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總感覺裏面是有陷阱的信任,不信任這種事情都是來源於自己,你願意信任那你自然是可以去相信的,若是不信,那別人說什麼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我自認爲咱們兩個人之間沒有什麼利益的糾紛,既然如此,又有什麼可以傷害對方的呢?”宋乾想了想開口說到。

他的話剛剛說完,那黃大仙竟然慢慢的開始變得透明,直到竟然消失不見。

雖然黃大仙不見了,但是他的聲音依舊是在這個空間裏面迴盪着。

“活下去……”

那聲音就彷彿是在空谷當中來回傳蕩,震的人腦瓜子嗡嗡的。

宋乾好長時間都覺得有一種這聲音在自己的腦袋裏面來回的遊走,撞着自己的腦仁,導致她竟然有一種噁心,想要吐的衝動。

於是他就立刻趴在牀頭乾嘔了兩聲,可是偏偏又什麼都吐不出來,這就讓他覺得更加難受了。

宋乾立刻雙腿盤起,好似在打坐一般,稍微的緩了一會兒之後,他就覺得自己好多了,那種難受的滋味逐漸的沒有了。

難道他剛剛這個樣子就是通靈所留下來的問題嗎?那真的是太難受了。

宋乾回想着那種感覺,然後打了一個冷顫,這種感覺他可不願意再回味了。簡直是太令人難受了,整個人不上不下的。

那種難受的感覺逐漸的平復了下來之後,宋乾就開始深入的思考剛剛和黃大仙所聊的事情,雖然剛剛他們兩個人聊的內容並不多,但是也不會妨礙他從中提煉出自己所需要的內容,從而加以整理,獲得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報。

其實雖然他剛剛問的問題並不多,但其實也已經把他內心當中的疑惑解決了大半,尤其是之前問的那幾件事情,其實也回答了很多,讓他從中瞭解到了一些之前一直心生疑惑的事情。

當然這其中他也並不能夠排除這個黃大仙有意的隱瞞了一部分。

宋乾他也並不能保證這個黃大仙所說的所有的話都是真實的,這其中有多少真多少假,都是所不能夠預料的。

曾經徐可也曾經說過,既然有些事情存在,那必然是有其根本的道理的,而隱瞞不讓世人知道,也肯定是有其中的道理的,而人也就只能夠順應天命。

宋乾其實也在想是不是黃大仙之前所說的話是想讓他放下戒心,好讓他幫他做事。

唉,這種東西可真的是不好說呀,畢竟之前也從來都沒有碰到過,所以他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也就無從有東西可以讓他進行鑑定了。

這種做法無異於是類似於賭博一樣,若是你猜中了自然是好,可能讓人飛黃騰達一步登天,若是一旦行差就錯,那就是滿盤皆輸,到時候可能萬劫不復都說不準。

還有最後黃大仙說的活下去也是一個讓人很迷的話,他不理解這個話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難不成他之所以找自己適合他活下去,有關這是不是類似於一種延續就好像是人們用香火祭拜神靈,神靈纔可以得以延續下去,若是有一天人們的信仰不在了,那麼這些神靈也終究有一天會消亡。 現在宋乾的腦海裏面充斥着很多種的聲音,但是苦於並沒有什麼資料可以加以佐證,所以他所想的一切也就只是自己在胡思亂想而已,並不能夠考驗其的真實性。

就是因爲這個樣子,所以讓他陷入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當中他不知道怎麼樣做纔是對的。

若是有一些什麼資料可以從中加以證實他的想法那就好了。

“我這簡直就是不要命啊!”宋乾嘀嘀咕咕說着。

他這真的是要不不玩,一玩就要玩個大的。

其實如果這個黃大仙騙他,他也不會知道,畢竟他也並沒有辦法證實對方說的是真是假,沒準兒到最後被人騙了,還幫着人家數錢呢。

而最後又有多少人能夠知道他爲此付出了些什麼大家也只會把他當做精神病罷了。

就算真的是有人可以能夠理解他的話,但那又能夠怎麼樣呢。

人類都是羣居的動物大家只會跟隨主流而一部分不被主流,所認可的東西都終將會被抹殺掉。

也許好的話,可能有一天有人會把它這樣的故事編成一本神話書,但那也就只能作爲虛假的流傳下去。

宋乾的男孩裏面思緒紛飛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他把手機拿過來一看,嘿竟然是不來尼帶電話。

這傢伙現在正在國外,所以上面顯示的是一個國際號碼。

"我今天聽說你這一次似乎是收穫頗豐呀。"

