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觀是陸壓道君的,又不是我家的,是路人都可以進來避雨!只是,大雨下了三天了,你爲何此時才找地方避雨呢?”丫鬟小玉說道。

我說:“我是一路從無上城走到這山下,在雨中行進了幾個時辰纔到了這裏的。東邊沒下雨!”

小玉說:“那還不快進來等什麼呢!不過你可要安分點,不許偷看我家小姐。敢偷看的話,挖掉你的眼睛。”

我心說很不講理,看一眼就要挖眼睛,乾脆你遮起來就好了,幹嘛露着臉啊!

我進去後側着身走,免得看了惹麻煩,那小姐竟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呵呵笑着說:“進了道君的道觀,卻像個螃蟹一樣橫着走,要是道君活着,一定懲罰你,怪罪你這個大不敬之人。”

我說:“我只是擔心我的眼睛不保!”

“好了,看你也不是壞人,你只要不色眯眯地盯着人家看就沒問題的。”

我嗯了一聲說:“那便好!”

我就轉過身來,低着頭坐在了地上。這位小姐咯咯笑着說:“好啦,允許你看我,你這麼弄,我倒是覺得怪彆扭的!”

我這才笑着擡起頭看了她一眼。怎麼說呢!眉清目秀,丹鳳眼,高鼻樑,小嘴。長得很秀氣,白淨細緻,反正一看就給人一種特乾淨特純淨的感覺。這種女孩子很少見的,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全學校就一個,看起來特別的純潔,後來被成都的一個黑社會老大包養了,媽的可惜了!

她瞪了我一眼說:“你再看我就生氣了,有什麼好看的?我臉上有字嗎?”

丫鬟小玉這才哼了一聲說:“再看就挖掉你的眼睛,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見到我們家小姐都死命盯着看!你該不會是打什麼歪主意了吧!”

“好了小玉,他只是個小小的四品人尊,不要嚇唬他了,看起來是個老實人。”

我說:“小姐,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你長得確實太乾淨了。”

“還是頭一次這樣聽人形容我的長相,乾淨,我喜歡!”

小玉喊道:“好哇你,剛說你是老實人,你就調戲我家小姐,你是不是活膩了?”

我心說傻狍子啊!這叫調戲?就算是調戲,你家小姐都沒說什麼,你唧唧歪歪是什麼意思啊!我沒說話,擡頭看向了大殿上,這老李是一座雕像,栩栩如生的一位高瘦的漢子,黑色的鬍鬚,一把長刀在手,旁邊站着一條獵犬。

我說:“道君還是很威風的!”

“是啊,你拜一拜吧!”小姐站了起來,十指交叉在胸前,低着頭把下巴放在手上祈禱什麼。然後小聲說:“道君是我最喜歡的神聖了,生性不羈,瀟灑自如,善良正直,剛正不阿。”

小玉嘆息道:“那又鞥怎麼樣?還不是死了。”

“不,道君是超脫了生死的存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是不會死的,我想,他此刻一定在三界的某個角落裏呢。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他遲早是會回來的。我一定會等到那一天的。”

我說了句:“你等他做什麼,怕是見到了就會失望了。這和見網友是一樣的,沒見到不了解的時候好感充足,見到了,接觸了,也就沒意思了。”

小姐沒說話,只是笑笑,然後指着上面的雕像說:“你是不是覺得道君和你一樣都是俗人?道不同不相爲謀,我不想和你說話了。”

我擡頭看看雕像,心說也就那樣吧,我留個長鬍子,黑黝黝的長鬍子,頭髮扎的再整齊一些,和他還不是一樣的啊!這就是追星族的通病啊!

這樣一來尷尬了,說實在的,我還是挺後悔的。於是,我從內世界拿了一些吃的出來,小姐不吃,但是丫鬟可是吃了,不僅吃,還拿了,之後她給小姐吃,小姐就吃了。

我這才笑着說:“小姐吃了我的食物,也該感謝一下吧!”

她這才一笑說:“我是吃的我家小玉的。”

我說:“小玉哪裏來的?還不是從我這裏拿的?”

“那麼應該是小玉感謝你,我感謝小玉,我說的對麼?”

我點頭說:“這還是符合邏輯和道理的。”

小玉這才白了我一眼說:“好啦好啦,我替我家小姐感謝你!”

既然這樣,我也就不想說什麼了,尷尬的氣氛消除了就行了。看這天還真的一時半會兒停不了。並且,我遠遠聽到山洪暴發了,轟轟的聲音不斷,泥石流傾瀉而下的聲音就像是巨獸的吼叫令人不安。我忍不住去門口朝着外面張望。

那小姐說:“這山叫道君聖山,這山上原本是道君的住所,由於道君不收徒,不接受膜拜,人們便在這山下修了這陸壓真君觀,在山下膜拜。這道觀存在了無數年了,經歷的風雨無數,這裏是最安全的。”

我這才嗯了一聲說:“確實,這裏的確安全!”

