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隱帶著路瑾來到中心醫院。

一個長相精緻的女人靜靜的躺在床上,就算她昏迷不醒,也能看得出她以前是一個多麼優雅矜貴的女人。

洛隱跟她的眉眼相似,更是繼承了她精緻的無關,路瑾不難猜出來這個女人是誰。

洛隱讓路瑾隨便坐,給她倒了杯水,就坐在床上給那個昏迷的女人擦手擦臉。 「這是我母親。」他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讓路瑾有些反應不過來。

「啊……我看出來了。」

洛隱繼續說,「我母親三年前突然出車禍,光是手術費,就要一大筆錢。那時候我還在上學,那些錢我連一半都湊不齊,更別說……」

他今天像打開了話匣子,把那些隱藏在心裡的話,一股腦全說了。

憋了這些年,可能是真的忍不住了。

他開門看見她的那一刻,心中那股不少控制的情愫,徹底浮出水面。

——她幫他得到名利,他歸她。

從來沒有哪一刻,會覺得當初的提議真是太好了。

洛隱這一說,就說了兩個小時……

她也不清楚他說了多長時間,她睡著了。

「走了,我們去吃飯。」

路瑾被洛隱拍醒,摸了摸空蕩蕩的肚子,眼巴巴的盯著桌子上保溫桶。

洛隱見她可愛的樣子,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腦袋,「那些涼了,你要是喜歡,我們回家,我再給你做。」

「嗯嗯。」路瑾趕緊點頭。

洛隱的廚藝是真的好。

她沒看見,牽著她的男人說到回家兩個字時,眸中是多麼的燦若星辰。

日子慢如細水的過著,洛隱的好感度卡在了90,死活都上不去。

關鍵是——都90的好感度了,這男人還跟她表現的跟個普通朋友似的,如果不看好感度,完全猜不到他的內心。

果然是演技大有提升啊!

這中間,路瑾還聽到一個消息——楠楠死了,洛辰吸毒被抓。

這也是小李子給她八卦了一嘴,沒想到好死不死的,就被洛隱給聽到了。

一頓盤問哄騙下,路瑾只能把原主幹的蠢事老實交代了。

他喃喃自語,「原來你有喜歡的人啊。」為了他,連這種事都做的出來,那肯定是很喜歡吧。

路瑾好像已經看到洛隱身上開始冒黑霧了……

這是黑化的表現!

路瑾想解釋,但又轉念一想,她這該怎麼解釋?

她確實就是干過強搶美男這種事!

雖然是原主幹的,但這個鍋她是不得不背!

洛隱走了,往後一連一個禮拜都沒有給她打過一個電話,發過一條信息……

路瑾氣得都想把小助理髮配邊疆了!

——如果不是沒有人來幫她處理事務的話!



又到了頒發金馬影帝獎的時候了,洛隱出演的《破天》也有被提名。

洛隱也沒說讓路瑾去當他的女伴。

路瑾還想,他要是敢挽著別的女人一起出現,那她肯定是要教教他,做一個專一的男人的。

系統對她這種霸道的毫無道理的渣女心思,表示一萬個鄙視。

你踏馬都不愛人家,你管那麼寬幹什麼?

路瑾不服氣:「我只是現在不愛,況且,我都放低身段攻略他了,他還敢找別的女人!」活膩歪了!

我的東西,就算我現在不喜歡,那也是我的!

誰敢染指幹掉誰!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以後會愛上他了!】系統驚喜的追問。

誰告訴你我以後就會愛上他?!

我可沒說過這句話!

請你不要隨便腦補! 魔氣滾動,宛若黑煙衝天,蹦騰之下,靈畫之中有大河奔騰的聲音傳出。

然而,李瀟並不給對方機會,丹田內光輝一閃,一道聖潔的神曦爆發。

浮屠塔身顯化!

嗡!

隨著空氣一陣震動,浮屠塔身宛若金剛鐲,瞬間就套在了耶律山崎的身上,將其禁錮了下來。

隨著聖潔的神曦閃爍,耶律山崎身上的魔氣被震散,連體內的靈力都被封印了起來。

這一刻,耶律山崎宛若一個廢人一般,一臉驚恐的看著李瀟。

「你……你是……」耶律山崎面色蒼白,他突然想到了魔族之中的一個傳言。

可惜,李瀟壓根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只是輕語一聲:「沒錯,我是。」

說罷,一拳落下,拳芒如大日,直接震碎了耶律山崎的天靈蓋,一擊斃命!

「之前就和你說了,我是人皇,可惜不信。等你相信的時候,已經晚了。」李瀟輕蔑一笑,隨即看向正朝著遠處逃去的那幾個長老,眼中寒芒閃爍。

「喜歡當魔族的狗,今日一個都別想跑!」李瀟大喝,虛靈渡施展到了極致,宛若流光劃過空中,沿途留下了一道道殘影。

短短几息之間,李瀟便追上了這幾個長老。

隨後的戰鬥,便毫無懸念。

十幾息的時間后,這幾個長老便被李瀟全部鎮殺!

