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鋒卻是嘲笑一般對千年天蠶道:“你就派這些小傢伙來對付我,未免太不將我放在眼裏了。”話聲即落,手中一把丹藥飛撒而出。一瞬間,十幾道轟鳴響起,火光如炬,毒蛇的斷身殘軀四處飛散,慘不忍睹。

最前面的一層足足數百條毒蛇被炸成碎片,後面的毒蛇都是有些膽寒,再也不敢向前衝了。

那千年天蠶見此,仰天一陣嘶吼,似乎是極爲憤怒。

葉鋒見此,不禁搖了搖頭,道:“光吼有什麼用?你這笨拙的身子速度太慢,又不能攻擊。若不是你的防禦強悍,我一招就能秒殺你。”


那千年天蠶似乎聽懂了葉鋒的話,仰天嘶吼的充滿疙瘩的頭顱不斷擺動着,片刻之後,它的身子四周竟然伸出八隻蜘蛛一般的足有三米多長的腿來。

葉鋒見此,不禁大爲失色。原來這千年天蠶不是沒有腿,而是一直將腿藏在身子裏面。想到此,葉鋒雙手再拉出兩條火龍來,直接對着千年天蠶的腿轟去。嘴裏道:“我先轟斷你的腿,你就只能乖乖呆在那裏任我宰割。”

但這一次葉鋒想錯了。

他的兩條火龍發出,速度雖然極快,但千年天蠶的速度更是變態,直接向空中一躍,高高躍起,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着葉鋒飛撲過來。一躍十米,再一躍已然撲到了葉鋒面前,兩條尖如長矛一般的長腿透過鋼甲羽衣,狠狠扎進了葉鋒的肩膀。直接將葉鋒釘在了地上。

這一瞬間,除了劇烈的疼痛之外,葉鋒腦海中也是一陣眩暈。他明白,這是千年天蠶在他身上注入了毒液。

此時千鈞一髮之時,葉鋒來不及多想,丹田之中火龍狂舞,瞬間分化出五道粗大的火能。這五道火能呈圓環形擴散出來,形成一圈墨綠色的衝擊波,挾帶着龐大的勢道向四周擴散。

千年天蠶在這龐大的衝擊波下,直接被轟飛出五十米之外,背朝地面翻倒在地,竟然爬不起來。八隻長腿在空中亂舞。它嘴裏不斷嘶叫着,頭顱瘋狂甩動。

周圍許多毒蛇早已被葉鋒的至尊咆哮轟成了漫天血肉灑落下來。其他的離得遠的毒蛇,此時聽到千年天蠶的嘶叫,都向千年天蠶爬了過去,看樣子似乎要將千年天蠶翻過來。

葉鋒忍着肩膀處的劇痛,用火能壓制着千年天蠶的毒性,爬起來就向着洞外奔去。

千年天蠶眼見葉鋒逃走,喉嚨中的嘶吼聲更加淒厲,口中不斷有黑色液體噴出來。凡是碰到這種液體的毒蛇,都在片刻之間化爲膿水。

片刻之後,千年天蠶終於被毒蛇們翻了過來。它大怒不止,口中隨意撕咬着那些毒蛇,那些毒蛇則戰戰兢兢匍匐在地,一動也不敢動,任它撕咬。

葉鋒從千年天蠶的洞穴脫身,腳步如車輪一般飛轉,快速逃了出來。那千年天蠶的速度和防禦都太過變態,他沒有辦法擊破千年天蠶的防禦,也沒有辦法快過千年天蠶的速度,就只能任千年天蠶宰割。所以只能逃出來。

此時在洞口,靈兒見葉鋒奔了出來,肩膀上兩個指頭粗細的窟窿中黑血不斷涌出,她忙上前來,扶着葉鋒,說道:“你受傷了。”

葉鋒苦笑了一下,道:“傷勢倒不礙事,主要是中毒了。”

此時在他的感知中,千年天蠶注入他體內的毒液正在侵蝕着他的內臟。他分出一部分火能壓制住毒液,才能勉強減緩侵蝕的速度。

葉鋒微微考慮了一下,對靈兒道:“千年天蠶的速度太快,而且主要是防禦太強,如果有辦法攻破它的防禦,也許我就能殺了它。”

靈兒一雙大眼睛看着葉鋒,思考了片刻,道:“我也沒辦法,我們先回去,想到辦法再來。”

