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了一番,醫生給她開藥。 那白影落在院中,才看清是那身穿鑲花白色戰袍的古山,此時他白凈的上衣胸口處印有一片血紅,仿若一朵蝴蝶蘭!那散發在周身的土之靈力若隱若現,整個人的氣質比吃過爆元丹還要威嚴幾分,顯然已經真正踏入了武士境界。

「家主。」

古山這才注意到自己院落中竟然站著這麼多人,而且還發現了萬寶商會的楊婕,於是不解道:「楊姑娘也在?」

楊婕微笑道:「恭喜古山公子晉級武士。」

古山咧著嘴笑了笑,那一股莊嚴厚重的氣質被這犯賤的笑容給破壞的蕩然無存,漂浮在周圍的土之靈力也是瞬間消散。

他雖然可以將靈力化虛為實,但也只是初步領悟,所以在掌控方面還有些生疏,這一傻笑分神,靈力就無法穩固而潰散了。

「化虛為實,武士!「那些前來觀看的古家長老紛紛面露驚喜。這古山不但突破武士,還將靈力化虛為實,簡直是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其中最為高興的就當屬古蒼穹了,他想不到在古家三代的後輩中,竟然出現了一個只有在達到武師級后憑藉自身領悟,才能做到化虛為實的武者。而且,聽那楊婕所言,古木這小子好像也已經達到了將靈力化虛為實的地步。

這那是古蒼風所說的雙喜臨門,這簡直就是三喜!

痛會教我忘記你 古家嫡系將古山圍住,紛紛道喜。不過,他卻匆匆地應付了一下,在人群中粗略的瞟了瞟,這才發現古木並不在這裡,於是向著古蒼穹,道:「家主,我那古木堂弟呢?」他如今可以順利晉級武士,古木提供的爆元丹功不可沒,所以當他從房間出來,第一時間想到了小堂弟。

「他?」

古蒼穹正欲說話,去突然臉色一變,凝重的向著遠方看去,而同時古蒼風和在場的古家其他長老,也是紛紛將目光移了過去。

只看到,古家大院的上空。

無數細小的木系靈力呈繽紛之色在虛空不斷上升流轉,那細小靈力在升空之後,漸漸聚攏,形成一顆宛如實體般的蒼天大樹!

「這……「古蒼穹膛目結舌的愣在那裡,其他人也是一臉驚駭。

驀然上升的強大木系靈力合攏之後,就看到無數宛如繁星點點般的土系靈力在虛空出現。兩種不同的靈力起初互不干涉,不過在片刻之後卻詭異的融合在一起。

而後就見那原本還只是浮現出蒼樹輪廓的木系靈力,卻在一瞬間仿若植被一般伸出無數枝頭向著周圍延伸,同時那枝頭上更是出現了一片片近乎真實般的樹葉!

這一過程出現的很快,眾人頓時被這番用靈力構造出來的巨大樹木震撼的難以言喻!

「怎麼可能?」楊婕那嫵媚的面容上更是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土木雙融……相生相息!?」古蒼穹首先回過神來,駭然失色道,而那古蒼風更是張口結舌,雙手顫抖。

「古木!」

所有人在瞬間想起擅長運用木系靈力的少年,而且從那巨大樹影出現的下方,也正是古木所居住的地方。

「唰!」

古蒼穹身影一閃,消失在古山的院落之中。

而回過神的古家長老也是第一時間飛掠而去,古山和楊婕前後跟進,只留下了那些痴痴觀賞絢麗奇觀的古家嫡系。

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時化育,以成萬物!

