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你知道那鬼碟天翼在哪嗎?”莫凡與焚天商量後,就已經下定了決定,這次的目標就是它了。

巴克聽了莫凡的話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團長,你不要命了,我們躲還來不及,幹嘛要撞上去啊?”

亞諾他們聽到後,也是大吃一驚,急忙附和着巴克,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七階魔獸那是傳說中的生物。

“沒事,我們說了要給你找魔獸的嗎?我看就它合適了!”莫凡堅定的說道。

“什麼?找七階魔獸做契約魔獸?這怎麼可能?我才武宗實力?”巴克失聲說道,這對於他來說太遙遠了,雖然離武座只有一步之遙,可是這一步就是天地之別。

“相信我,我認識一人,他就是在武宗之時,簽訂了七階魔獸幽冥帝龍!”莫凡說道。


“這,這怎麼可能?”巴克有些吃驚。

“呵呵,我能夠吸收魔獸的殺戮之氣,魔獸受到影響,自然就可以了!”莫凡笑着說道。

“恩?這是什麼能力?”巴克疑惑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和其他人修煉的不同,不然我也不會洗劫了人王城!”莫凡笑道。

巴克聽了莫凡的話後,也笑了,不過他還是有些擔心,說道:“你有幾成把握?”

“五成吧,不過我保證你們不會出事!”莫凡不敢保證一定收服魔獸,可是逃跑莫凡有着絕對的把握。

“好吧,那我們就去闖一闖!”巴克是軍人,熱血是軍人的本質,了結了後顧之憂,巴克的那份血性又是被重新召喚回來。

“瘋子,你們都是瘋子,大哥,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們不要去了吧?”這話竟然是卡昆說的。

莫凡有些意外的看了卡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安娜和安妮,笑了,拍着卡昆的肩膀說道:“三弟,放心,到時候我把安娜她們收進血紋空間,沒有一點危險的!”

“大哥,我不想去!”卡昆說道。

“你今天是怎麼了?”莫凡有些疑惑,這有點不像平時的卡昆。

“大哥,我能有什麼事,只是,我們不去成不?這,我們沒有必要冒險啊!”卡昆說道。

“三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沒有說出來?”亞諾說道,而莫凡也是看着卡昆。

“大哥,安娜她傷勢剛好,我不想在冒一點險,我不想她們在受到傷害了!”卡昆說道。

“三弟,我不是說了將她們收進血紋空間嗎?不會有事的?”莫凡眉頭皺了起來,卡昆的反應太異常了。

“大哥,請恕我直說,你要正面面對那鬼碟天翼,你,你自己都不一定逃的出來的!”卡昆剛說完,亞諾一拳就砸到了卡昆的臉上。

“三弟,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是怕死嗎?”亞諾有些生氣了,而莫凡只是看着卡昆,就好像第一次見到一般。

良久,莫凡說道:“我們暫且先不去了吧,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莫凡說完轉身離開,亞諾瞪了卡昆一眼後,跟着莫凡離開了,巴克是個外人,自然不能說什麼話,只是他也感覺到,這裏面的氣勢不對勁。

莫凡這裏面都是沒有平常人,找個住宿的地方自然容易的很,而莫凡空間的物品更是應有盡有。 晚上,莫凡找到了亞諾,兩兄弟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二弟,你也別怪三弟,他是太擔心安娜她們了。”莫凡安慰亞諾說道。


“我知道,大哥,但是三弟這樣一來,我們……”亞諾爲難的說道。

“沒事,一會我讓血分身和巴克一塊去,我們留在這裏,其實你們去也沒什麼用!”莫凡說道。

“我知道了大哥,那你們小心點!”亞諾說道。

“呵呵,我去的是血分身,而巴克實力又那麼強,不會有事的!”莫凡笑着說道。

夜晚,莫凡和巴克一塊出發了。漆黑的夜空中,零星的閃爍着幾道星光透過濃密的枝葉射了進來。不得不說,夜晚的森林確實是陰森森的。不過,走路的夜人又不是什麼平常人,這點倒也沒有什麼。