在電話裏頭聽着布萊尼的聲音粗粗啞啞的好像是鉛筆磨過沙麗芷那個樣子時不時的還伴隨着一陣陣一陣的壓抑的咳嗽的聲音,以及他的喘息聲,就像他所說的那樣,好像已經是時日無多了。

“還行吧。”宋乾不冷不淡的說道。

布萊尼咳嗽的聲音越來越明顯隱隱的已經有一些壓抑,不住了。

“你能夠看到另外一個世界裏的“人”了嗎?”布萊尼的意思就是通靈。

宋乾冷冷的開口說道:“我現在手頭上面本資料還很少,能夠證明我的想法的東西也沒有,所以我現在並不方便和你說這些,等我什麼時候確定了之後再說吧,省得你又擔心我在騙你,沒有點事實根據怎麼能夠讓你相信呢?”

布萊尼停頓了下說道:“那好吧,如果你需要什麼的話,可以隨時告訴我,我會幫你進行準備的,但是我還是先把難聽的說在前面,如果你敢有一絲一毫隱瞞我的話,那休怪我不客氣。”

宋乾冷笑了一聲:“這句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伯伯在布萊尼那裏又得到了一部分的資料,當然布萊尼不可能把全部的內容都交代給宋乾俗話說的好,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他需要保證宋乾會聽他的話,所以他手中的牌不能夠全部的放出去。

兩個人又說了一通,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終於掛斷了電話,宋乾鬆了一口氣,他每一次和布萊尼打電話,他都覺得非常壓抑,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在時時刻刻的試探着對方,所以他會感覺到非常的累。

不過想一想,他馬上就可以從布萊尼那裏獲取到更多的信息,他又有點激動,畢竟這可能是一項非常突破的研究。

他也許走在了研究的最前端,就如同之前陳芳所說的挽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面看待這個世界,一樣有了前人的資料,他就可以更好地進行研究,沒準就可以走得更遠。

他現在很想馬上就可以見到那些東西。

不過可惜布萊尼不可能會很快的把這些內容發給他,畢竟這些內容可全部都是加密文件,需要布萊尼親自操作纔可以。


因爲這一天當中發生的事情,所以,宋乾現在大腦皮層都屬於一種興奮的狀態,他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都睡不着覺看着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着,最後嘆了一口氣,從牀上坐了起來,既然睡不着覺,那還不如做一點兒,有意義的事情,總好過在牀上來回的折騰。

沒準兒做着這些事情的時候,他也就能夠感覺到疲憊,然後休息了。

他手裏面也還有不少之前積壓的文件需要處理。

雖然說宋乾現在已經開始抽出公司的事務了,慢慢的把工作重心轉交給了其他人,但是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自己的親力親爲。

因爲有些事情其他人還是不太清楚必須要他親自指導。

除了那些其他人替代不了的工作之外,宋乾對於剩下的一切事物全部都變成了甩手掌櫃,全部都交給了手底下比較信任的幾個人去做了。

現在的企業競爭那麼的激烈,他不可能夠不去進行管理,因爲有一步走錯了很有可能自己的公司就會被其他人給超越,從而在時間的洪流當中被淘汰出局。

人類對於權利的慾望永遠都是不滿足的,他雖然不想要過多的管理,但也並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就此走向衰亡。

他做的一次次的決定全部都是關於公司的運營方面的,他屬於公司的最高層領導,他指出的一個方向往往就決定了這個企業的大方向,所以他是半點都不能夠做錯的。

把手底下的人也全部都是他經過層層的選拔,所挑選上來的人才,不過有能力的人往往都容易恃才傲物,可能不服管教太有自己的想法,誰都不服誰難免就會出現問題。


所以宋乾的其他的任務就是負責敲打這些上層領導。

只有把手底下的人管好了,他們纔可以去管他們手下的人這樣一波傳一波這纔是一個正確的企業運行方案。

如果全倚仗他一個人管理那還不得累死。

他要把自己手底下的那些人敲打好了,滾裏嘮了這個樣子,公司才能夠變得堅不可摧,只有每一個人守好自己手裏面的職責,這樣子纔可以保證萬無一失,否則的話,這個公司就是一個空殼子,很容易被外人從內部打垮。

宋乾看着自己辦公桌上面的那一沓厚厚的文件嘆了一口氣,之前存着的文件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現在要解決的事情也就變得這麼多了。 其中,有些問題宋乾也好長時間沒有涉及過了,所以他就又去給自己的手下的人打電話進行詢問。

於是一個給一個打電話,大半夜的進行溝通,竟然不知不覺的把手下的人都給打醒過來了。

下屬也是面對自己的上司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明明是老婆孩子熱炕頭,結果卻被自己的上司從溫暖的被窩當中給叫起來,然後還被自己的老婆無情的踹下牀,這擱誰誰心裏也不得勁兒啊!

