說道「放心吧!老子是不會死的!村長你還是準備好好酒吧!」

「吼!」

這一聲獸吼力道十足有破空之力,慕雲霆感受著大地的晃動,足下所在已經開始龜裂起來。

現在手握駕天弓,內心卻變得無比平靜起來,彷彿是在享受暴風雨來臨前的安靜。

獸吼不斷慕雲霆已經看見,在黑夜籠罩下那一個個飛馳的身影,那狂暴的眼神在夜色中。

渴望著鮮血渴望著殺戮,雲霆凝神眉目冷峻無比,背負起駕天弓鐵拳青筋暴起。

「黃金獅子吼!」

萬獸凶威迸發開來,與黑暗生物的殺戮正式拉開帷幕,只是誰是狩獵者?誰又是獵物? 伴隨著獸吼之聲,彷彿讓整個黑夜都沉淪下來,慕雲霆即將要面對一場血戰。

鎮定的神情平穩的呼吸,讓人難以想象眼前這神秘男子,內心意志到底是何其堅定。

太武村民看著慕雲霆背負古弓,橫刀立馬的英姿,無形當中已經多了一股信任感與安全感。

「看這架勢山中,黑暗生物數量應該是頗多。」慕雲霆小聲言道,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自己必須要與這些黑暗生物纏鬥,等待最好的時機才能夠發動駕天弓。

暴動在即東玄一趕了過來,眼神中充滿渴望,可在慕雲霆的凜厲眼神下,自然是不甘心的退步向後,這一片戰場還不屬於他。

「若是有機會,將來定與你並肩作戰!」

「好!」得到慕雲霆的肯定東玄一,自然也是喜上眉梢。

只是大地晃動的越發厲害,接連不斷的獸吼聲,充斥著千萬年的憤怒,在漫長的囚禁歲月中,這些嗜血的黑暗生物,註定要用殺戮回歸。

「轟!」

一聲渾音震蕩

慕雲霆身前大地已經是寸寸龜裂,鐵拳青筋如莽龍起伏,凶威拔地而起,讓這一片黑暗更加的混亂。

身後是太武村,面前是即將從大山深處湧出的黑暗生物,慕雲霆是整個太武村的希望,他是第一道防線也是最後一道防線。

「吼!」

由遠至近怒吼狂亂,疾速而來的黑暗之影,在夜幕下如風火而來,縱然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獠牙與利爪都是無比的滲人。

「來得好!」

夜幕之下從山林中一躍而出的黑暗生物,又是冷血兇殘,獠牙暴露開來,在嗜血的瞳孔內已經將慕雲霆當成獵物。

一頭黑暗惡狼徑直飛撲慕雲霆,就在眾人都偶緊張萬分的情況,只見慕雲霆單手伸出,五指瞬間化為牢獄,掌中充滿的無窮的厚重力量,只是與這樣一股黑暗力量相伴的卻是飄逸靈動的氣息。

「控鶴擒龍!」

待眾人回過神來只見,慕雲霆已經牢牢抓住黑暗惡狼,讓其不能動彈半分,擒拿著惡狼慕雲霆完全能夠感受到,來自大山深處的黑暗力量,絕對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商女難馴 看來,我們又有下酒菜了!」

