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轉眼也就放心了,中毒不怕啊!我可是有冰蠶在手,那小東西一出手。這點小毒不就是分分鐘的事兒?

可沒想到老常卻在此時問了一句,而且老中醫也在此時答了這麼一句“難解”!

其實也就兩句話而已,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可TM的這個時候獨孤傲月的師傅,傲月島島主獨孤環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背後。

獨孤環道行高深,乃三魂境界的強者。她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們的身後,我們不能發現也很正常。

可是她卻偏偏聽到自己的愛徒中毒,而且難解的字眼。

這老太婆明顯不是什麼慈祥和藹之輩,結果當場就在我們身後暴走。

“什麼?你說什麼?你說我徒弟中毒難解?”

隨着獨孤環的沙啞的聲音響起,我們幾人也是被嚇了一跳。

而獨孤傲月的話音剛落,我們幾人只感覺一道虛影晃過,獨孤環便已經出現在了獨孤傲月的身旁。

獨孤環的眼神在看向獨孤傲月的時候,終於沒有了那種傲視和冰冷。而是和藹可親,看到獨孤環這模樣,原來這老太婆也有這樣的一面啊!

她檢查了獨孤傲月的傷勢,也連續在獨孤傲月的身體上拍了幾掌,結果獨孤傲月還是沒有什麼反應。

這可把獨孤環給嚇壞了,當場便推搡着病牀上的獨孤傲月:“月兒、月兒……”

其實我可以立刻說我有冰蠶的,但一想到繼位大典上的情景,我就很是不爽。

媽的欺負老子道行弱,現在我也讓你焦急一番。

獨孤環在推搡了幾下獨孤傲月之後,見獨孤傲月還是沒有反應。獨孤環猛的一扭頭,直勾勾的就盯着我們四人。

看着獨孤環那殺人的目光,夜雨忽然對着她開口道:“獨孤前輩,我們也不想這樣。傲月雖然中毒,但肯定還有機會治療的!”

“治療?毒素已經攻入心脈?怎麼治?你們肯定是故意害我徒兒的,我徒兒要是死了。我讓你們陪葬!”獨孤環強勢無比,根本就沒有把我這個所謂的盟主放在眼裏。

但在這一刻,我卻雲淡風輕的開口道:“孤獨前輩,我有辦法治癒傲月姑娘?”

“什麼?你有辦法?”

“沒錯,我有!”

“哦?不、不,你肯定是騙我。毒性已經攻入月兒五臟六腑,甚至入了心脈。就算有千年靈芝,也救不了她!你,肯定是在戲弄我!”

操!聽到這話。我終於知道獨孤傲月的個性是怎麼來的了。有這樣的師傅,肯定也會有這樣的徒弟。

我翻了一個白眼兒,然後對着獨孤環再次開口道:“獨孤前輩,如果我真的治好獨孤傲月呢?”

獨孤環認真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纔開口道:“你要是能治好傲月,我就不殺你們。而且還許配一名我傲月島的女弟子給你!”

臥槽!許配一名傲月島女弟子給我,這尼瑪什麼情況?

我的臉在此刻抽搐了幾下,然後開口道:“算了,你的女弟子我不敢要。”

“你……”孤獨環好似很不爽的樣子,不過最後還是忍了。

接下來,我讓他們在這裏等着我,我回去那冰蠶。

但我也沒說是回去拿冰蠶,只是說回去拿一樣東西過來。獨孤環問是何物,可我鳥都懶得鳥她。

姬無雙、老常等早就知道我有冰蠶,在說到獨孤傲月中毒的那一刻。姬無雙便想到了冰蠶,只是老常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問了一句還能不能解毒。

結果才讓這瘋婆子獨孤環在這裏發飆,說要讓我們陪葬。至於夜雨,此時也是疑惑不解。

在他的認知裏,凡是被毒氣攻心的人,幾乎都得死,此刻聽說我能救,也是好奇得很。

不一會兒,我便取來了冰蠶。不過這小東西剛一見我進屋,便蹦到了我的肩上,用它冰冰的小腦袋磨蹭我的脖子。

我依舊說讓小冰蠶幫忙,小冰蠶也很是有靈性的點了點頭。

隨後它便順着我的衣領,爬到上官仙居住的玉佩之上。

然後不斷用頭在上面磨蹭,好似它知道仙兒在裏面,感受到了很情切的氣息一般。

當我來到醫療室的時候,這裏已經聚集很多掌門前輩,因爲他們都打聽到了我們回到連雲山後,就來這裏了。

紈絝教師 衆人見我出現,全都對着我一拱手,齊刷刷的喊道:“盟主!”

