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短時內,可能完玩了刀刃了。

另外兩隻,一個釘中肩胛骨,一個正中眉心,部位精準無比。

被釘中眉心的男鬼,淒厲尖叫,無比痛苦,黑色鬼氣渙散的厲害。

男殭屍最弱,幾乎在垂死的邊緣。

“啊……”

天台上,薛紅一聲淒厲尖叫。

我擡頭望去,她脖子被勒住,直接吊在天台邊緣,像個提線木偶般,搖搖欲墜。

帶銀色面具的人,見到何凡傷了凌幽,好像要撕票了。67.356

我焦急的對何凡道:“快,你快點去救她。”

何凡點頭,飛快的往小樓上跑去。

天台頂上,那人威脅道:“將人給我放了,不然這隻狐狸必死無疑。”

我心裏很不甘啊啊啊啊。

可是,不甘我也不能見死不救!

我對他喊道:“你先把薛紅給放了,然後我放了他們?”

“閉嘴,龍小幽你休想給我談條件,你立馬把人放了。”

何凡還沒有跑上去,看着薛紅氣息越來越微弱,我一咬牙,伸手朝紫電拘魂網方向,手心一抓。

“收……”

擴張成巨網的紫電拘魂網,收縮成火柴盒大小形狀,回到我手心。

呯呯呯,兩隻殭屍一鬼,瞬間落在地上,東倒西歪的在吐血,垂死之狀,沒有一個能站起來。

他們現在很弱,屍氣鬼氣都渙散的很厲害。弱的我只需一張靈符,就能將他們湮滅。

我掏出靈符,對上面的銀色面具喊道:“你馬上給我把薛紅給放了,不然,就算沒有紫電拘魂網,我一樣可以把他們滅了。”

上方那男人,把吊着的薛紅提上去,準備把她放開。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而不遠處,何凡在他背後五米,小心翼翼的窺視着,隨時想將他拿下。

馨兒一下飛出來,對我說:“主子,何凡不能和他鬥,他打不過那人。”

我問馨兒:“那是人是鬼,還是殭屍。很強大嗎?”

“他的磁場很強大,不是人,不知是鬼還是殭屍,馨兒距離太遠聞不出來,近點就知道了。”

我把陰陽乾坤袋放飛,對她說:“距離近點,你去聞聞。”

“是,主子。”

馨兒變小,一路往四樓的天台飛去。

再回頭,倒在地上的三隻不見了,在我鼻子下一溜煙的沒影了。

只留下一攤血,過程不過兩秒時間。

我腳踩大地,憤怒道:“麻痹的,又讓她給跑了。”

我不甘心的掏出符錄,甩出一張追魂符:“給我把他們追回來。”

天台頂上,何凡在和那個銀色面具打鬥,他們動作很快,快如風,疾如閃電。

Wωω ●ttκΛ n ●C ○

幾個回合下來,我看見何凡漸漸落了下風,

他打的很吃力,被逼入了天台邊緣。

地上,薛紅在捂着脖子拼命的咳嗽。

篤地,何凡中了那銀色面具的一掌,眼看就要被打下去。

我頓時緊張的尖叫道:“喂,小心點?”

嘭一聲,何凡就要落下來。薛紅突然伸出手,將他拉住,在天台邊緣吊着。

我站在下面,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那個男人站在頂樓邊緣,目光如破碎星辰,灼灼注視着我。

我恍然覺得,這個人我一定見過,因爲,他的眼神很熟悉。

只是,我一下想不起來是誰。

馨兒飛回來,軟糯的聲音很垂敗:“主子,那人磁場太強大了,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聞不出鬼氣還是屍氣。”

我喃喃自語道:“算了,或許我見過他,可是我想不起來了。”

上面,薛紅用盡最後力氣把何凡拉上來,然後徹底暈迷過去。

在房間裏,我小心翼翼的擦拭薛紅臉上的傷。

何凡坐在椅子上,看着薛紅,愧疚的對我說:“算了,我沒成功,那二十萬不要了,不過五十萬,等我把那隻殭屍抓住,你再付給我。”

枕上豪門:冷血總裁的心尖妻 我看了他一眼,他眸光溫柔停留在薛紅的臉上,注視了很久。

冷不丁的給我來了一句話:“我師傅說妖都是壞的,陽界所有妖都應該被剷除。這隻狐狸,是我第一次見到有人性的妖,不濫殺無辜,還會救人。”

我不解道:“爲什麼這麼說?”

