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過話後,趙二彪三個人便離開了。林子軒看着三個人的背影高興的笑着,特別的高興。

林子軒滿臉笑容的回到了病房中,而剛剛一進到病房中,林子軒的大鬍子爸爸便對着林子軒很不滿意的說道:“兒子,你說說你,你交的這都是什麼朋友呀!也太不靠譜了!怎麼身邊的好女孩兒都被他搶走了,你說你也是的,怎麼下手總是比別人晚呢!”

林子軒朝着自己的大鬍子爸爸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見林子軒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林子軒的漂亮媽媽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兒子,你爸說的對呀!”

林子軒沒有去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對着自己的父母說道:“爸,媽,剛纔說的藉口怎麼樣?說你們受傷是因爲被吃醋打架受的傷!”

聽到林子軒這樣一說,林子軒的大鬍子爸爸哈哈一笑說道:“雖然在感情方面你遲鈍了一點,可是,在這方面還是不賴!不過•••••”

林子軒大鬍子爸爸的話還沒有說完,林子軒的漂亮媽媽便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不過,兒子,我們兩個是因爲和公羊動手受的傷,雖然現在瞞過了趙二彪,可是,以公羊和韓若冰的關係,韓若冰會不會知道這件事並把這件事告訴趙二彪,暴露了咱們的身份!”

聽到自己的媽媽這樣說話,林子軒信心滿滿的說道:“這個問題你們就放心吧!現在韓若冰恐怕是連見都不想見趙二彪!”

見自己的兒子這樣信心滿滿的,大鬍子對着林子軒問道:“兒子,你就這麼有自信?”

“當然了,你沒看見孫莫愁懷孕了嘛!在這之前,韓若冰已經漸漸的喜歡上了趙二彪了,事情對我們非常的不利,可是,現在孫莫愁壞了趙二彪的孩子,韓若冰心中埋怨趙二彪還來不及呢!”

“兒子,你確定孫莫愁真的懷孕了!?”

“當然了,剛纔是他們親口告訴我的,絕對錯不了的!”

見林子軒這樣說話,林子軒的父母俱都是爲之一喜。

林子軒的大鬍子看着林子軒的漂亮媽媽言語激動的說道:“孩兒他媽,太好了,咱們門又見到希望了!”

“是呀!太好了!兒子,你繼續圍在趙二彪的身邊,一定要把他爭取過來!” 趙二彪三個人從醫院出來後便各自離開了,趙二彪和孫莫愁回“公司”去了,米豔則回去上班去了。

趙二彪和孫莫愁兩個人在回家的路上買了一大堆的東西,都是給孫莫愁用的,雖然孫莫愁一個勁兒的說不用,可是,趙二彪卻買個不停,總害怕落下了什麼必須的東西,而看着趙二彪忙忙碌碌的身影,孫莫愁的笑容就沒有從臉上下去過。

拿着一大堆東西在回家的車上,趙二彪還不斷的詢問孫莫愁可能少什麼東西。

“不少!不少!什麼都不少!”孫莫愁對着趙二彪擺手說道,滿臉幸福的樣子。

“莫愁,你再好好想想,到底少不少什麼東西,你現在要用的,懷孕的事情我實在沒有經驗!”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嬌嗔的埋怨說道:“就好像是我有什麼經驗似的!我不也是第一次懷孕嘛!”

“對!對!對!”

孫莫愁一邊笑着一邊從一大堆東西里面拿出了一個奶瓶,然後看着趙二彪說道:“二彪,雖然我沒有什麼經驗!可是,我知道這個東西一時半會應該還用不上吧!”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道:“這叫提前做好準備!反正早晚會用得上的!奶瓶嘛!”

“這個我都有了!而且,我有兩個呢!每個都不比這個容量小!”

“你什麼時候買的呀?我怎麼不知道?”趙二彪莫名其妙的看着孫莫愁問道。

“哎呦,你好笨呀!”一邊這樣對着趙二彪輕聲的埋怨着,孫莫愁一邊微微的低下頭看了看。

“哦••••••明白了••••••明白了••••••母乳餵養好••••••好••••••”趙二彪一邊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偷笑的司機一邊支支吾吾的說道。


不知道爲什麼,趙二彪總是覺得司機在偷偷的取笑自己,跟孫莫愁再說起話來也特別的不自在,在心中默默的感嘆了孫莫愁的二貨本質後,趙二彪開始和實際搭訕起來。

“師傅,開出租車很賺錢吧?”