宋乾也很是無奈,這既然開始做了,那肯定就要把事情給做完呀。

這要是把事情做到一半,然後就放下不管了,那他今天晚上就更加睡不着了。

大半夜的,他就開始挑燈夜戰好像有多愛工作似的。

爲此可憐了他手底下的那些工作人員大半夜的吵醒自己,老婆睡覺最後就只能被迫睡在書房。

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手下的人對宋乾心生怨言,但同時也被她這樣的精神給鼓舞了,畢竟連自己的頂頭上司也不睡覺,努力的工作,那他們這手底下的人自然也就不能夠差了,肯定要是想自己的老闆看齊,無論是身居多高的位置,也是要努力工作的,一時之間辦公室裏面的工作氛圍都是非常積極向上的。

當然這一切的緣由,宋乾也是不知道的。

終於在凌晨四點的時候把手底下的工作全部都給做完了,看着自己桌面上乾乾淨淨,沒有一份文件,宋乾終於心滿意足了,也就是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了疲憊,於是倒在一旁的沙發牀上面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不過本來能夠好好睡一覺的,但是偏偏天不隨人願宋乾被一陣敲門的聲音給弄醒了。

本來這沒睡足,他就已經很是暴躁了,結果那敲門的聲音還一直持續着,吵的他腦袋都暈了。

宋乾加把耳朵堵住,但是並沒有什麼用處,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現在還不到七點鐘。

於是他長嘆了一口氣,沒有辦法得坐了起來,然後迷迷糊糊的過去開門。

“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這麼沒有精神。”陳芳皺着眉頭看着宋乾。

“我說大姐拜託這才幾點呀你真的早過來究竟有什麼事情?”宋乾感覺是天怒人怨,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陳芳說明了一下來意,她是帶着布萊尼的任務過來的。

於是沒有宋乾不得不在睏倦當中收拾好自己,帶着自己手下的人,前往了布萊尼指定的地點登上了他的私人飛機。

一到飛機裏面的就立刻的閉目養神了起來了,這私人飛機內部裝飾的也是非常的豪華,椅子都是純皮面的。

看到這架私人飛機宋乾忽然之間也想擁有一架,有了這個私人飛機之後應該會比較方便。


而他們這一次來到的目的地就是科爾斯特拉州,的一個獨立小鎮,維萊特小鎮。

因爲宋乾是今天凌晨四點才睡的覺,而且那麼早又被叫起來,他真的沒有精力在看外面的風景了,於是全程都在睡覺。

等宋乾睡醒之後,他們的飛機也已經到達了科爾斯特拉州。

克爾斯特拉州是一個比較熱鬧的地方,這裏面作爲視覺中心點也成爲各地方的貿易,往來之處,但也同樣的比較的雜亂。

宋乾沒有仔細的欣賞着這裏獨特的風情和建築就直接做上了一早準備好的車離開了。

在世界各地還是炎熱的狀態下,這裏已經可以穿的了絨衣了。

之前來的時候陳芳已經提醒過宋乾這裏的氣候的差異,所以宋乾也特地在自己的行李箱裏面帶來了很厚棉服。

不過就算是如此,他也被突然席捲的寒潮給凍到了,這裏實在是太冷了,尤其是之前所在的地方,還是那麼的溫暖,這下子一下就跨越了幾十度的氣候。

一直走進了車裏面,他這才覺得好一些,車裏面的暖氣給的十分的足。

給他們開車的是一個華夏人,他一直是在這個地方生活的。

“這裏面的氣候確實是很冷,能看我要再加點溫度嗎?”對方開口問到。

“不用了,就這個溫度就可以了。”宋乾說到。

“嗯,好的。”

原本因爲這樣的溫度使得宋乾非常的舒適,但是很快他的神情就凝重了起來 車子一直在道路上面,行駛着大概不到兩個小時之後就拐入了另外一片地方,那個地方和之前所在的地方簡直就是天差地別他們現在所拐入的這個地方,土地非常的貧瘠。

之前還是非常平坦的柏油馬路,然後現在就變成了坎坷的土路。

地上都是坑坑窪窪的差點兒讓宋乾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這附近就沒有一點好點的路段嗎?非要在這個地方走。”宋乾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