不過,我對山上起了興趣了。我擡頭看着山頂,隱隱約約是有一座大殿!我說:“我想上去看看。”

“大雨天,太危險了。雖然經歷了這麼多年了,但是這座山還是有靈性的,不許飛渡的你明白嗎?”

我說:“那就沿着小路爬上去。”

我說完就出去了,獵狗跟了出來,在我身旁。它隨我前行,在我身旁跟着。

那小姐追出來,在頭頂用真氣撐起一把傘,水簾從她身體周圍留下,我看不清她的臉了。她說:“這山上不去的,無數人想上山一看究竟,但是就是上不去,似乎是被下了禁制了,明明就快到了山頂,但是頭一暈後,就到了山下了。周而復始,無法登頂,眼看山頂的道君大殿一天天破敗,卻不知究竟!”

我說:“既然這樣,就更要試試了啊!”

說完我就出了道觀的大門,小姐追了出來,她說:“既然這樣,我和公子一起,也好有個照應!萬一就成了呢?”

丫鬟喊道:“什麼成了?你倆可不能成了,你倆成了,城主老爺會打死我的。”

“死小玉,你胡說什麼?我是說登上山頂,你再亂說我先割了你的舌頭。”

小玉這才一伸舌頭低下頭不說話了。隨後又說:“無數人都試過了,這道君大殿,上不去的。”

我說:“不試試怎麼知道?你們試過嗎?”

那位小姐說:“我自然是試過,只不過,失敗了。我曾經在這裏山下足足觀察了三年,也用了各種辦法試了三年,但是始終就是上不去。”

我說:“我去看看,也許我能上去呢。” 在大雨中,我們三個人沿着一條石階路前行,兩旁的大樹茂密,倒是爲我們遮了不少的風雨,只是沒有人修剪,有些地方已經鋪路了。我們有時候不得不鑽過去。

在我們前面是我的獵狗在探路,我們的身後是一頭獅虎獸和一匹小馬,看來這是兩個女孩子的坐騎,也不知道剛纔在哪裏藏着了。

山不高,在山門前有兩棵古鬆,看起來特有故事的那種。山門很簡單,就是一塊山石,上面寫着:訪客請回!

再無其它字了。

那位小姐這才一撇嘴說:“到了,就這裏了,只要是邁進去,立即頭暈目眩,恢復後便到了山下了。看來這是道君爲了防止有人打擾下的禁制。無人能破!”

我嗯了一聲說:“那麼我看看可以進去否!”

我的狗直接跳了進去,之後回過頭朝着我叫了兩聲,我一步邁進去,隨後回過頭說:“來!”

我把手伸出去,那小姐已經呆了,她把手遞給我,我拉住她的手,之後,她拉住丫鬟的手,我們就這樣一起走到了山門內。隨後,那獅虎獸和小馬也進來了。我們看向山門外,一切都那麼的清晰,回過頭看向大殿,就在山巔的雲下。

那小姐興奮的快跳起來了,看來她是腦殘粉啊!

她捂着嘴哭了,說道:“我總算是上來了,總算是上來了。”

說完,便甩開奶子朝着山巔跑去。

是啊,這小姐長得確實豐滿,也是急壞了,奔跑的很快,於是胸前顫抖不已!

我隨着她奔跑而上,大殿的門緊緊關着,似乎是從裏面插上了。但是不要多想,從裏面插着不代表裏面有人,這是沒有必然聯繫的。

她用手推到了大門上,就聽裏面的機關咔嚓咔嚓幾聲,隨後,她用力一推,大門開了,一股腐敗的味道頓時就撲了出來,那股味道就像是一堵牆一樣撞到了我的身上!我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但是,那位小姐似乎毫不在乎,她只是捂住了鼻子,然後高高擡起腿邁進了門檻。進去後,滿是灰塵,她二話不說,便開始打掃了起來。說道:“小玉,快打掃乾淨!”

都是有修爲的人,幹活的效率自然是高。我也參與了進去,用了三個小時,打掃乾淨的時候,雨也就停了,太陽從東方升起。直接就照進了大殿內。

前面是大殿,後面有十九間房,臥房有四個,其餘的就是書房、廚房等。裏面的傢俱齊全,木料都是萬年不朽的高級材料,這麼一擦出來,一切如新的一樣。就連被褥和衣物都沒有壞,看來都不是俗物。我拎起一件黑色的袍子說:“我穿挺合適的。”

“別動,不要動,你不配!”小姐過來把衣服搶過去疊好了放回了衣櫃!“今後,我終身不嫁,要守在這裏,替道君管理好這個家!”