葉鋒點點頭,道:“只能這樣了。”當即與靈兒一起向着地火所在的洞穴中行去。

回到地火洞穴,那團拳頭大小的地火正在半空中幽幽地飄浮着,就像是一團鬼火。

葉鋒在地火的光芒下,坐在那個血色骷髏所形成的光球旁邊,一邊吸收着那濃郁的火能用來壓制體內的毒性,一邊用木系靈火爲自己療傷,一邊想着辦法。

靈兒則在一邊有些抱歉地看着葉鋒,皺着眉頭,眼睛不時瞟一眼旁邊漂浮着的地火。說實話,此時她已經想要將地火給葉鋒讓葉鋒吸收了,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壓制千年天蠶的毒性。但是她現在還不能,因爲殺千年天蠶,這是對葉鋒的考驗,只有殺了千年天蠶,才能證明葉鋒擁有控制地火的能力。否則就算是將地火給葉鋒,葉鋒也不一定能夠控制。當然,這一切並不是靈兒想到的,而是另一個人吩咐靈兒的。至於那個人是誰,靈兒不會告訴葉鋒,以葉鋒現在的實力,也沒必要知道。

與此同時,在骷髏教中,骷髏教主古靈已經去了落炎城中,去遊說帝國皇室與靈元帝國開戰。當然,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沒什麼難度。一直以來,靈蹟帝國就與靈元帝國不和,尤其是最近十年,邊界上更是摩擦不斷。而且靈蹟帝國早就有吞併靈元帝國,稱霸大陸之心,只是因爲靈元帝國實力太強纔沒有動手。而現在如果有了骷髏教這個強力助力加入,靈蹟帝國將會實力大漲。而且古靈所控制的可不光是骷髏教,還有天下第一大宗派火道宗的全部實力。如此龐大的實力,想要攻佔靈元帝國,可以說是手到擒來。

別的不說,就光說王階丹師,靈元帝國只有火雲大師一人。而在靈蹟帝國,除了古靈之外,還有骷髏教的五位長老都是王階丹師。這樣的實力,如果發起狠來,足以踏平數座城市。有了他們加入,這場將要發生的戰爭,定然會是靈蹟帝國取得勝利。

在古靈離開骷髏教時,風使者炎接到一個任務,聯絡各地的骷髏教徒,在火雲山下集結。

炎出了骷髏教,直接去了火道宗,來到蘭系,找到了龍陽天。


以她骷髏教風使者的身份,自然是知道葉鋒與龍陽天的關係,此時她來這裏,就是爲了告訴龍陽天,快點離開靈蹟帝國。骷髏教早就知道龍陽天的身份,如果戰爭爆發,龍陽天這個靈元帝國人定然會被當作奸細處死。

而龍陽天一邊驚異於風使者就是葉鋒當初苦苦尋找的炎,另一邊在聽了炎說葉鋒掉入火井之後,卻搖着頭道:“骷髏教殺我兄弟,我怎能就這樣放過骷髏教?我要留下來,這裏還有其他事需要我做。”

炎見龍陽天如此倔強,也就不再勸龍陽天。畢竟她與龍陽天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她來通知龍陽天,只是因爲葉鋒的緣故,盡到心而已。既然龍陽天不聽,她也不再多勸,對龍陽天說了一聲“好自爲知”,便要離開。

龍陽天卻叫住炎道:“你有沒有骷髏教的令牌什麼的?”

炎微微一怔,搖了搖頭道:“骷髏教一向沒有令牌,全憑面具的顏色來辨別身份地位。”說到這裏,卻似乎是微微考慮了一下,拿出一個龍眼大小的珠子來,道:“如果你是要在骷髏教大舉出動老巢空虛時一舉端了他們的老巢,也許這個會有用。”

龍陽天接過珠子,仔細看了看,然後揣入懷中,道聲:“謝了。”

炎只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便向着山下行去。半個月間,直接向着靈蹟帝國與靈元帝國邊界而去。以她骷髏教風使者的身份,輕而易舉便離了邊境,向着靈元帝國而去。

且說葉鋒在火雲山山腹的火井之下的洞穴中,一邊修煉,一邊思考着如何對付那千年天蠶。有一刻,他突然想到,在至尊丹藥之中,有着御毒丹,丹藥的材料就是百年天蠶絲,其中應該有着對百年天蠶的介紹。雖然說現在要對付的是千年天蠶,但應該能找到辦法。

想到此,葉鋒從掛墜之中將那頁翻卷了的書角,泛黃的《至尊丹藥》拿了出來。在第一頁上,是七星靈草,第二頁上,是玄背靈鳥羽毛,第三頁上,便是百年天蠶。這三種材料剛好能合成御毒丹的藥方。