東玄一看得愣神完全沒有想到,慕小哥居然會如此輕易滅殺,一頭如蠻牛個頭的惡狼,這一下子也讓緊張的村民,更是多了一絲信心與安全感。

「吼!」

戰鬥才剛剛開始而已,死了一頭黑暗惡狼,不過是血戰的前奏。

一瞬間

慕雲霆眼前就出現了一群黑暗生物,毒蟲猛獸各個兇悍,讓人完全不敢想象。慕雲霆也真正感受到,這些來自地獄的生物裹挾的黑暗力量。

「都來了嗎?」

儘管眼前已經是一群黑暗生物,可整座大山還在晃動當中,大山深處依舊能夠聽見的猛獸的嘶吼,每一人都動蕩人心,充滿著一股嗜殺的氣息。

「既然如此,就讓你們這些孽畜陪我練拳!」

萬獸凶威鋪蓋大地,慕雲霆四肢百骸上罡風四起,如同一架戰車馳騁在沙場之上,慕雲霆飛身沖入獸潮當中,鐵拳無情如神威大炮洞穿所有。

伴隨著憤怒與凄厲的獸吼聲,慕雲霆行走在其中,起手落掌之間就是血肉模糊,直接讓大地成血海。

面對黑暗生物的凌厲攻擊,慕雲霆只進不退,因為他的身後就是太武村。

帝屍肉身如精鋼澆築,縱然是面對獠牙也是完好無事。獸潮湧動當中,慕雲霆演練萬獸武學,每一招都是虎虎生威。

太武村一眾都由衷的感覺,慕雲霆實在太過強悍,堪比戰神更如妖孽,面對涌動如巨浪的黑暗獸潮,既然進退如入無人之境。

「慕小哥,實在是太強大了!」

此刻的慕雲霆註定要成為,東玄一所追求的高峰,更是心中憧憬的存在,如一座豐碑矗立在靈魂深處。

「給我死來!」

落雷如雨點紛紛不斷,讓諸多黑暗生物都遭受雷罰。

轉眼之間諸多的黑暗生物,都已經倒在了血泊當中,偌大無比的身軀都已經是血肉模糊。

「這怎麼可能?」在遠處看得真切的周林,完全都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畫面,如此之多的黑暗生物居然都已經死去,而且僅憑慕雲霆一人之力。

在周石一生歲月里唯有慕雲霆帶給他最多的驚訝,與黑暗生物相比起來,對方更是滔天血口的凶獸。

看著眼前染血的景象,周石撫須點頭道「當真是後生可畏,不知今日的他是否,如當初的太武真君。」

安靜下來了,慕雲霆的世界安靜下來了,卻無法平息心中的戾氣。

重生國民女神

而這個時候大山深處的獸吼聲完全停止下來,大地的晃動也消失不見,完全感受不到半點獸潮的徵兆。

「既然不想這麼快出場,那我就等你們這些孽畜出來。」

站立在血泊之上慕雲霆,感受著鮮血中的美好味道,腦海當中卻是冥想起來。

「來了!」

只見一頭一頭如獵犬大小的食金鼠飛馳而來,一口門牙堅硬而又鋒利,僅僅只要一頭就要喪命。

一泛眼功夫數量龐大的食金鼠擁擠過來,數量之多簡直不敢想象。

慕雲霆如同海上孤舟,完全被怒海波濤包圍,隨時都有覆海殞命的危險。

儘管如此慕雲霆已經沒有拿起駕天弓,而是擺起了太武十三式的姿勢。

周石心頭一驚「怎麼?難道他想要在生死邊緣參悟演練?」

「柳翠飛葉式!」

身如柳風搖擺飛轉鼠群當中,看似輕如飛葉卻鋒利堪比戰刀。一時之間黑暗當中揮發著生命綠光,只是在生機當中伴隨著死亡的影像。

「這怎麼可能?」

周石雖然一生都在演練太武十三式,可從來都沒有想到,其中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簡直讓人不敢想象。但讓周石不敢相信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著。

「盤龍困虎式!」

太武雄風流轉在獸潮當中,凌厲如雪霜折磨人世間。

儘管有數之不盡的食金鼠對慕雲霆群起而攻之,可在太武十三式之下,慕雲霆舉手投足里儼然成了天羅死牢。

僅僅只是兩招震駭的不僅僅是周石,更是整個太武村之人。周林已經是當場錯愕「如此男兒,將來的天地該有多廣闊?」

在震驚之後剩下的僅僅只是麻木,慕雲霆一鼓作氣演練完太武十三式,然而食金鼠的數量卻是有增無減,同樣其他的毒蟲猛獸也在陸陸續續的圍攏過來。

主意已定慕雲霆咬牙說道「既然如此,那隻要我來請你出來了。」

一手持弓一手拉弦,駕天弓神威之光劃破天宇,讓一切不詳不潔都殞命。

此情此景雙手緊握駕天弓的慕雲霆,彷彿感受到太武真君曾經留下的力量。

「喝!」

氣力涌動

霎時讓圍攻而來的黑暗生物止步不前,在太武神威之前,任何存在都不敢越雷池半步,這一次也是慕雲霆賭上一切的一箭。



周身力量都融入整個古弓當中,一把無形的箭矢漸漸成形起來。

「還是不夠!還是不夠!這樣的力量根本就不能全滅所有的黑暗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