我呵呵笑着說:“也許道君不需要你這麼做。”

“這是我心甘情願的。”她很堅決地說,“這次回家一趟後,我就要回來,小玉,你就不用回來了,留在玉女城找個好男人嫁了吧!”

我心說,這就是傳說中的腦殘粉啊!但是我確實還是挺感動的,這姑娘太傻了。

這小姐在臥房裏慢慢行走,最後走到了牀邊上,她慢慢坐在了牀上,閉着眼說:“我能想象的到,道君昔日坐在這裏的情景!”

我心說你就YY吧,我可沒興趣。我說:“天晴了,我要趕路了,聽小姐剛纔說要去玉女城,我剛好也是去玉女城,不如我們同路吧,也好有個照應!”

小玉哼了一聲說:“有個照應,是想讓我家小姐照應你吧!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誰嗎?我家小姐可是玉女城的城主大人家的千金。”

我哦了一聲說:“久仰久仰!”

小玉皺起眉頭說:“就這樣?化境練凝凝的芳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這個小小四品人尊,見到我家二品地尊的練凝凝小姐,爲何不拜見呢?”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忙一拱手道:“拜見練小姐,敢問可是皮匠世家的練城主家的小姐?”

“你覺得玉女城有幾個練家?”小玉哼了一聲道。

我心說好啊,這下倒是簡單了。我趕忙說:“太好了,我剛好是想和練城主談一筆生意呢。想訂一批皮甲。”

“你是哪個山頭的呀?我家的皮甲價格可不低啊!”小玉說。

練凝凝喊了句:“小玉,不得無禮!要不是這位公子,我們也上不來這道君的大殿。”

剛下完雨,大地泥濘,不適合趕路,所以我們等了多半日,經過將近一天太陽的烘烤後,大地硬實了不少,我們三人這才騎着坐騎下了山。

練凝凝騎着獅虎獸,回過頭看着山頂說:“真不知道下次來還能上的去不,到時候還請公子助我!”

我說:“可是有個問題,我送你上去了,難道你就永遠不下山了嗎?我可不能一輩子守着小姐的啊!”

“公子不來,我不下山。”練凝凝說完臉居然有些紅了,她小聲說:“其實,公子也可以考慮下住在這山上的,這裏多麼美麗啊!”

我看向四周,心說是啊,只是,這山有些禿了,周圍的樹都被砍伐了,這也是山洪暴發的根本原因。真的是道君死了,小兔崽子們膽子也大了,道君的山頭都被砍成了這樣。

不過我心裏突然有了計較了,何不祕密把那些樹妖轉到這道君山來?然後讓他們在此地紮根。這樣,我和明月山遙相呼應,豈不是美哉?明月山也不能放棄,乾脆就給秦川好了,我們形成兩股勢力,在這化境和列強抗衡。

我說:“是啊,我也要搬來這裏,這樣,小姐就能隨時下山和上山了。”

“公子,你的眼睛很清澈,當你牽着我的手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你的內心是多麼的純淨!”

我心說倒不是內心多純淨,只是經歷的事情太多了,也看透了很多事情,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慾望了而已。

小玉的那匹小馬看起來不起眼,但是騎上後,頓時就長大了起來,竟然和我的獵狗一般大小。並且腳力很好,這食草動物奔跑起來不僅有耐力,更有爆發力。獅虎獸只有爆發力,耐力差很多,獵狗只有耐力,爆發力差很多。我和練凝凝倒是落後了很多。

但是食草動物也有缺點,那就是沒有攻擊力。我這才深刻地明白,世上根本就沒有完美的東西。

這一路倒是太平,沒有出任何的事情。直接到了玉女城,據說這是化境最大最繁華的城,後面就是高聳入雲的玉女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這兩句詩剛好概括了玉女峯的氣候和景色了。

玉女峯有一個巨大的冰蓋,冰蓋融化成一條河從玉女峯上流下來,從側面看,整座山就像是一個美女在梳妝打扮,玉女峯因此得名!只是,住在城內已經無法看清這座大山了。

進了城,到了城主府。城主府也是當地的道教中心,大家信封的都是女媧娘娘,但是,此地再也不是母系社會了。

練城主見到我的時候拱手道:“這位小哥……”

練凝凝笑着說:“爹,不要多想,這是半路遇到的朋友,說是來和爹談一筆生意的。”

我拱手道:“楊落,是來請城主做一批皮甲的。”

他點點頭,隨後猛地又擡起頭來,說:“楊落,這名字我似乎聽過,就在幾天前好像是誰和我說過,又想不起來了。既然是來談生意的,請去客廳吧!”