這是五行真元訣的開篇。

古木初次聽到這種聲音是在穿越而來之後第一次運轉口訣時,第二次是在吸收黒木元被霸道的靈力險些爆體時。而這第三次卻是在試圖用木之真元溝通那虛空中土之靈力的時候。

和前兩次相同,每當這種亘古荒涼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他整個人就仿若置身在一個奇怪的世界之中。這裡虛無縹緲,幽暗無邊。周圍亦或者很遠,閃爍著諸多微弱的光點,似乎身處在銀河繁星之下。

浩瀚廣闊的地方,讓古木有著一種至高無上,唯我獨尊的感覺,就好像這片天地屬於自己,翻雲覆雨只在一念間。

神遊於此,古木心神格外清明,同時他能感受到一股木之真元在自己周身流轉,而後漸漸的向著四周擴散,所過之處,都會彌留下一點點的綠色光芒,為這幽暗無邊的世界點綴出一抹絢麗的色彩。

也不知過了多久,古木又發現了一股虛弱的土之元素從自己身上出現,然後隨著木之真元流逝的痕迹追逐而去,更是留下淡淡的土黃色光芒。

「土之真元?」

古木驀然醒悟,暗淡的雙眸恢復了意識,看著那些陳列在房間內的傢具。這才知道自己剛才又進入了奇怪的境界之中,於是不解的自語道:「咋回事?」

他只記得自己打算用木之真元去溝通古山散發出來的土系靈力,卻在一瞬間失去了意識,而後就進入奇怪的幻境中,在裡面看到一絲土之元素,卻在此時,又突然中斷回過神來。

古木無奈一笑,抱元守一,打算繼續衝擊武徒後期。

不過當他運轉體內真元的時候,卻感覺到丹田中竟然蘊含了一絲奇怪的靈力。這靈力存於丹田,處在一個旮旯位置,似乎由於太虛弱在那暗淡的一閃一閃,仿若風中的殘燭隨時有熄滅的可能。

「土之靈力?」古木失聲驚道。同時更讓他吃驚的是,此刻的實力竟已經達到了武徒後期,而且隱隱有了踏入武徒後期巔峰的可能。

「什麼情況?」古木不明所以,愣在哪裡。

只是一陣突然的神遊,然後就莫名其妙的突破了,而且丹田中又蘊含了一絲土之靈力,雖然這股土之靈力很微弱,也不是純正的土之真元,但這還是超乎了他的想象和理解!

「丹田中蘊含兩股不同的元素,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古木擔憂的想道。不過旋即右手在虛空一揮,但見一道實質般的木之真元出現,而那其中竟是參雜著少許的土黃色靈力。

看到土黃色的靈力和木之真元相輔相成,古木這才放下了心中的憂慮。喃喃自語道:「木和土乃相生屬性,兩者融合在一起,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不過,為什麼丹田中會憑空出現一股土之靈力?難道是因為自己剛剛動用木之真元溝通的結果?」

古木想不通,只好作罷,然後走出房屋,準備去找古山,因為在這之前他感覺到古山那磅礴的土之靈力湧入,看來是已經突破至武士了。

剛剛走出房屋,古木又是一臉獃滯的愣在當場。

只見那庭院外的花草竟然比自己閉關的時候更加旺盛,就連普通的雜草也似乎平地而起,竄升了將近兩寸高度。

看著周圍茂盛的植被,古木晃了晃腦袋,這才知道自己不是眼花。而後將目光移向那白纓樹,更是發現,原來萎靡不振的小樹苗,此刻竟是枝繁葉茂,綠葉蔥鬱,仿若重獲新生般。

「真是奇怪。」古木站在白纓樹下,感受撲面而來那生生不息的靈力,托著下巴費解道。

「嗖!」

正當他苦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但見那院落外直接飛掠一道人影。待得人影落下古木才看清,古蒼穹正錯愕的盯著自己,看上去比自己還要迷茫。

古蒼穹飛掠而至,非常的納悶,剛才巨大的靈力幻影只在虛空停留半刻,待得他一路趕來,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周圍磅礴的木之靈力也頓時收斂,若非親眼目睹,他還以為這都不曾發生過呢。

不過在見到古木武徒後期的實力,頓時震驚,道:「你突破了?」

古木沒想到自己剛一突破這家主就趕來了,而且還是一副很吃驚的表情,於是害羞的點了點頭,道:「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古木說的是實話,他的確是一不小心就晉陞了,而且不小心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情況。不過這話傳到古蒼穹耳朵里,那就又有一番意味了。

只看古蒼穹面容一抽,有些風中凌亂了。

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你說的也忒簡單了吧!