我面帶微笑,對着衆人揖手還禮:“諸位客氣!”

我一邊說着,一邊走進了醫療室。剛到門口,一名老前輩,可能有快八十了。

此刻他一臉凝重的對着獨孤環開口道:“獨孤前輩,老朽無能,無法治癒傲月師妹!”

見這位老前輩都得叫獨孤環前輩,我真TM不知道這獨孤環多大了,而且這輩分到底有多高。

“你竟然都無法治癒,難道我月兒真的……”說到此處,獨孤環竟然有些傷感。

見她如此,我急忙開口道:“獨孤前輩,你忘了還有我麼,我說能治的!”

獨孤環見我進屋,雙手空空啥也沒有。她再次懷疑我說的話:“小子,你要是敢騙我,等正邪之戰後,我一定殺了你!”

有何人敢在這麼多的同道前輩面前說要殺我?唯有這獨孤環。

我淡淡一笑,也不在開口對獨孤環說話。當場便低頭對着心口處,還抱着玉佩的冰蠶開口道:“小冰蠶,快出來吧!”

冰蠶聽我呼喚,當場便慢悠悠的爬了出來。而衆人聽我說出冰蠶二字,和看到冰蠶的一剎那。全都呆住了。

這可是神蟲,早已在天山絕跡。這種蟲子只存在傳說之中,沒想到、沒想到今日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在短暫寂靜之後,其中一位門派長老當場便驚呼一聲:“真、真的是冰蠶。天啊!我竟然看到了冰蠶!”

“解毒神蟲,天下間竟還有它的存在。”

“沒錯,就是冰蠶。我在門中古書中間過冰蠶的體態,絕對是冰蠶無疑……”

一剎那間,整個醫療室沸騰。紛紛議論冰蠶,站在門外,沒辦法擠進屋的前輩和我的同輩們,此刻在聽說冰蠶出世,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瞪大了雙眼。

這則消息絕對可以震動整個道門,這冰蠶解百毒。有了這東西,萬毒不清。

絕對比得上一些強大的道門法寶,是一件很是讓人眼紅的生物。

正當所有人躁動的時候,我直接來到了獨孤環的面前,看到獨孤環那驚訝,又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我心裏爽到了極點。

“前輩,我說我有辦法,你還不相信!現在直到了吧?”我此刻直接說了這麼一句,我感覺句句打臉。

不過人家始終是前輩,我也不敢把話說得太難聽。在一個方面說,我還是正道的盟主。

話語剛落,我也不在理會獨孤環,然後讓爬到我手掌上的冰蠶去幫助獨孤傲月解毒。

шшш◆тTk án◆C○

冰蠶也不此意,身子一弓,當場就跳了上去。爬到獨孤傲月的脖子上,猛的就是一口。

有了冰蠶不斷的吸取獨孤傲月身體中的毒素,獨孤傲月的臉色也迅速的恢復紅潤,同時呼吸也開始有力同時平穩。

衆人都知道,獨孤傲月有救了。

在見到這場面之後,我身旁的獨孤環突然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兒,然後開口道:“罷了,這可能就是你倆的緣分吧!”

聽到這莫名其妙的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扭頭望向了這獨孤環。

也就在這個時候,獨孤環竟然當衆開口:“諸位,我獨孤環剛纔有言在先。如果李炎可以救月兒,我就許配傲月島的一名女弟子給她。現在我宣佈,我將獨孤傲月許配與李炎……”

此言一出,整個大廳頓時炸開了鍋。我更是被嚇的臉部一抽一抽的…… 尼瑪,這什麼情況?