“你知道我爲什麼住在你們對面嗎?”

我停手問他:“爲什麼?”

“爲了監視這隻狐狸,那天晚上把她屁股釘了,我就一直監視她,她到底以什麼爲食?會不會吸食人血,會不會濫殺無辜,當然,我是第一次看見千年妖齡的,更多的是想證明自己實力。”

我把毛巾放下,站起來對他說:“薛紅是隻好狐狸。”

“之前,你決定用狐狸換那三個,覺得你很傻,不過換了我,我也會換,因爲這隻狐狸值得。” 我拿着手帕和水盆重新換盆水,等我出來後,不見何凡蹤影。

大門敲了眼,門已經合上了。

他大概把門關上出去了。

薛紅的嘴脣邊緣有絲血跡,還沒幹枯,我趕緊把臉盆放下,在她脣邊細緻擦拭。

這血液不帶妖味,難道是何凡那小子的?

守了薛紅大半夜,她沒發燒和疼痛的症狀,我纔去休息。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薛紅居然醒的比我還早,像個沒死的人一樣,已經給我做午飯了。

我愣在門口問薛紅:“薛紅你沒事吧。”

薛紅拿着菜鏟子,頭都沒回說:“小幽,謝謝你了啊。昨天照顧我半宿,我給你做好吃的。”

“不用謝我,是何凡給你進食,你纔好的這麼快,對了薛紅,你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道那個捆住你的人是誰?”

薛紅拿菜鏟子的手一頓,回頭看我一眼:“我當時和那隻厲鬼打鬥,她鬼齡不過百年,我完全能把她拿下,不知從哪個角落冒出來三隻,我一對四還綽綽有餘,然後我聞見一陣莫名的味道,當場就暈過去了,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被掉在房頂上。”

我走近一步,緊張問道:“薛紅,你是狐狸,嗅覺一定很靈敏的,那種味道你還能聞的出來嗎?”

薛紅把煤氣關上,咬牙一臉憤恨道:“那味道我當然知道,凌幽有一次放倒我,就是用的那種屍霧。千年屍油煉製的,奇毒無比,凡人吸上一點就能喪命。”

“那個將你吊在房頂上的,你就聞不出嗎?”

薛紅搖頭,沮喪道:“剛剛醒來就看見自己吊在房頂上,我雖然是妖,但摔下去必死無疑。況且剛醒來自己味覺,嗅覺,聽覺都還沒恢復,就被嚇破魂了。”

我嘆了一口氣,語氣無奈道:“算了。我只是覺得那個人很熟悉,我一定有見過,只要見過的人,我們就能縮小範圍,把他揪出來。”

“對不起小幽,昨天你明明能殺了她,我扯你後腿了。”

我對她笑了笑,安慰道:“沒關係,紫電拘魂網能對付她,以後我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先不說那賤人了,吃飯,下午有兩節課。”

我和薛紅吃了飯,回到學校。

下午,下了課回到停車場,昨天擺凌幽豪車的地方,沒有看見那輛法拉利。

薛紅雙手抱胸道:“那賤人十天半月不會來學校了,不過半個月後,說不好,她的報復心很強。”

聽見薛紅這麼一說,我蹙眉心問:“你說,她會不會報復我爸媽?”