小境界提升難度雖然不比大境界,但他還從未聽說過,有一不小就突破的說法,而且這古木還是一副很欠揍的無辜表情!

這讓見識不凡的古家家主難以自持,差點沒衝過去揍古木一頓。不過最終還是理智佔了上風沒有動手,同時又想起一件事,於是他臉色一沉,道:「小子,聽說你可以把靈力化虛為實?」

「你是說這樣?」

古木右手一劃,頓時那劃過的半空中,浮現出一道道綠色的木之真元,漂浮在空中宛如一根根樹枝。

「嘶!」古蒼穹倒吸了一口氣。

身為武師後期巔峰,他一眼就看清古木靈力的虛實,果然如楊婕所說,此子已經可以將靈力化虛為實,而且從那輕描淡寫的動作來看,其對靈力的掌控遠非剛剛領悟化虛為實的古山可比!

這小子啥時候這麼彪悍了?而且突破的陣勢還如此之大!

古蒼穹難以理解,而緊跟其後的古蒼風幾位長老,也在剛剛踏入庭院,目睹古木那化虛為實的靈力,紛紛愣在那裡面面相覷。當然他們沒有聽到古木之前那句一不小心就突破了的話語,不然豈是愣神那麼簡單呢。

古山晉級在眾多古家長老眼中情有可原,而古木突破到武徒後期,並且可以將靈力化虛為實這就讓他們駭然失色了。

要知道,古木在兩個月前還是無法練武的廢物,而這短短時間不但後來居上,而且竟然可以將靈力化為實質,這絕對超乎所有人想象。

天才?

所有人直到此時才真正的明白,古木的崛起已是無法阻擋! 「喬小姐沒有大礙,只是軟組織挫傷而已,這兩天就會消腫的。」

慕靖西讓醫生退下,自己給喬安上了葯。

一手捏著她精緻的下巴,慕靖西低聲道,「真的不疼了么?」

「我騙厲清歡的,你也相信啊?」喬安撇撇嘴,抬手想要摸自己的臉,還沒觸碰到,就被一隻手扣住手腕,制止了。

慕靖西低嘆一聲,「以後再也不許拿自己以身試險了。」

「這叫舍不了孩子套不著狼。」

再說了,不裝得像一點,厲清歡又怎麼可能上鉤?

讓她自己招認自己的罪狀,豈不是更痛快?

喬安拿開他的手,「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來解決吧,我得回基地了。」

請假這麼多天,工程一直因為她而停滯不前。

心中愧疚得很,這段時間,她又得熬夜加班趕進度了。

「再休息兩天。」慕靖西不舍讓她就這麼回去,捧著她的臉,薄唇輕觸著她的臉蛋,「臉還沒消腫呢,再休息兩天再回基地,嗯?」

喬安嘴欠,問了一句,「捨不得我啊?」

「嗯,捨不得。」

喬安:「……」

瓜瓜,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你變了!

油嘴滑舌了!

喬安拿開他的手,覺得有些悶,她來到落地窗前,打開了窗,「我想去看小糯米。」

「把小糯米接回來住兩天吧。」

他也想女兒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兒還在陸胤家,就心裡膈應。

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認回女兒,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聽小糯米喊一聲爸爸?

想到這,慕靖西臉色黯然了幾分。

這一天,還很遙遠吧?