獨孤環竟然要許配一名傲月島女弟子給我,而且還是倔強高傲女獨孤傲月,這不是開玩笑麼?

論美貌,不敵陳夢、凌傷雪,就更加不說仙兒了。論脾氣與性格更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雖然獨孤傲月也算是美女,身材也是超一流級別。

但在我相好的這幾位女子中,還真只能墊底。

而這只是其一,其中最爲重要的是,我不可能答應獨孤環,因爲我對仙兒的愛,至死不渝。就連如花這樣的好姑娘,我都只能辜負她……

如今整個醫療室完全炸開了鍋,衆人議論紛紛,驚訝無比。

“天啊!獨孤傲月?她不是傲月島的下一任繼承人麼?”

“傲月小輩?與盟主李炎到也合適!”

“郎才女貌,班配。我贊成!”

“……”

此刻醫療室的前輩們大多都表示贊成,因爲這些人都以爲我沒有結婚,現在是單身。就算知曉我身邊有隻女鬼,也不知道上官仙就是我的妻子。

所以衆人都以爲我是單身,只有姬無雙、老常、夜雨三人,知曉上官仙的事兒。

畢竟夜雨青眼目睹了湘西最後一戰,而且是核心級別人物。對於仙兒的事兒,他多少也能猜測到。

如今衆多前輩都認爲我們是郎才女貌,而且我現在有是白派盟主,道行也是出類拔萃。與這傲月島下一任接班人獨孤傲月算得上門當戶對。

結果這些老前輩紛紛開口,百分之八十都表示同意。

當這事兒傳到屋外之後,那些擠不進來的年輕同道們,則紛紛失望,望天心嘆。

獨孤傲月雖然是高冷範兒,而且崛起孤傲。但也正是這種信格,吸引了很多年輕道士的仰慕。

如今得知她被自己的師傅許配給了我,一個個面露傷心之色,顯得很是沮喪。

也就在醫療室的衆多前輩紛紛表示同意、祝賀的時候。我突然回過了神兒,然後急忙開口道:“獨孤前輩,此事萬萬不可。我與傲月姑娘才見認識這才幾天?你這麼就將她許配給我,她豈會同意?還有,大敵當前,我們應該先破黑蓮,這兒女情長,日後再提吧!”

我委婉的拒絕,畢竟獨孤環輩分之高,現在又當衆說出了這話。要是我開口直接拒絕,很可能觸怒她,這老太婆的性子也急,而且易怒。

萬一把她惹毛了,這麼近的距離。就算是仙兒護體,也擋不住這個三魂境界的強大女道士。

可是我此言一出,少林寺空法方丈卻突然開口道:“南無阿彌陀佛,雖然大敵當前,但李施主能與傲月女施主能在此時結成連理,日後也定然傳爲一段佳話!”

空法方丈此言一出,很多行內大拿紛紛開口附喝。

我臉部此刻一抽一抽的,我TM想掐死空法和尚的心都有了。

“好了,就這麼定了。有冰蠶在,月兒的毒今天就可以恢復。乾脆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在這連雲觀把酒席給辦了,然後我們在大舉殺入南嶺深處,一舉摧毀黑蓮!”獨孤環雖然老邁,但說話的語氣強勢無比。

我嚥了一口唾沫,心裏焦急,當場就準備開口。說老子結婚了,我結婚了你們總不會還嫁獨孤傲月給我吧?

可就在我開口的的前一刻,冰蠶好似已經完全解毒完畢。當場就跳回到了我的手臂之上,同時不斷的眨巴這眼睛。

看到冰蠶如此,我用手抓住它:“小冰蠶,獨孤傲月的毒解了?”

冰蠶聽到這話,連連眨巴雙眼,還點了點頭。

衆人看到這場景,全都連連稱奇,說什麼不虧是神蟲。懂得人言,而且看樣子已經通靈什麼之類的話。

收好冰蠶,就準備開口說我結婚了,退辭掉這婚事兒。

可是又在我張口的時候,獨孤傲月醒了。

而這娘們兒剛一醒來,便看到了我。而我一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這娘們兒就和打了雞血似的,直接就翻身坐起。嘴裏大吼一聲:“李炎你這個禽獸,我要殺了你!”