“小心魔獸的突襲,雖然這裏沒有什麼厲害的魔獸,可是遇到羣居的魔獸也是麻煩!”巴克提醒道。

“恩,我知道!”說完,莫凡直接隱匿了蹤跡,採用虛無的狀態。巴克對此倒不是很驚奇了,莫凡已經告訴過他,雖然驚歎與這神奇的能力,可是畢竟自己是武宗強者。

嘩嘩……

夜晚的森林,微風吹蕩着樹木的枝條,給夜行的人無形中增加了心理上的壓力。莫凡和巴克的神經已經繃緊,防備着任何的不測。

沙沙……

“小心了,應該是遇到魔獸了!”巴克提醒道。

前進,小心的前進着,由於莫凡是虛無狀態,而巴克自然也不可能露出什麼聲響,於是兩人就像幽靈般,在夜下行走。

呼呼……

“不好,是風狼,三階羣居魔獸!”巴克握緊了手中的長戟,他停了下來雖然他不知道莫凡的位置,但是他知道,莫凡就在附近。

一隻,兩隻,三隻……

整整二十五隻的風狼將巴克圍住,巴克不害怕這羣風狼,可是血腥之味能夠吸引到更多的更強大的魔獸,他必須快速解決。

殺戮之氣慢慢升騰,黑暗中,十幾雙綠色的眼睛在盯着他們的獵物。

嗷嗷嗷……

叫聲打破了這份緊張的氣氛,然而接下來的卻是更加狂暴的殺機,巴克受持長戟,當聽到那幾聲狼叫之後,戟身淡淡的升起幾道藍光,鬥氣在戟身上蔓延,猶如鬼火。

殺……

巴克一聲怒吼,手中長戟挽起,對着那衝上來的風狼掃去,一道藍芒閃過,羣狼頓時癱軟在地面上,鮮血灑滿了大地。

可是這血腥並沒有讓羣狼退卻,反而更加激起了它們的血腥,更加狂暴的攻擊,將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狂暴起來。

風刃,風狼的特有技能,那風刃具有割破一切的銳利感,當無數的風刃在周圍突兀的出現之時,那綠色的光影帶來是死亡的陰影。

如果遇到普通人,這密密麻麻的風刃確實能夠很好的殺死敵人,可惜它們遇到的巴克,一個巔峯的武宗強者,一個想要逮捕七階魔獸的瘋狂武宗。

巴克將手中長戟收回,在那衆多風刃快要臨身之時,他動了,淡藍的長戟在巴克的周身揮舞了一圈,就是這看着簡單的揮舞,那能夠多人性命的分人消失了。

而就在羣狼震驚的時刻,一根棒子出現了,那棒子彷彿就是憑空出現,棒影閃過,頓時又有幾隻風狼腦袋爆炸。

魔獸是有一定的靈智的,它們害怕了,一根棒子,一根具有強大攻擊力的棒子,出現的太突然了,而且是那樣的詭異,它們已經有了退卻之意。

棒子停止了攻擊,在羣狼驚駭的目光中,一道人影慢慢浮現在它們眼前,那是一個人影,一頭火紅的頭髮,在鮮血的襯托下顯得那樣的醒目。

人影出現,羣狼再次有了攻擊的慾望,可是接下來它們真的崩潰了,殺氣,那殺氣竟然調動不起來了,就連巴克也是詫異了一眼,趕緊收斂了自身的殺氣。

代表着修羅的紅芒再次出現了,那是殺戮的信號。

“呵呵,死吧!”莫凡的嘴角掛起一股邪笑,手中的金箍棒更加的鮮紅,而在那棒子上,竟然再次出現一簇金色的火焰,那火焰和紅芒接觸後,迅速的擴大,整個棒子都被金焰籠罩。

如果說剛剛羣狼還有退卻之意,可是當那金色的焚天彌火出現後,它們徹底的癱軟下去了,沒有任何干預反抗的念頭,而等待它們的就是無情的殺戮。

嗤嗤……

火焰臨身,那風狼竟然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蒸發了,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時間就想好定格在那裏,震驚的還有莫凡這個主人。

“焚天,這火焰怎麼這麼恐怖?”莫凡喃喃的說道。

“這算什麼啊,你使用的方法不對,要是你剛開始沒有吸收殺氣,直接將焚天彌火丟過去,呵呵,那纔是真正的恐怖!”焚天陰陰的笑道。

莫凡愣住了,是啊,焚天彌火能夠延燒殺氣,要是那風狼殺氣沒有收斂,那火焰的威力,如果,如果在戰爭中丟下這樣的火焰……

莫凡不敢想象了,戰場毫無疑問是殺氣縱橫的場合,要真那樣做的話,莫凡不敢想象那是怎樣的場景。

巴克在經過震驚後,喃喃的說道:“這就是你的底牌,你能夠幫助我收服鬼碟天翼的底牌?”


莫凡被巴克喚醒,聽到巴克的話後,莫凡點頭說道:“是的,這樣應該能夠成功吧!”

巴克激動了,大聲的說道:“別說你那恐怖的火焰,就是有你那吸收殺氣的能力,這鬼碟天翼也是能夠收服的,更何況,我感覺你那火焰更加的恐怖!”