聽到趙二彪這樣和自己說話,司機朝着後視鏡的趙二彪哈哈一笑說道:“還可以吧!你媳婦懷孕了?”

司機含糊的回答了趙二彪的問題後對着趙二彪反問道。

聽到司機這樣說話,趙二彪笑着看了看一旁的孫莫愁一眼。

“是呀!是呀!沒有經驗呀!”

“你媳婦長的挺漂亮的,你們的孩子也一定漂亮!哈哈••••••”

“哈哈••••••”

趙二彪哈哈的笑了笑後沒有再說什麼。

孫莫愁輕輕的碰了碰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問你一件事兒!”

“莫愁,你問吧!”

趙二彪輕輕的攥着孫莫愁的手,言語輕柔。

“剛剛你在醫院說給我補辦一個婚禮是不是真的?”

趙二彪在孫莫愁的鼻頭上輕輕的颳了一下道:“當然是真的了,我一定要給你補辦一個婚禮,到時候咱們兩個再把結婚證給領了!第一天領證,咱們第二天就辦婚禮!”

聽到趙二彪和孫莫愁兩個人的談話,司機搖了搖頭。

“二彪,咱們把證領了,到時候讓孩子順利出生就可以了,不用補辦婚禮了吧!”

聽到孫莫愁決絕了所有女孩兒都向往的婚禮,趙二彪感覺到有些錯愕。

“爲什麼呀?莫愁,你爲什麼不要婚禮呀?”

看着有些錯愕的趙二彪,孫莫愁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一種是拿肚子裏的孩子做人質威脅你的感覺,你對我越好我就感覺我的心中愧疚感越強,總覺得自己是一個••••••”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擡起手來輕輕的捂住了孫莫愁的嘴。

“莫愁,你瞎說什麼呢!你記住,你沒有對不起我,也不用感到愧疚,相反我倒是應該感謝你,感謝你即將爲我帶來了一個小生命!”

“二彪,謝謝你!”

爲了不讓孫莫愁再說出什麼愧疚之類的話,趙二彪趕快將話題轉移到了實際那裏。

“師傅,你是哪個公司的呀?”

“我是杜磊司的老闆杜磊手下的那個公司••••••”

聽到司機這樣說話,趙二彪微微的吃了一驚,同時下意識的朝着孫莫愁挪了挪。

趙二彪這樣的文化好像將司機的話匣子給打開了,司機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兄弟,剛剛你問我開出租的收入怎麼樣,我告訴你,我們開出租的還不一樣,要是進對了公司,我們不僅掙得錢多,地位也比一般的小公司高,可是,要是進錯了公司可就••••••哈哈••••••”

“也對••••••也對••••••杜磊勢力可不小••••••”


“那可不是嘛!就前兩天,有人和我們公司的司機搶活還被我們的人給打了,我們老闆勢力大,打人也就打了,什麼事兒也沒有!”

“勢力不小•••••勢力不小••••••”

“我跟你說,兄弟,前兩天就在前面我們還把一個小子給打了,就是別的公司的,好像距離你要去的那個地方不太遠!”

“這樣呀••••••”

又向前開了一會兒後,司機對着趙二彪問道:“兄弟,在什麼位置停呀?”

趙二彪朝着車外看了看,見自己的“公司”就在前面不遠處便讓司機一直往前開。


“師傅,往前••••••往前••••••再往前••••••再往前••••••對••••••對了•••••就是這兒••••••”

司機朝着車外看了看,然後猛的扭過頭來對着趙二彪問道:“你住在這裏?”

趙二彪一邊從口袋裏面掏錢包一邊對着司機說道:“是呀!我就住在這裏!上回你們打人就是在我的門口打的,不過,事實好像是我們把你們的人給揍了吧!哈哈••••••”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司機的臉都綠了。

“多少錢?”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司機看着計價器上顯示的30說道:“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元!” 全球影帝 ,不過,瞬間趙二彪便反應過來了。

趙二彪重新做好了身子,然後看着司機冷笑一聲聞問到:“師傅,油價現在漲的這麼快嗎?!”

