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山上下來,那楊晨和楚懷玉呢,是不是已經死於你手?”

“什麼?”居合遊聞言竟然也是驚叫出來,隨後喃喃自語:“他們兩個就是楊晨和楚懷玉,怪不得……果然……”

“哼!想必你還不知道他們是誰吧?他們乃是出雲帝國公會中天賦奇高的兩位少年,更是公會長老們暗中培養的對象,你把他們殺了,恐怕星炎帝國將來會更不好過吧!”

楊晨和楚懷玉此時在山上吸納元陽,修爲已經恢復了大半,山下衆人如臨大敵之象和他們的對話都一字不落的被聽入耳中。

“我們什麼時候成了公會長老們暗中培養的對象了?”

兩人都是一頭霧水,不知道泰將軍此言是爲了迷惑對方,還是真有其事,不過聯想到彼時宗元德之語,公會之中貌似確有神祕人物在暗中關注自己,一時間兩人心中不禁掠過一陣寒噤,這行事風格與那武陽城背後的神祕勢力何其相像?

山下居合遊聞聽泰將軍暗中威脅之語,輕蔑一笑,道:“你不必嚇唬於我?我居合遊早已和出雲帝國公會是不共戴天之敵,還在乎他們的什麼得意門生的兩條命麼?不過……楊晨和楚懷玉還好好的活着,而且還是我救了他們,真的是造化弄人!”

泰將軍聽到山上兩位少年依然活着,明顯面上緊繃神色緩了下來,他身爲雲晶侍衛統領,今日恐怕免了不一場血戰,如果再讓他們兩個喪命於此,恐怕連萬法長老也保不了他。

“你說你救了他們?笑話,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敢取他們的性命?”

“泰輝,你真的是久居蠻荒之地,連我這個外人都知道出雲城今日表面上雖然是風平浪靜,暗地裏其實是急流涌動,波雲詭譎,已經有很多人都沒有見識過公會兩位會長大人的風采了,他們早已是蠢蠢欲動,而你所說的這兩位少年自然就成爲了衆矢之的。”

泰將軍沉默片刻,他自然也知曉箇中形勢,只是沒想到他們真的敢動手,良久,他嘆了口氣,說道:“元德他恐怕已經不在人世了吧?你殺了他就不怕皇室那位動怒麼?”

“哼?一箭透體而過!小人而已,我豈會在乎?那人就更不會在意這等邀功請祿之輩,而且這還不是你泰輝**出來的人,不堪一擊,要怪罪也怪罪你啊!”

泰將軍聞言大怒,口中吼叫道:“居合遊,你不要欺人太甚,只要有我鎮守育靈山一日,你便休想踏足這裏!”

“哈?區區育靈山,我根本沒瞧在眼裏。”居合遊突然也神情激動起來,磅礴氣勢陡然爆發,下方數百侍衛都是感覺到一股滅頂之力,直如黑雲壓城,隕石破空。


“我要的,只是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擊敗出雲帝國!”狂吼之聲一字一字地從居合遊口中蹦出來,彷彿帶着無盡的不甘和憤怒。

泰將軍不再言語,陡然挺槍之上,手中玄階靈器急速舞動,瞬息之間周圍便凝聚出一層虛影,玄階高級戰技白龍永生在他手中,更是凝天地靈力,出神入化。

楊晨和楚懷玉剛纔便險些被這戰技殺死,此時不禁凝神望去,只見泰將軍周圍白龍之影更是縹緲不定,似乎只是在周身有一層薄霧流動,但是兩人都知道,這薄霧之中,萬千風刃流轉不息,濃郁靈力不斷迸發,莫管是金石銀鐵,還是花草樹木,都是沾之便被震爲粉末,消散於空間之中。


“哈哈!來得好!”

居合遊挺身直上,一雙火焰之拳瞬間擊出,便如那天邊的隕石,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與白龍之影轟然撞擊在一起,一時間只聽到無數叮叮之聲傳遍育靈山,傳遍這周圍密林,兩股超然靈力不斷碰撞,激起的衝擊波震得山河變色,日月無光。

此時山下侍衛們都是被迫凝起靈力護於周身,以免遭受上方氣勢波及,他們自保無暇,就連兩人戰局如何也是無法得知。

但楊晨和楚懷玉在育靈山頂,卻是處於戰鬥影響之外,偶有一道衝擊之力傳到此處,也是被他們輕鬆化解,兩人向下感應而去,發現泰將軍此時白龍之影竟是越來越濃,籠罩之下的臉色也是震驚和急怒交加。

白龍永生是飛龍槍法中最厲害一招,其完全靠靈槍催動靈力舞動於周身,達到攻擊與防禦兼備之奇效,而白龍之影的表象則象徵着修爲的高低,傳說中創出此等戰技的前輩使出來之時,完全與周遭世界化爲一體,無聲無息,無形無象,真的是殺人於無形,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兩人纏鬥片刻之後,居合遊陡然腳下火焰升騰,身形扶搖直上,化爲一道通天火柱,將整個天空照耀的如末世一般。

“地階初級火靈術法—地火通天掌!”