說罷!這獨孤傲月對準了我就撲了過來。見獨孤傲月這種反應,我反而有些歡喜。

心中暗道;好啊,好啊!你就打我吧!到時候我就更有理由推脫掉我倆的婚事兒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獨孤傲月剛一起身,便直接被她三魂境界的師傅獨孤環直接攔住。

獨孤環一手握住獨孤傲月的白皙手腕兒,然後冷聲呵斥道:“月兒不得無禮!”

“師傅!他、他欺負人家!”

獨孤傲月見自己的師傅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攔住自己,還給自己難堪,心中很是委屈。

從小到大,她的身子就沒被男人看到過。可卻被我看到了後背,而且還那麼粗魯的在她後背“又捏又摸”,這讓獨孤傲月一時間接受不了。

可是獨孤環在聽到這句“欺負人家”之後,便冷聲問道:“她怎麼欺負你了?你給爲師說說!”

操!一聽這話,我知道機會來了。我就給她上了一次藥,這娘們兒就要殺我。現在我說明實情,然後在推脫婚事兒,定然沒有問題。

想到這兒,見獨孤傲月還在羞辱和懊惱之中,我急忙開口:“獨孤前輩,其實是這樣的。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貓妖羣,傲月姑娘不小心被傲月抓傷後背,後因爲失血過多,生命垂危。我便上前給她止血,看到了傲月姑娘的後背!”

在我看來,看到個女人後背根本就沒什麼。比較大街上穿露背裝的比比皆是。

WWW▲ Tтkā n▲ ¢ ○

可我這話音剛落,就好似刺激到了獨孤傲月的神經:“你這個禽獸,你還敢說。我要殺了你!”

我的天,見獨孤傲月這激動的模樣,我差點就是一口老血給噴了出來。你要是想看,我最多讓你看回來就是,不就看了一個後背嗎?小肚雞腸!

“月兒,你別鬧了。爲師給你做主!”獨孤環當場開口道。

纏情霸愛:寵上絕色萌萌妻 在場的衆人也是臉色怪異,但也沒有說話。這老常和姬無雙,二人真TM不是我兄弟,現在我都這樣了,這兩傻逼竟然站在房間角落裏開始抽起香菸來,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前輩,當時形勢危急。我的確沒有在得到傲月姑娘的允許下看了她的後背。還有,晚輩已經結過婚。現在又是大敵當前,前輩之前說的事兒。晚輩難以從命。”

我直接開口道,但拒絕得也比較委婉。想必我說出這話之後,獨孤環就會算了。

可TM誰知道這獨孤環一聽說我結過婚,而且還不答應。當場就怒了:“結過婚到沒什麼,但你看了我月兒的身子,那就得負責。要不然,哼哼!”

說完,獨孤傲月直接就施展出了她強大的三魂氣息,這種氣息現在那是我能抵擋的?我猛吸一口涼氣,感覺自己好似被猛獸盯住了一般,竟然不能動彈。

“李炎,別以爲有小龍和那賤人給你撐腰我就不敢動你,你要是不取我的月兒,我一定讓你做太監!”

話音剛落,那這老太婆便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襠部。這可把我給嚇壞了,這尼瑪也太狠了吧?

我雖然老大不小了,而且和仙兒結了婚。但我的的確確還是一個處男,你要是把老子給廢了,我還不如自己自殺去見仙兒。

想到此處,我就要開口說話。

但龍老的聲音卻在此時從屋外傳了進來:“環姐姐,什麼事兒又把你惹怒了?”

隨着話語的傳來,龍老出現。衆人見龍老,雖說很多人還不知道正氣道。但都知道這是一位三魂級別的強者,紛紛讓路。

“龍老,你快救我啊! 大叔太過分 她讓我娶獨孤傲月!”我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

“誰、誰想嫁給你。你這個禽獸!”獨孤傲月此刻臉色竟然有些微紅,但面部表情更多的是憤怒。