司機就是有意爲難趙二彪,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滿臉不耐煩。

“油價漲沒漲不用你管,你就把錢交了就行,不多不少,一百塊錢!”

見司機說的這麼理直氣壯,趙二彪心中來氣,同樣不示弱的迴應道:“師傅,計價器上顯示的明明就是三十塊錢,那多出來的七十塊錢是什麼錢呀!?”

司機看了趙二彪一眼,理直氣壯的說道:“精神損失費!”

“精神損失費?!”

“對,就是精神損失費!上車之前你沒說清楚你要來這個地方,你要是說你來這個地方的話我就不拉你了,你這叫欺騙,所以得給我精神損失費!我也不管你多要,就七十塊錢!一共一百塊錢,趕快拿來!”

趙二彪聽司機這樣說,氣就不打一處來,雖然孫莫愁一個勁兒的勸趙二彪不要動怒,可是,趙二彪還是氣的緊。

“你的小學語文是生理老師教的吧?!你這都是什麼邏輯,我今天還就告訴你了,多了沒有,就三十塊錢!”

這樣說完後,趙二彪還覺得不解氣,又對着司機說道:“不僅不給你那七十塊錢我還要告你!”

“告我!?有我老闆給我撐腰,你能把我怎麼樣,願意找誰告就找誰告!”

見司機這囂張氣焰,趙二彪悄無聲息的把黑色摁子給拿了出來。

“我今天還就要看看,我就不給你錢你能把我怎麼樣!告訴你,不僅七十塊錢的精神損失費不給你,三十塊錢的車錢也不給你了!”

一邊對着司機這樣斬釘截鐵的說着,趙二彪一邊推開車門下車。

就在趙二彪剛剛下了車,想要繞到另一邊給孫莫愁開車的時候,司機猛的推開車門,拿着一個半米長的砍刀便奔着趙二彪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而且還順手把車鎖上了。

一見到司機拿着半米長的砍刀下了車,車上的孫莫愁嚇的啊一聲,心中替趙二彪着起急來,而當試圖打開車門的時候突然發現車門鎖上了,心中更加的慌了。

沒有辦法,孫莫愁只得一個勁兒的拍打着窗戶,提醒趙二彪。

趙二彪自然是注意到了司機拿着大砍刀下了車,對着車裏的孫莫愁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後便朝着司機迎了上去。

“怎麼?還要搶呀?”趙二彪不緊不慢,不慌不忙的對着司機這般說道,對他手裏的大砍刀好像沒看見一樣。

“搶錢?剛纔你要是痛快的把錢給我這事兒可能也就這麼算了,現在可不是錢的事兒,你得留下點什麼!”司機看着趙二彪,言語兇狠的說道。

“口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司機冷哼一聲,然後舉起大砍刀便朝着已經走到面前的趙二彪砍了過去。

趙二彪輕輕一徹身便將明晃晃的大砍刀避了過去,任由他砍了個空。

見自己砍了個空,司機又舉起大砍刀繼續朝着趙二彪砍了過來。


維密天使[綜英美/美娛] ,又是同樣的辦法,身形一矮,砍刀便結結實實的砍在了車頂,留下了一條長長的深印子。

一見到自己竟然將自己的車砍出了一道長長的深印子,拿着大砍刀的司機不由得氣急敗壞,氣的哇哇直叫。

趙二彪一見到車頂上的深印子也是吃了一驚,心中暗暗道:“這是下了死手了!媽的,得給他點顏色看看了!”

司機本來就對趙二彪氣不過,如今又因爲趙二彪的關係自己在自己的車上砍下了一條印子,心中更是生氣,恨不得將最近一個月生的氣全都遷怒在趙二彪的身上,一邊舉着大砍刀一邊哇哇大叫的朝着趙二彪衝了過來。

見司機真是動了真怒了,車裏面乾着急的孫莫愁竟然看着趙二彪流下淚來。

“二彪••••••二彪••••••注意••••••不要被••••••注意••••••”

車裏面的孫莫愁雖然是急的不輕,可是,車外面的趙二彪卻是放心的很,趙二彪剛剛在車上的時候還擔心要是打起來的話會傷到孫莫愁,如今,司機把孫莫愁鎖在了車裏倒是幫了趙二彪一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