一時間掌影漫天,颶風嘶吼之音響徹天地,場中除了寥寥可數幾人以外,剩餘衆人此刻完全是目不能視物,耳無法聞聲,就如處在一個滿是狂暴力量的混沌世界中。

楊晨和楚懷玉凝起靈力甲,面容驚駭的向下望去,只見那滿天霓虹氣浪之中,一道白色虛影如遭重擊般嗖的一聲向下落去,眼看即將撞到育靈山之時他以手中靈槍指地,堪堪穩住身形。

“將士聽令,結雲晶槍陣!”泰將軍面染灰塵,急怒道。

“吼!”

他話音一落,剛纔那些勉力支撐的雲晶侍衛立即挺起身體,口中震驚天地,數百條黃階高級靈器直指蒼穹,匯聚在一起閃耀着灼目光華,如明日高懸,照射萬物。


“雲晶槍陣,哈哈!”居合遊見此數百人擺成的大陣,絲毫沒有懼色,反而是神情激動無比。

重生之軍嫂 相隔數年,終於又是再見!不過……兄弟們,起!”

他口令一下,身後的星炎將士們也是雙手高舉,無數道強勁的火靈之力瀰漫於育靈山,而這些力量最終全都匯入居合遊身體之上,他瞬間周身火焰繚繞,有如那火中殺神一般。

“數年前,我敗於此陣之後便潛心專悟,經歷高人指點方纔明白這雲晶槍陣不過是以催動靈器之力,隨後相互激盪,形成一生一,百生百,循環相生,靈至萬力的絕高境界,發揮至極處甚至可以匹敵數萬人之軍隊,不過……今日就讓我星炎衆多將士之力,來破此大陣,以慰死於其下的亡靈!”

話落,居合遊猛然沖天而上,彷彿凝結了世間的所有的靈力,化爲一雙神來之掌,方圓數裏之內全都籠罩在他的掌風之內,楊晨和楚懷玉只聽得一聲震耳欲聾的能量相激之音,一時間恐怖的衝擊波如龍捲颶風襲過大地,密林之中萬千樹木瞬間化爲齏粉,倖存的靈獸驚慌逃竄,周圍完全陷入混亂之中。

“撐住,集於一點,不要讓他攻擊到薄弱部位!”泰將軍在一旁急切命令道,他身爲此陣的陣眼,原本以爲可以與居合遊正面相抗,哪知道對方完全不理會自己,急速掌影如珠玉落盤般攻擊在大陣之上,雖然難以動搖陣法根本,但是他每一擊都是有千鈞之力,如此下去衆位侍衛必將會不攻自破!

果然,堅持了片刻之後,那些侍衛已經陸續的癱軟下去,口中鮮血直噴,已然是性命不保,這些人本來就驚駭於居合遊的絕世修爲,此時接連死去之後更是心理崩塌,潰敗之勢已成定局。

楊晨和楚懷玉此時修爲已經盡復如初,兩人心神被震撼到無以復加,自修煉以來還尚未見過如此修爲之人,恐怕那公會三大執事也未必如此,而且居合遊一身凜然之氣,竟是讓身爲敵人的兩人心中也不禁佩服。

只可惜此時雙方畢竟是敵對關係,如果居合遊屠盡雲晶侍衛以及育靈山衆人,那就算他們兩人僥倖逃脫,恐怕也是難逃其咎,那時皇室震怒,公會真的會一如往昔保下自己麼?

兩人相視一眼,點點頭。

“今日,就再出手一次吧!” 雖然居合遊滿身英雄氣概讓人折服,但是楊晨和楚懷玉內心裏卻不認同他這種做法,畢竟兩國之交戰,無論是勝利還是失敗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又何必再臣服之後再伺機報復呢?

當日出雲廣場之上那百姓痛苦淒厲的哭喊之聲依然在耳邊迴旋,兩人已不想讓這種慘劇再次發生,所以此刻,不管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了諸多無辜侍衛,都必須要阻止。

楊晨心念一動,渾身上下陡然出現一道金色光影,那威嚴無比,蘊藏着巨大力量的龍之氣息已悄然出現,在這一瞬間,育靈山周圍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雙腿同時發軟,一些定力稍弱之人竟都是忍不住匍匐在地。

“小玉子,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龍之王者!”