“不會,你的家是她生活在凡間的唯一儀仗,是最後救命稻草,她不會這麼快把自己後路給堵了。”

聽見薛紅的話,我稍稍安心一些。

半個月以後,她要是真敢來找我報仇。

我就把她給滅了。

停車場開進來一輛熟悉的越野車,我瞧駕駛室,是啓風開着的,旁邊坐着青蘭。

我對薛紅說:“我去找青蘭。”

薛紅點頭:“我去找啓風聊聊。”

青蘭剛下車,見我走過來,笑的如沐春風道:“小幽……”67.356

她膚色比以前更白了,站在太陽底下,我甚至看不見她的血管。

青蘭見我盯着她的臉看,手連忙擋住,推了一下我:“小幽,你看什麼呢。”

我被她一推,整個人摔在地上。

薛紅迅速奔過來,把我扶起來:“唉唉,青蘭你下這麼重手幹嘛呢,昨天小幽照顧我到半夜才睡覺。”

青蘭臉嚇的漆白,手足無措道:“對不起,小幽,我不是故意的。”

我擺擺手:“沒事,我沒事了。”

薛紅扯着我的手就走,原本,還想和她聊聊的,什麼都聊不上。

開車回去時,薛紅一個勁的抱怨:“啓風上哪找的女朋友,沒輕沒重的,長的又一般,以前啓風在男銀屍體時,有多少漂亮女僵喜歡他……”

薛紅還在叨叨,我從兜裏掏出手機,繼續撥打君無邪的號碼。

щшш▲тт kān▲CO

我把他電話號碼按上,放在耳邊接聽,嘟嘟嘟的聲音傳來。

接着還是那句:您撥打的號碼佔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在撥。

我把電話扯下來,恨恨的瞪着君無邪三個字。

又打不通。

他一天到晚的在忙什麼?就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快被殭屍撕了嗎?

薛紅的嘴巴沒停過,自顧開着車:“現在找了這麼一個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還兇巴巴的惡婆娘。白長了一對漂亮的殭屍眼……”

“唉,小幽,你沒聽我說話呢,別打電話了,你說啓風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就找個這麼不靠譜的女朋友。”

“真是白瞎了這麼好的男人……”

我突然打斷薛紅的話,問道:“薛紅,你今天在停車場,有沒有看見鳳子煜的車?”

她猛地轉頭看我,直直盯了我兩秒鐘纔開口。

“龍小幽,感情你這兩節課都白瞎了啊。你沒聽見國畫班的那些小姑娘,從一開始上課就沒好好畫,都在談論鳳子煜,我都能背下來,說他今天穿了花美男的櫻花粉色襯衫,白色休閒褲,帥呆了,一臉什麼什麼……”

我認真問她:“他真的來學校了嗎?我爲什麼沒看見他的車?”

“他的車沒有停在停車場,有專門的停車位,你忘了?”

對了,好像是這樣。

算了,與其問薛紅,我還不如直接打個電話過去。

我只是懷疑,昨天晚上那個救走凌幽的人,到底是誰。

君無邪還是鳳子煜!

如果是君無邪,我真的受不了這個打擊。

我找到他的電話號碼,撫摸了兩遍,然後撥打了過去。

嘟!嘟!

連續兩聲的電話鈴響,電話那頭,鳳子煜清透動聽的聲音傳來:“喂,小幽,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他的聲音中,竟然有一絲愉悅的氣息,好似很開心。

我侷促的應聲道:“嗯,我,我想問問……

那方,薛紅直接把電話搶過去,對着高興道:“南陰皇,我和小幽下課了,小幽說讓你請我們吃晚飯,要吃大餐……”

我一下把電話給搶過來,拉下臉,小聲對薛紅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要鳳子煜請吃飯了,買菜回去,我給你做還不行?”

薛紅耍賴,對着電話大聲喊:“五點半,麗都大酒店三樓,聽說那裏的黃金烤乳豬好吃,就那了。謝謝了啊,南陰皇。” 我嚇的把電話摁上,嗔了她一眼:“你幹嘛呢薛紅?”

“沒事,我見你老是疑神疑鬼的,還不如干脆見面問清楚,是把!”

“可你也不能擅自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