我隨着城主到了客廳,有丫鬟過來看茶。城主說:“請問你要多少套?規格是什麼樣的呢?”

“男女各五千萬套,男子的分大中小三種型號,女子的也是分三種型號,有特別需要的,我再送來數據請城主按照標準縫製!”

城主聽完後猛地就站了起來:“一億套,這麼大的數量,我可沒有這麼多的材料,再說了,這需要大筆的金錢!”

我說:“有錢就好辦事,我給你定金,你在化境收皮子,應該沒問題的吧,我不需要你立即交貨,只是要你加緊生產。”

“這麼一大筆的生意,我不是不想接,只是不敢接啊!到時候要是山上的惡煞怪罪下來,我擔當不起啊!”

我一聽頓時站了起來,喊道:“惡煞?山上怎麼會有惡煞?難道不是女媧娘娘在山上嗎?”

練城主說:“小兄弟,這是個祕密,這玉女峯早就被惡煞控制了啊!我們大家其實心裏知道,但是又沒有證據,也不敢亂說。現在,女媧娘娘身邊有一天外惡煞,乃是大道之外的存在。前不久,他的徒弟又來了,前段時間還好,最近,鋒芒畢樓,女媧娘娘已經被挾持了啊!”

我說:“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被挾持?她道法那麼高深!”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練凝凝換了衣服,從一旁走了進來,她笑着說:“父親,你飛鷹傳書給我,讓我趕忙回來,有什麼事情嗎?”

“這件事,等楊兄弟走了再說!”

“你就說好了,我聽完了後還要去遊歷呢。”

我知道,練凝凝着急回去道君山,她是真的想入主道君山啊!

“這件事啊,前些日子玉女峯上下來了人提親,我答應了!”練城主說完就低下了頭。

練凝凝一聽瞪圓了眼睛說:“什麼?爹,你是不是瘋了? boss別鬧 誰呀你就答應了?”

我心說媽的怎麼老碰上這種事啊!不論是三界哪裏,看來男女之事永遠是無法迴避的最大的事情。我也不好插嘴,乾脆聽着吧!

至尊學校 練城主說:“是一個叫韋恩的人,我覺得還是不錯的。”

我一聽就站起來了,說:“韋恩?是不是有一雙白色的翅膀的韋恩?”

“是啊,楊兄弟,你認識這人嗎?他人品如何?”

我搖搖頭說:“非我族類啊,乃是大道之外的惡煞!”

練凝凝喊道:“我不同意,我不嫁,這輩子也不嫁!”

練城主說:“你不嫁也要嫁,這件事由不得你啊!如果你不答應,那麼練家會倒黴的,我們家族都靠着玉女峯生活,有一千多人,你也要犧牲一下自己了。”

“我去找女媧娘娘做主。”練凝凝說着就往外走。

“你給我回來!女媧娘娘,似乎都自身難保了啊!這玉女峯上,出了大事了啊!自從那韋恩的師父上了玉女峯,女媧娘娘還見過誰?就連當年鴻鈞老祖,混鯤祖師和陸壓道君都被拒之門外了。之後三位神聖一起闖上玉女峯,結果什麼都沒發現,但是下山後,相繼失蹤,生死不明啊!難道你覺得,你爹我比三大神聖更厲害嗎?”

練凝凝說:“反正我不嫁!”

我心說出事兒了,這下看來真的是攤上大事兒了。韋恩的師父,這是天外來的惡煞嗎?天外來的,怎麼來的?天漏了把他漏下來的嗎?

練凝凝喊道:“我這就離開,我纔不要嫁給惡煞。”

“這件事由不得你!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你還是乖乖在家等着成親吧!”

說實在的,這件事我發現自己管不了,真的是管不了。一個韋恩就夠我頭疼的了,再加上一個韋恩的師父,竟然是天外來的惡煞,如果城主說的不錯,就連女媧都被他裹挾了,我還有什麼辦法呢?

看來,我還是低調地做生意比較好。

練凝凝被關起來了,練城主這才繼續和我談生意的事情,我拿出了大量的黃金,練城主是生意人,自然見錢眼看,滿口答應,只是需要時間。但是保證,明天就開工生產!

接着,在次日他帶我去參觀了皮具工廠,練家的家族企業,一千多人的廠子果然名不虛傳。並且我發現,他們似乎都是有着特殊技能的,一隻手伸出去,靈巧度令人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