楚懷玉站在楊晨身邊,直接感應到身邊突然出現的那道驚人的氣勢,也是不自覺的生出敬畏之感,不過他心念堅定,只是稍微運靈抵抗,便恢復過來。

“楊晨,這等好事怎麼能少得了我?就先讓我來營造一點氣氛吧!”

楚懷玉話音一落,指尖之上突然靈力迸發,躍出一頭朝雲七色鹿,雙角呈現紅藍兩色,渾身上下流光溢彩,靈力逼人。

“水生火揚,霧滿攔江!”

只見那小小朝雲七色鹿昂首嘶鳴,雙色鹿角之上猛然升騰起一股強大之極的水火之力,兩股不相容的靈力交融在一起,頓時化爲團團霧氣,只是片刻,便將整個育靈山籠罩於其中。

下方雲晶侍衛和星炎將士見此異象,都是不自禁的放下手中靈器,激盪修爲也是漸漸緩了下來,先是一股神祕力量逸散,後又驚現這等漫天大霧,霧氣之中甚至同時出現極冰冷和極灼熱兩種奇妙的感覺混合在一起。

泰將軍和居合遊身爲各自首領,都是面露驚駭之色,兩人同時望向對方,想確認這是否是對方所藏祕術,不過很快就都打消了各自內心的這個念頭。

這等驚天之象絕不是人力所能爲之,至少出雲帝國和星炎帝國中還沒有人能有這樣的修爲!

似是不甘心計劃受阻,居合遊騰空直上,面對茫茫濃霧道:“何方高人?降臨於此,不知能否現身相見?”

他語氣雖然一如往昔的狂傲,但是明顯夾雜着一絲敬畏之感。

楊晨和楚懷玉見只是稍施小技便震住場中兩大強者,還有數百實力卓絕的侍衛,心中也不禁有些自得,此刻既然雙方同時罷手,那如果能夠在震懾之下止住干戈,也不失爲一良策!

“我是何人你不必問!你們只需知道一點,莫要在此打鬥,惹我清修!”太武幻金龍現身於世,沉聲說道,聲音之中盡顯龍之王者氣息,令人不由生出伏地之感。

泰將軍和衆多雲晶侍衛畏懼之餘都不禁暗中納悶,育靈山雖然富藏雲晶之礦,而且地處無邊密林,頗多強大靈獸,不過這等境界的卻是聞所未聞。

找個富豪當老公!

想到此地有這樣的強者存在,自己還時時警惕,保護雲晶礦,實在是有些多此一舉。

不過那居合遊卻是不甘放棄,朝着濃霧之中行禮,道:“前輩,我星炎帝國與出雲帝國戰爭已久,不小心打擾到您實在是抱歉,我奪取育靈山可以讓您完全佔居此地以示歉意,但是之前,我需要趕走這些無恥的出雲之人!”

楊晨見這居合遊竟然如此固執,在這等駭人之象下仍然堅持,如果他不聽勸告,那震懾之策便只能作罷了。

“我觀這些人都非你敵手,你又何必趕盡殺絕!”

雲晶侍衛聽聞這強者竟是在爲自己求情,都是感到無比感激,剛纔那一副瀕臨絕境神情也是消失,把全部求生希望放在了太武幻金龍身上。


“趕緊殺絕?哈哈!”

衆人都沒想到居合遊聽到神祕強者的話之後竟是突然面色激動,渾身狂性大發,雙眸之中也是出現了無盡的殺意。

“當年我父親執掌星炎大軍,卻是被他們於萬軍之中暗殺,之後我星炎數十萬將士、百姓都被他們屠殺殆盡,前輩你怎麼不問問他們爲什麼要趕盡殺絕?”

太武幻金龍聞言沉默不語,不說是他,就連楊晨和楚懷玉也不知星炎之中還有這段歷史,怪不得後來他們派出諸多殺手多次襲擊,原來是有這般大恨。

居合遊見濃霧之後沒有迴應,雙眼隨即冷冷看向腳下雲晶侍衛,道:“原來前輩您也不知道答案麼?那今天,就讓我摘下他們的頭顱,聽聽那堂堂出雲帝國會如何回答我這個問題?”

他說完便急速向下,一道赤氣浪轟然發出,頓時茫茫大霧也被映射成的火紅色,看起來猶如天邊朝雲,蔚爲壯觀。

“不!”

太武幻金龍龍尾一擺,洶涌靈力爆發出來,閃電般的出現在雲晶侍衛衆人的上方,堪堪擋住居合遊的攻擊。

“今日我恐怕不能讓你如願!”

此時有朝雲七色鹿設下大霧,下方的雲晶侍衛和星炎將士都已經處於幻境當中,就只有寥寥數人還保有神智,而且泰將軍得此神祕強者相助,也不敢妄自打擾,所以此間育靈山,就只有居合遊一人能看到太武幻金龍真容。

龍遊天地,金鱗耀世,饒是居合遊家學淵源,見識頗廣,一瞬間也是目露驚駭,呆呆地立於原地,不過他代替死去的父親繼任星炎大將軍,自然持有一國之威,很快便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前輩貴爲真龍,何必摻雜我們人間俗事?”

