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本善探頭一看,金陵八鬼八個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通道當中,現在正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前走來。

溜……

陸本善眉頭緊皺,這個想法出現的同時又搖了搖頭,這密室當中就兩通道,一條是死路,一條被金陵八鬼給佔據了,肯定是跑不了了!

“避無可避,看來只有與他們戰一場了,八個人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形成合擊之勢,只有強殺一人,或許我纔有勝算!”

我是全能狀元 ,身體後退,青色葫蘆暗藏手掌,葫蘆蓋被他打開正對入口。

“他孃的!到現在還不醒來,要是你醒來,有了你的幫助,這金陵八鬼對付起來也就容易一些了。”

陸本善目光看見如石雕的古羲,心中暗罵不已,早在進來之前就已經商量好一起對付這金陵八鬼,如今卻變成了他一人對付。

想着想着……陸本善看着古羲的眼睛一亮。

“或許可以藉助他體內的殺招斬去一人,如果不行,還可以用我的寶貝補一刀,沒準還能夠直接擊殺兩人!要是能夠將八鬼老大老二除去,那這羣金陵八鬼還不是一羣土雞瓦狗,怎麼捏都行!”

越想,陸本善越覺得可行,看向古羲的目光難得的出現了一絲歉意。

一定護你周全……

陸本善嘿嘿一笑,靜靜的等待金陵八鬼的到來。

左等右等……金陵八鬼還是沒有出現。

“這金陵八鬼真是夠小心的,怪不得能夠橫行這麼多年沒被打死!”

陸本善有些無奈,這通道就五十米左右,可金陵八鬼卻走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真是步步謹慎。

就在陸本善等的不耐煩的時候,金陵八鬼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室門口,而陸本善的臉上卻是霎那間出現驚恐之狀,雙腿哆嗦的不停。

“大哥,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個元衍境三重天小傢伙,你還如此小心翼翼,你看看,你看看,這小子看到我們都嚇成這幅模樣了,哈哈……”

金陵八鬼的老六看見石室當中陸本善,先是露出古怪之色,而後哈哈大笑起來,絲毫沒有將陸本善放在眼中。

其餘幾人看到同樣露出一絲輕蔑之色,本以爲來的起碼也是個強者,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元衍境三重天的人。


看見陸本善的驚恐模樣,金陵八鬼直接走了進來,但是每個人的身體卻是佔據了一個方位,竟然是合擊時候佔據的方位。

笑吧…..笑吧……等會宰了你們……

“你……你們……你們想怎麼樣,我告訴……告訴你們,我老大就快醒來,你們還是趕快走吧。”

陸本善表情驚恐至極,說話的時候牙齒哆嗦的咔咔直響,同時伸手指了指古羲,頓時將金陵八鬼的目光引了過去。

“喲!還真沒看見,這裏居然還有兩個人,嘿!這姑娘還長的挺漂亮的!”金陵八鬼當中的老八扭頭,自然而然的忽略古羲,眼睛當中露出淫穢的光芒。

“大哥,這三人的修爲不高,一個元衍境二重天,兩個元衍境三重天,卻給我一絲危險的氣息,小心爲上。”老二低聲對着老大說道,目光卻一直看着陸本善。

“嗯,我知道,不過這兩個人受傷了,應該是不知情情況下動了格子上的衍器所至,而且我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本源的氣息,看這女子渾身是血的樣子,應該是她傷了本源,而他旁邊的那人估計在用自己本源給這女子療傷。”

老大陰翳的看了一眼古羲與秋若水,臉上露出一絲輕蔑,使用本源療傷的過程他很清楚,是一動都不能夠動的,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需要過多的關注古羲兩人。

“大哥,夜長夢多,儘早解決纔是。”老二點了點頭,眼中殺機凜冽的看了眼陸本善。

“自然!”

這金陵八鬼的老大能夠當上領頭人,也不是一個拖拉之人,看見兩人沒有危險,一人又修爲低下,也不想廢話,示意老二去擊殺陸本善。

“你不能夠這麼做,我老大要是醒來,你們……你們一個都跑不了,全都得死!”

陸本善恐慌的後退着,演技精湛,惟妙惟肖,將那害怕、恐懼的神情全都表現在出來了。

“你老大!我呸!二哥,你先別動手,先讓我來解決那兩人,我看他怎麼將我打死!”

八鬼老六大喝一聲,體內衍力涌動,向着正在療傷的古羲二人衝了過去,那拳頭上面傳來的聲勢極爲駭人,明顯的是要一擊必殺古羲與秋若水。

“六哥!女的留下!”

金陵八鬼的老八看見急忙提醒的說道,同時身體也向着古羲衝去。

殺死一個,殺死一個,殺死一個……

陸本善看見這一幕,內心驚喜,暗暗祈禱古羲體內那讓他都感覺到極度危險的東西,能夠將金陵八鬼當中的一個殺死,這樣就可以破壞金陵八鬼的合擊之術了。


想到這裏陸本善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

而陸本善的這一絲笑容卻正巧被八鬼老二看見,心中一突,仔細向陸本善看去,此刻的陸本善哪裏還有驚恐之色,那眼睛當中呈現的分明是希翼之色。

有陰謀……


“六弟,八第,快停下!危險!”金陵八鬼的老二對着老六、老八就是一聲虎吼。


這一生虎吼倒是將金陵老大給嚇了一跳,體內的衍力蓄勢待發,目光謹慎的看向四周,不過卻沒有發現有什麼危險。

“殺這兩人還能夠有啥危險的!”