…………

「香水阿姨。」在大廳里跑來跑去,「你不要追著小糯米了好不好?」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糯米,已經累到不行了。

林沁兒端著一盤剛烤好的葡撻和小點心,追在她身後,想讓她嘗一嘗。

「小糯米,你吃一口,就一小口好不好?」林沁兒溫溫軟軟的勸著,「阿姨特意為你烤的。」

「不吃不吃,小糯米不吃。」

林沁兒停了下來,黯然傷神的看著托盤,「那好吧。」

小糯米也停了下來,爬到沙發上,整個人呈大字型的癱在沙發上。

陸萌迷迷瞪瞪的下樓,揉著眼睛:「沁兒姐,小糯米呢?」

「在這裡呢。」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一看,陸萌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趿拉著拖鞋跑過去,「小糯米,你怎麼了?」

「累。」

小糯米拿開戳著她臉蛋的那根手指,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怎麼累成這樣了?」

小糯米幽怨的睜開眼,鼓了鼓腮幫子,氣鼓鼓的,「香水阿姨老是追小糯米……」

「不是的,萌萌。我只是想讓小糯米嘗一嘗我做的點心,誰知道她不想吃,怎麼也不肯吃。」林沁兒解釋了一番。

陸萌一把抱起小糯米,捏著她的小臉蛋,「小糯米,你這就很不給面子啦。阿姨的勞動成果,想跟你分享一下,你也不願意么?」

小糯米小小聲的湊到陸萌耳邊,「可是……可是香水阿姨會搶走粑粑。」 今天對於古家,對於古蒼穹來說,是這輩子最為激動的時刻,因為他目睹了兩個後輩所展露出來的驚艷天賦,同時對於未來更是充滿了期待。

尤其是古木晉陞武徒後期所散發出來的木土靈力,這預示著,他很有可能是雙系武者!

五行五系,由五行演化產生的諸多靈系,在尚武大陸幾乎是所有武者必然接觸的武學,就諸如風、雷、冰等。這些武系自然可以有人領悟或同時擁有。而這種武者被稱為多靈武者。

尚武大陸分為內元,靈元,真元三種武者。

其內元多指武徒以下的入門級武者,因為無法徹底掌控靈力,故以內元而稱,同時也多為形容江湖中人。

靈元武者,包含甚廣,凡是踏入武徒境界多是如此,他們已經可以吸納天地靈力,所以被稱為靈元武者,而這一種武者在尚武大陸隨處可見,甚至連武聖級的武者也有可能是此類武者。

至於真元武者,那就是領悟了靈力之中的精髓,對某種靈力達到完美的理解和掌控,這種武者出現的概率頗低,不過凡是早早領悟真元的武者,在尚武大陸公認,其未來的成就不會太低。

而那所謂的多靈武者,則是靈元或真元武者中,有人再行領悟出其他不同的靈力。這種武者多出現在靈元武者之中,而真元武者卻極難出現,畢竟真元武者的誕生本來就非常罕見稀有。

當然,也不是說多靈武者就要比單一的靈元武者強,雖然擁有多種靈力,但所需要領悟的武道就是雙份乃至更多,在成長中自然無法和單系武者相提並論。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多靈武者在領悟力上肯定要高於單靈武者!

領悟力的強悍,決定晉陞的速度。

古蒼穹想到這裡,對古木短短時間晉級武徒後期就有些釋然了,如果古木以單係為主,憑藉這份超越常人的領悟力,其境界的提升必然快於其他人!

「看來要跟這小子好好談談,讓他做好取捨。」

古木坐在木椅上,看著前來拜訪的楊婕,笑道:「聽家主說,楊姑娘打算開一間丹藥坊?」

楊婕見得剛剛晉級的古木,美目中散發著淡淡的好奇,腦海中還不時浮現出剛才那般聲勢浩大雙系靈力湧現的畫面。

「是啊,丹藥的貨源由你們古家提供。」楊婕回神,嫣然一笑。

古木雙眸盯著楊婕看了一會兒,若有所思道:「你想幹什麼?「他此言讓得楊婕一怔,旋即見她美目一閃,笑道:「木公子此話何意?小女子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