葉鋒翻到第三頁上,只見上面寫道:百年天蠶,地底而生,其性最毒,防禦強悍。其絲可用作御毒丹材料。其天敵爲玄背靈鳥。玄背靈鳥任何部位,都可以輕而易舉傷害到百年天蠶。

看到最後一句,葉鋒突然心中一動。原來百年天蠶的天敵就是玄背靈鳥。自己的戒指之中就有着玄背靈鳥的羽毛,也許用這東西可以想到辦法。

想到此,葉鋒從戒指中拿出一根玄背靈鳥的羽毛,仔細看了片刻之後,突然眼中一亮,心中一動。也許這樣真的可以傷到千年天蠶。 葉鋒先從掛墜之中拿出一百多根玄背靈鳥的羽毛來。玄背靈鳥的羽毛入手極爲堅韌,就像是一根根箭一般。他將這些羽毛用力掰碎成極爲細小的碎片,堆放在一邊。然後靈魂之力一掃,從戒指中拿出一些藥材來。這些藥材都是葉鋒平日收集的極爲珍稀的藥材,每一株都是數萬輛銀子才能買到的。但此時爲了對付那千年天蠶,也顧不得了。

接着葉鋒將那三孔丹爐調了出來,木系靈火緩緩涌動,在手上浮現出來。

當木系靈火出現的那一刻,奇怪的事發生了。那正在五米之外懸浮着的地火,竟然微微下降了高度,就像是向木系靈火朝拜一般。

葉鋒看到這奇異的一幕,也不禁微微心動。地火乃是四方聖火之一,連地火都要對木系靈火進行朝拜,由此可見,木系靈火達的等級比地火還要更高一層。這也讓他更增加了吸收地火的信心。

手中那一團木系靈火投入到丹爐之中,便開始了煉製丹藥。先將幾株具有強大爆發力的藥材投入丹爐之中,靈魂之力包裹着這些藥材,緩緩將其煉化爲液體和粉末。然後將一邊的羽毛碎片拿了十多片投入丹爐之中。

靈魂之力包裹着這些羽毛碎片,絲毫不能讓火焰燒灼到。將這些羽毛碎片先緩緩與那些材料的粉末混合到一起,然後再同那些液體混合起來。這些液體與粉末都是極不穩定的,隨時都可能發生爆炸。葉鋒小心翼翼地用靈魂之力將它們混合起來,液體被包裹到裏面,外面用粉末包裹,最後經過木系靈火微微的煅燒,便形成了一枚渾圓的丹藥。

靈兒在一邊好奇地看着葉鋒的煉製過程,不時撫摸着小怪的身體。當葉鋒煉製成功之後,靈兒奇怪地問道:“這是什麼東西啊?”

葉鋒微微一笑,道:“好玩的。”

靈兒聽此,一雙明亮的大眼裏閃着興奮的光,道:“真的嗎?我也要玩,我也要玩!”那種急切的模樣就像是一個看到了自己久已注意卻得不到到玩具。

葉鋒仍是微微一笑,將那第一枚丹藥收起來,接着開始煉製第二枚丹藥。一邊煉製一邊對靈兒道:“這是給那蟲子玩的,你不能玩。”

靈兒不滿地撅起了嘴,賭氣地看着葉鋒,道:“爲什麼給那隻壞蟲子玩,不給我玩?”

葉鋒心中暗自好笑,這靈兒雖然活了有億萬年了,但因爲從未同人類接觸過,性格單純得就像一個孩子一般,真與她的年齡太不相符了。想到此,他對靈兒道:“靈兒乖,等我打跑了蟲子,再給你好玩的。”一邊說一邊繼續煉製着丹藥。

這些丹藥雖然爆炸力極爲恐怖,但卻只是凡階丹藥,對於葉鋒這個靈魂之力遠遠超過王階的人階丹師來說,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便煉製成功。

爲了以防萬一,葉鋒足足煉製了五十多枚丹藥,將自己庫存的適合煉製地獄雷火丹的藥材都用光了,這才罷手。

雖然只是凡階丹藥,但由於數量太多,光煉製這些丹藥,就花去了葉鋒五天的時間。其間光恢復靈魂之力都用了兩天。在這五天之中,葉鋒體內的千年天蠶毒已經擴大,他身體的三分之一都已經被千年天蠶毒所佔據。他只得拼命用火能抵制着這些毒性,同時用木系靈火對這些被毒液侵蝕的地方進行着治療。