「紫衫!受死吧!」

就在此刻,空中傳來一道怒喝。

隨即,只見紫衫從空中墜落而下,渾身是血,其眉心更是出現了一道裂痕,深可見骨。

武曲宮副宮主追了下來,一腳如倒插的利劍,靈力凝聚成了寒芒,直逼紫衫的天靈蓋踏下。

「等下!」李瀟急忙阻止,一把將紫衫拉到了身邊,隨即一指點出,探查了紫衫的靈魂記憶。

隨後,李瀟將其如丟垃圾一般,丟到了副宮主的面前,揮了揮手,道:「全是一些沒用的記憶,殺了吧。」

「放過我!我是一時鬼迷心竅,給我個機會,我一定改過自新!」紫衫面色煞白,更是跪在地上求饒。

面對死亡,誰能不怕!

「做過的事,就該負責。」李瀟輕語,看了一眼七座如被鮮血浸泡過的山峰,眼中一縷怒火在燃燒。

噗!

下一刻,副宮主動手了,一掌落下,將紫衫力劈!

「去看看七絕峰還剩多少人。」李瀟嘆息,沒想到去了一趟蒼雲學院后回來,七絕峰竟成了這般模樣。

曾經蒼雲皇國頂尖宗門,這一劫之後,恐怕要落入三流宗門之列了,實力大不如從前。

半柱香后,李瀟一行人在武曲宮大殿內集合。

七絕峰倖存下來的人,都集合在了這裡。

「算上煉丹師,煉器師,整個七絕峰就剩下這麼幾個人了。」武曲宮副宮主嘆息道,看著大殿下方那一百多人,眼中不免露出了悲傷之意。

曾幾何時,七絕峰光是弟子就有上千,煉器師,煉丹師更有近百。

可這一劫后,七絕峰的人數,足足銳減了十分之九!

「徐老,壽均,今後你們掌管七絕峰煉丹師,我將傳授你們煉丹手法,以及失傳的丹方。」

「步耀連,今後你執掌七絕峰煉器師,我傳你煉器手法,以及各種密器煉製之術。」

「徐如林,楚項,今後你們輔佐副宮主,打理好宗門之事。」

……

這一刻,李瀟站了出來,只因他看得出,武曲宮副宮主已經是六神無主了。

他驚慌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如此,李瀟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七絕峰就此解散。

更何況,人族和天族,魔族,遲早會展開一場大戰。

到時候,人族需要更多的強者,需要更多的修鍊資源,也需要強大的器物!

既然如此,李瀟便以決定,從今天起,以七絕峰為根基,培養人族各種高手,為他日與天族和魔族的決戰,做好準備。

接下來,李瀟宣布了各種事項,副宮主也沒有反對,只是愣愣的出神,眼中的悲傷之意,越發濃郁。

至於其他人,也沒有反對,似乎很尊崇李瀟。

就這樣,在李瀟的一番宣布布置之下,七絕峰被重新整頓。

曾經的紫雲宮,變成了丹宮,凌霄宮則變成了器宮,而武曲宮則成為三宮之首,專收弟子,培養強者,管理宗門一切事物。

當忙好一切后,李瀟讓眾人都散去了。

這一刻,李瀟將目光落在了副宮主身上,輕語道:「齊澄副宮主,我想你應該有話對我說吧?比如說,三大宮主的事。」

李瀟之前探查了紫衫的記憶,雖說是沒什麼用,但這記憶里,卻有關於三大宮主的事情。

之前,紫衫將七絕峰的一些高層留下,就是想要從他們口中得知三大宮主的下落。

可結果,紫衫並沒有得逞。

而唯一知道三大宮主下落的人,李瀟從紫衫的記憶中得知,正是武曲宮副宮主,齊澄!

「你想知道什麼?」齊澄神情恍惚,似乎還未從悲傷之中回過神來。

「三大宮主在哪裡?」李瀟問道,神色一凝,沉聲道:「你肯說嗎?亦或者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說罷,不等齊澄開口,李瀟正色道:「你要明白七絕峰如今的情勢,三大宮主若是不出世,七絕峰必定會被覆滅!」

齊澄聞言,不由點頭,似乎是緩過了神來。

但是,他眼中卻帶著無奈之意。

只見他將目光落在了第七峰上,看了一會後,嘆息道:「我又何嘗不希望三大宮主出關,可惜……他們從蒼雲皇國三大禁地之一的萬神山莊回來后,便進入了第七峰的密室中,閉了死關。」

「誰也不知道他們在萬神山莊內遇到了怎樣的遭遇,總之他們是重傷而歸,若是傷勢不痊癒,便無法出關,一旦出關,就意味著死亡。」齊澄嘆息道。

齊澄知道三大宮主的事情,可他又怎會將這些事情說出去。

畢竟這蒼雲皇國內,想要取代七絕峰的宗門太多了。

一旦被別人知道三大宮主無法出關,那七絕峰的處境,將會便的十分不妙!

(本章完) 「辣雞統,以後的事我怎麼知道?」就算是天道,也無法肯定的預料將來。

人間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

——計劃趕不上變化。

所以,辣雞統你沒事要多讀點書,別隨便暴露智商。

金馬影帝獎的得主,毫不意外——是洛隱。

網上那群黑子又開始了。

「洛渣那演技也能得影帝?我只能說,有錢真好……」

「突然感覺得金馬影帝獎也不是什麼難事,一個渣渣都能得,趕明我去混娛樂圈,那我是不是也能得一個?」

「樓上醒醒。你不是洛隱,你沒有米大佬。」

「樓上醒醒,你不是洛隱,你沒有米大佬。」

「樓上醒醒,你不是洛隱,你沒有米大佬。」

」……「

如此整齊的隊形,路瑾一個沒忍住,也跟了一波。

路瑾:「……」

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