“呵呵,有信心有好,我們走吧!”莫凡笑着說道。

“好,如果剛開始只是一股子熱血在作祟的話,那麼現在,我可是信心十足,想起能夠擁有一隻七階魔獸,那是多麼令人激動的事啊!”巴克激動的說道。

“錯了,不是七階,而應該是聖域!”莫凡看着激動的巴克,說道。

“恩?”巴克愣住了,聖域啊,這世上擁有聖域的能有幾人,我竟然能夠擁有?

莫凡看着巴克的樣子,笑了笑,然後轉身繼續前進。 漆黑的岩石給莫凡他們的行走帶來了不便,沒錯,就是黑色的,根據巴克介紹,這裏應該接近鬼碟天翼了。

按說什麼樣的地形都不應該給莫凡他們帶來麻煩,可是這次就是,鬼碟天翼具有腐蝕的特性,這樣帶着它生活的地方,都是被侵染,莫凡試探過了,一塊生肉放上去,一會就腐蝕沒了。

這樣的環境下,莫凡也是不得不小心,至於巴克,莫凡就羨慕了,人家會飛。不過還好,莫凡來的是分身,所說會有點難受的感覺,可是隻要反應快點,問題倒也不大。

“巴克,你見過鬼碟天翼嗎?”莫凡說道。

“怎麼可能?見過它的人大多數都死了,我要是見過,估計也不好受,說不定嚇得就不敢跟你來了!”巴克笑着道。

“呵呵,巴克你最近開朗多了!”莫凡也是笑着說道,哪裏有面對七階魔獸的樣子。

“先別說話了,快到了,我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氣息了!”巴克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說道。

莫凡聽了巴克的話,也是謹慎起來,畢竟他們即將面對的七階魔獸,這個大陸上接近巔峯的層次了。

那裏?

莫凡看到一座小山,臉色變得的慎重起來,在這裏,他也是感覺到那種氣息,陰冷,邪惡,但是相當的強大。

“巴克,我先進去看看,你在外面!”莫凡說道,而巴克也不擔心莫凡,莫凡虛無的技能,即使是鬼碟天翼也拿他沒有辦法。

虛無狀態啓用,莫凡就好像隱藏在黑暗中的刺客,毫無聲息的潛伏前往那座山。山不大那是相對與周圍千米的大山來說的,這座小山雖然不大,可是也有着百米高的樣子,莫凡不敢有絲毫大意,即使在虛無的狀態下。

“焚天,天啓宗那老頭都能夠看破我,你說這鬼碟天翼會不會也能發現!”莫凡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那種強者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已經不算是武座強者了,因爲聖域的消失,他們的修煉已經無限的接近聖域,而且那突然的爆發力,即使是聖域也不一定擁有,而他們的神念更是達到甚至超越了一般的聖域,這鬼碟天翼應該沒有這個本事!”焚天說道。

“好,那我就放心了!”莫凡說道。

“別太大意,七階魔獸可不簡單!”焚天提醒道。

“恩,我知道了!”說完後,莫凡一個人靜靜的行走在山道上,周圍的樹木都是黑色的,而且莫凡一路上看到了許多的骷髏,而那些骷髏也有一定程度上的腐蝕。

這簡直就是一座死山,一座墳墓,這裏沒有一絲生氣,甚至連陽光在這裏都是顯得暗淡無彩,更別提這零星的星光了。

洞穴?

莫凡看到了一個洞穴,洞穴高十米,雖然這一路上有很多的骷髏,可是在洞穴的附近,確實相當的乾淨,而莫凡能夠感覺到,一股邪惡的力量正從那裏散發出來。

洞內很黑,莫凡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能憑藉着感知行進,還好虛無狀態下的莫凡並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不然怕是不妙。

“焚天,這裏這樣黑,怎麼能夠找到那鬼碟天翼?”莫凡問道。

“我不知道,別問我,我又不是什麼都知道,你自己找吧,遇到危險了就跑,跑不掉了也沒啥關係,不過就是一個分身,在塑造就是了!”焚天說道。

莫凡的血分身和血影子有所不同,分身是實體,死掉了就得花費大量的能量塑造,莫凡有點捨不得。

“恩”到頭了?”莫凡觸摸到了一道屏障,可是接着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這道“牆壁”太堅硬了,好像鋼鐵一般,而且這牆壁竟然有熱量,而且,自己身上的腐蝕明顯加快了。

不好,是鬼碟天翼!

媽的一下子就生出了這個念頭,他擡頭看去,果然,漆黑中閃過一道紫芒,這鬼碟天翼的眼睛竟然是紫色的,那紫色中明顯充滿了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