也多虧了木系靈火強悍的治療效果,才讓葉鋒才能將千年天蠶的毒性壓制到如此緩慢。否則換任何一個其他與葉鋒同級的丹師來,恐怕早已死了好多天了。


當所有的丹藥都煉製好之後,葉鋒又用了兩天來恢復靈魂之力和火能,將狀態調整到最佳,然後才向着千年天蠶所在的洞穴走去。

仍然像上次一樣,靈兒將葉鋒送到洞口,就在那裏等着,葉鋒與小怪一齊進入洞中。

但與上一次不一樣的是,這一次葉鋒進入洞中不久,就發現了有毒蛇在洞壁之上蜿蜒。而且越往裏走,毒蛇越多。似乎是經過上一次,千年天蠶加強了洞中的防禦。

那些毒蛇見到葉鋒進入洞中,有一部分快速向着洞深處游去。而更多的則是在葉鋒前面停了下來,形成一道由千百條毒蛇組成的防線,對葉鋒蛇視眈眈。

葉鋒面對這千百條毒蛇,絲毫沒有懼色,只是淡淡一笑,身上一層墨綠色的火焰覆蓋。然後直接向着前面行去。

那千百條毒蛇眼見葉鋒如一個墨綠色的火人一般行了過來,都是驚恐地向着兩旁分開。葉鋒身上火焰的高溫讓它們根本不敢上前一步。

當葉鋒經過之後,它們才又形成一道防線,將葉鋒的退路封死。

葉鋒卻對此毫不理會,緩緩向前行去。行了不到百米,便見遠處的黑暗中有着幽綠色的光芒閃爍,片刻之間,已經來到自己身前不足二十米外。那正是千年天蠶。

此時千年天蠶八隻腳撐着地面,就像蜘蛛一般。它碩大的佈滿疙瘩的頭顱上的兩隻拳頭大小的眼睛緊緊地盯着葉鋒,嘴裏不斷髮出嘶吼之聲,卻沒有上前一步。千年天蠶的智力已經與人類不相上下,它此時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

雖然它對於眼前這膽敢闖入它領地的生物極度痛恨,但這生物在上次被自己所傷之後,既然敢再次闖入自己的領地,顯然是有着一些本事。

想到此,千年天蠶一動不動,靜靜地觀察着葉鋒。

而葉鋒也是一動不動,在蛇羣的包圍之中,靜靜地看着千年天蠶,他在等待,等待機會。如果他此時就這樣向着千年天蠶甩出那地獄雷火丹,以千年天蠶的速度定然能逃開。所以必須要等待。

這一人一獸就這樣靜靜地注視着對方。周圍的蛇羣也在此時停止了蠕動,一動不動地盯着葉鋒。

許久,終於是千年天蠶先忍不住了,它口裏發出恐怖的嘶吼聲,一躍之下,已經到了葉鋒十米之外,再一次躍起,就向着葉鋒飛撲而下。

葉鋒心中一動,暗自說道:就是現在。

他手中抓出五枚地獄雷火丹,向着千年天蠶甩去,然後身形暴退出十米之外。

千年天蠶身在空中,無法變向,那五枚地獄雷火丹結結實實地砸在它身上。

轟……

接連五聲巨響,火光綻放,羽片飛濺……

連續五聲巨大的轟鳴傳來,伴隨着轟鳴,五團墨綠色的火光在千年天蠶身上綻放。

在這五枚被葉鋒稱作地獄火羽丹的轟炸之下,千年天蠶那三米多長的龐大身軀直接被轟出了三十多米,腹部一片綠色血肉模糊,釋放着難聞的腥臭氣味,看起來慘不忍睹。

葉鋒本來在扔出了那五枚地獄火羽丹之後,暴然退出五米,雙拳緊緊地握了起來,大氣也不敢出。說實話,他此次心中也有些忐忑,他只是根據那本真實性還有待觀察的《至尊丹藥》中所說的,用玄背靈鳥的羽毛煉製出了地獄火羽丹,卻沒想到這地獄火羽丹對上防禦力強悍的千年天蠶,效果竟然是出奇得好。

葉鋒周圍的那些毒蛇見到千年天蠶被炸得悽慘模樣,都慌忙四散逃逸,只是片刻之間,那本來成百上千的毒蛇竟然一條也見不到了,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千年天蠶趴在地上,嘴裏不斷傳出嘶吼聲,聽起來極爲恐怖。八隻足有五米多長的腿不斷揮舞着,雙眼怨毒地盯着葉鋒。