“不得不爲之,其中原因不便透露!”

居合遊臉色變了變,突然厲聲說道:“如果前輩執意如此,那我只好冒犯了,龍族,也並不是無敵的存在!”

太武幻金龍聽其語氣頗有不敬,心中也微有怒氣,但對方身懷國仇,倒也並非是無理取事,要不然憑他以前的脾氣,早就一擊將他經脈震碎,化爲齏粉了。

“哼,黃口小兒,我族之名怕是你還有沒有那層次聽說過,今日你既然不聽勸說,那便讓你知曉莫要逆天行事!”

太武幻金龍騰龍擺尾,乘風而上,頓時恐怖力量逸散開來,居合遊大驚,急忙雙手拍出,但此時龍身已經將他緊緊纏繞,不論他如何施力,耀眼金光都是沒有黯淡分毫。

片刻之後,居合遊已知雙方實力差距過大,而且這巨龍並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自己如果再堅持下去也將是徒勞無功,萬一激怒對方,那自己和下方數百軍士不過是對方一合之功。


“小兒,你此刻迷途知返還來得及!”

居合遊沉默不語,良久才道:“前輩修爲驚天徹底,我遠不是對手,不過他日修爲大進,我還會再來!”

太武幻金龍聞言不禁無語,對方執着堅忍遠超自己想象,而且居合遊身負仇恨,除非此刻殺了他,不然確實難以阻止,不過這世間戰爭,在這生活了無盡歲月的金龍面前,不過都是過眼雲煙。

“今日你且離去,他日事情如何,就看他們的機緣造化了!”

居合遊聞言點頭,看來這龍族強者也只是偶爾路過,下次自己捲土重來,育靈山將沒有人能夠阻擋自己。

“打擾到前輩,萬分抱歉!“

見居合遊聽從了勸告,朝雲七色鹿便對星炎將士撤去了幻境,在其帶領之下,一行人瞬間消失在了密林深處。

楊晨不禁鬆了一口氣,道:“這什麼星炎大將軍真是膽大包天,見到龍叔之威竟然還如此固執。”

楚懷玉微微一笑:“他應該就是當初我們所救星炎殺手首領費衣口中的少爺,此番一見果然是氣度非凡,如果有機會我倒想結交一下。”

“能得你稱讚的人可不多啊!算到現在也就我一個而已,現在又多了一個!哈哈!”

楚懷玉翻了個白眼,便欲收起七色鹿神通,化去衆人幻境。

“等等!”

楊晨出言阻止,在楚懷玉的詫異之中,那太武幻金龍扶搖直上,來到育靈山頂,濃郁靈力瞬間爆發,那巨大的雲晶礦石一下子就被剝離了開來,晶瑩剔透,光彩奪目。

“這品質,恐怕比那天級還要精純,我們幫了他們那麼大一個忙,這點就當小小謝禮吧!”

楊晨大言不慚的便將這塊巨大雲晶石收入晶玉之中,想到剛剛居合遊口中出雲軍隊的惡劣行徑,楚懷玉便也沒有阻攔,如果找人將這塊雲晶石打造成高階靈器,對兩人戰力也是極大的提高。

兩人將一龍一鹿收入異空間,便催動天宇宮印,瞬間已達數裏之外。

育靈山下,雲晶侍衛見濃霧散開,眼前星炎之人早已離去,神祕強者氣息更是無影無蹤,就連楊晨和楚懷玉也是消失不見,一時間衆人彷彿是還沒有從剛剛的幻境之中醒過來,兀自神情呆滯,目色茫然。

只有周圍的狼藉一片告訴衆人,育靈山經歷了一場驚天劫難! 就在育靈山衆侍衛忙着清掃戰場之時,楊晨和楚懷玉卻是停下急速向前的身形,緩緩立於兩處樹梢之上,密林之上清風徐徐,衣袂獵獵飄動,兩名天才少年此時居高臨下,遠處山峯、叢林盡收於眼底,偶爾還能見到那翱翔於天際的靈鳥猛禽,在這包容萬物的天地之間,兩人此刻心中都是雲淡風輕,淡然愜意。

良久之後,兩人方纔將放空的目光又重新凝聚,遙遙眺望那剛剛大戰場所-育靈山,這帝國最爲重要的雲晶礦山地處偏僻,但顯然也是逃不過繁華俗世的權力爭鬥,各方勢力在此地你方唱罷我登場,延續着歷史上已經上演了無數遍的血雨腥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