一開始老六對老二的話的確上心了,前衝的速度緩了下來,不過下一刻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只當是老二太過小心了,那前衝的速度更是快了一分。

而老八的確想停下,不過看了看秋若水的身姿容貌,內心就是蠢蠢欲動。而且這六哥完全就是一個蠻夫,不分男女的傢伙,哪裏向他一樣憐香惜玉。

要是落在六哥的手上,估計要被打成渣了,這麼一個難得的美人,怎麼能夠死了!

心中想着,那前衝的速度更加的快了,目的直奔躺着的秋若水。

二十米……

八米……

十五步……

十步……

金陵八鬼的老六和老八像是起了爭鋒之心,速度一個比一個快,很快的就離古羲只有十步之隔……

然而,就是到這十步之隔的時候,那奔行當中的兩人陡然間臉色狂變,身體宛如墜入冰窖,通體發寒。

一股恐怖的氣息直撲他們兩人,那凌厲的鋒芒像是有人拿刀架在他們兩人的脖子上,讓他們兩人的毛孔從腳底炸到頭頂,一股死亡的氣息瞬間涌上二人的心頭。

“大哥!救我!”

“二哥!就我!”

金陵八鬼的老六老八驚聲尖叫,感覺到這股死亡氣息後立即折回,然而身體卻一時難以控制,直直的往前衝來過去。

八步!

六步!

五步!

咻!

等到兩人距離古羲只有五步之遙的時候,宛如雕像一般的古羲的胸口陡然爆發出一陣青光,緊接着,一支璀璨宛如星辰一般的箭矢從他胸口驟然激射而出,像是流星一般迅速,耀眼。

“不!”

“不!”

金陵八鬼的老六老八發出一聲淒厲的吼叫,而後那流星一般的箭矢便已經與兩人相撞。

砰!

砰!

像是串糖葫蘆一般,從古羲體內激射出來的箭矢以摧枯拉朽之勢先後的貫穿了老六、老八,不同於糖葫蘆被串還存在形體,這老六、老八被串,直接化爲灰燼。

咻!

箭矢上面光芒暗淡,但破空聲依舊犀利,一路前衝來到金陵八鬼老四的身前。

噗!

在老四驚駭的目光當中,那箭矢又直接貫穿了他的身體,在將他的胸口炸成一個通透血洞之後,那箭矢才釘在牆壁上面,而後炸成點點星光。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衆人,除了陸本善知道一些眉目之外,古羲體內隱藏的箭矢讓所有人處於毛骨悚然的狀態當中,尤其是金陵八鬼的老大與老二。

八鬼老大、老二,聽見老六老八的求救聲,還沒來的急反映,回頭就看見一道箭矢從古羲的體內激射而出。

那凌厲的箭矢攜帶恐怖氣息直接將老六轟成飛灰之後,繼續以強勁的攻擊將老八轟成飛灰。緊接着以狂暴的姿態將處於一條直線上面的老四的胸口給炸出一個通透的血洞。

那老四雙目圓睜,臉上依舊處於驚愕當中,透過通透的血洞,隱隱可以看見身體當中那被炸碎的內臟,那殷紅的鮮血直躺躺的流出。

轟隆隆!

那箭矢撞擊在牆壁上發出隆隆響聲,直到此刻,金陵八鬼才反映過來。

而那無妄之災的老四,視線轉向胸前的血洞,緊接着一股劇痛猛然襲上心頭,身體想動,卻不受控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老四!”

“六哥!八第!”

金陵八鬼剩餘五人發出淒厲的吼叫,八人自小長大,什麼事情都一起做。

如今,卻因爲一時大意,瞬間兩死一傷,而那被傷的老四,明顯的感覺到體內的本源被打的潰散,眼看是活不成了。

“太給力了!”

而陸本善的心情與金陵八鬼的心情可謂大不一樣,震驚過後便是一片歡喜。

實在想不到古羲體內的後招居然如此強悍,一擊秒殺元衍境四重天三人,這簡直就是令人駭然,他才元衍境二重天啊!

幸好沒有攻擊他……

陸本善高心之於又暗自慶幸,如果之前他選擇攻擊古羲,那承受這絕世一箭的可就是他了。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箭,他的肉體絕對不可能承受的住,到時候體內的本源可就自動出來承受這一箭,而結果只有兩個。

一個是他直接被打散本源隕落,一個是本源受創,身受重傷,而無論哪一個,他都不可能會有機會再次去攻擊古羲。

“這小子哪裏來的怪物,不僅擁有百萬年的靈根,而且還擁有如此恐怖的攻擊,這攻擊明顯就是經過衍器加持出來的。”

不能爲敵!

古羲恐怖,然而卻也讓陸本善感覺到致命的危險,曾經有過一瞬間的念想去擊殺此刻的古羲,然而下一瞬間‘不能爲敵’這四個字深深的印入陸本善的腦海當中。

誰知道這小子還有沒有後續攻擊……

古羲的這一箭倒是給陸本善敲了一個警鐘,深深的警鐘。

就在此時,陸本善忽然聽見金陵八鬼等人淒厲的大吼,而後瞬間反映過來。

再給你來一下……

陸本善和善的臉上露出腹黑的笑容,那藏於掌心的青色葫蘆忽然出現在他手中,緊接着體內的衍力抽風一般向着青色葫蘆當中洶涌而去。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