葉鋒看着三十米之外的千年天蠶,嘴角微微掛着一絲冷笑,道:“現在該是任我宰割的時候了吧。”說着緩緩向前行了幾步,右手彈出兩枚地獄火羽丹向着千年天蠶飛去。

但就在此時,千年天蠶那生滿觸鬚的嘴一張,噴出一道黑色的手指粗細的絲線來。那道黑色絲線在空中悄無聲息快速飛行,直接撞上了一枚丹藥,丹藥瞬間炸開,同時也引爆了另外一枚丹藥。

葉鋒眼見兩枚丹藥對於千年天蠶來說竟然沒有絲毫作用,心中也是暗自一驚,當下微微一沉吟,眼裏閃過清冷的光芒,靈魂之力收縮,引導着數百道頭髮絲一般細小的墨綠色火焰先向兩側遊走,游到洞壁上,沿着洞壁遊走到洞頂之上,然後緩緩向着千年天蠶的頭頂而去。在這個過程中,他始終用一部分靈魂之力包裹着這些火焰,防止這些火焰的溫度泄露出去。

與此同時,他也是不斷地一枚一枚向着千年天蠶拋出丹藥。

那千年天蠶此時似乎對於葉鋒的伎倆已經摸清了,在吐出黑色的絲線攔截丹藥的時候,已經有了仁力吐出絲線來攻擊葉鋒。它吐出絲線的動作極快,絲線在空中飛行時,竟然帶出了尖銳的嘯聲。多虧葉鋒離它有三十多米,纔不至於被擊中。如果再近一些,達到二十米,以葉鋒的速度,根本就躲不開它的攻擊。

千年天蠶見蠶絲對葉鋒似乎有作用,當即來了精神,拳頭大的雙眼之中充滿狠毒,緩緩向着葉鋒逼近。它不敢速度太快,怕葉鋒的地獄火羽丹。

葉鋒嘴角掛起一絲不可察覺的冷笑,緩緩向後退着。他退出了二十米,那千年天蠶也前行了二十米。此時葉鋒靈魂之力控制着那上百道細小的火焰,已然到了千年天蠶身後的洞頂。他繼續控制着這些火焰悄悄從洞壁上溜下來,然後在千年天蠶身後五米處匯聚。

這事說來容易,但真要做到就極爲困難。要控制上百條細小的火絲,必須要靈魂之力極爲強大。這一點不要說一般的人階丹師了,就是王階丹師來了,也做不到,因爲他們根本沒有葉鋒那變態的靈魂之力。

其次就是要有極爲出色的控火能力。在這一點上,火老的炎龍拳無疑是天下無雙的。導火之法不但讓葉鋒的靈魂之力大大節省,也讓火焰就像是葉鋒的孩子一般聽話。當然,除了叛逆期的孩子。

一分多鐘後,一條長達一米,手臂粗細的墨綠色火龍已然匯聚而成。這一刻,葉鋒雙眼微眯,手中連續三枚地獄火羽丹隔開三米,同時彈了出去。靈魂之力控制着千年天蠶身後的火龍也直接向着千年天蠶已經被炸開外殼的腹部襲去。

這一下前後夾擊,出人意料,千年天蠶要是躲開前面,後面就要被火龍襲擊。若是隻顧後面,前面那地獄火羽丹他更承受不起。

眼見前後都有東西襲來,千年天蠶大吃一驚,猛然向空中跳出。

它的速度極快,葉鋒幾乎只看到黑影一閃,它便跳到了空中。躲開了下面的兩枚丹藥。

但無奈葉鋒早已將方位算好,第三枚丹藥剛好狠狠砸在它的頭上。

轟——

一聲巨響,一朵墨綠色的火光在千年天蠶頭上綻放開來。巨大的力量直接將千年天蠶轟出十多米外。地獄火羽丹中的羽毛碎片狠狠擊中千年天蠶的頭,那佈滿疙瘩的頭上此時佈滿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血洞,一股股綠色的血液噴涌出來。

葉鋒卻並不停手,乘勝追擊,墨綠色的火龍幾乎是帶着呼嘯之聲狠狠向着千年天蠶受傷的腹部襲去。

轟——

又一聲巨響,墨綠色的火龍直接轟中了千年天蠶的腹部,隨着墨綠色的火光,千年天蠶腹部血肉飛濺,旁邊的洞壁之上瞬間被一層血肉糊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